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八百六十六章 典礼上的变故
    梯形祭坛的四周,是一片十分宽广的白石广场,此时上面熙熙攘攘,人头攒动,已经站满了前来观礼的居民。

    而数条通往这里的大街上,也还有许多人在不断朝这里汇集而来。

    待到早上的初阳,映照在黑色石牛头顶两道尖角之间时,一名紫睛魔牛族的长老豁然站起身来,宣布了典礼开始。

    随即现场便进行了一系列隆重的祭天祭祖以及祭典神灵的仪式。

    日至中天时,大典终于进行到了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项,洗身加冕。

    “请新任族长接受魔牛神祗的神光洗身。”那名长老朗声宣布道。

    坐在正中位置的方策面露欣喜之色,从大椅上站了起来,抖了抖肩,阔步来到那座黑色石牛雕像前。

    祭坛之下,随之响起一片热烈的欢呼声。

    只见那座黑色石牛在众人的欢呼声中,双目处忽然裂开两道裂隙,从中射出两道金色光芒,朝着方策的身上投射而下。

    方策此刻神色变得凝重,其身影沐浴在金色光芒之中,显得无比神圣庄严,引得紫金谷民众又是一阵狂呼。

    然而,正在方策半闭着双目享受这等殊荣的时候,其头顶上方突然没来由的飘来一大片阴影,度快的有些诡异。

    这阴影将黑色石牛头顶上的阳光全都遮挡了去,石牛双目中的金光也立即消失开来。

    “是谁?胆敢……”方策双目圆睁,目露凶光望向天空,口中怒道。

    其话还未说完,却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

    只见黑色石牛上方,正悬浮着一只巨大的手掌,遮蔽了投射下来的阳光。

    大手的主人乃是一个身高数百丈的光头大汉,其站在黑色石牛后方,比之竟还高出数倍。

    其黄袍半裹,周身密纹遍布,面容看起来颇有几分凶恶。

    更令紫睛魔牛族人惊讶的是,如此庞大的身躯,却像是突然出现的一般,先前谁都没能现他的丝毫气息。

    “你是何人?怎敢扰乱我族盛典?”白神境长老,立即睁开了双眼,朝光头大汉望去,口中怒斥道。

    “大胆狂徒,还不退去?”紫色短髯长老霍然起身,面色微异着喝道。

    ……

    紫睛魔牛族众顿时大怒,纷纷仰头斥责,不少人已经亮出了法宝兵刃,只待方策一声令下,便要立即冲上去,与这凶恶巨人决一死战。

    “这是……古蛮族!”紫晶魔牛族中一名身形瘦高的长老惊呼道。

    “这里怎么会有古蛮族?”另有一人也是惊讶不已。

    方策此刻的神情十分复杂,一时间竟有些不知所措,在看到众位长老皆向其投来询问的目光,连忙定了定神,朗声喝道:“大胆蛮族,竟敢犯我紫晶魔牛一族,还不退去?”

    他这一声喝完,却没有什么实际动作,而是向那古蛮族大汉秘密传起音来。

    “达坦神将,您怎么来了,我不是已经答应您会率部投靠天庭了吗?您总得给我些时间啊!”方策传音道,声音有些急促。

    古蛮族大汉听罢,缓缓收回了手掌,抱臂胸前,垂目瞥了方策一眼,径直开口斥责道:“方策小儿,你答应奉上你们本族三分之一的资源,本将才允许你率部投降天庭的,可你竟然不遵约定,迟迟不将资源奉上,那就怪不得本将不将情面了。”

    其话音一落,紫睛魔牛族中顿时一阵哗然。

    方策更是脸色一变,骇然不已,他显然没有料到,这神将竟会如此不讲情面,将他们密约之事在此等场合尽数抖落出来。

    “大胆蛮族,胡乱言语,混淆视听!”方策一边出言喝止,却又不敢语气过重。

    暗地里,他也是继续传音说道:“达坦神将,此番这么一闹,于您于我皆无益处,您还是先行退去,资源的事都好商量,只要我顺利坐上族长宝座,不日便可将资源一分不少的奉上。”

    “你不必再说,天庭是不会和你这等言而无信之人合作,我等也不会继续辅佐你当这紫睛魔牛一族的族长了。”达坦神将朗声说道。

    其此话一出,众人渐渐感觉到,方策似乎在以传音与之交流,顿时疑窦丛生,目光异样地朝着方策望来。

    白神境长老目光也朝方策投了过来。

    方策见状,顿时大惊,再也顾不得继续向达坦求情。

    “诸位同族,我自幼生长于族中,乃是爷爷亲定的继承人,岂会投靠天庭,认贼作父?你们莫要中了他的离间之计,上前诛杀此獠。”方策面上露出一丝狠戾之色,开口大叫道。

    说罢,其面色微异地看向身旁那名长着紫色短髯的长老,冲其微不可查地点了点头。

    短髯长老见状,略一犹豫,还是口中大喝一声,率先朝着达坦神将冲了过去。

    有了他带头,祭坛之上的所有掌老纷纷擎起法宝,飞身冲了上去。

    那名白神境长老却并未着急动手,而是目光异样地在达坦和方策之间,来回逡巡了起来。

    而在祭坛之外,数百名实力稍强的紫睛魔牛族人,也都纷纷闪着华光,朝着达坦攻了上来。

    达坦见状,面上却是露出一丝不屑之色,巨大的手掌闪着金色光芒,从上至下,如同翻山倾海一般压了下去。

    紫睛魔牛一族众人在这小山般的巨掌下,大小与蝼蚁无异,除了数十名实力在圣阶后期乃至巅峰的长老外,其余紫睛魔牛族人,皆被巨掌带来的罡风吹拂得身形一乱,跌了下去。

    这一幕看得紫金谷众人的面色纷纷一变,不少人都开始朝着谷门外的方向逃离而去。

    紫睛魔牛族的数十位长老,抗下达坦的巨掌之后,十数人飞身而出,身上宝光大亮,纷纷舞动着兵刃朝着达坦的身躯上飞袭了过来。

    这边数声雷响,数十道粗壮的紫色雷电从高空中扭曲而下,那边数团火光,一大片漫天的赤炎滚滚而来,全都直扑达坦身躯上的要害部位。

    达坦身上却突然亮起一阵土黄色的光晕,黝黑的肌肤上顿时覆盖上了一层厚厚的石质铠甲,将那些长老们的攻击全都挡了下来。

    然而就在此时,在其身后,却突然有一道紫色光影突然亮起,一道高达百丈的紫色巨牛虚影却是突然浮现。

    其两根巨大的牛角之上紫光一闪,上面浮现出两团紫色漩涡,猛然朝着达坦的颈部撞击过来。

    这一击说起来倒是颇为阴狠,其乃是趁前方众人正面攻击之际,绕至达坦背后,突然暴起施袭的。

    达坦一时不察,竟被其得了手。

    只听“轰隆”一声巨响,达坦巨大的身躯猛地向前一冲,差点撞在了前方的黑色石牛之上,脖颈处就紧紧贴在石牛的两道犄角之上。

    在其后肩背靠近后颈的地方,已经出现了两道巨大的血洞,顿时血流如注。

    “方诲长老,你此时不不动手,更待何时?”方策见状,顿时一喜,连忙朝那名白神境长老喊道。

    白长老目光微微一闪,身子也飘飞而上,手腕一探,取出一柄紫色长剑,朝着达坦袭去。

    达坦刚想起身,就听脑后一阵风声,才微微抬起的头颅立即低了下去。

    在其身后,那名紫色短髯长老,手中正擎着一柄十分宽大的开天斧,朝着他的后颈横掠而来。

    与此同时,前方方诲长老手中的长剑,也已经递了过来。

    在其剑身之上,缠绕着一道紫色流光,如同一道紫色漩涡一般不断流转,从中传出阵阵强大无比的撕扯之力,朝着达坦的胸前绞杀而来。

    达坦前后受敌,进退两难,就在众人以为其必死无疑之际,他却忽地将身子一转,迎向身后的巨斧,将后背留给了方诲。

    方诲见状,心里也是一阵惊讶,但其手上动作却未停歇,进一步突刺而上。

    眼看其剑锋就要刺入达坦后心之际,一道黑色光芒却突然在其剑端前亮起,“铮”的一下,就将其挡了回去。

    紧接着,黑光之中忽然冲出一道黑色人影,与方诲缠斗在了一起。

    达坦巨大的身子方一转过,就见那紫色短髯长老,已经双手握着巨斧,冲着他当头劈了下来。

    达坦怒喝一声,单拳一握,猛然朝着短髯长老砸了过去。

    只见一道金色拳影从其拳端猛然飞出,直冲短髯长老而去。

    “轰隆”一声巨响。

    那柄开天巨斧之上光芒闪烁,径直劈开了那道金色拳影,朝着达坦的胸腹处劈了下来。

    达坦目光一凝,双臂交错着挡在了胸前。

    只见其双臂之上闪动着黄、青、金三层光芒同时亮起,与巨斧磕在了一起。

    “轰”的一声巨响。

    达坦巨大的身躯被这悍然一斧砸得反倒下去,直将黑色石牛和半个祭坛都压得崩塌,碎石夹杂着烟尘翻滚。

    短髯长老见状,更是一喜,双手再次高高擎起巨斧。

    只见身上光芒一亮,一道紫色巨牛虚影在虚空中浮现而出,如同蓄力一般低伏在地面之上,一只前蹄还不断刨着地面。

    “受死吧!”短髯长老口中大喝一声,手中巨斧猛然挥了下来。

    其身后那道巨大的紫色巨牛虚影,竟然化为实质,变作了一头巨大的紫色巨牛,立即四蹄狂奔,悍然冲出,朝着达坦撞击而来。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