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八百八十四章 天昏地暗
    “吼……”

    石牧尚未稳住身形,便听到了一声震天巨吼从前方传来,直震得耳膜发颤,一阵头晕目眩,心神动摇。

    他强忍着心中不适,连忙凝神望去,却见那片瀑布表面水花四溅,一个巨大的白色身影,径直从中冲了出来。

    “白公!”石牧一怔,口中不由叫道。

    从瀑布之内冲出来的白色身影,赫然是一只浑身长满白色长毛的巨型猿猴,不是别人,正是白猿老祖!

    其刚一冲出瀑布,便双手捶胸的冲天空咆哮一声,接着身形再度暴涨数倍,达到了近乎千丈,变得如同一座山峰一般,矗立在石牧面前。

    紧接着,白猿老祖周身一阵金光流转,一件金色铠甲浮现而出,覆盖全身,身上气息顿时节节暴涨起来。

    石牧此刻堪堪稳住身形,再次凝神打量,微微一怔。

    眼前的白猿老祖虽然无论从模样还是举止动作来看,都和自己梦境中出现过数次的白猿老祖一般无二,但其瞳孔之中,却是白茫茫一片,没有多少生气的样子。

    由此可见,这“白猿老祖”并非真正的**,应该是某种秘术,亦或是什么阵法衍生之物。

    在打量对方的同时,其体内大梵盘武真经运转而起,身上白光剧烈涌动,身子也飞速拔高起来。

    不过片刻,他就变得与“白猿老祖”身高相当了。

    “白猿老祖”看到石牧后,两手再次一捶胸膛,气势汹汹盯着石牧。

    下一刻,其双拳紧握,猛然一捶地面。

    “轰”的一声巨响!

    大地一阵巨震,表面顿时裂开一道道纵横交错,深达数十丈的裂隙,一块块破碎开来的巨大岩石纷纷飞起,犹如被一只无形大手控制般,纷纷朝着石牧砸来。

    石牧见状,单手一个模糊下,拳影密密麻麻的浮现而出,狂风暴雨般的直接迎向漫天巨石,“砰砰”之声连绵不绝,碎石飞溅。

    同时其另一只手并指如刀,在身前横向一划。

    手掌表面金光大作,当真就如同一柄巨大无比的锋刃,在地面上横向切割出一道宽逾数十丈的巨大沟壑。

    那些蜿蜒扩张而开的道道裂痕,在接入这道如同天堑的沟壑中后,立即停止了下来。

    与此同时,“白猿老祖”双膝一弯,纵身跃起,一下子便飞入了半空之中。

    其巨大的身影上土黄色的光晕一闪而过,整个人便如同一座巍峨大山,当空砸了下来。

    石牧见状,自是不愿硬抗,身形一动,朝着后方退了开去。

    “轰隆”一声巨响。

    石牧只感到大地一阵剧烈的震动,紧接着,就看到一圈土黄色的光芒,在“白猿老祖”砸落地面的瞬间,震荡着朝他这边扫了过来。

    他下意识想要去抵抗,却发现这道光晕似乎没什么力量,只是一晃便荡了过去。

    “嗷”

    这时,只听白猿老祖一声咆哮,奔腾着冲了过来,巨大的拳头之上亮起一道锋锐金光,朝着石牧砸了过来。

    石牧心念一动,打算后撤一步蓄力相抗时,但下一刻,却心中巨震。

    他惊讶的发现,自己的身子竟无法动弹了。

    他垂头朝身下望去,这才发现,自己的双足已覆盖上了一层厚厚的石甲,与地面完全融合在了一起。

    这玄功石甲竟还有如此用法,石牧心下惊奇不已,此刻却也无暇多想,只得奋力提起右拳,朝着“白猿老祖”砸了过去。

    “嘭”的一声巨响。

    一股排山倒海般的巨大力量袭来,石牧只觉得手臂骨骼“咔咔”作响,几乎折断,身子更是不由自主的倒飞了出去。

    由于其双脚还嵌在地面之中,整个人便如同一道巨大的犁铧,在地面上划出一道巨大的沟壑,将大片泥土剖向地面两侧。

    在足足向后倒飞出去了数百丈,压倒了数十棵参天古树后,石牧这才勉强止住了身形。

    他虽然已经将大梵盘武真经运转到极致,虽然身形巨大,但在力量上,到底还是稍逊了白猿老祖一筹。

    石牧站直身子,身上光芒一闪,九龙锁金甲覆体而出,手腕一翻,如意镔铁棍从天机棍鞘中拔出,表面金光翻滚下,化为数百丈长的擎天巨柱,被其紧握在手。

    “即是必经之考验,就恕石牧得罪了。”石牧深吸了一口气,冲“白猿老祖”一拱手,恭敬说道。

    说罢,其大步向前跨出,手中镔铁巨棍金光大作,棍头所指,如同灵蛇出洞一般,直直点向白猿老祖胸膛。

    “白猿老祖”眼中依旧是白茫茫一片,看起来浑浑噩噩,但行动却是异常迅捷。

    只见其身形一晃下,带着一连串残影的横跨数百丈距离,出现在石牧上空,巨大手臂一抬,掌中一团金光朝两侧延长,径直幻化出一根粗壮的金色巨棍。

    “翻天棍!”

    石牧双目瞳孔一缩,没想到对方竟连此宝都有。

    他心中念头急转,手上动作却是不敢停下分毫,镔铁长棍瞬间便抵达“白猿老祖”左胸。

    “白猿老祖”手腕一转,翻天棍向上一转,径直磕在了镔铁棍上。

    “砰”的一声巨响。

    石牧只感到一股大力袭来,手腕一震,长棍便被打了回来。

    “白猿老祖”有了这翻天棍,力量自然远非之前可比,恐怕这镔铁棍若非经由天机棍鞘加持,早就直接崩断了。

    石牧借着这股力量,向后退开数百丈,而后调转棍头,大步前奔几步,身形步步抬高,正是以猿猱攀援之姿飞至半空,而后棍身飞舞,打出层层金色棍影,凝成一座高达万丈的金色棍山,朝着白猿头顶压了下来。

    他此时这一式泰山压顶,以猿猱攀援为基,无论是气势还是威力都更胜往昔,直将半空中的气流都压迫的层层裂开,不断响起“噗噗噗”的空气爆鸣之音。

    白猿老祖仰天一声咆哮,手中翻天棍一转,棍头直指苍穹,飞快搅动起来。

    一圈圈虚空泛起的涟漪,盘旋缭绕着冲天而起!

    九天之上,厚重的云层顿时在一股无形之力的作用下,飞速旋转起来,在高空中形成一道巨大的云雾旋涡,下方犹如漏斗般,朝着金色巨山笼罩了过来。

    只见云雾旋涡越卷越快,越卷越快,最终竟然响起“隆隆”的呼啸之声,竟变作了一道威力绝伦的白色风暴,如同一柄巨大的钻头,朝着金色巨山上钻研了下来。

    与此同时,石牧的棍头也已经迫了下来,狠狠地砸在了白猿老祖高举的翻天棍上。

    “轰隆”

    一声震彻天地的爆鸣声响起,两道巨棍相交之处,亮起了一团无比耀眼的环形金光。

    紧接着,那道金光骤然一闪,瞬间扩大开来,向着四面八方横扫开去。

    只听一道呼啸风声响过,那些被金光扫过的树木山石纷纷断裂,崩塌了开来。

    刹那间,整片虚空犹如被金光所笼罩,天昏地暗,宛如末日之景般什么都无法看见,其中夹杂着一阵惊天动地的巨响。

    这金光只是眨眼即逝。

    当金光敛去,整个秘境之中,除了“白猿老祖”身后的那道瀑布,似乎被什么特别力量固护着,没有受到丝毫影响外,周围一片狼藉。

    只见半空之中一道巨大的影子划过,却是石牧的身形从高空中落了下来,“轰”的一声,落在了地面之上,砸出一个硕大无比的巨坑。

    其刚一停稳身形,手中巨棍便立即往地上一杵,一俯身,口中“哇”的一下喷出一口鲜血。

    他虽然受了不轻的伤,但心中的震撼却远比肉身来的重。

    “白猿老祖”刚才使得那一式,招数虽然有异,但其心中清楚,那正是一式灭仙棍法的变招,只是他没想到,这一式从对方手中使出来,竟然有如此撼天动地的巨大威能!

    石牧心中念头急转,一连服下数枚丹药,手中更是早已握着一枚仙品灵石,这才在最短时间内,将气息平稳了下来。

    其口中轻轻吐出一口气,双目之中光芒一闪,手中长棍一转,再度欺身而上,朝着“白猿老祖”袭了过去。

    “白猿老祖”脸色一狞,口中暴喝一声,抡转着翻天棍迎了上来。

    石牧一棍一棍递出,二十式通天棍法被他接连使出,直舞得天地变色,风云狂卷。

    “白猿老祖”双手狂舞,一棒一棒迎上,手下不紧不慢,将一式灭仙棍法打出万千变化。

    石牧所实战的棍法虽使得十分娴熟,却也难敌眼前的“白猿老祖”,每一招每一式都被其一一破开。

    但其虽然招招被破,面上却无丝毫恼意,眼中兴奋之色更是越来越盛。

    他手中长棍抡转得越来越快,带出一片片连续不断的巨大棍影,直将他和白猿全都笼罩了进去。

    “轰隆隆”

    又是一连串巨大的爆炸之声响起,无数金光溃散开来,石牧的身影也从中倒飞了出来。

    “轰”的一声重响,石牧的身子重重地砸进了地面之中,径直将地面上砸出一个方圆百丈的巨大深坑,里面震荡起大片烟尘。

    然后下一刻,深坑之中突然传出一阵粗重的鼻息声,听起来就如同内里伏藏着一头绝世凶兽一般。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