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八百五十九章 避而不见
    “轰隆”

    一声震彻天地的轰鸣之声响起,星空之中顿时爆发出一阵灿烂光芒,那柄金色巨兵呼啸着倒飞而回,落在了西门雪的手里。

    大片金色光芒四下溃散,那道青色龙影也随之消散无形。

    西门雪见此,目中精光一闪,口中低声默念几句咒语,双指并拢按在了剑身之上。

    金色兵刃霍然竖起。

    就在此时,那溃散的青色龙影中突然响起无数道破空之声,竟化为无数道几近透明的青色剑影,正从中密密麻麻呼啸窜出,如疾风骤雨般朝着西门雪疾射而来。

    这些剑影几乎将西门雪所有退路封死!

    西门雪却是不紧不慢的一催手中法决,手中金色兵刃猛然一震。

    “呼啦”一道宽达数丈的金色光幕,便从其上延展开来。

    一阵雨打芭蕉之音响起,那些青色剑影落在金色光幕上,掀起一阵阵涟漪,使得金色光幕一阵剧烈颤动,灵光狂闪,也将西门雪打得连连倒退。

    即便如此,金色光幕却兀自没有被攻破。

    然而此女身后的数艘战舰避之不及,传来“咔咔咔”的破裂之声,舰身变得伤痕累累,支离破碎,顷刻间便有数艘折戟当场,惨叫连连。

    那青色龙影看起来只是一道青光剑影,实则却是暗藏玄机,其周身之上遍布的每一道鳞片,皆是一道剑影,全都暗暗积蓄气势,等待碰撞的一瞬间激发开来,威力之大,怕是足能瞬间湮灭一颗普通星球。

    西门雪稳住身形后,再朝穆千绝望去,眼神中也多了几分凝重之色。

    其大步向前一跨,娇躯一转,脚下步伐连连错动,手中兵刃不断挥舞起来。

    随着其速度越来越快,其身影竟突然变得模糊起来。

    只见其身影忽地一闪,竟然一分为二,变作了两道。

    紧接着,再一闪,又二分为四,变作了四道。

    不多时,在穆千绝对面,就已经出现了十六个西门雪。

    其外表一模一样,就连此时的动作也都整齐划一,全无二致。

    穆千绝面色不变,一手捏着剑决,另一手将青色长剑横于身前。

    就在此时,十六个西门雪身形忽然同时一动,朝着四面八方散开,从不同的方位一挥兵刃,朝着穆千绝冲了过去。

    这十六道身影排布并非随意,其彼此分散却又隐隐遥相呼应,进退之间几乎将穆千绝的所有退路,全都封锁。

    穆千绝虽目有异色,面色却是丝毫不变。

    只见其口中冷哼一声,将青色长剑擎起,猛地冲天一指,一片灿烂青光立即从剑身之上荡涤而出,将他身外方圆百丈的范围全都包裹了进去。

    “铮铮铮”

    十数道尖锐的碰撞之声接连响起,西门雪的身影全都被这层青光阻隔在了外面,没有一人能将之攻破突刺进去。

    “这是……领域!”

    陆阳离等一众离尘宗之人纷纷惊呼道。

    “这怎么可能,他明明是神境初期的修为,怎么可能凝结出领域?”坎水观观主水无端掩口惊呼道。

    西门雪的十六道身影,皆被这层青光阻挡了回去,眉宇间虽然也有些许惊讶之色,反应却没有围观之人那么大。

    “穆前辈当真了得,竟然能够以剑入道,凝结出这堪比领域的剑域。只是,似乎这剑域能力很单一,只可作为防护之用吧?”十六个西门雪一同开口,迭声说道。

    “是不是只可作为防护,你来试试便可知道了。”穆千绝面色阴沉,口中如此说道。

    其话音刚落,手中青色长剑之上青芒突然一亮,笼罩在其周身之外的青光剑域上,一阵光芒摇曳,竟然流动了起来。

    西门雪目光一凝,朝着那片青光之上望去,只见其上光芒流转,显得十分柔和,看起来竟变得如同一片青色湖泊一般。

    但任谁都不会真的将那片青光当成温和的湖泊,谁都知道这内敛得如同水波的青光之中,必然蕴含着极为凶险的剑光。

    不过片刻,那片青色湖泊之中便开始传出阵阵异响,从中亮起一道道细密的银白色光波,看起来就如同一尾尾游鱼,争先恐后的拥挤在一起,不时从青色湖泊中翻涌而出。

    穆千绝目光从那些银白色光波中扫视片刻,手中长剑方向忽地一转,直指身前。

    青色湖泊顿时如同沸腾起来,之前细小的异响,顿时变成了刀兵相交的“铿锵”之声,无数道白色光波从青色光幕中跃然而出,在星空中汇集成一片宽达百丈的白色光网,铺天盖地的朝着西门雪这边覆盖了过来。

    西门雪见状,十六道身影之上光芒同时一亮,纷纷飞身而回,全都背向而立,手中持着兵刃,彼此联结组成了一个圆环状的阵法,从上空看起来就如同一朵十六瓣的金色花朵。

    这边阵型刚一布置好,那边漫天的白色光波就已经从上方覆盖了下来,径直将西门雪组成的金色花朵淹没了进去。

    “铮铮铮”

    一道道连绵不绝的金属碰撞之声接连响起。

    只见白光淹没的区域中心,忽然亮起一道璀璨的金色光柱,如同一道金色风暴一般疯狂地转动着,不断将白光绞杀成碎片,从风暴中心散射出来。

    离尘宗大军这边距离风暴较近,很快就收到了波及。

    “还不快躲开!”陆阳离目光一变,赶忙提醒战舰上的离尘弟子。

    这每一道白光,俨然都是一道道剑光!

    不少人一时来不及反应,被这些白光碎片擦身而过,顿时便落得个削筋断骨的下场。

    金色风暴之中剑鸣之声不断,无数白色剑光被不断绞碎,却有更多的剑光冲击进来。

    那些白色剑光,似乎像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一般,源源不断地补充而来,奋然冲进了金色风暴之中。

    一道道金白相间的流光,不断朝四面八方席卷而开!

    二者看似僵持,但若是细看之下,却可发现每一道白色剑光,似都隐隐削弱着金色风暴的威能。

    ……

    凤翼城。

    此刻正值半夜时分,城中万籁俱静。

    就在此时,一道黑影从客栈中飞出,朝着内城而去。

    正是石牧。

    现在并非当年大典,内城的防守松懈了很多,石牧没有花费多少工夫便潜伏到了内城深处。

    钟秀的住处他知道在何处,很快来到了附近,正要试图潜入。

    “石兄。”一个声音从背后传来。

    石牧大惊,豁然转身,只见一个姿容绝佳的金袍少女,不知何时站在了他身后。

    此女不是别人,正是赵璇玑。

    她的肩膀上站着那头铜头乾鹦,此刻目光不善的望着石牧,颇为难得的没有聒噪。

    “赵姑娘。”石牧脸色一变,不过立刻平静了下来。

    “石兄可是要去见秀儿妹妹?”赵璇玑微微颔首,随后问道。

    “不错,有些事情我要问问她。”石牧眼神一闪,没有否认。

    “秀儿妹妹早知道你会来,她托我转告你一声,此刻她不会见你。”赵璇玑莲步轻移的上前几步,口中幽幽的叹了口气,说道。

    “什么!发生了什么事?”石牧神情一变,问道。

    “并无任何事情发生,秀儿妹妹只是不愿见你而已,她的苦心,相信石兄也能体会一二,她让我转告你,天庭才是当前首要之事,让你先专心对付天庭。”赵璇玑停住脚步,一双美目望着石牧,如此说道。

    石牧眉头一皱,钟秀的心思,他如何不明白。

    钟秀是不想石牧和天凤一族再起冲突,毕竟天凤一族神境大能有七八个之多,现在的他远不是对手。

    “既然这是秀儿的意思,我明白了,告辞!”石牧朝赵璇玑微一拱手,随后身形一晃,化为一道黑影,朝着外面飞去。

    赵璇玑看着石牧远去,直至其身影消失在视线内,这才身影一晃,如鬼魅般从原地消失无踪。

    ……

    剑临星外,西门雪与穆千绝的交锋依旧在继续。

    不过此时,经过了一番僵持后,金色风暴的旋转速度,终于还是减慢了下来,从当中隐隐约约能够看到西门雪的残影。

    而与此同时,那些看似完全没有尽头的白色剑光,也终于露出了匮乏之际。

    只见穆千绝手中剑诀一变,那片原本正欲俯冲而下的白色剑光,忽地方向一转,径直绕过那道金色风暴,朝其后方包绕了过去。

    很快,那片白色剑光重新隐没,再度化成了一片青色光幕,其中剑影重重。

    剑域重新凝结,而这一次,西门雪却被包裹在了里面。

    只见金色风暴逐渐减速,最终停了下来。

    里面的十六道身影,此刻脸色都微微有些泛白,显然消耗十分巨大。

    只见这些身影之上光芒接连闪动,一个接着一个重叠在一起,最终又全都合而为一。

    “以圣阶巅峰的实力,在我的逐云剑海之中能撑这么长时间,这便足以你自傲了。”穆千绝这般说道,口气却是十分认真,丝毫没有嘲讽的意思。

    “多谢前辈夸奖,不过弟子的目的是击败前辈,目前来看,显然还不够。”西门雪淡然说道。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