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八百六十五章 落海冥晶
    忘语白天有事,今天两章晚上一起发了哦^^

    ………………

    山洞并不深,石牧虽然放慢了脚步,但还是很快进入了深处。

    此刻出现在其面前的,赫然是一座足有百余丈大小的冰窟,不过此处的冰都是黑色的,空气中,更是充斥着刺骨的寒气。

    冰窟中央竖立着一根紫色石柱,上面密密麻麻的刻满了玄奥难明的符文,散发出淡淡的紫色毫光。

    在石柱上,一个上身**,双目呈紫色的青年,被一条锁链捆绑在那里。

    这些锁链表面散发出淡淡的蓝色,似乎具有某种禁锢之力,任由这青年挣扎,却无法动弹分毫,以至其看起来有些气喘吁吁。

    听到脚步声,紫睛青年抬起头,当看清来人之后,眼中豁然腾起熊熊怒火,大吼道:“方策,你还来这里干什么?”

    声音在整座冰窟中回荡开来。

    “我不是方策。”石牧微微一笑,周身蓝光流转下,顿时恢复了本来容貌。

    “公子,是你!”方臻顿时大惊,失声道。

    “别的事情等离开这里再说也不迟。”石牧说着,屈指一挥,一道金色剑芒斩在蓝色锁链之上。

    “叮”的一声,蓝色锁链丝毫无损。

    “公子,这锁链用落海冥晶所制,坚固无比,寻常手段是不可能斩断的。”方臻摇了摇头,苦笑一声道。

    “什么!落海冥晶!”石牧不惊反喜。

    当初公输子列出提升九龙锁金甲等级的极品灵材,他已经基本寻找齐全,只差一个落海冥晶,没想到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他心念一动,身外化身浮现而出,手中血色残剑光芒大放,隐隐浮现出血色符文,二话不说的斩落而下。

    一声轻响,蓝色锁链应声而断,方臻的身体从柱子上掉落下来。

    石牧挥手打出一片白光,托住了方臻的身体,同时满脸喜色的将那蓝色锁链捡起,收了起来。

    就在此刻,紫色柱子上忽的泛起一阵光芒,不过很快消散无踪。

    “不好,这是族中长老在困神柱上设下的禁制,我一旦逃脱,便会示警!”方臻面色一变。

    “走!”

    石牧闻言,挥手祭出那个蓝色钵盂法宝,一片蓝光飞出,笼罩住了方臻的身体。

    蓝光一闪,方臻被收进钵盂中

    做完这些,石牧身上黄芒一闪,没入地下消失无踪。

    石牧身影刚刚消失,一股愤怒强大的神识轰然而至,顷刻间覆盖住了整座黑狱峰,一寸寸搜索起来。

    地底深处,石牧全身黄芒闪烁和周围的泥土完全融合在一起,那神识多次划过石牧的身体,都没有发现。

    来回搜寻了好几遍,没有任何发现,那神识终于有些不甘心的收了回去。

    石牧又等了片刻,见那神识没有再出现,他这才朝着山谷之外潜行而去。

    黑狱峰冰窟中,几道遁光飞射而至,一闪现出几个人影,为首之人正是方策和一个紫色短髯的中年男子。

    短髯男子和方策并肩而立,赫然是一个神境大能。

    二人身后是两个紫袍男子,圣阶修为。

    四人看着空空如也的紫色石柱,脸色瞬间变得难看无比。

    “方臻!竟然让这小子给逃了!真是该死!应该还没有跑远,立刻派出所有紫虎卫,搜寻方臻,务必将他抓回来!”方策大怒,怒吼道。

    声音滚滚在冰窟中回荡,整个冰窟一阵晃动,无数细碎冰屑掉落。

    “是!”两名圣阶紫袍男子答应一声,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少主,外面的两个圣阶护卫消失无踪,肯定是被什么人潜入后杀了。由此可见,此人实力不俗。方臻的身体一离开困神柱,我很快感应到,用神识探查,结果丝毫没能发现来人的踪迹。如此神通,定然是神境大能,紫虎卫未必能找到此人,即便找到了,也不太可能将方臻抢回来!”短髯男子沉声说道。

    “神境!”方策脸色微变。

    “少主,那方臻根本无关紧要,少主你当下最重要的是要接掌族长之位,那方臻逃出去又如何,只能一辈子做个散修而已。”短髯男子说道。

    方策听闻此话,眼神一阵闪烁,很快冷静下来:“长老说的是,不过此事也不能不查。既然救方臻的可能是神境大能,到时候可能还要拜托长老出手。”

    “这个当然,少主放心。”短髯男子点头说道。

    方策眼中冷芒闪烁,看着空空如也的冰窟,片刻之后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

    一炷香工夫后,迎雷谷外的一处密林,黄芒一闪,石牧的身影浮现而出。

    “公子!”安华身影从密林中飞出。

    “方臻已经救出,不过此处不是说话的地方,先离开这里再说。”石牧祭出蓝色钵盂,将安华也收了进去,整个人化为一道黑影,继续朝着远处飞去。

    迎雷谷中,一道道紫色遁光飞出,朝着四面八方分散开来,似乎在寻找什么。

    石牧足足飞出了数万里,这才停了下来,在一处山峰附近停了下来。

    他挥手祭出蓝色钵盂,挥手打出一道法诀,蓝光闪烁,方臻,安华两人从里面飞出,落在了地上。

    方臻此刻神情看起来已经好了许多。

    “多谢公子救命之恩。”他躬身行了一个大礼。

    “不必多礼了,你我都是朋友,朋友有难,出手相助再平常不过。”石牧摆手说道。

    方臻站了起来,眼中仍满是感激。

    “你当日怎么突然离开了凤翼城?而且怎么会被方策抓住的?”石牧问道。

    “当日我在凤翼城偶然得知了一件事,由于事情紧急的缘故,这才突然离开。”方臻说道。

    “什么事情?”石牧眉头一挑,问道。

    方臻眼中厉色一闪,恨声道:“方策早已和天庭勾结,打算出卖全族,投靠天庭!”

    “什么!”石牧和安华听闻此话,俱是一怔。

    石牧心中念头急转冷哼一声,眼中浮现出鄙视之色。

    若他没有记错,三年前的凤翼城一战,紫睛一族的族长便是死在天庭手中,方策此人竟然罔顾族长之死,还投靠天庭,当真是小人。

    “那你后来怎么会被被方策所擒?我听传言说你是打算行刺方策,此事恐怕也不是如此吧。”石牧问道。

    “我听到这个消息后,立刻赶回了紫电星,打算将方策此举通知族中其他长老,哪知我到了迎雷谷,无意中撞破了方策和天庭之人秘密会面,失手被他擒住。若非后来打斗惊动了族中长老,恐怕我早已遭到他的灭口。”方臻说道。

    “既然你撞破了方策的阴谋,为何不向族中长老提出?”安华忍不住说道。

    “我自然说了,不过那天庭之人早已离开,我又没有证据,族中之人早已被方策收买,他还污蔑我是为了夺取族长之位,行刺于他,又有何人愿意相信我的话。”方臻说道。

    安华眉头紧皱,沉默了下来。

    “那事到如今,你有什么打算?”石牧沉吟了片刻,看着方臻,道。

    “方策背叛紫睛一族,投靠天庭,若是他真的接掌族长,我紫睛一族恐怕真的要灭亡在他的手中。无论如何,我也要阻止此事发生!”方臻愤然道。

    石牧见此,暗暗点了点头。

    “可是你要怎么做?三日后便是大典了。”安华问道。

    方臻眉头紧皱,此刻方策已经掌控了全族,无论他说什么,恐怕都没人相信。

    “不管如何,我也要试一试,大不了赔上这条性命,我也要揭穿方策的真面目!”方臻一咬牙,眼中浮现出决绝之色。

    “你不顾自身安危,一心为了族群,我很是佩服,你既然有心,此事倒也并未全无转圜余地。”石牧忽的开口。

    “当真!?不知公子有何妙法?”方臻大喜的说道。

    “我刚刚想到一个计策,或许可行……”石牧嘴角微微翘起,露出一丝不置可否的笑容说道。

    数日之后。

    一大清晨,迎雷谷中就开始张灯结彩,谷内所有大小道路上,到处都布置起了紫色和金色的彩色幅条,全谷都洋溢着一种浓重的节日气氛。

    清晨一大早,紫睛魔牛族众就纷纷身着盛装,沿着迎雷谷中的宽阔大道,朝谷内走去。

    紫睛魔牛一族的族长继任大典,就将在内谷的一座梯形祭坛上举行。

    此刻,祭坛上也早已经布置好了一切。

    在祭坛正东方位上,竖着一个高达百丈的巨大黑色石牛雕像,雕像前面则摆着一张长条状的案几,上面点着香火,奉着瓜果。

    在案几前方一字排开,摆着数十把紫红色雕花木椅,上面坐满了面容苍老,精神矍铄的老者,其身上无一例外,全都穿着紫睛魔牛族的服饰。

    而在正当中的一张座椅上,却坐着一个面容方正的青年男子,其身上此刻正穿着一件颇为宽大的紫色大氅,显得十分雍容华贵。

    其不是他人,正是方臻的胞兄方策。

    在其左侧,坐着一名长着紫色短髯的中年男子,其目光内敛,眼中神光阵阵,乃是一名神境强者。

    而在方策右侧,则坐着一名身形清瘦的白发老者,此刻则半闭着眼睛,斜倚在大椅之上,显得对周围之事全然不在意的样子。

    然而其身上流露出来的气息却也是十分强大,比之那名紫色短髯的中年男子,也是丝毫不弱。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