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八百四十六章 急报
    罕折见此,目中冷芒一闪。

    但见其身形蓦的朝石牧移动了几分,手中葫芦口中火光猛地一扇,又是一道青色火焰朝石牧喷涌而来。

    有了这一道火焰的汇入,金色光罩立即无法支撑,竟也熔化了开来。

    青色火焰长驱直入,直奔石牧而来,而他身前却再无防护。

    钟秀见状再也不能自控,豁然站起身来,作势就要冲过去。

    然而就在此时,石牧身前却忽然寒气涌动,突然出现了一片蓝色冰焰,结成一座高达数丈蓝色冰墙,将那青色火焰死死挡在了石牧身前尺许外。

    与之前那道白色冰墙不同,此时的冰墙之上泛着莹莹蓝光,森寒之气更胜一筹,也显得更加坚固。

    罕折见此,面色微微一变,眼中光芒更加寒冷了几分。

    冰墙之后,石牧手中正握着一柄蓝色灵扇,其上一根根羽毛伸得笔直,蓝色灵纹正闪着耀眼的光芒。

    只见石牧灵扇下指,在脚踝处的青色长藤上一点,一团蓝色火焰立即如长舌吐信一般探出,朝着长藤缠绕而去。

    只是瞬间,那些青藤便被冰晶完全冻结了进去。

    石牧身上金光一闪,一道锋锐无比的气息顿时从周身疾射而出。

    “咔”的一声轻响。

    石牧脚踝处的冰晶立即崩散开来,带着青藤碎屑溃散成了点点晶芒。

    罕折见石牧脱困,面色顿时一寒,一手擎起青色葫芦,另一手掐动法诀,骤然朝葫芦底部拍击而去。

    青色葫芦顿时大震,其上火焰图案顿时如同真正燃烧起来了一般,不断涌动着。

    葫芦口处也是光芒大作,大片青色火焰连绵不断地喷涌而出,朝着石牧这边侵袭而来。

    石牧见状,手中灵扇朝前一指,另一手法诀掐动,朝着扇柄处猛地一压,扇面上灵纹光芒大作,一团团蓝色冰焰立即从中疾射而出,汇入先前的冰墙之中。

    那道冰墙光芒一闪,再度化为一片蓝色冰焰,与罕折的青色火焰对冲在了一起。

    只听“轰”的一声鸣响。

    青色火焰和蓝色冰焰,如同两道剧烈洪流猛然对撞,升腾起一道半青半蓝的粗壮光柱,直冲百丈高空。

    而两边青焰和蓝焰也如同火海狂潮一般,朝着两边席卷而去。

    石牧与罕折见状,皆是身形一动,分别朝着乾字台两侧的兑字台和坎字台飞落过去。

    刚一落定,石牧手腕一翻,一击取出数颗丹药扔进口中,而后又拿出一块仙品灵石,紧紧地握在了手中。

    只见乾字台所在的石柱上,左半边蓝焰如水流淌,被冻结成了一片蓝晶,而右半侧则青焰炽烈汹涌,被烧得半边通红。

    片刻之后,整座石柱“轰隆”一声巨响,竟从中央裂成两半,随即完全垮塌了下去。

    “轰隆隆”

    天坑之中回荡起一阵雷鸣般的声音,大片烟尘从中呈螺旋状升腾而起。

    围观众人看到这一幕,顿时惊得目瞪口呆,看向石牧两人的目光中,也不由得多了几分钦佩。

    赵朱同见状,眉头微蹙,手掌向前一探,一大片红色光芒涌动而出,覆盖在了天坑之中,将那些驳杂烟尘和石块碎屑压了下去。

    “这蓝色冰焰是何物?居然能与那青莲圣火旗鼓相当?”地龙一族的狄峰长老面带疑惑之色问道。

    “石牧手中所持的也是一件品阶不低的灵宝,其中蕴含的冰焰似乎是蓝亟冰兽所特有极寒冰焰,其极寒之力就是我天凤族的真火也未必能够完全抗衡,的确不容小觑。”金凤婆婆开口说道。

    “这两名晚辈皆是实力不俗,又各自身怀重宝,也不知那一方能最终获胜。”轸夫人面上微带笑意,开口说道。

    “这两人似乎都还未使出全力,胜负之分,还真难以预料。”赵朱明眉头微皱,喃喃说道。

    “不管是哪一方获胜,有这等优秀后辈,也都是我天河星域之福啊。”金凤婆婆由衷说道。

    钟秀耳中听着这些话语,双目却是一刻也没从石牧身上移开,美眸之中,担忧之色显露无遗。

    赵玲珑看着她这般模样,眉宇之间也浮现出一抹忧色,倒是另一侧的赵璇玑,此刻反倒显得有些兴奋,脸上挂着盈盈笑意。

    兑字台上的石牧,手中紧握着灵石汲取灵力,目光遥望罕折,面色也渐渐冷了下来。

    他能感受到这青莲圣火中,似乎有一股不甚明显的本源气息,因而使得这火焰威力十分强大。

    片刻之后,石牧松开已经变的灰白的灵石,单手在空中一招,天坑下的乱石废墟中立即一阵颤动,无数碎石纷纷滚落。

    只见其间金光一闪,如意镔铁棍便从中呼啸着倒飞而回,落在了石牧手中。

    其不再迟疑,手臂之上光芒一闪,大梵盘武真经立即运转而起。

    其手臂肌肉快膨胀,转瞬之间就已经涨大百倍,化作一只弥天巨手,而其手心中握着的如意镔铁棍,也飞快涨大,变得如同擎天巨柱一般。

    石牧单臂上扬,继而猛然下挥。

    如意镔铁棍上金光闪耀,带着毁天灭地的威势骤然砸落了下来。

    天坑周围众人见此,顿时惊讶无比,口中纷纷出惊骇之声。

    罕折见状,面色也是一变,眼中寒芒更盛,眉宇之间隐隐露出一股暴戾之气,周身突然亮起数道各色光芒,然而才一闪的功夫就又突然消失不见。

    只见其身上光芒一闪,向后撤开一步,足底死死蹬着地面,双臂高举着,迎向了镔铁巨棍。

    “这家伙是要找死吗?竟然要以**强接这一招?”一名地龙族人见状,惊恐叫道。

    “真是疯了……”

    在场之人无不为他这一疯狂举动心惊,却也没有谁能去阻止。

    只见如意镔铁棍上金芒大作,将坎字台上方的空气压迫得层层爆裂,天坑上方回响着阵阵爆鸣之音,直听得周围之人心神激荡。

    “喝”

    罕折口中出一声爆喝,高举的双臂之上青光大作。

    其手腕处两个宽厚的青色手环上,镌刻着的青色怪兽猛地张开大口,从中吐出了两道连绵不断的青色华光。

    只见那两道青光在半空之中,相互交织相互连接,很快就构成了一道半球形的青色光幕,将罕折牢牢地固护在了其中。

    “轰”的一声巨响。

    石牧的镔铁巨棍骤然轰击在了那道青色光幕之上。

    紧接着,“呼”的一声风起,一股无形气浪立即从撞击的中心,轰然震荡开来,朝着四面八方席卷而去。

    站在天坑周围的众人,离得稍近些的,只觉得自己仿佛身处在狂暴的飓风之中,正经历着狂风的不断吹拂,即使用灵力稳固,也很难保持身形平稳。

    而在那道青色光幕之上,霹雳之声不断作响,一道道肉眼可见的青色和金色闪电不断交织,不断炸裂,震得整个坎字台不断颤抖。

    那情形看起来,就如同末日降临一般,十分可怖。

    观战台上不知何时,早已附上了一层赤红色的结界,将所有震荡全都抵挡在了外部。

    而此刻其内众人面上的神情,却也是十分丰富。

    钟秀自然是一脸欣喜,虽然她对石牧一直都抱有一种近乎盲目的信任,但石牧此刻的表现,依旧还是出乎了她的意料,让她惊喜不已。

    赵玲珑面上神色有些复杂,说不上来是喜是忧。

    赵璇玑则是一双美眸落在了坎字台上,脸上似闪过一丝沉吟之色,不知在想些什么。

    轰鸣声不绝于耳,擂台之上的力量碰撞还在持续。

    镔铁棍上金芒不减,不断下压。

    青光幕上光芒充盈,不露败绩。

    然而,此刻罕折脚下的擂台却是承受不住了。

    只听“轰隆”一声巨响。

    坎字台上轰然一震,大片岩体剥落而下,如同解体了一般,垮塌了下来。

    罕折的双脚在巨力的压迫下,早已经嵌入了地面,此刻也是被擂台一带,顺势朝着天坑下方摔落了下去。

    石牧眉头微皱,没有趁势攻击,而是手上光芒一闪,将镔铁棍收了回来,恢复了原状。

    天坑之中又是一阵纷乱声响,从中不断腾起道道烟尘。

    石牧双目微凝,朝天坑中一扫,就见一道人影突然从坑底跃出,带起一道烟尘,落在了震字台上。

    罕折落在震字台上后,却没有立即动反击,而是挥手掸了掸身上的烟尘,将目光朝着石牧这边望了过来。

    “不打了!石道友技高一筹,罕折自认下风。”罕折挥手抖下了衣袖上的最后一道尘埃,忽然抬起头,开口说道。

    石牧听罢微微一怔,心中颇有几分意外。

    他能够感觉到,这一战罕折并没有尽全力,他应当还有别的手段,没有使出来。

    不过这也不重要了,他此刻也无暇估计这些,因为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他将目光移向观战台上,却现钟秀也正好朝他看来,两人同时眉眼一弯,露出了笑容。

    听到罕折自己认输,观战台上的赵朱同也有些惊讶,隔了好一会儿,才开口宣布道:“石牧胜。”

    不过,按照之前的规定,石牧虽然战胜了罕折,但前十名中的其他人,依旧有权挑战他。

    “可还有谁,要挑战石牧,来争夺这第一名的位置?”赵朱同目光从舒有金等人身上扫过,开口问道。

    回应他的,却是一片长久的沉默。

    在看到了石牧展露出来的手段后,这些人全都失去了挑战石牧的兴趣和信心。

    “若无人再挑战石牧,那我便宣布石牧是此次比试的第一名了。”赵朱同扬声说道。

    他的话音还未落,就听到半空中突然响起一声呼号。

    “急报……”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