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八百二十二章联盟信物
    舒有金走到石门前,略一沉吟之后,伸出一根手指,从指尖逼出一丝精血,融入石门之中。

    下一刻,石门表面的灵纹骤然大亮,接着中间一阵模糊过后,一道血红身影浮现而出,石门缓缓下沉,融入了地面之中。

    “石兄,应该就是这里了。”舒有金见此,回过头朝石牧点了点头道,而后朝着石门内走了进去。

    石牧则带着彩儿跟了进去。

    进得石门之内,石牧便看到里面的空间同样并不怎么大,与他之前想象的金山银海情形完全不同。

    在其正对面,有着三排并列竖起的木架,其上分割出了一个个或大或小的方格空间,大的有尺许宽窄,小的只有寸许方圆。

    每一个方格之中,都摆放着一个暗金色的木质方盒,再其旁还都挂着一块金属长牌,上面写着方盒所贮之物的名目。

    “石兄,以先前所言,此中之物你可以任取十件。”舒有金对石牧说道。

    石牧默然点了点头,朝木架跟前走去。

    刚走到近前,石牧突然眼眸一亮,就看到在那三排木架后方,还有一方石台,石台之上放着一个白玉净瓶。

    一股股浓烈的水属性气息,便从那净瓶之中缓缓散发出来。

    石牧仔细朝那白玉净瓶上看去,就见其上华光阵阵,不时闪耀出一阵红色光芒,看起来十分华丽。

    “石兄,咱们先前有言,除了这热海泉灵之外,你可以任选十样宝物。”舒有金见石牧目光落在白玉净瓶上不肯挪开,脸色微变,立即叫道。

    “舒兄,此物对石某有十分重要的意义,石某可以十件宝物不要,只得这一件,不知舒兄能否忍痛割爱?”石牧如此问道。

    他能够清晰地感受到,这白玉净瓶之中,定是一件珍惜无比的水属性本源之物,乃是修炼玄功第八转时所必须。

    “大不了俺也不要二十块仙品灵石了,你给俺十九块就好了。”彩儿自然知道水属性本源之物对石牧的意义,也是忍痛劝说道。

    舒有金面上露出为难之色,眉头紧促着说道:“石兄,不瞒你说,此热海泉灵乃是在下用来与天凤一族联盟所用,乃是本族再度崛起的关键,实在不能让与你,还请石兄见谅。”

    “联盟?”石牧诧异道。

    “是的。如今天凤一族乃是天河星域三大势力之一,而我飞天鼠一族早已经没落如斯了,想要尽快光复族群,借此机会与天凤族联盟,便是最直接有效的一种途径了。”舒有金点了点头说道。

    “联盟就联盟呗,也不一定非要这热海泉灵吧?用别的什么宝物一定也行的。”彩儿继续劝说道。

    “彩爷有所不知,这热海泉灵生自极热源海,一直与火属性本源之物为邻,历经千万年时间,早已经吸纳了不少火源之力,其天然便有水火共济相互融通之能,对天凤一族来说弥足珍贵。”舒有金解释道。

    彩儿听罢,还欲张口,却被石牧挥了挥手挡了下来。

    听了舒有金的解释,石牧心中更是火热了几分,若这热海泉灵真有水火共济之能,那它与前面四转的融合必然要更容易几分,这对石牧来说更是殊为重要。

    但他同时也知道,此事没办法强求。

    “舒兄身负光复族群之责,令石牧由衷感慨,我与你同样,也身负着弥天巨猿一族的光复之责,所以多少能够理解你的苦衷。罢了,君子不夺人所好,我便另选他物好了。”石牧摆了摆手,说道。

    舒有金一听此言,才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他听得出来,石牧语气诚恳。

    其实他着实有些担心石牧索要不成动手强抢,虽然他也有一定的反制措施,但他也绝不想与石牧动手。

    “多谢石兄。”舒有金由衷说道。

    石牧目光重新落回那三道木架之上,来回扫视起来。

    片刻之后,石牧面上的惊喜之色越来越浓,先前对此地的失望之情顿时烟消云散了。

    在这三排木架之上,所摆放的物品,无一不是价值连城的宝物,其中既有修丹炼药的绝世仙药,又有筑宝炼器的极品灵材,看的石牧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在看到第三排木架上时,石牧眼前又是一亮。

    “天河星沙!”

    其目光下移,口中不由得惊喜叫道:“昆仑凝金石。”

    石牧脸上绽开欣喜的笑容,继续朝木架上搜寻而去。

    ……

    半晌之后。

    此时的石牧已隐隐感到自己笑得的脸颊都有些发僵了,但还是忍不住笑意。

    十件宝物他已经挑完了,其中有七件都来自公输子给他的那张白纸名录,上面所需要的八样极品灵材,除了落海冥晶以外,已经全部集齐了。

    这让其心怀大畅。

    “石头,这趟咱可真没白来啊,你让俺打听了十年都没能找到下落的这些宝贝疙瘩,这次一下子就弄到了七件。”彩儿也忍不住叫道。

    “我也没想到,此番竟会有如此收获。”石牧笑着说道。

    这时,舒有金也已经将热海泉灵收好了,他另外也从木架上取出了一些灵材宝物,装好之后便来到石牧身边。

    “石兄对这些宝物可还满意?”舒有金笑着问道。

    “意外之喜,岂有不满之理。”石牧也笑着回道。

    “石兄满意便好,那我们这便离开吧。”舒有金说道。

    “好。”石牧应了一声。

    两人正要离开,就听彩儿忽然开口大叫道:“不行。”

    “怎么了?”石牧疑惑问道。

    “你个飞天耗子,说好给俺的灵石呢?”彩儿站在石牧肩头,一只翅膀朝前一挥,指着舒有金问道。

    “哈哈,一时兴奋,差点忘了,彩爷勿怪。”舒有金听罢一愣,随即笑着说道。

    说罢,其手掌一挥,二十颗仙品灵石便出现在了其手心,一股浓郁到极致的灵气弥散而开。

    彩儿见状,立即翅膀一挥,飞到舒有金手上,爪子在其上一点,就将那些灵石收入了石牧之前给他的储物戒中。

    “这里面还这么多宝贝,就放在这里了?”彩儿有些不舍地问道。

    “这里乃是族中宝库,非我一人私藏,舒某岂可全数带走。况且怀璧其罪,身怀太多重宝,难免惹来无妄之灾,还是放在这里最为稳妥。”舒有金笑着说道。

    “俺要是你,才不管这么多呢,吃到肚子里的东西,那才是属于自己的。”彩儿显然不认同感舒有金的做法,开口说道。

    这两人一鸟走出宝库后,地面上的那块石门又缓缓降下,将门洞遮蔽了起来。

    待他们走出那条百丈长的通道,来到布有极衍禁制的石壁外后,舒有金又回过身来,朝石壁上看去。

    只见其手中法诀接连掐动,身上便立即亮起了一阵光芒。

    “启。”

    只听其口中轻喝一声,地面之上立即响起“隆隆”的摩擦之音,先前沉入地面中的那方石壁再度浮现而出,将宝库封死了进去。

    待石壁完全闭合以后,舒有金手腕一翻,又取出一面金色腰牌,朝着石壁之上按了下去。

    只见原本坚固无比的石壁,顿时如同豆腐一般下陷进去了几分,径直将那面腰牌吞没了进去。

    腰牌没入石壁内后,金光一闪,其上雕刻出来的那只金色飞鼠,竟突然像是活过来了一般,身子一扭首尾相衔着蜷缩在了一起。

    “石头,他这是在干嘛?”彩儿感觉有些奇怪,附在石牧耳边小声问道。

    石牧却没有直接回答他,而是传音说道:“他不放心我俩,给原本的禁制符阵上又多加了一道封印。”

    彩儿听罢,心里不由得多了几分怒气,正要开口骂人,就听石牧的声音又在心头响起:“不必怪他,这也是人之常情。”

    “好了,石兄,我们继续出发吧。”设置好新的禁制封印之后,舒有金回过身来,跟石牧说道。

    两人驾起飞行法器,变作两道流光,一前一后,飞速朝着高空之中掠去。

    ……

    不多时,石牧和舒有金二人便走出了地宫,来到了外面。

    此刻外面已是深夜。

    舒有金正要开口说什么,石牧突然低叫一声“不好”。

    话音刚落,异变骤生!

    以两人为中心,周围近百丈范围内,忽的浮现出大片黄色光芒,凝聚成一片黄色光幕,将二人笼罩在了下面。

    同时地面冒出无数黄色细丝,瞬间将二人的身体缠住,根本来不及反应。

    彩儿由于站在石牧肩头,见势不妙,连忙飞了起来,倒是没有被缠住。

    接着周围人影连闪,数十个身影凭空出现,将两人围住。

    “哈哈!方兄,多亏了你的阵法,这么轻易就得手了。”一个粗狂声音响起,语气兴奋。

    声音的主人是一个身躯雄壮的壮汉,一头红色短发,浓眉大眼,散发出霸道的气势。

    红发壮汉身旁不远处,一个紫袍青年站在那里,双目呈现出淡紫色。

    他应该就是红发壮汉口中的方兄。

    “安兄过奖了,小事而已,不必介怀。”紫睛青年呵呵摆手说道。

    两人赫然都是圣阶后期修为,旁边的数十人分成两拨,隐隐以二人为首的样子。

    这些人中大部分都是天位修为,只有少数几人是圣阶,不过也都是圣阶初期。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