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八百五十四章 金晶炎玉
    “秀儿,这些年你受苦了。”石牧一直静心聆听,直到钟秀说完,才长出了一口气,点了点头说道。

    “那石大哥你呢?你后来是怎么离开了蓝海星,又是如何成为了弥天巨猿一族的四长老?”钟秀扬起头望向石牧,开口问道。

    “我的经历,则有些说来话长了……当年你被带走以后,我并不知道具体生了什么,便去了天吴商会……”石牧一点一滴,将自己这些年的经历,大致跟钟秀讲了一遍。

    相对于钟秀的经历而言,石牧从离开蓝海星,加入青兰圣地,到抵抗黑魔族入侵,乃至潜入离尘宗,探昆仑圣墟,最后在天庭阴谋下青兰圣地覆灭,辗转来到天河星域的经历,可要曲折离奇的多。

    纵使钟秀有了心理准备,也在石牧的讲述过程中,不时神色紧张,又有时面露诧异,竟似乎身临其境的融入了石牧的那些离奇遭遇中一般。

    时光飞逝,不知不觉间,近两个时辰过去了。

    “……就是这样,我便成了弥天巨猿一族的长老,并来到了这里参加你的接任大典。”石牧说道。

    “石大哥,此次大典虽是为我挑选双修伴侣,我自己却是完全不同意的。只是师父和族人待我不薄,如今局势又颇为不利,我没办法拒绝他们,所以便提出最终所选之人,必须要胜过我才行。其实,我心里最大的希望,还是石大哥你能来……结果皇天不负,你果真来了。”钟秀也是长长舒出了一口气,笑着说道。

    “你这傻丫头,那我万一没能来,你又败给那人,该怎么办?”石牧问道。

    “璇玑会帮我拖延的。”钟秀说道。

    “璇玑?你是说那个天凤族的丫头?”石牧一怔。

    “是的,我初来这里,人生地不熟,是璇玑姐姐对我照顾有加。我当时就打算好了,到时候万一我输了,那就让她帮我逃出朱雀星,回蓝海星找你。”钟秀点点头,灿然一笑道。

    石牧听罢,一阵感动,抱着钟秀的手,不由得加紧了几分。

    钟秀将脸紧贴在石牧胸膛,静静听着他心脏有力的跳动声。

    半晌之后,石牧才将钟秀松开。

    “秀儿,石大哥以后绝对不会再把你弄丢了。”石牧目光坚定,郑重承诺道。

    “嗯嗯。”钟秀欣喜不已,连连点头道。

    “对了。”石牧看着钟秀的模样,忽然想起些什么,手掌一翻,取出一个翠绿的玉镯,递给了钟秀。

    “这是……这是石大哥你送我的玉镯,原本一直带在身上的,前些日子也不知怎么回事就给丢了,我还难过了好长时间。”钟秀面露惊讶之色说道。

    “这次可别再丢了,不然石大哥可不一定能再找回来了。”石牧拉过钟秀的手,仔细地为她戴了上去。

    石牧心中虽微有疑惑,却没有将此前手镯的事情告诉钟秀。

    “对了,石大哥,秀儿也有样东西要给你。”钟秀突然说道。

    说罢,只见其一手探入自己的袖口,在袖袋内一阵摸索后,从中拿出了一块赤红色的玉佩,递给了石牧。

    石牧目光一凝,但紧接着,眼中不由得亮起光芒。

    只见那块玉佩赤红如血,内里能够看到丝丝缕缕的金色晶线,从中散出一阵阵炽热气息,竟是一块火属性本源之物。

    “这块金晶炎玉是我刚回到族中时,族长送给我的,这些年我一直带在身上,借以缊养天凤神魂和我的体魄。我听师父说起过,九转玄功的修炼需要属性本源之物,我想这块玉佩石大哥你也一定用得到。”钟秀说道。

    “不行,秀儿,此物对你也十分重要,我决不能要。”石牧下意识地拒绝道。

    “石大哥,秀儿早已将你当作夫君,你也说过要秀儿做你的妻子,难道如今你还要和我分彼此吗?”钟秀眼神颇有幽怨地说道。

    “秀儿,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我能感受到,这块金晶炎玉之中蕴含着颇为精纯的火之精华,且与你相伴日久,内里早已经吸收了不少你的天凤圣炎,你若继续佩戴此物,对你日后修行大有裨益,所以我决不能要。”石牧解释道。

    “石大哥,秀儿将此物给你,并非只为你一人考虑,而是为我们两人的将来考虑。只有石大哥你的实力足够强大,我们才能真正不受阻碍地在一起,你不也说过今后再也不会把秀儿弄丢了吗?”钟秀由衷说道。

    “我……”

    石牧话还没说出口,就听窗户一阵响动,彩儿扑腾着翅膀飞了进来。

    “石头,俺说你还有啥犹豫的?目前你已经六转大成了,不正需要第七转的火属性本源之物,现在这东西就摆在你眼前,你怎么还要推辞?”彩儿急吼吼地说道。

    “不是让你放风的么?怎么跑进来了?”石牧眉头一皱,开口问道。

    “先别说这个,你之前不是说赵戬已经快你一步了,现在不正是追上他的好时机么?”彩儿反问道。

    “好吧。”石牧思索片刻之后,下定决心说道。

    钟秀面上一喜,立即将玉佩递到石牧手中。

    “秀儿,你可知这附近可有什么隐秘所在,我想尽快炼化此物,开始玄功第七转的修炼。”石牧手中紧握着那块玉佩,感受到其中蕴含的火属性本源之力,开口问道。

    “有,我凤翼城西南五百里外的炎灼山,是我平日修炼的地方,除了我师父等一干长老,外人不得入内,你可以放心在那里修炼。”钟秀说道。

    “事不宜迟,那我们现在就过去吧。”石牧眼中光芒一亮,立即说道。

    “好,你稍等我片刻,我去换一身衣服。”钟秀应道。

    片刻后,两人趁着夜色,潜出了凤翼城,一路飞驰,直奔炎灼山。

    飞行了约莫半个时辰,石牧便遥遥望见了远处天幕之下,有一座巨大的黑色阴影,其顶端之上还在冒着股股浓烟。

    那里便是炎灼山,一座活动频繁的火山。

    石牧随着钟秀在靠近山顶的位置降落了下去,而后又向上走了百余丈,来到了火山口处。

    火山口内四壁焦黑,底下岩浆翻腾,一片赤红,其就如同潮水一般,不断涌动着朝四壁之上拍击而去,溅射出赤红的星芒。

    “好强的地火热力,也不知道里面有没有火精魄,好久没吃,还蛮想念那个味道的。”彩儿站在石牧肩头,探着脑袋朝火山口里望了几眼,不由说道。

    石牧无语地笑了笑,目光移向钟秀,开口说道:“秀儿,那我便去了。”

    说罢,其身子一转,径直朝火山口中跳了下去。

    彩儿见状,连忙从他的肩头飞了下来,落在了钟秀右肩上。

    石牧身子下坠,眼看就要落入滚滚翻腾的赤红岩浆之中时,其身下突然光芒一亮,一道半透明的赤红色光幕凭空出现,将他托了起来,悬空坐在半空中。

    钟秀见状,手掌上光芒一闪,手心中便出现了一只火红色的玉梳。

    其只有巴掌大小,与寻常梳子并无二致。

    钟秀身子一动,来到了火山口正上方,手中握着那把玉梳,轻轻在火山口上空一划,一道疏密有致的赤红色大网,便凭空出现,覆盖在了火山口上,将石牧的气息完全遮蔽了起来。

    做好之后,钟秀才重新落回火山口旁,探着身子朝石牧望去。

    石牧盘膝坐在红色光幕之上,身上已经亮起了阵阵光芒,那枚金晶炎玉就就悬浮再其身前。

    只见石牧口中念念有词,左掌并指如刀,微微抬起,朝着那块金晶炎玉上点了下去。

    “呼”

    一阵无形气浪微微荡起,火山口内的岩浆立即朝四壁猛地荡去。

    那块金晶炎玉上亮起道道光芒,开始浮现出丝丝缕缕的裂痕。

    只听“咔”的一声轻响。

    金晶炎玉上光芒大作,径直碎裂了开来。

    星星点点的赤色和金色光芒如同萤火一般,将石牧整个人笼罩了进去。

    石牧见状,立即阖上双目,手上法诀掐动,口中快吟诵起玄妙无比的法诀来。

    伴随着吟诵之声阵阵响起,周围的萤火光芒像是受到大力牵引一般,朝着石牧的身上冲击而来,全都涌进了石牧体内。

    “啊……”

    石牧浑身透亮,整个人变得如同金纸一般,面上露出痛苦之色,仰天长啸了起来。

    “钟姐姐,石头没事吧?”彩儿有些担忧道。

    “没事的,这金晶炎玉中有我的天凤圣炎,热力太过霸道,所以石大哥才会这么痛苦,不过相信他能够忍耐过去的。”钟秀目光灼灼地说道。

    其话音刚落,就见石牧身外忽然浮现出一道金色凤影,围绕着他的身子转了一周,径直将他裹了进去。

    紧接着,石牧身下的滚滚岩浆,就像是受到了一股奇异力量的吸引,竟然一点点地从中涌动而出,朝着石牧身上流动了过去。

    只见道道岩浆如同根根粗壮的赤红火绳一般,围绕石牧一圈圈缠绕着,将他包裹了起来。

    不过片刻,石牧便如同化蝶的蛹一般,被这赤红色的火绳裹成了一个大茧。

    很快,那大茧上的光芒便逐渐黯淡下来,变得漆黑一片。

    看起来似乎是那些岩浆冷却了下来,便成了黑色的焦炭。

    不过彩儿很快就现,在那黑色大茧下方,正有一道手臂粗细的赤红光芒,透过覆在岩浆上方的红色光幕,流入大茧之中。

    其正惊讶的时候,就见那黑色大茧上再度亮起了光芒,上面龟裂开来一道道纹路,从中透出炽热的红芒。

    眼见那大茧如同呼吸一般,一张一弛,一紧一慢地亮着光芒,彩儿不由得摇头叹道:“这下也不知道石头又得闭关多久……”

    钟秀目光定定地望向石牧,眼中满是期待地神色。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