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八百五十三章 久别重逢
    “石牧,你不要误会两位族长的意思。其实我对你十分欣赏,只是心中尚存一个顾虑。”赵胤如此说道。

    “敢问赵族长,是何顾虑?”石牧问道。

    “你体内虽继承了白猿老祖的精血,但体内的弥天巨猿一族血脉,或许是尚未觉醒亦或是其他什么原因,有些微薄。若你与秀儿结合,共修阴阳鸾凤秘术,恐怕对她的助益有限,所以我等才会有此疑虑。但你若能尽快觉醒弥天巨猿一族的血脉,便可立即与灵秀成婚。”赵胤说道。

    石牧闻言,微微一怔,暂时沉默了下来。

    就在此时,其耳边传来了赵朱明的传音:“石牧,族长也有他的难处,不能完全罔顾另外两族族长意见,毕竟他们身后,还有不少天河种族。此时强争无用,还是日后再做打算吧。”

    石牧听罢,沉吟了片刻,才重新开口说道:“好,既然如此,希望到时候,你们不会再有任何别的意见。”

    “那是自然。”赵胤应道。

    石牧点了点头,朝钟秀所在方向看了一眼,正好与此女对视。

    随后他便在赵朱明的示意下,站在了一旁。

    此事算是暂时告一段落。

    接下去的时间,赵胤与其余两名族长,又对此次天庭入侵之事和后续打算做了一番讨论,这才让众人退去。

    从凤炎殿出来,石牧和舒有金等比试名次靠前的百族子弟一样,在侍从的指引下,被安排在了凤翼城内城的一处偏殿群落。

    傍晚,石牧带着彩儿回到了天凤族安排的住所。

    刚一进门,彩儿便看到了房间内的圆桌上一盘盘鲜美的瓜果和糕点。

    其双目一亮,连忙从石牧的肩头飞落下来,冲到圆桌上大快朵颐起来。

    “石头……这天凤族……还算够意思,有这么多好吃的……”彩儿一边吃着,一边含糊地叫道。

    “你这吃货,那么多灵材都下肚了,还看得上这些瓜果糕点?”石牧见此,笑骂道。

    “石头,这你说的就不对了,灵材有灵材的优点,瓜果也有瓜果的益处,只要有的吃,俺一向是来者不拒的。况且灵材吃多了,还是蛮怀念寻常瓜果的滋味的。”彩儿停了下来,一本正经地说道。

    “吃吧吃吧,你这家伙,一会儿我再给你加个餐。”石牧笑着说道。

    “加餐?加什么餐?”彩儿一听,立即来了兴趣。

    “晚上你帮我避开天凤族的监视,找到秀儿的所在,我就给你一颗仙品灵石如何?”石牧问道。

    “哦……你是要去找媳妇了。那你干嘛不光明正大的去呢?”彩儿疑惑问道。

    “天凤族那些长老们,似乎已经现了我和秀儿关系匪浅,有意将我们分隔开来。今日凤炎殿议事之后,我便想见秀儿,她却已经被带回了内城。”石牧说道。

    “哼!这些讨厌的家伙……”彩儿双翅叉腰,忿忿不平道。

    “我们所处的这片区域,和凤炎殿以及凤炎殿后方的天凤族核心地带,还有着相当远的一段距离。而我们来此处时,我沿途已经观察过了,路上每隔百丈便有一处岗哨,其间还夹杂着一些隐藏起来的暗哨,防卫很是严密。”石牧沉声道。

    “有俺在,这些都是小问题,你就放心吧。”彩儿拍拍胸脯说道。

    “那就拜托了。”石牧笑了笑,抛出一颗仙品灵石给彩儿,然后转身走到床边,坐了下来。

    彩儿接下灵石之后,张口吞下一颗,眼中立即露出满足的神色,额头处的羽毛散出一抹光辉。

    后半夜,月影渐渐西斜。

    石牧半闭着的眼睛睁了开来,探手拍了拍卧在他身边熟睡的彩儿。

    “起来了,我们要出了。”石牧说道。

    彩儿睡的很沉,嘴里咕哝了几下,却没有醒来。

    石牧无奈的摇了摇头,一把抓起彩儿,径直将他扔到了肩膀上。

    一人一鸟,从房间中摸了出来,轻掩上门,一纵身便窜入了房屋的阴影之中。

    石牧手上法诀掐动,溟水诀化出的一层水幕立即浮现而出,将他和彩儿全都笼罩了进去。

    “石头,好吃……真好吃……”彩儿还在睡梦中,吧嗒着嘴呓语道。

    石牧立即捂住了它的嘴巴,赏了它一个爆栗。

    “唔……”彩儿大声呼痛,嘴巴却被捂着,只能含糊不清的叫道。

    不过这一下,它也彻底醒了过来。

    “快看看,我们应该怎么走?”石牧目光在夜色中左右探寻,开口问道。

    “哼,你不是厉害嘛,你一人一个爆栗,把他们打晕了不就行了。”彩儿没好气地叫道。

    石牧没有理会,也不废话,直接取出数枚极品灵石,摆在了彩儿面前。

    刚才还一副气鼓鼓模样的彩儿,鸟脸立即一变,眼睛中闪出的光芒比灵石还亮。

    “走这边。”彩儿三下五除二的将灵石一扫而尽,而后飞身而起,目光四下一扫。

    片刻后,石牧耳边响起了彩儿的声音:

    “石头,随我来。”

    石牧听罢,无声无息的沿着那个方向走了过去。

    在彩儿的指引之下,石牧一路避开了所有明岗暗哨,很快便越过了凤炎殿,来到了天凤族的核心区域。

    “你确定秀儿在那儿?”石牧爬在一座金殿的屋脊上,望着十余里外的那处矮山问道。

    “没问题的,钟秀姐姐的气息俺还能弄错?不过,那矮山上似乎有一座结界覆盖着,我们一下去就会被现的。”彩儿说道。

    “哦,你能找到阵眼吗?”石牧问道。

    “能,不过得花点时间。”彩儿说道。

    说罢,其目中光芒一闪,就在矮山上仔细搜寻起来。

    “不必找阵眼了,那结界西北角处有一道隐藏起来的暗门,我们从那里进去,就不会被现了。”片刻之后,彩儿忽然欣喜叫道。

    石牧听罢,心中也是一喜,身形一跃,纵入高空之中,几个起落便来到了矮山西北角,从那处暗门走了进去。

    沿着弯弯绕绕的山路,穿过繁密的灌木林隙,石牧很快便来到了山顶。

    只见在矮山顶部,树木掩映之中,有一座三层高的独栋阁楼,此刻正亮着晕黄的光芒。

    在阁楼下方,还站着数名天凤族的护卫,一个个双眼圆睁,很是精神。

    石牧早已经感受到了钟秀的气息,再也按捺不住,身形一闪,便骤然来到了阁楼顶层外。

    透过纱窗,石牧能看到钟秀的身影。

    此刻虽已夜深,钟秀却独自一人坐在梳妆台前,痴痴地望着铜镜,神色有些哀怨。

    就在这时,她似乎有所觉般,心中一跳,目光豁然一转,朝着阁楼窗外望去。

    隔着一叶纱窗,石牧的剪影也映在窗上。

    钟秀先是一怔,继而眼中露出大喜之色,其中夹杂着几分复杂情愫。

    两人就这样痴痴的看着对方的影子,一时间谁都没有说话。

    “俺说,你俩就打算这么看一晚上吗?”彩儿压低着嗓音说道。

    钟秀“扑哧”一笑,起身走了过来,打开了纱窗。

    “石……石大哥,快……快些进来吧。”钟秀脸上飞着两道红霞,煞是好看。

    石牧微微一愣,便一纵身跃了进去。

    彩儿在后面“嘿嘿”笑着,扇动着翅膀就想飞进去,却被石牧反手带过纱窗,挡在了外面。

    “彩儿,你在外面放风。”石牧说道。

    “石头,你重色轻友,见色忘义,你……”彩儿不满地叫着,却不敢扬声。

    “石大哥,这……”钟秀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没关系的。”石牧笑了笑说道。

    两人围着圆桌坐下,彼此对视,却是一阵沉默。

    二人虽然心中都时时挂念对方,此刻久别重逢,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石大哥,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找我的。”片刻之后,钟秀忽然面露笑意,打破了沉默说道。

    “秀儿,当日一别,没想到至今才能再见到你……对了,结界那道暗门,难道是你特意留的?”石牧问道。

    钟秀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点了点头。

    “你这么晚没休息,就是在等我?”石牧接着问道。

    钟秀脸颊一红,头微微低了下去,却没有否认。

    “万一我没来呢?你就这样坐一夜?”石牧心中一暖,有些心疼地说道。

    “我相信石大哥你一定会来的。”钟秀突然抬起头来,坚定地说道。

    石牧听得此话,心中忽然一阵触动,径直起身走到钟秀身边,一把将她拥入了怀中。

    “秀儿,对不起,当年是我没能保护好你。”石牧将下巴搁在钟秀秀上,满含歉意地说道。

    “别这么说,当年的事情你根本没办法阻止。幸运的是师父找到了我,将我带回了族中,才能让我活了下来,才能再见到石大哥你。”钟秀由衷说道。

    “后来呢?你怎么就成为了天凤族的新任圣女?”石牧问道。

    “师傅现我体内天凤血脉极为精纯,通过其教授的方法,将血脉车帝觉醒后,我便一直经历宗祠供奉的凤凰圣炎洗礼,日夜间培养神性……最终因为我天资和进境都出了同辈之人,故而诸位长老和族长决定,将我立为新任圣女。”钟秀将这些年来的经历,向石牧娓娓道来。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