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八百四十二章 赶往凤鸣谷
    “这一轮比试分为上下两场,上半场由你们十六人,随意挑战他们十人,胜者取代败者位置。”赵朱同说道。

    此言一出,周围人群纷纷低声议论起来,目光不时从场上这二十多人身上扫过。

    “至于下半场,则是前十之人彼此挑战,决出排名次序,第一之人便可成为我天凤一族的贵婿,迎娶本族圣女。”赵朱同稍微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

    嗡!

    周围人群响起热烈的声音,所有人目光都看向天凤圣女。

    舒有金,方策等人也看向天凤圣女,不少人眼中浮现出热切之色。

    只要能成为第一,不仅能得到数不尽的好处,更能抱得美人归。

    “本轮比试每人有三次挑战的机会,一旦过将丧失挑战的资格,现在比试开始!”赵朱同宣布道。

    话音刚落,立刻便有人起了挑战。

    “本人杜凯,挑战九号令旗的叶兄!”一个面色黝黑的青年站了起来,看向九号令旗下的一个手持描金扇子,头戴金环的英俊青年。

    金环青年闻言眼睛一翻,瞥了黝黑青年一眼,面上露出一丝冷笑,纵身飞了下来。

    两人没有废话,直接开打。

    轰隆隆!

    两人的战斗风格都是猛烈为主,打的很是激烈,很快飞出胜负。

    金环青年凭借手中一件威力极大的火属性飞叉法宝,将黝黑青年打成重伤,获取了胜利。

    比试继续进行下去,立刻又有两人上前挑战,不过都以失败告终。

    方臻深吸一口气,往前走去。

    “先等一下,你那个兄长似乎胸有成竹,让其他人试试他的实力你再上去挑战,这样胜算更大一些。”舒有金一把拉住方臻,说道。

    “多谢舒公子好意,不过我紫睛一族战斗凭借的是豪勇锐气,无需太多弯绕。”方臻露出一丝笑容,纵身飞出。

    舒有金皱起眉头,方臻太冲动,恐怕胜算不大。

    “本人方臻,挑战……”方臻说到一半,目光一转,落在了六号令旗下方,继续说道:

    “六号令旗的方策!”

    此言一出,擂台附近人群一阵议论,方臻和方策的身份早已传开,引起了很多人的兴趣。

    附近高台之上,紫睛魔牛一族的族长眼中紫芒一闪,微微坐直了身体。

    “哈哈!方臻,我原本以为你会看了我两场战斗才会敢上前挑战,不过现在看来,你还有一点我们紫睛魔牛一族的傲气。”方策哈哈大笑,从高台上飞下,站到了方臻身前。

    方臻看着方策自信的神情,心中一沉。

    “废话少说!”

    他大喝一声,挥手祭出那个紫色狼牙棒法宝,整个人化为一条紫色蛟龙飞射而出,瞬间出现在方策身前,狼牙棒狠狠砸下。

    “哼!今天我就让你知道,谁才是紫睛一族真正的少主!”方策冷笑一声,手中紫光一闪,多出一柄巨大紫色战刀。

    挥刀上撩,一道道凌厉无比的刀气飞射而出。

    刀棒相接,一声巨响传出,几乎震破附近之人的耳膜。

    两道刺目紫光相撞,然后骤然分开。

    方臻的身体倒飞而出,蹬蹬蹬连退了十几步才站稳身体。

    他嘴角缓缓流出一道鲜血,眼中满是不可置信。

    对面的方策虽然也被震退了几步,不过并没有受伤,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

    “不可能!短短几日,你的实力竟然如此大进!”方臻低吼道。

    “哼!鼠目寸光,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受死!”方策长笑一声,整个人飞射而出。

    方臻见此,也不再二话,飞身上前。

    半空中,两道紫色残影不时相撞,出一连串惊天动地的交击之声,眨眼间碰撞了上百次。

    轰!

    一个紫色人影从半空被狠狠打飞,砸进了地面,打出一个大坑,正是方臻。

    他此刻看上去凄惨无比,胸口骨头尽数塌陷,口中鲜血狂喷。

    他挣扎着想要站起来,不过完全动弹不得,彻底重伤。

    “我知道了,大力牛魔令在你身上!呵呵,难怪你实力突然大进。”方臻口中鲜血狂涌,不过神情忽的平静下来,说道。

    听闻此话,擂台附近人群一阵嗡嗡议论,很多道目光都看向附近高台上的白眉老者——紫睛魔牛一族的族长。

    大力牛魔令是紫睛魔牛一族的族长信物,方策拥有此物,说明下任紫睛魔牛一族的族长之位已经做出了决定。

    白眉老者眉头微皱,不过很快又舒展开来。

    “哼!我是紫睛一族的少主,大力牛魔令自然是我的。”方策得意的大笑。

    方臻脸上露出一丝淡笑,似乎某个心结被解开。

    “方策胜!”赵朱同宣布结果。

    附近人群嗡嗡议论。

    方策嘴角撇了撇,心中有些遗憾,若非是在天凤一族的大典,无法杀人,否则他肯定将方臻彻底击杀,永绝后患。

    他轻哼一声,转身飞回了令旗之下坐好。

    方臻经过这片刻时间,勉强站了起来,下了擂台,走到一旁盘膝坐下。

    舒有金没有过去打扰,远远看着,叹了口气。

    比试继续进行,一个个开始挑战。

    令旗下的十人不败神话很快被打破,第七名的一个妖族青年被人击败,让出了位置。

    此事的生,立刻使得挑战者们的自信大增。

    不过舒有金始终站在一旁,丝毫没有出手的意思,仔细观察着一场场战斗。

    转眼间过了小半个时辰,令旗下的十人,有四个已经换人,挑战者渐渐少了起来。

    舒有金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迈步走了出去。

    “本人舒有金,挑战第九名的叶兄!”

    “哼!”金环青年脸色一冷,飞身落下。

    他因为排名靠后,已经被人挑战了许多次,虽然次次都获胜,但是挑战之人仍是络绎不绝。

    “这次,我不会手下留情,你做好心理准备!”金环青年冷冷说道。

    “还请叶兄不吝指教!”舒有金呵呵一笑,丝毫不以为意。

    “接招!”金环青年冷哼一声,一挥手,一柄火叉法宝飞射而出,化为一头巨大火蛟,足有十几丈长,朝着舒有金扑去。

    火蛟身上火浪翻滚,火焰呈现出淡淡金色,炙热无比,整个擂台仿佛瞬间被带到了火焰熔岩中。

    舒有金眼神一闪,抬手一挥,一个蓝色环状法宝飞出,上面蓝光闪烁,里面传出潮水涌动的声音。

    他口中念念有词,一指点出,蓝色环状光芒大放,突然消失无踪。

    下一刻,蓝色圆环凭空出现,套在火蛟脖颈处,一股奇寒之力爆开来。

    火蛟立刻出一声痛苦哀鸣,巨大身躯轰然崩溃,转眼间重新变成了火叉本体,不过表面被一层蓝冰覆盖,掉落在了地上。

    金环青年脸色一变,怒喝一声,身体飞射而出,朝着舒有金扑去。

    舒有金长啸一声,全身灰光大放,迎了上去。

    两个人影搅在一起,灰红两色光芒交织,将二人身体淹没在了里面,从外面看不到里面的情况。

    片刻之后,一个人影从里面飞出,落在地上,正是那个金环青年。

    他此刻全身衣衫破烂,被一根黑色绳索法宝困住,动弹不得,眼中喷出火来。

    他彻底输了。

    不是实力不济,而是眼前这个商人模样的家伙将他的手段彻底摸清,一件件法宝流水般祭出,将他克制的死死的。

    舒有金的身影缓缓从半空落下,身上干干净净,连一点灰尘也没沾染。

    附近响起惊讶的声音。

    “舒有金获胜!”赵朱同宣布结果。

    “叶兄,得罪了。”舒有金挥手收回黑色绳索,和那蓝色圆环法宝,纵身飞到九号令旗下坐好。

    金环青年冷哼一声,收起擂台上的火叉法宝,转身离开。

    比试继续进行,不过此刻已经到了尾声,挑战之人越来越少。

    擂台附近大多数人目光都看向一个人,正是罕折。

    自第三轮比试开始,他就一直静静站在一旁,一次也没有出手。

    轰!

    一个挑战者被击飞,狼狈不堪的落在地上。

    他不等裁判宣布结果,满脸惭愧的飞下擂台,钻入附近人群,消失不见。

    “下一位挑战之人?”赵朱同等了一阵,仍旧无人挑战,开口说道。

    没人应答。

    “既然没有人继续挑战,那……”赵朱同话刚说到一半,一个人影飞出,落在擂台之上,却是罕折。

    “在下,挑战狄骧。”他淡淡开口。

    此言一出,满场震惊。

    狄骧由始至终,都没有任何人敢挑战。

    狄骧豁然睁开眼睛,两道寒芒从里面飞出,豁然站起,身形一晃,下一刻,已然出现在擂台之上。

    ……

    凤翼城前的半空中,石牧浮空而立,目光一扫,口中出一声轻咦。

    城门此刻竟然大开,很多人随意进出。

    之前几日城门可是紧闭的,而且张开了巨**阵,笼罩全城,严禁人员进出,现在怎么会?

    他眼神一闪,飞身落在城门附近。

    “这位道友请了。”石牧拦住了天位修为的一个青袍妖族青年,自己微微露出圣阶存在的气息。

    “前辈,请问您有何事?”妖族青年恭敬的问道。

    “凤翼城的城门怎么突然大开,我听说近几日城门紧闭,严禁任何人出入?”石牧问道。

    “这位前辈您有所不知,天凤一族今日在城外凤鸣谷举行大典,现在几乎所有人都在城外,城门自然不用继续封闭了。”妖族青年说道。

    “大典在城外举行?”石牧微微一怔。

    “凤鸣谷是天凤一族的圣地,圣女接任大典一贯都是在那里举行的。”妖族青年说道。

    “原来如此,请问凤鸣谷在什么地方?”石牧点了点头,问道。

    “就在南方三千里处。”妖族青年说道。

    “多谢。”

    当“谢”字刚一落下,石牧身形早已冲天而去,朝着南方飞去。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