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八百零七章 老祖再现
    石牧微微喘息,看着不远处的蓝袍自己,神情开始凝重起来。

    一连串的交手让他明白,眼前这个自己拥有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力量,武技,武器,连战斗习惯也一样。

    他有种狗咬刺猬,无从下口的感觉。

    不仅如此,战斗到现在,他已经有些疲累,但是那蓝袍石牧真气似乎无穷无尽,根本没有疲累的迹象。

    嗖!

    蓝衣石牧背后黑白双翼一展,身形顿时消失,下一刻出现在石牧身后,手中如意镔铁棍金光大盛,一棍轰然挥出。

    如意镔铁棍散发出刺目金光,轰隆隆一声巨响,无数金色兽影从金光中涌现,汇聚成一股气势汹汹的兽潮洪流,朝着石牧袭来。

    百兽震惶!

    虚空剧烈颤抖,兽潮的冲击下几乎立刻碎裂,一股苍莽巨力锁定了石牧,周围的虚空也开始塌陷,组成一个囚笼,让他无法逃离。

    石牧脸色一变,心中不由苦笑一声。

    “百兽震惶”这个绝招平日里他都是用来对付敌人,没想到今日自己也吃了这一招。

    说起来,自己还真是第一次直面自己这一招的锋芒。

    这个念头在其心中一闪即逝,他身上金光一闪,锋利无比的金之力从他身上飞出,一下将身周的苍莽巨力撕碎。

    他背后黑白双翼光芒大放,瞬间变大了数倍,无数黑白符文出现在翅膀上,上下流转不停。

    黑白双翼光芒一闪,石牧的身影从原地消失无踪,金色兽潮洪流打了个空,石牧刚刚站立的虚空被打出一个巨大窟窿,天地灵气仿佛翻开的水,剧烈激荡。

    蓝袍石牧施展出‘百兽震惶’,全身气息顿时一泄。

    就在此刻,他身后虚空一闪,石牧的身影浮现而出,手中长棍脱手而出,犹如一头出山的猛虎,呼啸而下。

    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虚空中爆发出一团刺目金光,密密麻麻的空间裂缝此起彼伏,交替闪现!

    蓝袍石牧化为一道蓝色身影,向后方倒射而出。

    其竟似用手中长棍,从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挡下了这一招。

    石牧眼中闪过一丝喜色,心念一动,便要召唤出翻天棍,给尚处于半空中的蓝袍石牧致命一击。

    这个情况下,他有八成把握能够得手。

    不过下一刻,他脸色一变,灵海中的翻天棍对于他的召唤没有分毫反应。

    不单是翻天棍,九龙锁金甲不知怎么也无法召唤出来。

    石牧动作因为惊讶迟缓了一下,蓝袍石牧立刻抓住这点空挡,稳住了身体。

    蓝袍石牧身后黑白双翼也一闪涨大了数倍,微微一扇,整个人化为一道蓝线,在空间缝隙中穿梭而过,骤然反扑到石牧身前,金色长棍横扫而来。

    一声巨响!

    石牧心中一凛,手中的如意镔铁棍横在身前,挡住了这一击。

    下一刻,两人背后黑白双翼同时一动,身影瞬间从原地消失,化为两道幻影,再次交织在了一起。

    铿铿铿!

    两人都施展出了黑白双翼的最快速度,一叠声的金铁交击爆鸣之声响彻开来,密集的仿佛暴雨雨点。

    石牧全身金光狂闪不止,手中如意镔铁棍挥舞成一个车轮。

    顶天立地、风扫落叶、力震八方、翻天覆地!

    这些通天十八棍的各种绝招连番施展,狂风暴雨般击下,甚至‘百兽震惶’,‘天地无极’这两个绝招他也施展了数次。

    无法动用翻天棍和九龙锁金甲,他便只能凭借其他手段击败眼前的自己。

    如意镔铁棍飞舞之间,划出一条条轨迹,构成一副副玄奥的图画。

    此刻和另一个自己激烈交战,就仿佛透过一面无比清晰的镜子,前所未有的将自己的一切看得清清楚楚。

    石牧的心渐渐沉浸到了一个莫名的空灵境界,忘记了此刻正在激烈战斗,平生所学的武道功法全部呈现了出来。

    风驰十三式刀法,碎石拳,七杀棍法,通天十八棍,灭仙棍法……

    甚至还有其他自己见识过的很多武道,一一清晰无比的从他心中流淌而过,不停的走马观花似的变幻着。

    随念生而起,随念灭而熄。

    石牧感受着这些武道功法蕴含的真意,体内真气运转发生了些许奇妙的变化,散发出的气息也波动了起来。

    他忽而散发出风驰十三刀凌厉迅疾,下一刻又一变,化为碎石拳法的刚猛,随即又是一变,散发出七杀棍法的滔天杀意。

    各种武道真意在他心中,隐隐汇聚到了一处,融于一炉。

    这种状态可谓玄之又玄,无法言喻,却又妙不可言。

    但是石牧此刻在战斗,神游物外之下,心神似有些松弛,气机不由得露出了一丝破绽。

    蓝袍石牧眼睛一亮,手中金色长棍一点而出,仿佛毒蛇吐信一般,准确无比刺如了石牧气息破绽之处,穿过了如意镔铁棍的防守,刺向了石牧的小腿。

    石牧悚然而惊,一下清醒了过来,不过那长棍已经到了身前三尺。

    他大喝一声,手臂一挥,如意镔铁棍呜的一声,朝着刺来的长棍挡去。

    可惜他已经慢了太多,赶不上了!

    石牧心中大急,不过就在此刻,如意镔铁棍忽的一闪,化为一道模糊的幻影,划过一个诡异的弧度,仿佛瞬移一般出现在身前。

    “铿”的一声巨响,蓝袍石牧的长棍被一下挡开。

    石牧眼中露出不可置信之色,不过身体早已本能的倒射而出,飞出了十余丈外。

    蓝袍石牧眼中也露出一丝惊异,不过他立刻紧追的飞扑而至,手中金色长棍变幻,一式通天十八棍的绝招‘力拔山河’猛然轰下。

    石牧看着飞扑而来的蓝袍石牧,眉头忽的一皱。

    这一招‘力拔山河’,他早已熟悉的的不能再熟悉,不过此刻看来竟然有些陌生。

    他手中如意镔铁棍挥洒,划过一道玄妙的痕迹,同样一招‘力拔山河’,迎了上去。

    这一招‘力拔山河’,没有丝毫霸气,反而给人一种软绵绵,慢吞吞的感觉。

    一声闷响!

    蓝袍石牧身体倒飞而出,身上蓝袍碎裂,胸口有上一道明显的棍痕。

    他中了一棍。

    石牧此刻却没有追击,反而闭上了双眼,站在原地。

    通天十八棍的棍法招式,从他心中一一走马观花式的流淌而过,不过已经返璞归真,对于这套棍法的领悟,前所未有的清晰。

    蓝袍石牧也没有趁机进攻,身上蓝光闪烁,胸口的伤痕飞快恢复原状。

    “哈哈哈!原来如此,这才是真正的通天十八棍!”几个呼吸之后,石牧忽的睁开眼睛,扬天发出大笑。

    人影一闪,蓝袍石牧再次飞扑而至,手中长棍挥下。

    石牧脸上露出一丝淡然笑容。

    其右手五指一紧,手臂一抬,手中如意镔铁棍挥舞而起。

    破空声大作!

    一招招通天十八棍行云流水般施展开来,和以前狂暴凶猛的威势全然不同,但是铺天盖地的棍意却强大了十倍不止。

    蓝袍石牧手中长棍挥舞,一道道棍影在身周出现,威势凌厉之极。

    不过这一切此刻看上去,却突然变成绚丽无用的花架子,在石牧面前突然变得破绽百出,身上不时中棍,身上逐渐浮现出一道道裂缝,道道蓝光透出。

    石牧手臂一圈,如意镔铁棍一个模糊,再次穿透了蓝袍石牧的防御,落在了他的胸口。

    “砰”的一声!

    蓝袍石牧身体大震,动作猛然停了下来,身上的裂缝飞快朝全身蔓延扩大。

    紧接着,“噗”的一声,其身体犹如琉璃一般,轰然爆裂开来,化为点点璀璨的晶芒,四下飘散开来。

    石牧胸口微微起伏,轻呼了一口气后,再次看向那个瀑布。

    瀑布上的水光闪烁了几下,也随之消散开来。

    石牧脸上一喜,纵身飞入了瀑布中。

    这次没有再发生任何事情,顺利进入了瀑布。

    瀑布之后,是一个丈许来高的山洞入口,里面闪烁着淡淡的金光。

    石牧定了定神后,迈步走了进去。

    山洞内面积不大,只有方圆四五丈,空荡荡的没有什么东西,只有中间位置摆放了一个石台,上面是一个尺许大小的金色箱子,表面散发出阵阵金光。

    石牧目光灼灼的看着那金色箱子,脸上露出一丝激动,迈步走了过去。

    就在此刻,前方虚空波动一起,接着一个身穿金甲的白色猿猴渐渐浮现而出。

    白猿凶厉的五官却给人一种温和之感,静静打量着石牧,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白猿老祖!”石牧停下脚步,看着眼前的白猿,脸色一变,惊呼出口。

    不过下一刻,他便发现,眼前的白猿并非实体,而是一个半透明的虚影。

    “没错,我正是白公。不过你如今见到的,不过是我一丝残魂而已。”白猿老祖开口说道。

    “弟子石牧,拜见老祖!”石牧眼神一动,躬身行了一个大礼。

    这一礼,他是心甘情愿。

    若非白猿老祖的那一滴精血,他现在可能还是凡俗世界偏僻一隅的一介寻常武徒,终此一生,怕是连自己所在的星球,都无法走出。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