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八百五十章 声东击西
    石牧见此,心中暗松了口气。

    这里的事情显然是一个有预谋的阴谋,并且和天庭脱不开干系。

    毕竟除了天庭之外,放眼整个天河星域,乃至相邻的星域,绝无可能有人可以布下此等即便是神境都难以脱困的大阵。

    如果他预料的没错话,三大荒族族长绝不可能在这里,或许根本就没有被困,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加上有心之人的刻意搬弄是非,才弄出了这么一出戏。

    不过这些事还是先交给三大荒族的神境去考虑吧,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那就赶紧离开这里,好赶回去和钟秀相见。

    不过就在此刻,异变突生!

    一声惨叫从百余丈外传来,空间中灰云消散的趋势也随之忽的一定。

    石牧转头看去,脸色一变。

    距离他数十丈外,一个灰色漩涡阵眼竟然没有被毁掉,阵眼旁边躺着一个焦黑人影,赫然是罕折。

    看起来似乎是破坏阵眼的时候被灰色闪电劈中。

    灰色漩涡出“嗡嗡”的声音,剧烈旋转,并且飞快涨大。

    然而令石牧有些愕然的是,灰色空间的震动竟然有些平息,翻滚的灰云也开始有平静下来的趋势。

    “糟糕!”石牧大惊。

    不过此刻他距离阵眼太远,想过去也来不及。

    就在此刻,一道刺目之极的赤光飞射而来,光芒中隐约能看到是一根赤色拐杖,表面一圈圈的符文缭绕,犹如一道惊鸿般,一闪即逝的没入了灰色漩涡中心,洞穿而过。

    轰!

    灰色漩涡旋转顿时停了下来,随即轰然爆裂,化为了虚无。

    红光一闪,赤色拐杖飞射而回,落在附近的金凤婆婆的手中。

    石牧见此,松了口气。

    最后一个阵眼被毁,灰云迅消散,半空落下的灰色雷电也消失。

    几道巨大裂缝浮现而出,并迅蔓延,遍布了整个空间,随后一声闷响,灰色空间终于支离破碎。

    众人眼前一花,下一刻,便再次出现在了栖霞岛上空。

    石牧松了口气,立刻朝着周围看去,同时神识扩散开来。

    他眉梢一挑,极远的天际有几道模糊的遁光,迅疾无比朝着远处逃去,再一闪,彻底消失在远处。

    “哼!果然有人埋伏在这里。”金凤婆婆等人也看到了那几个遁光。

    “看来是有人要将我们骗来这里,然后施法困住,但是他们为什么这么做?”赵玲珑秀眉紧皱,口中喃喃说道。

    “不好,凤翼城!”石牧猛然想到了什么,脱口而出道!

    金凤婆婆等人闻言,脸色都是一变。

    “没错,极有可能声东击西之计,我们快回去!”金凤婆婆挥手祭出那个带翼飞舟,众人急忙飞身跃上飞舟。

    飞舟赤光大放,迅疾无比的朝着凤翼城方向飞去。

    石牧盘膝坐在飞舟之上,目光朝着旁边看去,眼神微闪。

    罕折在之前的行动中似乎受了不轻的伤,此刻正盘膝而坐,取出一枚丹药服下,身上闪烁着阵阵白光,努力修复身上的伤势。

    似乎感受到了石牧的目光,他回看了过来。

    “刚刚真是抱歉,在下竟然接连失误,险些坏了大事,远不及石道友你的神通高明。”罕折说道,态度比之前更谦和了几分,似乎对于自己的过失有些过意不去。

    “哪里,好在金凤婆婆已经出手补救了,罕道友不必自责。”石牧呵呵一笑,说道。

    两人又随便闲聊了两句,各自闭目运功,恢复真气伤势。

    金凤婆婆此刻独自立于飞舟前方,面色冷峻,周身衣袍鼓胀,俨然在全力驱动飞舟前进,度比来时还要快上几分的样子。

    没过多久,凤翼城便出现在众人视线之中。

    石牧早已站了起来,双目金光一闪,朝着凤翼城方向望去,眼中闪过一丝震惊之色。

    凤翼城中此刻俨然被无数人影团团围住,并从中不时传出轰鸣声。

    这些人一个个身穿银色战甲,这装扮石牧再熟悉不过,正是天庭之人。

    此外,还有十几艘巨大战舰悬浮在城池之上,不停打出一道道光柱,朝着城内轰去。

    凤翼城周围的禁制早已被破,每一道光柱落下,城内便有大片建筑崩塌,到处燃烧着火焰,半数城池化为废墟,哭喊,哀嚎之声响彻整个凤翼城。

    石牧用力握紧拳头,眼中晶芒闪烁,眼前的惨状和当初青兰城,还有来此的路上的紫阳城一模一样。

    城中天凤一族之人,还有其他各族之人奋起反抗,正在和天庭之人激斗厮杀。

    只是城中如今大半战力不在,无论数量还是修为,天庭之人都占据着绝对的上风。

    “天庭贼子,尔敢!”金凤婆婆怒喝一声,声若震雷滚滚而出。

    “敢”字方一落下,其身形早已化为一道宏大的赤光朝前方飞射而出,目标赫然是一艘战舰。

    其他神境大能此刻也是目呲欲裂,纷纷怒吼着飞射而出,朝着天庭之人扑去。

    “上!”

    石牧等圣阶存在动作慢了一下,不过也立刻飞射而出,加入了战斗。

    “金凤婆婆,赵朱同长老,赵玲珑长老!”

    城中天凤一族之人眼见石牧一行人出现,顿时大喜。

    天庭之人却是大吃一惊,似乎没料到石牧等人的折返,攻势也是为之一缓。

    金凤婆婆飞在最前方,单手一抬,再一挥,一道赤色光芒如电般飞出,正是之前那个赤色拐杖。

    拐杖在半空中螺旋飞舞,表现符文缭绕并随之大亮,接着一声凤鸣响彻天际,整根拐杖蓦然一闪化为了一只足有十余丈长的赤红火凤,双翼烈焰翻腾,一扇之下,度快的惊人。

    金凤婆婆口中念念有词,挥手打出一道道法诀,赤色火凤身上火焰翻滚,颜色赫然生了变化,变成赤金色,散出可怖的高温,所过之处,虚空也为之颤抖。

    火凤双翅一展,一头撞在战舰之上。

    轰隆一声巨响!

    战舰表面的护罩犹如纸糊一般,在火凤触及的瞬间,分崩离析。

    接着,金色火凤度不减分毫,轻易将战舰洞穿,从另一侧飞出,并双翼一展的冲天而起。

    呼啦一声,战舰化为一团巨大火焰,从半空坠落而下,上面传出阵阵惨叫,但顷刻间消减下去。

    整艘战舰眨眼间,被焚得一干二净,灰飞烟灭!

    这一幕,让刚刚赶到的石牧等一众圣阶纷纷精神一振,纷纷祭出手中法宝器物,准备加入战团。

    金凤婆婆看都没看那艘战舰一眼,一挥手,金色火凤再次朝着另一艘战舰扑去。

    不过就在此刻,虚空中蓦然爆出一大片白光,接着白光盘旋收敛,犹如合拢的莲花瓣一般凝为一点刺目白光,并迅拉长,化为了一道灿烂白色剑芒。

    这一道白色剑芒看似朴实无华,却散出令人胆寒的无尽剑意,以迅雷之势,狠狠斩向金色火凤。

    金色火凤口中出一声尖锐凤鸣,周身火焰一涨,毫不畏惧的迎了上去。

    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传出,整片虚空都似乎在这一刹那震颤了一下。

    一声哀鸣响起,金色火凤赫然被一剑劈退,身上被劈出一个贯穿胸口的巨大伤口。

    不过那白色飞剑也倒射而回,剑身灵光黯淡,隐隐有几分融化的痕迹。

    白光一闪,一个白色身影浮现而出,挡在金凤婆婆身前,单手一抬,将白色飞剑握于手中。

    石牧目光一扫,瞳孔微微一缩。

    这是一名中年男子,雕塑般的脸部轮廓,虽然已经不年轻,不过仍极为英俊。

    “敖丰神将!”金凤婆婆眼中厉芒一闪,不过身影立刻停了下来,似乎对眼前这人有些顾忌。

    “金凤长老,许久不见了。”敖丰神将哈哈一笑。

    笑声爽朗,若是不知情的人在此,当真要以为这是金凤长老久别重逢的一位老友了。

    “原来是你,上次在前线我们未分胜负,这次正好战上一场!”金凤婆婆冷哼一声,身旁轰的一声,浮现出大片火焰,整个人犹如一只巨大的火凤般飞射而出。

    那头金色火凤身上火焰翻滚,胸口的巨大伤口飞快复原,随着金凤婆婆飞扑了出去。

    一大一小两只火凤,将小半边天空都映照的红彤彤一片,所过之处,虚空都犹如剧烈的高温而变得扭曲变形起来。

    敖丰神将却是不紧不慢的翻手收起白色飞剑,一挥手,一道白蓝光飞出,却是一根蓝色玉尺法宝,散出滔天寒气。

    但见其手中法决变化几下,玉尺脱手而出,表面蓝光大放,一闪之下化为了一条足有百丈长的蓝色冰龙,拦住了火凤。

    两只巨兽顿时厮打在了一起,而他本人迎向金凤婆婆。

    石牧这一行人毕竟实力强大,除了金凤婆婆等六名神境外,最差的也是圣阶精英,一加入战圈,凤翼城岌岌可危的局势立刻转变。

    天庭一方不得不派出一大半人,来抵御攻势。

    当其出的几名天庭神将,将赵玲珑等人拦住,厮杀在了一起。

    其余天庭圣阶武者则迎向了石牧等人。

    一时间,比此前更为猛烈的轰鸣声和厮杀声此起彼伏,响彻天际!

    石牧手中如意镔铁棍光芒一闪,幻化成数道棍影,打在两名天庭圣阶武者身上。

    二人如遭重击,口喷鲜血着狠狠砸落在地上,生死不知。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