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八百八十五章 傲世双猿
    “吼……”

    随着一声巨大的嘶吼之声响起,地面轰的一震,一道巨大无比的白色身影从深坑之中跃了出来,落在了地面之上。

    只见其身上长满了粗长的白色毛,口中满是参差交互的巨齿,双臂之上肌肉膨起,手掌尖端长着长长的利爪,看起来竟也是一头白色巨猿,那模样看起来和白猿老祖竟还有几分相似。

    不过若是观其双目,却是神光隐隐,精芒爆射,昂挺胸,不可一世。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石牧。

    他双手抬起,低下头颅打量了一眼自己,似乎对这身体还有些不习惯。

    “我……我能化身弥天巨猿之躯了?”石牧口中喃喃说道,心中涌现出一丝复杂的感觉。

    虽说之前他已不止一次化身白猿,但大多时候他都是如同旁观者一般,对这副白猿躯体并无掌控权,所以此时是他第一次真正掌控弥天巨猿之躯。

    石牧下意识紧了紧握着的拳头,感受着从其上传来的力量,眼中渐渐浮现出一丝喜悦和兴奋之色。

    他抬起,目光朝着面前的“白猿老祖”望去,心中倒没多少杀伐之气,反而更多的是感激之情。

    因为钟秀的缘故,使得他体内的石猴血脉觉醒,成为弥天巨猿,却似乎因为血脉不全的缘故,一直没能将通过大梵盘武真经,将顺利化身真正的弥天巨猿之躯。

    没想到,今日机缘巧合下,不但让他对灭仙一棍和九转玄功的领悟更加精深,也激了他的血脉变化,使得大梵盘武真经更进一步,成功化身成了弥天巨猿。

    此时,“白猿老祖”却是静静站在原地,没有再攻击过来。

    “白公,石牧定然不会负你所望,接下来就用这翻天棍来向您讨教吧。”石牧冲着“白猿老祖”施了一礼,郑重说道。

    说罢,石牧重新直起身来,手腕一翻,一杆通体金光璀璨的长棍浮现而出,眼中透射出灼灼金芒。

    石牧周身光芒一闪,身上道道毛倒竖而起,一道赤红色的火焰从其左臂之上延展而出,瞬间变覆盖了整个翻天棍。

    紧接着,一圈一圈火焰继续缠绕而上,将石牧的巨猿之躯整个身躯都包裹了起来。

    烈焰翻滚中,石牧体表的九龙锁金甲也被火焰覆盖起来,背后“呼”的一下,燃起一片长达数百丈长的巨大火幕。

    那火幕就如同一张巨大的火红色披风,在风中猎猎鼓荡着,气势不凡。

    与石牧遥遥相对的“白猿老祖”,此刻似乎也是心有所感,身上“腾”地一下子升起了金色的火焰,将其整个人包裹了起来。

    石牧能够清晰的感受到,金焰中传出的气息正在不断攀升,变得强大无比。

    一金一赤两头巨猿,身上烈焰滚滚,四目相对,同时狂吼一声,一挺手中长棍,朝着彼此冲了过去。

    “吼……”

    石牧口中暴喝不断,眼中映出一片金光,翻天棍上嗡嗡作响,朝着“白猿老祖”砸了下来。

    “白猿老祖”却是倒提着长棍,斜扫而上,朝着石牧挥了过去。

    “铛”的一声巨响。

    两道长棍似缓实疾的猛然在半空中相磕,接着以二者为中心,周围方圆百里虚空一阵剧烈颤动,一圈圈涟漪朝四面八方席卷开来。

    石牧和“白猿老祖”的身形却是分毫不动,相持在了一处。

    一阵阵肉眼可见的白色气浪自两人身上出,不断朝着四面八方膨胀扩大,直激荡得大片烟尘朝着四周滚滚散开。

    石牧眼中火光更盛,战意已经提至巅峰,下压的长棍忽的一转,棍端向上一挑,直冲白猿胸膛而去。

    “白猿老祖”见状,双臂紧握棍身,横棍向下一压,将石牧的棍头压了下去,“蹚蹚蹚”退开了数步。

    其身形刚一站稳,长棍便幡然一挑,纵身跃起,朝着石牧打了过来。

    石牧见状,不退反进,也是凌空跃起,与白猿的身影交错在半空中,缠斗起来。

    “铛铛铛”

    一连串金属相交的巨大声音不断响起,高空中金赤两色光芒交相辉映。

    片片厚重的白色云团,都在这两色火焰的炙烤下,染上赤金之色,不多时便纷纷消散不见。

    漫天的赤金两色棍影层层交叠,直将整个空间都填充了起来,不止云层燃烧殆尽,就连天幕也出现了一道道裂痕。

    两人身下的地面早已是动荡不已,无数山石迸裂开来,大片树木被浮土掩埋,就连那道瀑布,下垂的弧度也变得更大了起来。

    ……

    秘境之外。

    大长老伫立原地,目光眨也不眨的地盯着那面黑色石碑。

    二长老白藏则却是来回踱步,不时回头看向黑色石碑,又看看大长老,欲言又止,但最终并没有说话。

    此时距离石牧进入秘境,已有不短时间,两人面色都显得有些凝重。

    然而就在此时,只听“咔”的一声响,黑色石碑之上竟然裂开了数道缝隙,看起来就如同杂乱的蛛网一般。

    彩儿立即惊叫起来:“快看,你们快看,那石碑要裂开了!”

    二长老白藏闻言,连忙大步跨了上去,目光朝着石碑上的裂纹仔细查看起来。

    片刻之后,其缓缓抬起头来,面色难看地摇了摇头。

    “这是怎么回事?石头怎么还不出来?”彩儿惊叫道。

    “秘境里似乎出现了什么变故,似乎是有些空间崩塌的迹象?”大长老沉吟说道。

    “那怎么办?石头还在里面呢。”彩儿闻言,顿时有些焦急的叫道。

    “进出秘境唯一的钥匙就是石牧手中的铁猿令,我们帮不到他。”白藏叹了口气说道。

    “那怎么办?就什么都不做吗?”彩儿叫道。

    “不必惊慌,我们须相信石牧。”大长老郑重说道。

    “可……”彩儿知道多说什么也是无用,张了张口遂又停了下来。

    与此同时,秘境之内早已经是混沌一片了,原有的天幕已经看不出原来的模样,到处都是黑漆漆的裂缝。

    崩塌和碎裂开来的地面山石,被劲风席卷着汇成了无数昏黄的沙暴,在整个秘境中肆虐。

    而所有混乱的中心,正是石牧和“白猿老祖”。

    以弥天巨猿之躯使用翻天棍,虽然时限上有所延长,但无论是对真气还是对肉身的消耗,都是十分巨大。

    战至此刻,石牧胸膛起伏不定,已经感觉有些后继乏力了。

    不过其双目神芒不减,其中透露着兴奋。

    就在此时,他眼中光芒一亮,手中翻天棍呼啸抡转,脚下步伐换动,身子就如同陀螺一般旋转起来。

    只见一片迷蒙棍影浮现而出,幻化出道道纵横交错的残影。

    黑,白,青,黄,金,赤六色光芒顿时浮现,如同一道彩色的太阳,将石牧整个人都淹没了进去。

    “轰隆隆”

    混沌的天幕上响起一阵震彻天地的雷霆之声,数道黑色粗达百丈的黑色闪电从高空中砸落,看起来就如同扭曲的蛟龙一般,声势震天,形态恐怖。

    只见黑色的闪电蛟龙之中,六道彩色棍影闪现而出,一重压着一重,接连压迫而下,朝着白猿老祖的方向盖了过去。

    而“白猿老祖”那边,也早已经是雷影重重风暴狂卷了,那声势丝毫不比石牧这边差。

    其手中金色长棍带着数百道连续不断的残影,如同一面金色大旗一般呼啸而下,在与石牧的翻天棍撞击的前一秒,重合到了一处。

    “轰”的一声巨响。

    秘境之中,整片天地都为之一震。

    然而足足有三息时间,秘境之中都没有任何响动,似乎这一刻,连风似乎都凝固住了。

    短暂的宁静之后,紧接着便是席卷天地的狂暴震动。

    风卷,云散,山崩,地裂……

    山石土木层层溃散,运气烟尘寸寸消散,漫天的火焰四散迸裂,如同流星群火四散砸落。

    漫天火雨之中,“白猿老祖”巨大的身影上,周身金光缭绕,表面符文盘旋,正如同萤火一般,点点溃散开来。

    其空洞的双目中,在这一刻却像是突然多了几份神采,闪着莹亮的光芒。

    石牧望着“白猿老祖”的庞然身影,心中五味杂陈,更多的,却是感激。

    下一刻,其背后黑白双翼猛一扇动,冲入了天空中不断坠落的团团火焰之中。

    此刻,他的身形已经恢复了人族模样,身上气息却有些不稳,飞行的动作也很不流畅,有好几次都差点被火焰砸中。

    整个秘境都已经陷入了混沌无序的状态中,只有垂泄着那道瀑布的山峰,还稍稍保持着原来的模样。

    石牧目光微凝,也顾不上补充灵力,黑白双翼不断鼓动,在火雨中来回穿梭着,朝着那道已经严重变形的瀑布中飞了过去。

    而随着“白猿老祖”的身影完全消散开来,点点萤芒逐渐变得透明起来,融入了周围的空间中,天幕中散落的电光逐渐消失,连同那不断砸落的火雨,也慢慢减弱下来。

    狂风渐渐止了,沙尘渐渐息了,就连天空中漆黑的裂隙,也逐渐弥合了。

    秘境正在一点点地恢复稳定。

    秘境之外,那面黑色石碑上的裂纹也停止了扩大,上面亮起点点光芒,正以极其缓慢的度恢复起来。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