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八百六十章 天河之乱
    “你现在身处在我的剑域之中,竟然还有如此心思大放厥词,真不知道该说你勇气可嘉,还真是狂妄自大。”穆千绝冷笑一声说道。

    只见其双手握住剑柄,剑尖倒垂,朝着脚前的虚空中刺了下去。

    “万仞山”

    穆千绝口中低喝一声,周身顿时青光大作,一圈圈强烈的灵力波动便从其剑尖之上荡涤而出,朝着四面八方扩散而去。

    西门雪目光低垂,就见自己脚下的虚空之中,灵力剧烈动荡,一道道锋锐无比的剑光忽地从中探出,万仞齐发,朝着她突刺了过来。

    此女秀眉一挑,手掌立即朝身下按动了下去,一道金光立即浮现而出,结成了一面圆形盾牌抵在那如同荆棘般的白色光刃之上。

    “铮”的一声响。

    西门雪的身子立即被这些白色光刃身不由己的冲击飞到了半空之中。

    当此女下落之际,就见整个剑域范围之内,已经全都被这些突刺而出的剑刃铺满了,丝毫没有落脚之处。

    并且,这些白色剑刃还在不断上冲,朝着她的身子逼近过来,大有将其千刀万剐之势。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西门雪蓦的将圆盾向前一抛,身子一跃跳到了圆盾之上,踩着它从密集的剑刃上向前极速滑动着,直冲穆千绝而去。

    只见其目光微凝,周身之上金光频闪,金甲之上的精美花纹也随之亮了起来,而其周身的气势也暴涨数倍。

    西门雪手中那把似刀似剑的古怪兵刃上,也是一阵金光闪烁,上面浮现出一道道古怪的花纹,而在花纹下方,还有一点点血痕缓缓浮现了出来。

    西门雪口中低喝一声,手中兵刃一提,双手紧握着向前猛地一刺,直取穆千绝胸膛。

    “哼,来得好!”

    穆千绝大喝一声,身形忽地一闪,整个人疾射而出,身子与长剑持平,直刺西门雪。

    只见一青一金两道光芒霍然一闪,便骤然对冲在了一起。

    “轰隆”

    一声剧烈的爆鸣之声响起,两道光芒同时一振,炸起一片巨大的气浪,直朝四面八方席卷而去。

    只见那一片片如山般的密集剑刃,纷纷断裂开来,湮灭无形,就连青色剑域也都无法再继续维持,炸裂了开来。

    在青色剑域崩溃的瞬间,两人碰撞带来的气劲,顿时朝着四周冲击而去。

    两方舰队皆是避之不及,被震动得剧烈摇晃起来,左右碰撞十分严重。

    逐云剑派的战舰本就破损严重,这么一撞击就更加凄惨了,有两艘战舰径直不堪重负,从原先的断口处断裂了开来。

    离尘宗这边的战舰虽然距离更近,但在晃动的一瞬间,就被站在其后的古蛮族控制住了,反倒没有遭受多少损害。

    “滋滋滋”

    在战场正中,西门雪的兵刃正与穆千绝的剑尖死死相抵,两相接触的端点上电光环绕,直将周围的空间撕裂出道道裂口,露出里面漆黑无比的空间。

    西门雪银牙紧咬,脸上通红一片,显得十分吃力,而另一侧的穆千绝则是面无异色,显得要从容很多。

    “神境与圣阶的差距是无法逾越的鸿沟,你只怕今生也无法跨越了。”

    穆千绝一语说罢,眼中光芒一闪,周身气势再度攀升几分,双手猛地向前一推,青色长剑立即突进几分,直将西门雪压得倒退了数丈。

    西门雪眼中露出一丝决然之色,朱唇轻启,口中默默吟诵了一段晦涩无比的法诀,双眼顿时变得通红一片。

    “啊……”

    其口中长喝一声,周身也都浮现出一层诡异的红光,气势顿时暴涨数倍,颓势顿时一扫,复又突进了回来。

    这一下冲击,力道极大,穆千绝手中的青色长剑,顿时被挤压得弯曲了起来。

    只听“铮”的一声脆响,那柄青色长剑竟然断裂了开来。

    离尘宗众人见状,顿时一喜,口中连连呼好。

    然而,西门雪自己脸上却并没有多少喜色,相反的,她的神色看起来却比之前更加凝重了几分。

    “想不到你竟能将我逼至这种地步,受死吧。”穆千绝原本束紧的头发也散乱了开来,显得有些歇斯底里,口中疯狂叫道。

    只见其胸腹处忽然亮起了一道白光,身形也变得模糊起来,最终竟完全被白光吞没了进去。

    穆千绝的身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却是一柄巨大的白色光剑,其不论是气势还是锋锐程度,都比之前不止强上了百倍。

    西门雪哪里抵挡得住这等冲击,一阵剑光闪过,她的周身便立即破开了无数道细小的口子,一丝丝鲜红的血液立即从中流淌而出。

    西门雪脸上浮现出一丝痛苦之色,血红地双目之中突然亮起一阵金光。

    这道金光方一亮起,其面上痛苦之色全然消失,变得一片冷漠,就连其身上的气息,也变得截然不同起来。

    此时的西门雪看起来,完全就是另外一个人。

    只见其周身之上金光缭绕,浮现出了一个高大的金甲虚影,将其整个包裹了起来。

    那金甲虚影取而代之,紧紧握住了西门雪手中的金色兵刃。

    一刹那间,那金色兵刃之上,顿时亮起了无比灿烂的金光,径直将穆千绝化成的白色光剑吞没了进去。

    “轰隆”

    一声震彻天地的巨大轰鸣之声响起,白色光剑轰然炸裂了开来,碎裂成了无数片,化为了点点星芒,消散了开来。

    西门雪的身子也是突然一软,周身光芒尽数消散,被离尘宗长老接回了战舰。

    “圣主……”

    逐云剑派残余的弟子一个个歇斯底里的嚎叫起来,奋不顾身地朝着离尘宗这边杀了过来。

    陆阳离冷哼一声,大手一挥,冷声道:“杀!一个不留!”

    离尘宗战舰之上顿时飞出无数道身影,直接将逐云剑派残部,吞没了进去。

    ……

    凤翼城。

    外城街道上,人影一闪,石牧的身影浮现而出。

    “石头,钟秀姐姐怎么突然对你避而不见了?”彩儿看了他一眼,问道。

    “她也是为我着想。”石牧说道。

    “这……那钟秀姐姐怎么办?你真的不再去找她了?”彩儿又问道。

    “天凤族不管怎么说,也算是天河星域最安全的所在之一,秀儿留在这里,也可暂保无虞。话说回来,都的确有些担心弥天巨猿一族,还是先回去再说吧。”石牧略一沉吟,如此说道。

    ……

    与此同时,死灵界面。

    一片赤红色的荒芜山脉之上,漫山遍野全都是密密麻麻的死灵生物,其数量极其庞大,移动速度也非常之快,此时却显然正处在逃亡之中。

    在其队伍最前端,烟罗一身银色亮甲,手持七宝妙树,站在一头高达百丈的白骨猛犸头颅上,指着一个方向,引领着死灵军团快速移动着。

    而在死灵军团周围,却分布着两支规模远胜于他们的军团,其正从左右两侧包抄而上,朝着死灵大军的前方合围而去。

    烟罗身上的银色战甲上已经有了许多破损之处,脸上气色也显得很不好看,只是其目光却依旧清冷,眉头微蹙着望着正前方。

    在那个方向上,那两支围追堵截军团的前锋,已经合兵在了一处,堵住了去路。

    “杀!”

    烟罗手中七宝妙树一挥,冷冷喝道。

    其身下的白骨猛犸立即速度暴涨,朝着那里冲锋而去。

    紧随其后,一黑一白两具骷髅,也都飞速冲上,带着身后的大军,冲入了敌方的军阵之中,激烈地厮杀了起来。

    ……

    第二天一大早,石牧便离开客栈,朝着凤翼城外的传送殿而去。

    “公子!”快到传送大殿,一个惊喜的声音忽的从前面传来。

    石牧抬头,前面一个大汉快步走了过来,却是安华。

    “安华?你怎么会在这里?”石牧有些惊讶。

    这三年他在外面闭关修炼,早已和安华等人失去联系,他原以为安华他们早已离开了朱雀星。

    “在下当初既然说要追随你,自然在这里等着你,这几年你的天凤一族闭关,我便一直在凤翼城等你。”安华高兴的说道。

    石牧心中有些感动,没想到这安华对他倒是颇为忠心。

    “好,这几年倒是辛苦你了,方臻也在这里吗?”他问道。

    “方臻兄他……他前一阵子离开了。”安华一怔,接着说道。

    石牧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

    方臻身份不俗,是紫睛魔牛一族的嫡系后人,自然不会甘心留在他身边当个侍从。

    “公子这是要离开凤翼城?”安华问道。

    “我打算先回族里一趟。”石牧说道。

    “恕我直言,现在的天河星域可不比从前,天庭这几年疯狂进攻,现在的天河星域到处都是战火,各地的传送阵很多都已经被毁,想要横跨星域可不容易。”安华连忙说道。

    石牧闻言一惊,他虽然从各方渠道得知,如今天庭已开始全面入侵天河星域,却没想到已乱到了这个程度。

    “公子,此刻舒公子也在凤翼城,他掌握的信息比我多。我们不如先去找他商议一下,找一条安全的路线?”安华见石牧神色变化,又建议道。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