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八百四十章 混战
    凤鸣谷中。

    今日能够站在八座演武台上的,皆是天河星域各族子弟中的佼佼者,故而战斗进行地都十分激烈,轰鸣声此起彼伏,周围来此观战之人,更是大饱眼福,不时爆出震天响的喝彩。

    毕竟属于圣阶佼佼者间的战斗观摩机会,平常可是可遇而不可求,对于这些人往后的修炼,都有不少裨益。

    不出小半个时辰,现场的打斗声渐渐消弭,这也意味着,轮的比试至此,已全都决出了胜负。

    紧随其后的比试,也都先后展开。

    前后不过一个时辰,前三轮比试便全部结束

    此时,赵朱同重新站了出来,开口向众人宣布了末轮的对战情况。

    这一次他却没有依照惯例从乾字台开始宣布,直到宣布完其他七个演武台的对战情况后,才开口说道:“由于弥天巨猿一族的代表石牧未能按时到场,故而乾字台的另一参选者方臻轮空,直接晋级下一轮比试。”

    说罢,他手掌一挥,之前那枚玉签从其袖袍中飞舞而出,上面金光逸散,露出上面的字迹“末轮乾字台”。

    赵朱同话音一落,天坑周围立即响起一阵嘈杂之声。

    “嘿,这方臻真是走了狗屎运了!”

    “方臻……我怎么没听说过这个名字?”

    “这小子好像来自于紫睛魔牛一族,那可是八荒古族之一。”

    “哦,那个石牧是弥天巨猿族的吧,没想到曾经的八荒之,如今竟没落至此,族中派出之人,连应战都不敢了。”

    “是啊,我还期待这两大没落荒族后人的一战呢!”

    与此同时,在观战台上,轻纱遮面的圣女却是娇躯微微一颤,目光一转,在天坑周围四下探寻起来,似乎在寻觅着什么。

    在其身旁,赵璇玑转看了身旁的圣女一眼,略一迟疑,没有说什么。

    片刻之后,圣女的一双美目忽地一闭,一阵灵力波动立即从周身散而出,朝着山谷之中探寻而去。

    坐在她身旁的赵玲珑忽然伸出一只白皙手掌,轻轻在圣女的手上轻拍了几下。

    圣女双目睁开,美眸中浮现出失望之色。

    她此时也注意到赵玲珑眼中满是探寻之色,不过她只是沉默的摇了摇头。

    此时,擂台下方,本正欲登台,跃跃欲试的方臻,却不由有些愣起来。

    “想什么呢?你小子运气可真是好,竟然遇到了石牧,恰巧石牧又正好不在。”舒有金一巴掌拍在他的肩膀上,开口说道。

    方臻这才反应过来,脸上也不由得露出几分笑意。

    然而下一秒,他脸上的笑意却立即僵住了。

    他的识海中响起了兄长方策的声音:“哼,居然有这等狗屎运,不过躲过了这一轮,下一轮你可就没那么好的运气了。”

    舒有金见其面色有异,下意识将目光移向了远处的方策,就看到其正一脸戏谑地望着这边。

    “不必理会他,后面擂台之上,自见分晓。”舒有金小声提醒道。

    “我知道。”方臻深吸了一口气,侧过身,不再理会。

    末轮的战斗也未持续太多时间,便很快结束了。

    原本的六十四人,已经有一半战败出局了,如今观战台上便只剩下了三十二人。

    ……

    此时,石牧仍旧在一片蔚蓝海域上方飞驰,时而调转方向,时而在原地停留半晌。

    下方海域似乎永恒不变,没有尽头。

    石牧的脸色平静,反倒是肩头的彩儿,眼中满是焦急之色,数次想要出言询问石牧,最终还是忍了下来。

    片刻后,石牧飞遁的身体忽的停了下,一头朝着下方海域中飞去。

    还未等彩儿开口询问,石牧周身浮现一层护体光幕,“扑通”一声没入了海中。

    他朝着海底飞快潜入,此处海水也极深,转眼间他下潜了数十里,还没有到底。

    石牧眼神一闪,身体忽的停了下来,朝着前方看去。

    灵目神通之下,只见前方光点密集,紧紧挤在一起,组成了一面巨大的符文之墙。

    光墙之后,隐隐能看到一片模糊不清的混沌光团。

    “就是这里了!”石牧见此,眼中闪过一丝喜色。

    “那还等什么,时间紧迫,赶紧打破这面禁制吧!”彩儿说了一声,身体飞射而出,两只利爪光芒大放,狠狠抓在光墙之上。

    “小心!”石牧脸色一变,出声提醒。

    彩儿利爪刚碰到符文光墙,一道道粗大蓝色电芒凭空出现,朝着彩儿打来,轻易击碎了彩儿的护体光芒,眼看便要打在它身上。

    就在此刻,一只手掌从后方探出,一把抓住了彩儿的尾巴,将其猛然往后拉去,同时石牧的身体挡在它身前,九龙锁金甲浮现而出。

    轰隆隆!

    粗大蓝色电芒狠狠打在九龙锁金甲上,立刻溃散开来,虽然没伤到石牧,却也将其往后打了几步。

    彩儿眼中露出一丝后怕,幸亏石牧替它挡了一下,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喂,石头,你拉俺也别拽尾巴,拉掉毛怎么办?”彩儿甩了甩尾巴,不满的叫道。

    石牧没理会彩儿,目光看向前面的光墙。

    他冷哼一声,也不打算浪费时间考虑破解之法,手中金光一闪,翻天棍浮现而出。

    翻天棍携带着无尽的威压,狠狠打在光墙之上。

    符文光墙纵然有一些神通,但是如何能挡得住翻天棍一击。

    咔嚓!

    光墙轰然碎裂,消散开来,前方出现一片混沌空间。

    石牧眼神忽的一闪,手边金光暴涨,手掌虚空一抓,没入了混沌空间中。

    “刺啦”一声,混沌虚空裂开一道裂缝。

    他飞身窜入空间裂缝之中,眼前一花,出现在一个蓝濛濛的世界,一团数丈大小的蓝色光球出现在眼前。

    光球中是无数蓝色符文,组成了一个复杂无比的法阵。

    “这个就是核心禁制?”彩儿问道。

    “原主人已经死去,现在这个法宝处于无主状态了。”石牧说道。

    “那赶快炼化这法阵吧。”彩儿说道。

    石牧点了点头,两手挥舞,打出一道道法诀,没入蓝色法阵之中。

    蓝色法阵顿时一亮,出嗡嗡的声音,缓缓运转起来。

    他眉头一皱,眼中闪过一丝阴影。

    “怎么了,石头?”彩儿问道。

    “麻烦了,这个禁制法阵比我预料中还要复杂,想要炼化到能够初步掌控的地步,起码也需要两三个时辰。”石牧沉声说道。

    如今大典早已开始,眼下除了将此禁制炼化,而后脱离这处空间外,也没别的法子。

    石牧深吸一口气,两手飞快打出一道道法诀,炼化起禁制法阵来。

    ……

    凤鸣谷中。

    第一轮比试结束,稍微休息了片刻,赵朱同便再次飞出。

    “第二轮比试,将采用混战的方式,由第一轮中胜出的三十二人分成八组,每组四人,在八个擂台上同时比试,每组可有两人出线,晋级第三轮比试。”赵朱同扬声说道。

    舒有金和方臻对视一眼,眼中都露出一丝惊异。

    二人都没想到,第二轮比试竟然采用这种方式。

    其余人也是一阵愕然。

    “这是三十二人的分组名单。”赵朱同挥手出一道红光。凝聚成一个红色光幕。

    光幕之上浮现出一个个名字,每四人分配在一起。

    舒有金和方臻脸上露出大喜之色,他们两个的名字竟然写在了一起,分在了同一个组里。

    “舒兄,我们……”方臻传音道。

    “不用多说,你我乃是朋友,自然是联手对敌。”舒有金淡淡笑道。

    方臻点头,眼中闪过一丝喜色。

    八组人很快各自登上一个擂台。

    坤字号擂台上,舒有金,方臻各自站在擂台的角落,另外两人一个是二十几岁的青甲青年,另一个是个黑袍大汉。

    这二人都是圣阶后期的修为,不过舒有金和方臻目光大部分都看向那个青甲青年。

    此人的青甲上有一个龟壳形状的图案,那是磐龟一族的族徽。

    “开始!”

    赵朱同低喝一声,八个擂台上同时亮起光芒,在擂台周围形成一个方形光幕,将擂台笼罩在里面。

    话音刚落,舒有金和方臻便飞射而出,各自朝着一人扑去。

    舒有金手中灰光一闪,多出一柄灰色长剑,散出凌厉之极的剑气,凝聚成一柄灰色巨型剑影,朝着那个磐龟族青年刺去。

    方臻也取出一柄紫色狼牙棒,整个人化为一道紫色闪电,扑向另一个黑袍大汉。

    磐龟族青年脸上露出一丝凝重之色,身上突然泛起大片水光,一件水光四射的铠甲浮现而出,和石牧的九龙锁金甲有些像,不过上面多了一些倒刺,倒钩等东西,显然防御的同时也能进攻。

    他拳头上浮现出一个拳套,一拳轰出,和舒有金的灰色剑光撞在一起。

    轰隆隆!

    一声巨响传出,舒有金身体仿佛断线风筝一般倒射而回,口中鲜血狂喷,恰好朝着那个黑袍大汉撞去。

    磐龟族青年眼中露出一丝意外。

    对方竟然如此不堪一击?

    黑袍大汉眼见舒有金飞射而来,眼中闪过一丝狞笑。

    他手中一柄黑色长剑光芒大放,猛然一个横扫,将方臻震退了一步,眉心出皮肤裂开,露出一只漆黑竖眼。

    一道乌光从竖眼中射出,然后化为无数道黑漆漆的光芒,朝着舒有金刺去,眼看便要将舒有金的身体打成筛子。

    就在此刻,舒有金身躯忽的灵活一扭,仿佛一只大灵鼠般,躲过了黑光,瞬间出现在黑袍大汉身前,脸上露出阴险的笑容。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