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八百零九章 促膝而谈
    在卧室里略一停留后,石牧便回到了大殿,推开了大殿后墙上的木门,又朝殿后走去。

    大殿后方,是一处庭院,里面种满了青翠的山竹,而在山竹掩映的后方,则有一间十分宽敞的石洞密室。

    走进密室内,石牧关上石门后,在洞内的石床边缘坐了下来。

    “石头,俺怎么觉得他们没有把你当做四长老,反而是当个囚徒对待呢?外面那两个猴子怎么看,都像是来监视咱们的!”彩儿有些不悦的说道。

    “弥天巨猿一族这么多年来隐世不出,就是不希望被天庭找到,陷入危险之境。如今我初来此地,对于他们而言,毕竟仍算个外人,他们谨慎一些也是情有可原。”石牧说道。

    “石头,俺似乎已经看到未来一段时间里的悲惨生活了……”彩儿神情哀怨地说道。

    石牧闻言,不由哑然一笑。

    两人正说话间,忽然听到外面传来白垚的声音:“启禀四长老,白藏长老来访。”

    “咦,是金毛猴子来了?”彩儿有些意外的说道。

    “快请。”石牧目光一闪,口中回道。

    说罢,他便带着彩儿走出密室,开门将二长老迎了进来。

    刚一进来,白藏长老便呵呵一笑,开口问道:“石牧,来到这里,可有什么不适应的地方?”

    石牧微微一愣,心头却是微微一热。

    白藏长老这样直呼他的姓名,而不是称他石道友或者别的什么,倒是显得多了几分亲切,可见这位白藏长老是真的认可他,没有将他当外人。

    “多谢白藏长老关心,石牧并无什么不适。”石牧说道。

    他的话音刚落,彩儿却是颇为不满地抱怨起来:“要是外面不杵着两根监视俺们的柱子,那就舒适多了!”

    “彩儿,不得无礼。”石牧低喝道。

    “哈哈,你的这只鹦鹉灵宠倒是直爽性子!不过,白垚白风都是大长老的人,虽然不属于我们这一派,但也不是白丕那厮的人,你大可不必太过担心。”白藏哈哈一笑道。

    “你们一派?白藏长老,这是何意?难不成弥天巨猿一族中还有派系之分?”石牧疑惑道。

    “不瞒你说,派系之分的确是有。族中与我同心,想要联合八荒古族和众多星域不属于天庭的势力,反攻于天庭,为白公族长和那些死去族众报仇雪恨的族人,称为鹰派。而白丕之属则认为,此时我弥天巨猿一族尚未恢复战力,不宜与天庭正面冲突,想要继续隐世于外,休养生息,待实力壮大之后,再向天庭复仇,是鸽派。”白藏说道。

    “其实,白丕长老所言,似乎也有一定道理。”石牧目光微闪,不置可否的说道。

    “嘿嘿,他那一番说辞不过是自说自话,自欺欺人罢了。想要休养生息,壮大实力,天庭岂会给我们时间?近千年来,天庭何曾放弃过对我的追踪?况且,我们已经休养了近乎千年,又恢复了几分实力?与千年前白公族长领导之时,相差实在太远了。”白藏说道。

    石牧闻言,没有说话。

    “不仅如此,由于我族久未出世,不与外界沟通,现在弥阳、地阴,甚至天河星域,我弥天巨猿一族的威名,早已一落千丈,近百年,更是已没有多少人在意了。”白藏说到这里,面上神情颇为萧索。

    石牧眉头微蹙,沉思了片刻,抬起头问道:“不知鹰派和鸽派之间,谁的实力更强大一些?”石牧问道。

    白藏听罢,笑着摇了摇头,开口说道:“两派实力相当,八洞之中,有三位洞主意见与我一致,另有三位与白丕一致。”

    “八洞?何谓八洞?”石牧有些不解的问道。

    “石道友来此不久,不知道也正常。其实我弥天巨猿一族中,自长老之下,还有八位洞主,统帅八部猿族。”白藏简单解释道。

    “哦,那还有两位洞主呢?他们属于哪一派?”石牧问道。

    “他们二人与大长老意见一致,即不主张即刻反攻,也不认为应该继续隐世,属于中立派。而这一派虽看似只有两洞,但在人数中,却占据着明显的优势。”白藏答道。

    “哦,原来如此,不知是何缘故导致如今的局面?”石牧眉头微蹙的问道。

    “唉,立场不同。近些年来,相继有当年追随过白公族长的族众亡故,而这些人则全部都是鹰派,所以我们这一派的实力是一直在减弱的。追随白丕那厮的,大多是这一战后来成长起来的后辈,对先前族中所经历的那场巨变感受并不深刻,他们幼时遭逢动乱,而后又重归安定,已经逐渐习惯于安逸的生活,忘记了天庭带给族人的耻辱和仇恨。殊不知,忘记历史就等于背叛。”白藏面色有些黯然的说道。

    “或许是接受了白猿老祖传承的缘故,我曾梦回当年白猿老祖带领众猿进行的那场鏖战,亲身目睹了过众多猿族前辈们奋勇杀敌的场面,至今仍记得那四员猿族战将的无畏身姿。”石牧联想到当年那一幕,由衷说道。

    “哦,你都看到了些什么?快跟我讲讲。”白藏闻言,面露惊讶之色,连忙问道。

    “我记得……”石牧点了点头,说道。

    接下来半刻钟里,石牧仔细将他在梦中所见到的星海中的那段场景讲述给了白藏听。

    结果,这白藏直听得面露激动之色,双拳握紧。

    听罢,白藏一声叹息道:“白丕那厮当年的确还有几分血性,可惜如今他已经忘得差不多了。”

    “不知白藏长老此话何意?”石牧不解问道。

    “当年白公族长之下,曾有五位神境大将,你在梦中见到的便是其中四位。为的那青猿便是大长老白朴,黑猿名为白闾,白猿名为白铎,分别是当时的二长老和三长老。而那红猿便是白丕了。”白藏解释道。

    “原来如此。”石牧听罢,恍然大悟。

    “当年,我是族中的四长老,奉白公族长之命转移族中重宝和族中后辈,并未直接参与最后的决战,后来也只知道族长和白闾白铎两位长老战死,至于具体战况,白朴和白丕两人都不愿提及,我所知道的并不详尽。”白藏神色有些黯然的说道。

    石牧听罢,心中有些感慨,一时间竟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所幸上苍眷顾,白公在天有灵,让你来到了我们巨猿一族。我想,有了白公传人在,自然会有越来越多族人投入鹰派,反攻天庭报仇雪恨也就指日可待了。”白藏眼中亮起一丝光芒,肃然道。

    “天庭所作所为早已人神共愤,打上天庭,诛杀万仙早已成为石牧毕生夙愿。”石牧朗声说道。

    “好,好一个打上天庭,诛杀万仙。”白藏面露喜色,激动说道。

    “白藏长老,石牧有一事不知当问不当问?”石牧说道。

    “但说无妨。”白藏说道。

    “敢问族中现有多少族众?”石牧问道。

    白藏沉吟了片刻,开口说道:“天兽血脉虽得上苍眷顾,远强于寻常血脉,却也有一弊端,便是繁衍不易。当年大战之后,我族损失惨重,逃出至此者不过万余人,休养生息千余年,人数也不过翻了一倍,如今不到三万。”

    “其中鹰派多少人?鸽派又有多少人?”石牧心中一动,又问道。

    “鹰派鸽派人数相仿,各万人上下,其他几乎皆为中间派。”白藏答道。

    说道这里,石牧忽然想起一个问题,便开口问道:“敢问白藏长老,先前我所遇到的那名为白石的族人,属于哪一派?”

    “说起此人,倒是颇为特殊。其性情一向孤僻,鲜与他人来往,从未表示过立场,故而并不属于这三派中的任何一派,没想到,早已是天庭爪牙。”白藏愤然道。

    石牧沉默了片刻,接着问道:“那白洪又属于哪一派?”

    说起白洪,白藏脸上倒露出一丝喜色:“白洪乃是后辈族众中不出世的天才,其天赋之强已经过白丕,乃是族中当之无愧的后辈第一人。此外,他已将九转玄功修至六转大成,在你来之前,他私下里一直被认为是白公的传人。而所幸的是,他也是我鹰派中的一员。”

    石牧听罢,默然点了点头。

    “石头,怪不得那家伙一上来就跟你杠上了,俺还当怎么回事呢?”彩儿恍然大悟的说道。

    “哈哈哈,白洪那小子脾气是不怎么好,不过确定你是白公传人之后,他也必定全心侍奉于你。”白藏笑着说道。

    接下去的时间里,石牧又向对方问了不少问题。

    白藏对石牧白猿老祖传人的身份早已打心底认可,对石牧自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两人想谈甚欢,白藏直至傍晚才离去,临走时还不忘嘱咐石牧,有事的话随时可以去找自己。

    送走白藏之后,石牧没有再回密室,而是来到了卧房,在床上盘膝而坐,陷入了沉思。

    彩儿一连叫了他好几声,才把他从沉思中叫醒了过来。

    “石头,你在想啥呢,怎么连俺都不搭理了?”彩儿抱怨着说道。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