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八百二十八章 又一只乾鹦
    “彩儿,你辛苦一下,用灵目看看宫内的情况。”石牧收回目光,略一沉吟后,看向彩儿,用心神传音说道。

    “这宫殿外禁制太多,俺就算用全力,也未必能看的透啊。”彩儿说道。

    “尽力而为就好。”石牧说道。

    “那好吧!”彩儿说着,双目之中光芒陡然一亮,一道道七彩霞光轮换浮现,飞快转动。

    石牧则闭上双目,连通了彩儿的视野。

    只见视野之中,明焰殿一层层禁制缓缓变得透明,并剥离开来,渐渐露出了其中仍有些模糊的景象。

    景象在点点金光闪动流转下,渐渐变得清晰。

    与此同时,彩儿脸上也逐渐露出吃力之色,眼中七彩霞光转动的越快。

    不过就在此刻,宫殿中一层金色光幕出现,上面灵光闪烁,无数金色符文跳动,原本有些清晰的景象,竟再次变得模糊不清起来。

    彩儿见此,竭力激灵目神通,然而仍无法突破这层光幕分毫。

    石牧看到彩儿吃力的模样,眉头微皱,正要出声让彩儿不必勉强。

    就在此刻,一声轻咦之声从宫殿内传出。

    “什么人,竟敢窥探!”一声怒哼之声传出,金光一闪,一道纤细金焰飞射而出。

    石牧脸色一变,正要施法遁走,神情突然一怔。

    那金色火焰不是打向他,而是另一边的一处虚空。

    噗嗤!

    半空虚空一下碎裂,一个全身被黑气包裹的人影浮现而出,被金焰击中,全身立刻燃起熊熊金色火焰。

    不过那黑色人影也极为厉害,低喝一声,身上黑气大盛,瞬间将金焰扑灭。

    人影抬手朝身前虚空轻轻一划,空间波动一起,身前虚空中立刻被撕裂开一道裂缝。

    黑色人影毫不犹豫的身形一晃,飞身没入其中,顿时消失无踪。

    而那道裂缝也犹如惊鸿一瞥,眨眼即逝。

    几乎是裂缝消失的同时,明焰殿周围禁制一阵波动,人影一花,一个身穿七彩长袍的女子犹如破空而出般,浮现而出。

    不是别人,正是赵玲珑。

    “跑的倒快,竟然完全感应不到丝毫气息了。”赵玲珑闭目感应了一下,喃喃自语。

    一道道身影飞射而来,落在明焰殿附近,是几个巡逻队伍。

    “玲珑长老,可是生什么事情?”一个圣阶队长朝赵玲珑行了一礼,问道。

    刚刚交手不到一个呼吸,这些巡逻护卫虽然感觉到了波动,但是没有看到黑色人影。

    “没什么事情,你们退下吧。”赵玲珑眼神一闪,挥手道。

    有人潜入内城这种事情若是被人知道,会影响天凤一族的名声,尤其是此刻天河星域各族之人都在凤翼城,此事更加不能外传。

    “是!”巡逻护卫们一怔,不过他们也没有多问什么,告辞了一声,很快离开。

    赵玲珑站在半空,眼神闪烁,正要飞身落回明焰宫,脸色忽的再次一变,朝着不远处望去。

    那里一处墙角,散一阵淡淡白光,颇为显眼。

    赵玲珑身影一闪,出现在白光之处,神情忽的一怔。

    那白光是一块白色晶石,晶石下面压着一块白纸。

    她挥手一招,晶石和白纸飞入她的手中。

    晶石倒是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只是一块寻常的月光石而已,不过那白纸上却写着一行小字:

    “钟秀已被天庭之人掳走,救!”

    赵玲珑见状,神色微微一动,身上金光一盛,转身朝着一个方向飞射而去。

    不过她飞出一小段距离,忽的停了下来,神色一阵阴晴变化下,目光朝着周围望去,庞大的神识也随之扩散开来,覆盖住了整个内城,一寸一寸搜寻。

    明焰殿数百丈外的一处地下深处,石牧全身被一层淡淡黄芒覆盖,和周围的泥土气息完全融合,没有丝毫破绽。

    赵玲珑的神识多次从这里扫过,都没有察觉出异样。

    他脸上神情激动,双手紧握成拳,深深呼吸了几次才平静下来。

    刚刚那纸张是他留下的,不过是个小把戏,不过却隐约探出了一些端倪。

    从目前的线索来看,钟秀此刻应该就在天凤一族了,这对他而言,绝对是一件振奋人心之事。

    而且看赵玲珑刚刚的神情,钟秀似乎在族内颇受重视的样子。

    毕竟能让一个族中地位极高的神境如此紧张,毕竟不是件坏事。

    只要钟秀能够安全的在这里就行,石牧心中倒是松了一大块石头,紧绷的神经也松了几分。

    足足过了一刻钟,赵玲珑的神识才彻底消失。

    此女又在原地呆立了半晌,这才满脸狐疑的飘然离去。

    在确认赵玲珑离去后,石牧又在地下潜伏了一阵,这才慢慢冒出地面,施展秘术化为一道影子,朝着外面而去。

    既然知道了钟秀安全,今天的目的也达到了,不过要真正找到钟秀,还需要花费一些手段,这里有神境驻留,自己可不敢做出什么太过出格的举动,免得横生枝节,招来不必要的麻烦。

    石牧飞遁很快,眼看便要离开天凤一族的核心区域。

    就在此刻,一片赤色光芒陡然从旁边一座宫殿中飞出,闪电般卷住了石牧。

    这光芒出现的突兀之极,石牧丝毫也没有反应过来,便被这股红光拉进了那座宫殿。

    石牧心中大惊,身上金光大放,九龙锁金甲浮现而出,手中黑光一闪,取出了如意镔铁棍,朝着周围看去。

    此刻他身处一座大殿之中,周围被一层赤色光幕笼罩,灵光灼灼,先要破除而出恐怕不容易。

    脚步声响起,一个金袍身影从大殿深处走出,站在了石牧前面数丈外,是一个身穿淡金长裙的少女。

    这长裙女子看起来二十一二岁,瓜子脸,肤若凝脂,眉目如画,容貌极美。

    “咦,你是什么人?好大胆子,竟然潜入我天凤一族驻地,刚刚我感应到明焰殿那里有斗法波动,可是你引起的?”金袍少女满脸诧异的说道,声音悦耳动听,语气中并没有多少敌意。

    石牧神情一阵变幻,沉默了一下,道:“不是,刚刚引骚动的不是我。在下石牧,潜入天凤一族,是为了要找一个人,并非有意冒犯。”

    说完,他拱手行了一礼。

    金袍少女迟疑了一下,似乎在考虑是否呼喊护卫过来,不过最后还是没有那么做。

    紧接着,她似乎想起了什么似的,有些恍然的说道:“石牧……我好像记得这个名字,之前看过族内的等级名册,是了,你是那个来自于弥天巨猿一族之人吧?”

    “不错。”石牧点头道。

    “可有证明身份之物?”金袍少女又问道。

    石牧也没多说什么,将弥天巨猿一族的长老令牌递了过去。

    “没想到你竟还是弥天巨猿族中的四长老,失敬了。”金袍少女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将令牌递了回来,脸上的戒备神色松懈了几分,换上了一抹柔柔的笑意,朝石牧拱手道。

    “不敢当,不知阁下怎么称呼?”石牧回道。

    “对了,你说找人?你找什么人?”金袍少女没有回答石牧,又问道。

    “这个……乃是我的私事,不便相告。”石牧唯一犹豫,摇头道。

    金袍少女听闻此话,黛眉皱了起来,似有些不悦。

    “真是嚣张的家伙,未经允许,私自潜入我堂堂天凤族的府邸,被我家小姐现了还这个态度。小姐,不用犹豫了,赶紧传信让护卫过来,将这嚣张的家伙擒住!”一个沙哑如同破锣般的声音从殿内传出,嗖的一声,一道彩影飞出,落在金袍少女肩膀上,赫然是一头彩毛鹦鹉。

    石牧大吃一惊。

    少女肩膀上的彩毛鹦鹉,赫然又是一头乾鹦,不过其头上的羽毛却是古铜色,和彩儿不太一样。

    “你是……铜头!”彩儿看到彩毛鹦鹉,惊讶叫道。

    “哼!彩儿,好久不见了!”铜头鹦鹉看着彩儿,冷冷道。

    “你们认识?”石牧惊讶。

    “都是乾鹦一族的,算是……熟人吧。”彩儿哼了一声,说道。

    两头鹦鹉互相看着,眼中都充满敌意,似乎以前有些过节的样子。

    石牧眼中闪过一丝恍然,难怪这金袍女孩能现他,原来对方也有一头目力不凡的乾鹦。

    他眉头紧皱,眼下这个情况不好处理,自己虽然顶着个弥天巨猿族长老的虚职,但毕竟潜入他人府邸是事实,若是这金袍少女当真叫来其他人,他最后恐怕要被驱逐出朱雀星,联盟的事情便要泡汤。

    “小姐,快叫人来,这两个家伙居心叵测,肯定打着什么坏主意,把他们抓起来,严刑逼供!”那铜头鹦鹉叫道。

    石牧脸色一变,身上金光一阵翻滚,开始思量着如何尽快脱离。

    就在此时,金袍少女却蓦然做出了一个令石牧有些摸不着头脑的举动。

    但见此女眼神一阵闪烁后,臻微微一抬,挥手打出一道法诀。

    “呼啦”一声!

    外面的那道赤色光幕一下子裂开,露出一条仅能供一人通过的通道。

    “你走吧。”她开口说道。

    石牧一怔,那铜头鹦鹉神情也是一变。

    “小姐,为什么要放了他们?”铜头鹦鹉叫道。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