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八百二十一章神境傀儡
    石牧闻言,心中一跳,定睛朝前方望去。

    只见石门上的那弓背人影,与之前的社君模样极其相似,然而其手中握着的却不是长鞭,而是一柄三齿叉,从模样上看起来要凶恶许多。

    “什么夜磨子啊?”彩儿问道。

    “夜磨子大人,是本族所供奉的掌管杀伐的神祗。”舒有金颤声说道。

    他的话音未落,一阵砰砰之声传来,周围那七道石门豁然打开。

    下一刻,一道道身穿金甲的武士身影便从中窜了出来,将石牧二人包围在了中间。

    石牧眉头微皱,目光从这些武士身上扫过,就见其全身都被金甲包裹,只有一双血红色的眼睛露在外面,手腕上两道钢爪如同十柄锋锐的钢刀,闪着伸缩不定的摄人寒芒。

    这些金甲武士,每一个气息都达到了圣阶后期,数量足有三十余人,使得本来就不太宽敞的石室,变得更加拥挤。

    只听“铮”的一声锐响,那三十余武士几乎同时出手,钢爪一探,便朝石牧两人抓了过来。

    由于空间较小,石牧一翻手将如意镔铁棍取出,却并未将其化作齐眉长棍,而是变作手臂长短的短棍握在手中,朝着那些武士打了过去。

    “石头,这些家伙就交给你们了,俺去上面躲躲。”彩儿一边叫着,一边鼓动着翅膀朝着石室穹顶上飞去。

    然而,其还没有飞到顶,便突然大叫道:“石头,快躲开。”

    只见密室上方,忽然亮起两道红色异芒,一道高大的黑色身影从上方直直砸落了下来。

    石牧已有警觉,一棍挥开一名欺身而来的金甲武士,身形微微一错,朝一旁避让开来。

    “铮”的一声锐响。

    一柄黑色的三齿叉已经从天而降,刺入了石牧身前的地面中。

    紧随其后,一道黑色身影也从穹顶之上落了下来,单手握住了三齿叉,“唰”的一下将其从地面中拔了出来。

    “神境傀儡!”石牧双眼微眯,口中喃喃说道。

    “夜磨子大人!”正与金甲武士交战的舒有金,抽空朝这里瞄了一眼,也不由得惊叫出声。

    只见那黑影身穿黑色长袍,衣袖之间垂下道道长条状的缎带,高大的身躯微微前倾,显得有些佝偻,一脸凶怒之相,与先前石门上雕刻的图案全无二致。

    其双目之中也如那些金甲武士一般泛出血红光芒,看起来十分诡异,似乎没有多少灵智。

    石牧双目一凝,单手握棍先而出,如同执剑一般朝前刺出。

    那黑袍傀儡手中三齿叉一提,朝着石牧猛地一挥,猛烈撞击了过来。

    只听“咚”的一声闷响,石牧手臂猛然一震,便感到一股排山倒海般的巨大力量轰然袭来,身子不由自主的朝后方倒飞出去。

    “轰”的一声重响。

    石牧在快要撞击到石壁的瞬间,忽然扭转身形,一脚踩在了身后的石壁上。

    他单足用力,猛地一蹬,借着这股力道倒飞而回,手中如意镔铁棍骤然变长,从天机棍鞘中脱鞘而出,朝着黑袍傀儡的头顶悍然砸下。

    只见石牧棍端之上,一片朦胧金影浮现而出,以山岳倾轧之势压向黑袍傀儡头顶。

    黑袍傀儡眼中红芒一闪,手中三齿叉向上一擎,朝着镔铁棍上抵了过去。

    “轰”的一声巨响。

    无数道金色棍影炸裂开来,朝着石室各个角落疾射而去,径直将七八具金甲武士打得四分五裂。

    “石头,你小心点,可别伤到了俺。”彩儿还在石室顶端,心惊胆颤地叫道。

    而另一边,舒有金虽慌不乱,身上也是光芒大作,身后浮现着一只巨大的鼠影,与围绕着他的十余个金甲武士缠斗着。

    石牧目光微寒,手中长棍上金光暴涨数倍,悍然下压。

    只听“铮”的一声脆响,黑袍傀儡手中的三齿叉上一道尖齿顿时断裂了开来。

    石牧的如意镔铁棍顺势下压,一下子砸在了黑袍傀儡的肩膀上,直将其砸得半跪了下来。

    一声沉重的碰撞之声响起,石牧便感觉自己仿佛砸在了金石之上,那黑袍傀儡的身体竟似用某种特殊材质所制,坚若磐石。

    黑袍傀儡头颅微微抬起,一双血红的眸子冷冷地盯着石牧,

    忽然,其身上黑色光芒猛地一亮,周身条缕状的衣物无风自鼓,一股强横气势横扫而出,逼得石牧不得不向后推开数尺。

    石牧目光左右扫视一下,身子突然一转,朝着那七道石门中的一个钻了进去。

    黑袍傀儡见状,也立即追了上来。

    石牧跑开之后,原本还环伺在他周围的金甲武士,全都朝舒有金围了过去。

    舒有金顿时感到压力倍增,可也无计可施,只得奋力抵抗,却是捉襟见肘,叫苦不迭。

    石门内的空间比外面还要小上几分,但由于没有金甲武士的缘故,倒显得宽敞一些。

    那黑袍傀儡刚一冲进来,便被石牧一棍招呼了上去。

    黑袍傀儡举臂而上,横抓着三齿叉朝石牧的长棍格挡而去。

    然而下一秒,石牧的长棍却打在了空出,他只觉得眼前一花,那黑袍傀儡的身影就已经从他的眼前消失了。

    石牧顿觉不好,体内真气猛地一催,九龙锁金甲覆盖躯体下,土黄色的石甲和淡蓝色的水甲同时浮现。

    可是还不等水甲将他的后背完全包裹住,黑袍傀儡的钢叉已经砸到了他的后背上,

    “轰”的一声闷响。

    石牧直觉背后一阵沛然巨力袭来,身子猛地一震,不由自主朝着前面飞了过去。

    然而还不等他落地,黑袍傀儡的身影又忽地一闪,出现在了他的正前方,双手持着钢叉朝他胸口处捅了过来。

    石牧顿时大惊,这等度几乎已经等同于瞬移了。

    他连忙长棍一卷,在钢叉顶端猛磕了一下,将身子偏移了几分,堪堪从黑袍傀儡的钢叉边缘错了过去。

    与此同时,其身上突然一道乌光亮起,身外化身径直从中飞出,手握着血色残剑朝着黑袍傀儡身上劈砍而去。

    只听“呼”的一道风声响起,黑袍傀儡的身影诡异的从血色残剑的下方消失不见,很快又从石牧分身的头顶上突然闪现,握着三齿叉猛然扎下。

    “砰”的一声闷响。

    石牧长棍横扫而出,一下子打在了三齿叉上,将黑袍傀儡打得倒飞了出去。

    黑袍傀儡刚一落地,双目中的血色光芒突然暴涨几分,其身影一晃竟然如同黑烟一般,在半空中晕染出丝丝缕缕的黑色烟雾。

    看着黑袍傀儡身影变得有些模糊,石牧的眉头不由得紧皱了起来,其将目光转向自己的分身,默然地点了点头。

    就在这时,黑袍傀儡幻化出的烟雾忽地一闪,竟然分裂成了五道,径直变作了五个一模一样的傀儡,手中全都握着断齿的钢叉,朝着石牧这边冲了过来。

    其身影似实似虚,忽真忽假,在半空中闪动着朝石牧袭来。

    这一幕看似缓慢,实则只是一瞬之间,与他之前的闪现全无二致,只是这一次却是五个身影同时出现,石牧几乎完全没有躲开或者防守住的可能。

    出人意料的是,石牧非但没有躲避,反而将如因镔铁棍收归棍鞘,纳入了体内。

    只见其身前五道黑影忽地一闪,五柄三齿叉尖端从不同方向,集中朝着他的身上刺了过来。

    石牧的眼中,几乎已经能够反射出那些钢叉尖端上的寒光,但他却依旧没有动。

    就在那些尖利的钢叉即将全部刺入他身体的前一秒,那五道黑影却是同时一滞,悬停在了半空中。

    就是此刻,石牧眼中光芒一亮,手臂之上白光一闪,骤然涨大数十倍,变作一只擎天巨掌,一把就将那五道身影全都握在了掌心。

    还不等那五道身影挣扎,一柄血色残剑已经破空而至,猛地刺入了其中一个黑袍傀儡的头颅中。

    只见一道黑色烟气从黑袍傀儡头颅中涌动而出,流入了血色残剑之中,剑身上的红芒立即变得明亮了几分。

    而其余那几个黑袍傀儡则纷纷溃散开来,消失不见了。

    看着黑袍傀儡眼中的血红光芒黯淡下去,回想着刚才的一幕,石牧的心中不由得有些后怕。

    若非身外化身残缺的领域禁锢住了这黑袍傀儡一瞬,为其争取了关键的时机,恐怕他此番也难以全身而退。

    石牧稍微调整了一下气息,重新将身外化身收了回去,跨步走了出来。

    走回石室中时,石牧不由得有些惊讶,只见地面上到处都是金甲武士残缺的盔甲,竟没有一个还站立着的。

    “倒真没想到,舒兄竟如此强悍。”石牧不由得赞叹道。

    舒有金听到此话,面上露出一丝惭愧神色,摇了摇头道:“石兄谬赞了,方才你击败了夜磨子大人后,这些金甲武士就全都自行兵解了,我只是勉强拥有几分自保之力,哪有这等实力。”

    石牧闻言,点了点头,目光一转,落在了那扇尚未打开的石门之上。

    就在此时,一个声音从空中传来:

    “哎哟,总算打完了,赶紧打开宝库拿钱走人,这地方俺是一刻也不想呆了。”

    却是彩儿从穹顶飞了下来,落在石牧肩头,摆了摆翅膀,抖去身上的灰尘,抱怨道。

    “好。”舒有金也是心有余悸,连忙应了一声,朝着剩余的那道石门走了过去。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