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八百四十五章 石牧的挑战
    “此乃当年天凤族与弥天巨猿一族结盟的信物,也是两族交好共同抗敌的见证,若长老还说此物分量不够,那石牧便也无话可说了。”石牧眉头一挑,扬声说道。

    “这……”

    赵朱同一时也有些不知该如何决断,回头看了其余长老一眼,随后走了回去,与几人议论起来。

    “此物虽然分量虽然是够了,但石牧毕竟只是个人族,并非真正的弥天巨猿族人,况且他还未能按时参加比试,若让他挑战罕折,恐怕众人不服啊。”一名天凤族长老说道。

    “是啊!此举与理不符。”

    另有几名天凤族长老闻言,也纷纷应和。

    “朱宏长老此言差矣,石牧的背后是曾经的八荒古族之的弥天巨猿一族,是曾经抵抗天庭的最重要的力量之一,即使看在白猿老祖面子上,也应当给予石牧一次机会。”赵朱明本就对石牧有几分欣赏,此刻也出言说道。

    金风婆婆面有疑色,将目光望向了一旁的轸夫人和赵玲珑。

    轸夫人笑了笑,开口说道:“玲珑是圣女的师父,而当年也是玲珑将圣女从那个蛮荒偏远的所在带回来的,圣女一向视其如母亲一般,我们还是听听她的意见吧。”

    赵玲珑听得此话,面上神情依旧平静,没有任何变化,她的目光却远远投出,落在了钟秀的身上。

    她们师徒二人相处多年,彼此之间早已经熟悉无比,钟秀很快就看到了赵玲珑眼中的犹豫和询问之色。

    然而,她却没有任何犹豫,重重点了点头。

    赵玲珑见状,眼中闪过一丝复杂之色,口中轻叹一口气,开口说道:“既然石牧符合所有免战条件,那么罕折就需要接受他的挑战。”

    众人听她如此说,便也只好应允。

    赵朱同重新走回观战台前方,朗声宣布道:“石牧具有挑战资格,罕折你必须击败石牧才能挑战圣女。”

    石牧听罢神色微动,眼底浮现出一丝喜色,其目光与钟秀遥遥相对,就看到她的嘴角也带盈盈笑意。

    罕折站在一旁,看着这一幕,脸上神色丝毫未变。

    “石道友,既然你要挑战我,那我们便尽快开始吧。”半晌,罕折冲石牧说道。

    石牧却只是微笑着冲钟秀点了点头,并未应答罕折。

    钟秀对两人略一施礼,身形一动,如同凤鸟还巢一般飞回了观战台上,重新落座了回去。

    “来吧。”石牧收回目光,对罕折淡然说道。

    “不管你和圣女有什么瓜葛,我都要打败你,圣女只能是我的。”罕折突然压低声音说道。

    石牧听罢,眉头紧紧蹙了起来,他倒不是感到愤怒,而是有些疑惑,他感觉罕折这番话,似乎是在有意激怒于他。

    “那就等你打败我再说吧。”石牧洒笑一声道。

    罕折见此,面色凝重了几分,手腕一翻,一杆青色长矛赫然出现在手中。

    石牧双眼微眯,心中也谨慎了几分。

    他现罕折此时手中握着的这杆长矛很是奇特,其通体青色,表面并不光滑,看起来就像是由三四根拇指粗细的青藤相互扭结编织而成。

    而其顶端处的矛尖,看起来也并无多少锋锐之气,显得有些圆钝和古朴。

    但这杆青矛却显然是件品阶不低的灵宝。

    罕折手中长矛一挺,矛身之上立即亮起一片蒙蒙青光,只见其大步向前一跨,其与石牧之间的距离瞬间拉近十余丈。

    几乎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他的长矛就已经递到了石牧的身前。

    石牧心中一凛,足下一点,身子立即向后倒退数丈,手腕一翻将如意镔铁棍取了出来。

    罕折一击未中,也不在意,长矛去势不收,矛尖直戳地面而去。

    只听“锵”的一声响。

    看似远钝的矛尖竟然直接破开擂台地面,扎进了石砖之中。

    收住身形后,罕折缓缓提起长矛,向前再跨一步,长矛青光一闪,再度朝石牧刺了过去。

    石牧如意镔铁棍在身前斜挥而下,“呼”的一声朝着青色长矛击打了过去。

    “咚”的一声闷响。

    石牧只觉得手臂一震,镔铁棍便被磕了开来。

    罕折的长矛也是收拢不住,矛尖“唰”的一划,在地面上划出一道长长的裂口,从中翻起大片碎石。

    石牧冷哼一声,大步向前一跨,双臂抡起,手中镔铁长棍立即金芒一闪,在半空中划过一个巨大的圆弧,朝着罕折当头砸下。

    罕折见状,连忙一躬身,双手横握青色长矛,向上格挡而去。

    “轰”的一声巨响。

    镔铁长棍猛然砸在了长矛之上,直将矛身砸得向下弯曲数寸,看起来犹如一张弯弓一般。

    “喝!”

    石牧口中低喝一声,浑身光芒暴涨,手上力度激增一倍,如意镔铁棍悍然下压。

    青色长矛弯曲更甚,直压在了罕折肩头,看起来几乎要折断一般。

    罕折举着青矛,撑着弓步,膝盖已经快要跪在了地面上。

    石牧观其面上却全无惧色,反而显得十分淡定从容,心里隐隐有些不安。

    就在这时,罕折嘴角突然勾起一丝笑意,脚尖忽地一蹬地,竟然弃了手中的长矛,一个翻滚躲了开去。

    石牧手下力道忽然一松,一时收不住,镔铁长棍压着那杆青色长矛,直直朝着地面砸去。

    “砰”的一声巨响。

    乾字台上立即裂开一个大坑,无数烟尘碎石从中飞射而出。

    罕折见状,手上立即掐起一个复杂的法诀,口中也默默吟诵着玄妙的口诀。

    只见那碎石坑中青色光芒骤然大亮,一股如同森林般的气息忽然从中涌了出来。

    石牧心知不妙,手中长棍一抽,就想退离,然而却为时已晚。

    只听“呼”的一声响,数道粗壮的青藤猛然从碎石坑中探出,将石牧的镔铁长棍死死地缠绕住,令其无法拔出。

    石牧面色微凝,左臂之上光芒忽地一闪,一片至阳火焰立即喷涌而出,朝着那些青藤之上缠绕而去。

    道道莹白火焰打在青藤之上,立即剧烈的燃烧了起来,擂台之上立即蒸腾起灼人热浪。

    观战台上,众人面色皆是微微变化。

    “九转玄功,难道此子乃是白猿老祖的衣钵传承?”金凤婆婆低声说道。

    “此子自称弥天巨猿一族的长老,且身怀涅盘凤钗,在弥天巨猿一族中的身份定然不低,恐怕还真有这种可能。”轸夫人略一沉吟,如此说道。

    赵玲珑目光微闪,从石牧身上扫过,不由得想起了当年带钟秀离开蓝海星时的情景。

    “先不忙惊讶,这石牧身上的惊喜还有很多呢。”一旁的赵朱明却是微微一笑的说道。

    观战台上气氛和谐,石牧自己却没有这么轻松。

    只见其左臂之上火焰不断涌动,在青藤之上猛烈烧灼。

    那青藤上也是不断响起“荜拨”的燃烧之声,变得焦黑一片,却始终不见断裂开来的迹象。

    “哈哈,别白费力气了!这青钢藤矛乃是一件本族传承数百年之久的灵宝,你的火焰奈何不得,且偿偿我的青莲圣火吧。”罕折哈哈一笑,朗声说道。

    说罢,起手腕一翻,掌心之中已经出现了一个硕大的青色葫芦。

    他口中念念有词,两手接连打出法诀,葫芦身上的火焰图案忽地一亮,葫芦口火光一闪,一片青色火焰猛然喷出,朝着石牧覆盖而来。

    就在此时,他的识海中忽然响起了舒有金的声音:“石兄,这罕折的青莲圣火,火气内藏,劲力内敛,威力着实非凡,你可一定要小心。”

    石牧丝毫未感到任何炽热之感,心中却是大感不妙,当下不再犹豫,身形一动,径直弃了镔铁棍朝后方退了开去。

    然而他刚一落脚,就感到脚踝处一阵疼痛,垂目一看,就见之前罕折青矛划过的那道长长裂口中,竟也长出了细长的青藤,将自己的小腿死死地缠绕住了。

    这一退未能退开足够的距离,反而被封住了行动,让石牧一下子陷入了艰险之境。

    钟秀坐在观战台上,眼见那片青色火焰就要落在石牧身上,心焦不已,下意识就要站起身来。

    在其身旁忽然有一只手伸了过来,按在了她的手臂上。

    钟秀侧目望去,却见赵玲珑轻轻朝她摇了摇头,示意她不要轻举妄动。

    她又回头朝石牧方向望了一眼,这才继续坐定。

    就在此时,那片青色火焰也已经来到了石牧身前。

    石牧右臂向前一探,一片朦胧白汽喷涌而出,大片冰晶汹涌喷薄,将那片青焰挡在了外面。

    然而,还不待其松一口气,那片冰晶便在青焰的烧灼下,溶化了开来。

    青色火焰去势稍缓,却也没有停歇,还是朝着石牧身上压了过来。

    石牧心念一催,身上金甲光芒一亮,一道球形光罩笼罩而出,刚将其周身包裹了起来,那片青色火焰就砸在了光罩之上。

    刚一沾染上青色火焰,金色光罩便猛地一颤,六道龙影在其上不断游走,蓦然汇聚过来,龙睛一亮,口中喷吐光柱,与那火焰僵持起来。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