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八百八十八章 陌生的自己
    石牧身处半空,亲眼目睹了下面发生的这一切,默默转过身,眼中不觉已泛起一丝晶莹水光。

    下一刻,他身体豁然冲天而起,一闪之下便穿透了屋顶,来到了外面。

    他悬空站立,眼睛望向远方的碧蓝天空,深深呼吸,神情渐渐恢复了平静。

    石牧轻轻摸着胸口,里面某处一直空白的地方,似乎在前一刻被填平了。

    他不由摇了摇头,长出了一口气。

    当年因为他的偏执和怨愤,导致没能见到父亲最后一面,虽然他之后表面上没什么,但其实此事一直是潜藏于他心底深处的遗憾。

    此刻经历的这一切,终于使得这个遗憾被消除。

    他看着眼前这个世界,眼中浮现出一丝若有所思之色。

    或许,这便是月神果幻化出这个世界的用意吧。

    进入这个幻境已经快一个月,石牧经过了一开始的好奇,并经历见到自己父亲的这一幕,渐渐感到几分厌烦。

    然而他尝试了很多方法,竟然都无法脱离幻境。

    不仅如此,还有一点,他还无法离开少年石牧太远。

    距离超过一个限制,差不多是百丈左右,便会有一股无形之力,束缚住他的身体,将其拖拽过去。

    自己对此,无能为力。

    看来这个幻境是要自己一直跟着那个少年自己。

    “那便跟着好了。”石牧喃喃自语,飞身落在了下面的院中。

    三日后,金家举行了石父的葬礼。

    石父这些年为金家立下了不少汗马功劳,更是创下了不少产业,不少金家中与之平素关系交好或尚可之人,也来参加了葬礼。

    不过根据石牧的观察,这些人也并非都是怀有好意,不少人试图染指石父留下的那些产业。

    不过金月珍力排众议,将那些产业尽数归结到少年石牧名下,使得少年石牧对这位初见的姨娘成见减轻很多。

    ……

    三个月后。

    丰城城郊一处庄园之中,传出一阵兵器破空之声。

    庄园某处的演武场,少年石牧正迎着朝阳,挥舞一柄青色钢刀,一道道雪亮刀影在他身周缭绕,散发出森森寒光,掀带着鹤鹤风声。

    突然,少年石牧眼睛一眯,射出两道冷光,身形一晃,掠过旁边几具竖立的稻草人,手中刀势急了一倍,一片灿烂刀芒骤然绽放。

    嚓嚓嚓!

    一排稻草人中,有六个稻草人脑袋同时冲天飞起,掉落在一旁。

    “一息六斩!牧哥哥你的这套疾风奔雷刀法,差不多已经小成了!”一个黄衫明眸少女不知何时出现在旁边,拍手说道。

    少年石牧收刀而立,看向明眸少女,脸上露出一抹灿然笑容。

    “玉环,你怎么有空来我这里?”

    “来看看你啊,再过半年就是开元武院招生考核,你可不要落榜了。”石玉环嘻嘻笑道。

    “放心吧。”少年石牧自信一笑。

    这三个月里,珍姨给他提供了许多珍贵的炼体药材,又请了武道高手指点他修炼,此刻他已经达到淬体八层巅峰。

    再有半年时间,他有把握达到淬体十层,考入开元武院不成问题。

    “这么有信心?那好,我们比试一下,看剑!”石玉环弯月黛眉一挑,手一挽,一柄青光四射的长剑出现在手中。

    剑光一闪,迅疾无比的朝着少年石牧刺来,在半空拉出一道雪亮光线。

    少年石牧神情一肃,挥刀上迎,两人战在了一起。

    半空之中,石牧静静看着下面的二人,心中五味杂陈。

    ……

    半年之后。

    开元武院内一座青石高台,两个人影激战在一起,时分时合。

    二人动作都是极快,幻化出一道道令人眼花缭乱的残影,不时传出兵刃相撞的声音。

    两人中一人是个青袍少年,正是少年石牧。

    人手持一柄长刀,幻化出一道道刀光,迅猛无比,正是那套疾风奔雷刀法,不过威力比起半年前大了许多。

    刀光笼罩了身前数丈范围,当真仿佛一道道雪亮闪电。

    他的对手是个看起来有些木讷的方面青年,身穿开元武院服饰,手持一柄长剑,施展一门剑法。

    这门剑法温润绵密,仿佛和风细雨一般,剑光不离身前三尺,看似慢吞吞,却轻轻松松将少年石牧所有刀法尽数接住。

    高台附近站了不少人,大部分是一些十几岁的少年,石玉环赫然在其中,看着台上的两人,眼中露出一丝紧张。

    石台另一边,是几个身穿开元武院服饰的中年男子,目光也看向高台上的二人。

    少年石牧连攻一阵,丝毫没有效果,脸上露出一丝焦急。

    他低喝一声,手臂陡然变得模糊起来,八道雪亮刀影浮现而出,朝着对面方面青年劈去。

    “咦!一息八斩!”台下一个眼睛细长,留着浅浅虬须的中年男子轻咦一声。

    其他几个中年男子互望一眼,点了点头。

    擂台之上,方面青年眼睛也是一凝,手腕一动,手中长剑也幻化出八道剑影,迎了上去。

    轰轰轰!

    一连串的闷响,刀影剑影同时散去。

    少年石牧身躯大震,蹬蹬蹬连退了几步,这才站定身体。

    对面的方面青年气定神闲,身体晃也没晃一下。

    “叮!”一个清脆的铃声响起。

    “停!”

    两人顿时停手,后退站好。

    少年石牧脸上露出些许紧张,看向台下那几个中年男子。

    “通过考核。”那几人低声商量了两句,一个人开口说道。

    少年石牧脸上顿时露出兴奋之色,台下石玉环也喜形于色。

    不远处的人群外,石牧站在一根粗大石柱前,静静看着眼前的一切。

    这个自己最熟悉的自己,似乎渐渐变得有些陌生。

    ……

    十年之后。

    大齐国京城,一队身穿厚重黑色铠甲的武士骑在纯黑色战马上,从一条大街缓缓而过。

    这些人神情彪悍,目光冷峻,显然都是久经沙场的虎狼士兵。

    最前面的是一个身形高大之人,身穿黑色龙型战甲,头上戴着一个精钢头盔,遮住半个脸,看不清容貌,不过感觉年纪并不大,似乎是个青年。

    他腰间悬挂着一柄漆黑魔龙战刀,刀身比寻常战刀长了一半,刀柄是龙头形状,虽未出鞘,却散发出一股森然杀气。

    “是黑龙卫!”

    “听说他们这次出京是剿灭盘踞在祁连山的盗匪团伙黑风盟,看来是大胜而归啊!”

    “那当然,黑龙卫的首领可是我们大齐国最年轻的护国武士,‘魔龙刀’石牧大人,御封的一品将军,小小的黑风盟又岂是对手?”

    附近人群议论纷纷,目光都看向最前面的黑甲青年,眼中满是崇敬和憧憬。

    黑甲青年面无表情,驱马前行。

    一行人很快来到一座府邸外,府邸上挂着一块匾额,上面写着石府两个大字。

    黑甲青年翻身下马,取下头上盔甲,露出一个坚毅脸庞,正是石牧。

    “于勇,你带着黑龙卫会屯所,兵部那里也由你去汇报一下。”他对身旁一个光头黑甲男子说道。

    “是,大人。”光头男子连忙答应道。

    石牧转身朝着府邸走去,先去偏厅脱下身上的甲胄,换上一件宽松的武士袍,来到了内堂。

    “夫君!”一个翠衫倩影疾掠过来,扑进石牧怀中。

    石牧脸上露出爽朗笑容,张开双臂一下抱住翠衫倩影,转了两圈,才将其放下。

    府中的下人自觉的远远避开。

    倩影是一个绿衫女子,是个罕见的美人,更难得的是眉目间有着女子中少见的一股英气。

    “光天化日之下,你们这也太亲热了吧。紫儿大嫂,你可是朝廷钦封的诰命夫人,举止须得符合礼仪,哪能这般随便。”一个略带几分戏谑的悦耳声音响起。

    一个鹅黄衣衫女子从偏厅走了过来,看起来二十出头,容貌颇美,赫然正是石玉环。

    “玉环,你也在。”石牧放下绿衫女子,对石玉环点了点头。

    “怎么,不欢迎嘛?”石玉环单手叉腰,佯作生气的说道。

    “在下哪敢,你现在可是玄武宗的内门弟子,便是我们大齐皇帝见了,也得客客气气,更何况我这个小小的将军。”石牧口中这般说着,神情却带着笑意。

    石玉环给了石牧一个白眼。

    “好啦,你们兄妹两个别光顾着斗嘴。夫君,你赶了一天路,肯定累了,我让下人去给你烧些热水,先沐浴一番,解解乏。”紫儿细心的说道,朝着外面走去。

    石牧看着娇妻的身影,眼中闪过一丝满足。

    “你不是在玄武宗吗?怎么会到京城来?”他坐了下来,看向自己的妹妹。

    “哦,接了一个宗门任务,顺便过来看看。”石玉环也坐了下来,收起了嬉笑的神情。

    “咦,你的修为进展不少,已经到了后天巅峰了,看来过不了多久便能开启气府,进阶先天。玄武宗资源丰厚,果然名不虚传。”石牧上下打量了妹妹一眼,微讶的说道。

    “大哥,你这是在讽刺我吗?当年你刚到金家,我的实力可是在你之上,现在却比你低了整整一个大境界。”石玉环没好气的说道。

    “我当初能进阶先天,不过是机缘巧合,后续乏力,这些年我的修为一直停滞不前,被你追上是迟早的事情。”石牧呵呵笑道。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