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八百三十九章 发现端倪
    “这些大家族子弟往往能够获得族中大量资源支持和培养,修为进展神速,以至于年纪轻轻便实力不俗,在天河星域中也算是声名显赫之辈。此次天凤等三族借此次圣女继任大典,又本就带着募集资源的目的,故而设置此种特权,倒也不奇怪了。”舒有金笑了笑说道。

    “原来如此,是我孤陋寡闻了。”方臻道。

    “呵呵,你也不必太过介怀,以你的实力,杀入后两轮没有问题,到时便有与你哥哥交手的机会了。”舒有金说道。

    除了方臻外,赵朱同此言也引起了不少人的微词,但这些人自然也只能腹诽几句,这一小波澜很快便被掩盖过去。

    “好了,其他人上台,开始抽签。”赵朱同扬声宣布道。

    天坑左侧的六十余名参赛者闻言,纷纷飞身而出,来到了中央的观战台上。

    赵朱同目光从众人身上扫过,眉色微微有异,却并未说什么。

    只见其右手一抬,袖袍间光芒一亮,数十片闪着亮光的玉签便飞舞而出,漂浮在了一众参赛者面前。

    所有人见此,微微一愕。

    舒有金目光闪烁,望着这些玉签,却被其上的华光遮蔽目力,无法看清上面的字迹。

    “这玉签上,分别刻着比试的场次和演武台位,抽中相同玉签者,即为对手,从中决出一个胜者。现在,每人选一个吧。”赵朱同开口说道。

    他的话音刚落,这六十余名参选者,纷纷探手,从半空中抓取下一道玉签。

    待众人全都选走各自的玉签之后,半空中却还悬浮着一枚玉简,无人选取。

    赵朱同见此,冷哼了一声,随手一挥,将那枚玉签收回了袖中。

    舒有金取到玉签后,摊开手掌一看,就见其上写着四个大字:“首轮震字台”。

    “你是什么?”舒有金转头看向方臻,开口问道。

    “末轮乾字台。”方臻摊看手掌,张口答道。

    “如此看来,这是要分成四轮,八个演武台同时比试了。”舒有金略一沉吟,如此说道。

    就在这时,赵朱同又开口扬声宣布道:“第一轮比试,乾字台灵芙族罕折,对阵海墨族水阳西,坤字台山魁族岩矻对阵豢藤族穆登……震字台飞天鼠族舒有金对阵雷豘族霍雎……对战双方各自登台,准备比试。”

    “看来和我预料的差不多,我先去了。”

    舒有金对方臻说了一声,便身形一动,在半空中划过一道光弧,落在了东面的那座石柱之上。

    落在震字台上后,舒有金用力跺了跺地面,看起来就像是在试探这石柱是不是足够稳固。

    紧接着,一道紫光从半空中飞快闪过,一个身形高大的紫袍汉子也落在这石柱之上。

    舒有金双目微眯了一下。

    此人便是雷豘族的霍雎,其眉眼宽大,颧骨突出,嘴唇微微有些外翻,长相看起来多少有些粗犷。

    与此同时,天坑周围十余道身影也纷纷移动,落在了各自的演武台上,首轮比试随即开始。

    震字台之上,舒有金冲着对面的霍雎施了一礼,对方便也回了一礼。

    礼毕,两人也没有多说什么废话,身上光芒同时一亮,骤然朝对方冲了过去。

    这霍雎生得五大三粗,心思却并不粗陋,其与舒有金试探性地碰撞了一下,便立即退了回去。

    在发现舒有金力道并不大后,霍雎立即身形一抖,周身“嗞啦”作响,缠绕起了大片电光,而后双臂一展,手上出现了两柄紫色短枪,朝着舒有金冲了过来。

    舒有金眼中精光一闪,身形一错,在原地闪出一道残影,身子横移尺许,堪堪将紫袍大汉让了过去。

    在两人一错身的空档,舒有金右臂一抬,猛地朝着霍雎的后心按了下去。

    其右掌食指之上,一枚金色戒指金光一亮,突然从中射出一片锋锐金芒,猛然刺了出去。

    紫袍大汉在一击落空之时,就已经心知不妙了,此时再想回身格挡,却已然来不及了。

    “嗷”

    只听其口中发出一声嘶吼,身上紫光骤然大亮,原本就已经十分高大的身影再度拔高,周身冒出粗硬的黑色鬣毛,脸颊也向前拉长几分,从口角处伸出了两道雪白的狰狞獠牙。

    其形态刚一发生变化,舒有金的那片金芒就已经落了下来,狠狠地砸在了他的后背上。

    “咔嚓”的一声巨响,大片紫色电光炸裂。

    舒有金只感到手掌处一阵酥麻,身子一颤,便不由自主地倒飞了出去。

    直飞到石柱边缘,舒有金才稳住了身形,垂头朝自己手上看去,就见掌心一片漆黑,而那枚金色戒指也已经被炸毁了。

    不过那霍雎显然更不好受,此刻正耸着肩膀,一颤一颤地猛力呼吸着,显然刚才那些一下的消耗十分巨大。

    而在其后背上,一大片黑色鬣毛脱落,露出的皮肤上还有一道深可见骨伤口,其上正有汩汩鲜血从中不断流出。

    两人相互对望了一眼,四目之中都浮现出了一丝凝重之色,谁也不敢再轻视对方。

    就在这时,天坑周围忽然响起了一阵激烈地欢呼和喝彩之声。

    舒有金虽处战局,却还是忍不住朝四周观望而去。

    只见西北方向的乾字演武台上,已经分出了胜负。

    那名来自灵芙族的白衣青年罕折,竟只用了不到半盏茶的功夫,便将对手击败,成功晋级下一轮比试。

    观战台上数名各族长老,面上带着笑意相互交谈着,时不时还伸出手指,指向罕折,显然对其颇为欣赏。

    罕折也是极为有礼貌地冲着观战台上施了一礼,才飞身下了乾字台。

    舒有金望着其身影,似乎有些走神,丝毫没有注意到身后突袭而至霍雎。

    霍雎原本不打算偷袭,但见舒有金破绽实在太大,而且丝毫不像故意为之,便忍不住突袭了过来。

    眼看自己手中短枪即将刺入舒有金的后背,霍雎脸上不由得浮现出一丝喜色。

    然而他没能看到的是,背对着他的舒有金,此刻脸上也挂着同样的笑容。

    就在霍雎短枪刺入的一瞬间,舒有金身上光芒一闪,一道巨大的鼠影骤然浮现而出,将那汉子笼罩了进去。

    与此同时,霍雎脚下的一块巨大砖石之上,也突然亮起一道土黄色的光晕,将他的双足缠了进去。

    其只觉得身子一沉,双腿如陷泥淖,不得寸进,短枪的突刺也变得迟滞了几分。

    而就是这短短的一瞬间,舒有金忽然一转身,朝着他猛地拍出了一掌。

    霍雎只觉得眼前一花,就看到一团剧烈无比的火花在他的眼前炸裂开来。

    “轰隆”

    一声剧烈的爆炸之声响起,大片紫色电光混合着赤红火光炸裂开来,在半空中溅起道道彩色火星。

    霍雎的身影,便从火光中抛飞了出去,径直朝着天坑之中落了下去。

    观战台上的赵朱同见状,立即袖袍一挥,一道红光飞舞而出,探入天坑之中,将霍雎从中卷起,拉了回来。

    舒有金略微调整了一下呼吸,跨步上前,俯下身子探手朝地面上摸索了过去。

    只见其手掌轻抬,便从地面上揭起了一片半透明状的皮纸。

    那张皮纸上以青色纹路绘制着道道纹路线条,看起来似乎一个小型却精密的禁锢法阵。

    刚才拖住霍雎的,便正是这片皮纸。

    只是谁都没有注意到,舒有金是什么时候将这张皮纸布置下去的。

    事实上,在他刚一踏上这方擂台用脚踩踏地面之时,就已经暗地布置好了一切。

    收拾完毕之后,舒有金又冲着观战台施了一礼,才转身飞回了方臻身侧。

    “恭喜了,舒兄。”方臻道。

    “嘿嘿,运气比较好罢了,后面就看你的了。”舒有金笑了笑说道。

    ……

    蓝色空间之中。

    石牧此刻正双目紧闭,与彩儿的视野心神相连。

    两者灵目神通叠加,他目力再次暴涨,眼前的一切前所未有的清晰。

    眼前的空间变成了半透明,到处飘着一些五颜六色的光点,不停的游走。

    这些光点他之前也看到过,不过此刻却似乎看得更加清晰。

    这些光点中赫然有一个个符文,彼此相连,隐隐遵循着一种规律。

    “石头,你可有发现什么?”彩儿的声音传来。。

    “这些符文看似杂乱,不过彼此相连,似乎组成了一个个微型禁制。”石牧沉吟了片刻,说道。

    “这么说,你有收获了?”彩儿说道。

    “算是吧,既然找到了禁制的痕迹,便可以着手了。”石牧轻叹了口气,说道。

    如今大典时间反正已经赶不上了,倒反而让其冷静了下来。

    “别打哑谜,俺可没兴趣去解谜,你直接说我们现在要怎么办?”彩儿翻个白眼,说道。

    “很简单,顺藤摸瓜。”石牧淡淡说了一句,目光紧紧盯着眼前的符文,口中念念有词,手指掐动,似乎在计算什么。

    片刻之后,他眼睛一亮,身形一动,朝着一个方向飞遁而去。

    越往前飞,那些符文光点便愈加密集。

    彩儿眼见此景,眼中顿时露出一丝喜色。

    石牧飞遁的方向不时改变,也并非一味朝那些光点密集的方向去,时而还会停下来,思量片刻后,再继续费心。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