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八百四十一章 破禁而出
    舒有金手中灰色长剑剑芒大放,万千剑气飞射而出,如雨般朝着黑袍大汉狠狠冲去。

    方臻单手一催法决,双目紫光闪动,手中紫色狼牙棒浮现出无数紫色雷电,也朝着黑袍大汉狠狠砸下。

    黑袍大汉大惊,此刻才惊觉上当。

    他惊惶之下,眉心的竖眼黑光大放,随即化为犹如粘稠液体一般的光芒,将身体护在里面。

    同时其口中喷出一道黑光,却是一枚尺许大小的圆盘,滴溜溜一转下,化为十余丈大小,挡在了身前。

    黑袍大汉刚施展出防御手段,剑气,电芒便呼啸而至,先是落在了黑色圆盘之上。

    黑色圆盘摧枯拉朽般被撕裂开来。

    其面露骇然之色,但此刻想要躲避,却根本来不及。

    轰隆隆!

    黑袍大汉身上液体黑光只坚持了一个呼吸,便被撕裂开来,灰色剑气,紫色电芒将其身体淹没。

    “轰隆隆”一阵巨响!

    黑袍大汉的身体被狠狠击飞,撞在擂台附近的禁制上,身上满是剑伤,鲜血淋漓,身体各处焦黑一片。

    许是舒有金二人手下留了分寸,那大汉并未死去,只是晕厥了过去。

    舒有金二人对视一眼,眼中露出一丝笑意,目光同时看向那个磐龟族青年。

    磐龟族青年面色一下苍白起来。

    舒有金两人大喝一声,如电扑上,灰色剑气,紫色电芒电射而出,朝着磐龟族青年打去。

    ……

    另一处擂台周围,惊呼声连连。

    台上,罕折以一敌二,和两个妖族青年厮杀在一起,仍是大占上风。

    最后一个灰袍青年站在擂台角落,呆呆看着眼前的一切。

    罕折手持一件白色轮状武器,轻轻一挥,便有一道道刀刃状白色光刃飞射而出。

    那些白色光刃威力极大,对方两人联手,也不过勉强抵挡。

    “差不多了。”

    罕折淡淡说了一句,手中白色圆轮光华大放,身旁浮现出十几个圆轮虚影,每个虚影都有十几丈大小,嗡嗡旋转。

    罕折一指点出,十几个圆轮虚影飞射而出,朝着对面二人打去。

    两人脸色大变,瞬间同时大喝一声,使出全力。

    一个红袍大汉低吼一声,全身散发出刺目红光,瞬间化为一条二十几丈长的赤色巨蟒,全身覆盖着赤红色鳞片,眼睛变成血红色,散发出幽冷无比的光芒。

    此人是赤蟒族的人。

    赤蟒族虽然不是八荒古族,在天河星域也很是出名。

    另一个全身血光大放,整个人瞬间变成一头巨大的血红色蛤蟆,高十几丈,全身覆盖着盔甲般的外壳,眼睛外凸,里面血色光芒流转。

    血蛤族!

    赤色巨蟒巨大蛇口一张,嘴边浮现出明亮无比的红光,形成一个巨大红色漩涡,散发出强大的吸力。

    白色圆轮一碰到红色漩涡,立刻被其诡异的吞噬之力笼罩,滴溜溜旋转,飞快缩小,被红色漩涡吞噬了下去。

    血色巨蛤呱的大叫一声,喷出一片血色雾气,挡在身前。

    白色圆轮虚影一碰到血色雾气,立刻仿佛被腐蚀了一般,光芒飞快黯淡。

    罕折眼神一闪,脸上露出冷笑,手臂一挥,手中白色圆轮法宝脱手飞出,朝着赤色巨蟒打去。

    他自己身体飞射而出,朝着血色巨蛤扑去。

    白色圆轮体型飞快涨大,转眼间变成了数十丈大小的巨轮,散发出刺目之极的白光。

    白色巨轮狠狠打在赤色巨蟒嘴边的红色漩涡之上,嗡嗡大响,飞快旋转切割,要将红色漩涡劈成两半。

    红色漩涡顿时剧烈震荡起来,不过仍艰难转动,想要将白色巨轮像刚刚那样吞下,不过力有不逮。

    赤色巨蟒眼中露出一丝痛苦之色,两者呈现出相持的情况。

    就在此刻,白色巨轮光芒再次大放,表面轰然燃起熊熊白色火焰,威能大增。

    轰隆一声,红色漩涡溃散开来,白色巨轮狠狠劈在赤色巨蟒头上,将其庞大身躯打飞了出去,撞在擂台附近的光幕之上。

    一个极深的伤口出现在赤色巨蟒头上,鲜血蜂拥而出。

    赤色巨蟒躺在地上,奄奄一息,不过伤口避过了要害,没有生命危险。

    罕折身影一闪,出现在血色巨蛤身前,全身上下浮现出熊熊白色火焰,和刚刚巨轮法宝上的白焰一模一样。

    他身体一动,化为一道耀眼白色火光,径直朝着血色巨蛤射去。

    血色雾气一碰到白色火光,立刻吱吱作响,非但没能腐蚀火光,反而被烧成青烟。

    血色巨蛤眼中露出惊骇的神情,怪叫一声,大口一张,喷出一大片血雾,凝聚成一面血色光盾,挡在身前。

    白色火光一闪,从血色光盾上洞穿而过,血色光盾碎裂崩溃。

    血色巨蛤眼中惊恐之色大盛,两腮一鼓,一道细长血红事物从其口中射出,打向白色火光,是它的舌头。

    白色火光中传出一声锐啸,一道白色剑影飞射而出。

    两个身影瞬间交错而过。

    火光一闪,罕折的身体浮现而出,面色微微有些苍白。

    血色巨蛤的舌头啪的一声断裂,巨大的身体僵硬的站在原地,其胸腹处裂开一个巨大伤口,呈现出焦黑状。

    血色巨蛤身体一晃,倒在了地上,口中涌出大片鲜血。

    “罕折,齐豫获胜。”赵朱同扬声宣布结果。

    台上台下此刻响起一阵惊呼,所有人都惊讶的看着罕折。

    罕折脸上露出一抹淡淡的喜色,朝着赵朱同行了一礼,并没去看那灰袍青年,自顾自飞下了擂台。

    擂台之上,那个始终没有出手的灰袍青年眼神复杂,也默默飞下了擂台。

    与此同时,舒有金和方臻此刻已经获胜,站在台下。

    “此人好厉害!若是我们单对单对上他,没有一点胜算。”舒有金眼神闪烁的看着罕折,开口说道。

    方臻眼中有些不甘,不过还是点了点头,但旋即想到了什么,说道:“舒兄,你说,若是石公子在此,与此人比,如何?”

    “若是石兄在此,或许可以战胜此人。”舒有金如此说道。

    方臻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高台之上,圣女和赵璇玑的目光也都看向罕折此人。

    “秀儿,这个罕折看起来还不错,相貌堂堂,实力强大,为人也很彬彬有礼,和你倒是不错的一对。”赵璇玑看着圣女,笑着说道。

    “璇玑姐姐不要说笑。”圣女勉强一笑,眼睛朝着谷外望了一眼,很快便又收回了目光。

    “秀儿,从刚刚开始,你脸色看起来就不怎么好,是不是出了什么事?”赵璇玑问道。

    “没有,我只是有些乏了。”圣女说着,垂下了眼帘。

    赵璇玑美眸一闪,低声道:“秀儿妹妹,我知道用这种方式给你择婿让你很难受,不过这些都是为了天凤一族和天河星域,只好为难你了。”

    “璇玑姐姐,我明白的。”圣女点头说道。

    附近的一个高台之上,十个人站在上面,紫睛魔牛一族的方策,还有那日在酒楼上和石牧等人发生冲突的天凤一族青年赵易赫然都在上面。

    这十人正是拥有免战权的十名参选者,也都注意到了罕折。

    “这个罕折实力不错啊,却不知从哪冒出来的?”赵易说道。

    其他人也都看了过去。

    罕折表现出来的实力,确实让他们惊讶。

    不过这十人都是实力极强之人,并不如何在意,很快便收回了目光。

    十人之中,只有站在最左边的一个高大青年由始至终闭着眼睛,一副胸有成竹的神情。

    ……

    蓝色空间之中,海底。

    原本闭目盘坐的石牧蓦然睁开双目,双手十指在身前一阵车轮般转动,接着一张口,喷出一片蓝光,没入蓝色法阵之中。

    蓝色法阵骤然浮现出刺目的光芒,运转速度瞬间加快了数倍。

    “成了!”石牧低喝一声,两手挥舞,口中念念有词。

    大片蓝光浮现而出,笼罩住了他的身体,彩儿急忙抓住石牧的衣服。

    它眼前一花,下一刻出现在了一处荒山之上。

    “太好了,终于出来了!”彩儿发出兴奋的叫声。

    石牧也轻呼了一口气,身前悬浮着一个蓝色钵盂法宝。

    他一挥手,蓝色钵盂法宝顿时飞入了他的手中。

    “好宝贝,又是一件灵宝!”石牧眼中露出一丝喜色。

    这个钵盂法宝玄妙不在那蓝羽灵扇之下,不过此刻不是探究是时候,此刻已经日上三竿,大典早就已经开始不少时间了。

    他翻手收起钵盂,朝着周围看了几眼,身形一动,朝着一个方向飞去。

    ……

    凤鸣谷中。

    第二轮比试结束,决出了十六名胜出者。

    “接下来是第三轮比试,第三轮施行挑战制。”赵朱同单手一挥,十杆令旗从他手中飞出,哚的一声,深深插进八卦演武台前端的一处高台上,一字排开。

    每一杆令旗上都有一个数字,分别是从一到十。

    “你们十人坐到令旗之下。”赵朱同对赵易等人说道。

    十人答应了一声,飞身落到高台上,在令旗下坐下,次序仍是没变。

    那个狄骧坐在一号令旗下,二号令旗之下是个脸上带着刺青的蓝袍青年,看其身上的服饰,赫然是磐龟一族之人,第三是赵易。

    方策排在第六位,看上去神情轻松的很,手中把玩着一块玉雕狮子。

    方臻眼见此景,眉头一皱,袖子里的手掌不知不觉中已紧握成拳。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