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八百五十五章 钟秀的决定
    时间如梭,流转不止,很快便过去了三年光阴。

    这期间,钟秀每隔一段时间,就会与彩儿一起,悄然来到这炎灼山。

    石牧一如三年前一样,身处黑色大茧之中。

    钟秀每一次来到这里,都会坐在火山口旁,与石牧说很多话,也不管他听不听得见。

    然而这三年以来,那黑色大茧却始终没有打开的迹象,只是按照自己特有的节律,自顾地闪着红芒。

    由于钟秀经常来此处,加上石牧的突然失踪,事情自然瞒不了多久,便引来了族内的注意,甚至有长老前来探查。

    如此一来,倒使得两人的关系逐渐在天凤族中传扬了开来。

    天凤族中之人对于此事褒贬不一,感慨两人不易者有之,斥责钟秀不识大体者亦有之,总之众说纷纭。

    不过有赵玲珑在,这些人自然不敢当面多说什么,毕竟此事涉及钟秀。

    钟秀在族里听得心烦,时间一长,索性直接在火山口附近开辟了洞府,住了下来。

    这一日,钟秀正在洞府中修炼,却忽然感到身下一阵摇晃。

    她先是一怔,继而立即飞身出了洞府,直奔火山口处。

    当钟秀赶到火山口处时,只见火山之中岩浆翻腾,浓烟滚滚,将那黑色大茧都遮掩了进去。

    钟秀正惊疑间,就听火山口内“轰隆”一声巨响,似是有什么东西炸裂了开来。

    紧接着,她就看到火山口中突然荡起一阵劲风,呈喇叭状地向着高空中荡涤而去,直将滚滚浓烟吹散开来。

    浓烟刚一散开,石牧的身影便露了出来。

    钟秀先是一喜,但紧接着惊呼一声,连忙侧过身,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此时的石牧,身上不着丝缕,精悍健硕的体魄完全暴露,其身体上如同刀刻般的线条,在岩浆火光的映衬下,显现出一种令人心悸的野性之美。

    只一眼,就看得钟秀心似鹿撞,羞怯不已,其脸上的温度也开始急剧上升。

    此时的石牧却似乎还完全沉浸于修炼之中,完全不知自己如今的境况。

    其胸腹处,一道道赤红火纹凝聚,逐渐浮现出了一只赤红色的小鼎图案。

    这是玄功七转正欲成型的征兆。

    就在此时,石牧身下的火山口中,却是异芒连连,一团团火红色的明焰,似有灵性一般,从那道赤红色的光幕中冲了出来,直奔石牧胸膛处的赤红小鼎而去。

    “呼”的一声响,一团明焰冲入了小鼎之中。

    紧接着,破空之声接连响起,十数团明焰纷纷冲入石牧胸膛,光芒一闪,便隐没进了他的体内。

    只见石牧周身光芒越来越亮,越来越亮,竟似乎变得透明了起来。

    而此时,石牧额头之上,也开始浮现出一颗颗豆大的汗珠,眉头也紧蹙了起来,显得十分痛苦。

    钟秀此刻也感受到了石牧身上的异样,正犹豫要不要去看时,就听到火山口上传来一声痛苦的叫声。

    “啊……”

    她再也顾不得羞怯,立即转头朝石牧望去。

    此时,石牧体表在赤色光芒的映照下,竟几乎变得半透明了一般,体内的骨骼和血脉全都看得一清二楚。

    “这是……地火灵魄!”钟秀看着那一团团明焰,不由惊叫道。

    地火灵魄乃是大地火脉之中孕育而出的一种高级精魄,其体内蕴含着极其霸道强烈的火焰之力,此刻却不知因何,竟全都朝着石牧体内汇去。

    随着地火灵魄的不断汇入,钟秀就看到,在石牧的血管之中,一道道赤红色的光芒正在不断奔腾,并且变得越来越明亮,看起来就仿佛要冲破血管一般。

    赤红光幕之上光芒频闪,其下方的岩浆也变得躁动不安起来,在火山口内不断翻滚涌动,从中鼓起一个个硕大的气泡,而后又很快炸裂开来。

    石牧的五官几乎已经拧成了一团,他的双目豁然一睁,双瞳之中赤红一片,几乎已经要喷出火焰来。

    “石大哥……”钟秀心惊不已,大声呼喊道。

    石牧却似乎听不到,没有做出任何回应,只是牙关紧咬,双目圆睁着,看起来万分痛苦。

    钟秀看在眼里,心中无比焦急,一时间却不知道该怎么办。

    “钟姐姐,石头他怎么了?”

    这时,原本已经外出的彩儿也通过神魂联系,感受到了石牧的变化,飞了回来。

    “石大哥的玄功本来已经完成了七转,结果在最后关头,不知为何竟引来了这么多地火灵魄,疯狂的赤焰之力涌入其体内,使得他体内吸收的火之精华,远远过了他本身所能容纳的限额,在这么下去,他恐怕会爆体而亡啊。”钟秀眼中已经泛起了泪光,口中焦急说道。

    “那……那怎么办呀?有什么办法能阻止那些地火灵魄,或者有什么办法将石牧体内的火之精华引导出来吗?”彩儿也是急得团团转。

    “我没有这样的法宝,此时再回族中求救,恐怕也已经来不及了。”钟秀带着哭腔说道。

    “那怎么办呀,石头就没救了吗?”彩儿也慌了,无措的叫道。

    “导出来,引导出来……”钟秀脸上已经印下了两道泪痕,口中喃喃说道。

    片刻之后,她突然神色一变,整个人冷静了下来,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暗暗地点了点头,自语道:“除了此招,别无他法了。”

    “什么?钟姐姐你知道怎么救石头了?”彩儿眼中亮起一丝光芒,欣喜叫道。

    钟秀被这么一问,脸上突然露出羞赧之色,口中说道:“为了石大哥,也只能试试了。彩儿,在此期间,需要你为我们护法,我要将这里封禁起来,决不允许任何一人进来。”

    “好的,那石头就交给你了,钟姐姐。”彩儿虽然不知道钟秀要做什么,但还是立即应了下来。

    钟秀随即手腕一翻,手心之中光芒一闪,取出了一个形如蛋壳般的圆形法宝。

    只见其朱唇轻启,口中不断默默吟诵起秘诀来。

    随着吟诵之声响起,那椭圆形的白色蛋壳之上忽然亮起一道光芒,从中间裂开了一道参差不齐犬牙交互的裂缝。

    紧接着,那道裂缝忽然扩大开来,使得那白色蛋壳变作了两半。

    变成了两半的白色蛋壳,飞出钟秀的掌心,一上一下悬浮着,越长越大,径直变得如同一座房子一般。

    其上赤红光芒亮起,表面上浮现出了一道精美无比的火凤图案。

    钟秀见状,足下一点,便飞身而起,落在了下面的那半个蛋壳之中。

    只见其轻轻一挥手,那两道蛋壳便一上一下地飞入了火山口中,来到了石牧身边。

    钟秀看着石牧虬结在一起面容,心中一阵疼惜,口中轻叫着“大石哥”,一只手叹了过去,朝他的手臂上抓了过去。

    然而,其手指指端刚刚碰上石牧的身体,便不由得缩了回来。

    “好烫。”钟秀惊呼一声。

    石牧此时身上如同火烧炎灼一般,与岩浆并无什么太大区别。

    钟秀眼中光芒一亮,手上立即浮现出一片赤红光芒,重新探了过去,握住了石牧的手臂。

    其轻轻一拉,石牧的身子便不由自主的浮空来到了蛋壳之中。

    紧接着,钟秀手上法诀忽地一变,悬浮在上方的另一半蛋壳立即光芒一闪,朝着下半个蛋壳上扣了下来。

    只听“咔”的一声轻响,两半蛋壳严丝合缝地合在了一起,将石牧和钟秀隔绝了进去。

    蛋壳刚一合紧,下方岩浆中已经所剩不多的地火灵魄,在红色光幕附近徘徊一阵后,重新隐没进了岩浆之中。

    蛋壳之内,石牧的身体浮空悬浮着,钟秀就立在他身旁,一脸酡红地望着他。

    “石大哥,你身上的火属性本源之力在地火灵魄的增持下,实在太过猛烈,只有以合适的容器将其导出来,才有可能保你无虞,秀儿没有这样的法宝。不过,或许秀儿的血脉能够充足这样的容器……为了你,秀儿愿意一试。”钟秀口中这般说道,心中却是慌乱不已。

    其一边说着,一边探手朝自己衣襟之下摸索了过去。

    石牧双目虽然睁开着,却被血色覆盖,也不知道听不听得到钟秀的声音。

    “石大哥……”钟秀朱唇轻启,口中喃喃说道。

    其话音刚落,握着衣襟的那只手便猛地往下一拉。

    “哗”的一声轻响,钟秀水绿色的衣衫尽数滑落,露出大片玲珑剔透的肌肤。

    衣衫褪去,钟秀心中不由得浮现出一丝羞耻之感,下意识地用手捂住了自己胸前的那一片丰腴,修长的双腿晶莹如玉,此刻却也有些扭捏地交叠在一起。

    她能感受到自己此刻脸上火辣辣的温度,却不知不觉地紧咬住了自己的下唇,直将唇瓣咬出一小串殷红的血印。

    “啊……”

    就在此时,石牧的喉头一动,口中再次出一声痛苦的低喝。

    只见其眼角处,血管已经爆裂开来,一道细小的血线,如同一条蜿蜒的小蛇,顺着他的脸颊爬了下来,使其看起来竟有几分狰狞。

    与此同时,其周身之上也接连“噼啪”作响,显然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