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八百四十四章 此物可够格?
    忘语白天出去办事,今天两章就在晚上一起更了。^^

    ………………

    赵灵秀此言一出,顿时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聚集了过去。

    不少人望向此女的目光炽热无比,罕折却是依旧平静无比。

    “灵秀,怎么了?”赵朱同问道。

    赵灵秀目光朝山谷之外瞥了一眼,眼中闪过一丝激动,不过立刻便恢复了平静。

    “罕折道友确实力压所有人,不过灵秀心中对于自己未来的夫婿,一直都有一个小小的要求,不知罕折兄能否办到?”赵灵秀开口说道。

    “不知圣女有何要求,但说无妨。”罕折眉梢一挑,说道。

    “倒也不是什么难事,灵秀喜欢强大之人,想成为我的夫婿,须得在实力上胜过我,罕折兄刚刚的火焰神通极是厉害,灵秀有些技痒,不知能否赐教一番?”赵灵秀一字一句的说道。

    此言一出,现场哗然,周围顿时爆发出一阵嗡嗡议论。

    金凤婆婆等神境大能对视一眼,都没有出声。

    此次公开择婿,是三大荒族的共同决定,真实目的大家都心知肚明,原本就有些勉强赵灵秀,她要出手考验一下自己的夫婿,他们倒也不好说什么。

    赵玲珑看着圣女,低声叹了口气。

    赵璇玑一双美眸也是眨了眨。

    “哈哈,既然圣女有这个要求,罕某自然会努力让自己达到你的要求。”罕折先是一怔,随即哈哈笑道。

    其话音刚落,身形一动,便闪身来到了乾字台上。

    “圣女,请赐教。”站定之后,其一转身对着观战台上的赵灵秀,做了一个请的动作,微笑着说道。

    天坑周围围观的众人,无一不为这名实力出众,且又彬彬有礼的灵芙族青年叫好。

    赵灵秀转头看了一眼自己身旁的赵玲珑,其美丽的容颜上浮现出一丝倔强之色,而后身形一转,化作一道流光,落在了乾字台上。

    “为得圣女芳心,只好先得罪了。”罕折再度朝赵灵秀施了一礼,恭敬说道。

    “不必多言,动手吧。”赵灵秀眉目一凝,声音冷淡的说道。

    两人话音刚落,身上便同时亮起光芒,眼看就要开打之际,半空中却突然传来一声极其响亮的声音。

    “慢着,要想和圣女过手,还得先打败了我!”

    赵灵秀一听到这个声音,面色突然一变,眼中微一湿润,泛起点点光芒。

    众人正纳闷是谁在说话时,就见一道虹光突然从谷口方向如电般飞射而至。

    不少人尚未反应过来,便见眼前身影一晃,一个背生双翼的人影出现在了乾字台上。

    此人不是他人,正是石牧。

    罕折看着突然出现的石牧,眼中闪过一丝意外之色,随即眉头便皱了起来。

    观战台上,赵玲珑面色微微一变,看向石牧的眼中,多了几分复杂之色。

    在其身旁的赵璇玑看到石牧,秀眉微微一挑,看起来有些疑惑,旋即露出几分似笑非笑之色。

    “这是谁啊?怎么这么无礼?”

    石牧刚一出现,立即惹得周围一阵嘈杂,人们纷纷猜测起石牧的身份来。

    “哪里来的冒失鬼?怎敢在这里撒野?”赵朱同并不认得石牧,但见石牧贸然闯入,不由得勃然大怒。

    石牧对这些话,却是完全充耳不闻。

    此刻,他的目光中再也容不下他人他物,所剩下的,唯有站在他身外不到十余丈的那名女子。

    她的眉眼一如往昔,妆容却更加精致,一双美目中光泽微闪,其中情义却没有丝毫变化。

    “秀儿……”

    石牧通过传音叫道。

    “石大哥,真的是你吗?你真的来找秀儿了吗?”已经成为天凤一族圣女的钟秀,眼睛更加湿润了几分,传音问道。

    “秀儿,是我,我来了。”石牧回道。

    “我就知道,石大哥你不会抛下秀儿不管的,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找秀儿的。”钟秀传音回道,阵阵欣喜之情溢于言表。

    其下意识就想朝石牧这边走来,却被石牧制止了。

    “秀儿,我们这会儿还不能相认,先解决了眼前之事再说。”石牧传音道。

    钟秀脚下步伐一滞,将抬起的步子慢慢收了回去。

    “嗯,石大哥,秀儿听你的。”钟秀回道。

    “放心吧,秀儿,你是我的妻子,就只能嫁给我。我绝不会让你嫁给其他任何人的。”石牧坚定道。

    钟秀听罢,心头猛地一跳,脸上不由得飞起两道红晕,心里却比吃了蜜糖还要甜。

    周围众人似乎也发觉了石台之上的气氛有些微妙,一时间纷纷议论起来。

    “嘿嘿,这下可有意思了。”舒有金双目中精光闪烁,脸上浮现出一丝玩味的笑意,喃喃自语道。

    “你到底是何人?再不说话,老夫可要将你驱逐出去了。”赵朱同有些愤怒的喝道。

    “启禀长老,在下乃是弥天巨猿一族的四长老,也是弥天巨猿一族的代表,石牧。”石牧不卑不亢地朗声说道。

    “哦,原来是你?之前你错过了参赛时间,现在已经被剥夺了参赛资格,速速离去吧。”赵朱同面上厉色不减,冷淡说道。

    “赶紧滚下去吧,别浪费时间了。”天坑周围围观的人群也是一阵不耐烦,纷纷吆喝起来。

    毕竟在他们眼中,石牧是弃战之人,天河百族崇尚武力,敬佩强者,自然不屑于这种行径。

    石牧眉头微皱,心中念头急转起来。

    就在此时,观战台上却突然有一人越众而出,来到了赵朱同等人身前,冲他们一施礼,朗声说道:“启禀诸位长老,石牧他有权挑战罕折。”

    石牧闻声朝那人看去,微微一愕,却见是舒有金站了出来为自己说话。

    “你在开什么玩笑,前几轮比试他一场都未参加,如何有权挑战?”赵朱同诧异问道。

    “启禀长老,石牧他有免战权,可以不必参加之前的比试。”舒有金朗声说道。

    “老夫首轮比试之前,就曾宣布过具有免战权的十人名单,石牧并不在此列,你休要胡搅蛮缠。”赵朱同面上浮现一丝怒意,开口说道。

    “先前长老说过,那十人皆是因家世显赫实力出众,并且付出了极为珍贵的贺礼,才获得了免战之权,对吧?”舒有金笑着问道。

    “没错。”赵朱同不知舒有金此话何意,点头答道。

    “石兄身为八荒古族的弥天巨猿一族的代表,家世可算显赫?”舒有金问道。

    弥天巨猿一族虽然已经衰落千年,但其曾在八荒古族之中的地位和威名却是无可辩驳,况且其匿迹千年,谁也不知道如今其还保存着几分实力。

    “弥天巨猿一族的话,自然算是显赫。”赵朱同略一沉吟,说道。

    “石兄虽为圣阶中期,却能击杀我族中神境傀儡,实力可算出众?”舒有金继续问道。

    “什么?他击杀过神境傀儡?”赵朱同顿时大惊,面上满是不可置信的神色。

    片刻之后,其转过身与坐在观战台上的金风婆婆等人,交换了一下眼神,才又重新转了回来,开口说道:“就算前两点他都符合,可也未见他奉上过什么当值的贺礼?”

    “石牧的贺礼,就在这里。”说罢,舒有金手腕一翻,手心中便出现了一个白玉净瓶。

    此瓶方一出现,观战台上顿时便有一股股浓烈的水属性本源气息散发出来。

    众人但见白玉瓶上华光阵阵,不时闪耀出红色光芒,便知此物并非凡品。

    “舒兄,这热海泉灵可是你的结盟之礼……”石牧的传音还没说完,就被舒有金打断了。

    “嘿嘿,不瞒石兄,其实此物我本来也是做联姻之用的,但我如今是没有机会了。而你却还有机会,我相信你一定能够打败他,所以才将宝压在你身上,想必你是不会让我这笔买卖赔了的吧?”舒有金传音回道。

    “大恩不言谢,日后石某必偿。”石牧郑重传音道。

    “这热海泉灵,可算得上珍贵之物?”舒有金笑了笑,冲着赵朱同朗声问道。

    赵朱同盯着那白玉瓷瓶看了几眼,脸上浮现出一丝犹疑之色。

    “这热海泉灵虽然珍贵,但也并非稀世罕有,比之其他十人奉上的贺礼终究还是差远了。”赵朱同沉默了片刻,还是这般说道。

    听得此话,舒有金面色顿时一僵。

    “石兄,抱歉了,此刻我身上最为珍贵的宝物就是此物了。”舒有金无奈地笑了笑,传音说道。

    “好了,你们也闹够了,速速退去吧。”赵朱同朗声说道。

    天坑周围众人热闹也看够了,此刻只想看圣女和罕折大战,纷纷叫嚷起来,让石牧赶紧滚下乾字台。

    “热海泉灵不够格,那么此物可够格?”

    石牧的声音不大,却令周围的嘈杂之声很快小了下去。

    只见其手掌高举,手中正握着一枚血红色的晶莹玉钗。

    此玉钗钗头如凤,雕刻的栩栩如生,钗身通透如晶温润如玉,内里分布着丝丝缕缕红色细丝,正是之前大长老给他的“涅盘凤钗”。

    “涅槃凤钗……”

    金风婆婆等人一眼就认出了此物,无不面色大变,惊呼道。

    而周围那些不知此为何物的人,在感受到凤钗中蕴含的精纯无比的天凤血脉之时,也意识到了此物对天凤一族的重要性。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