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八百零六章 另一个自己?
    目送彩儿离去后,石牧转过身,对着白丕问道:“三长老,不知这样是否可以了?”

    “走吧。”白丕不冷不热的说了一句,转过了身子,走入山壁入口。

    石牧随着三人走进了山壁入口,里面是一条通道,不过并不长,很快来到一处地下空间。

    此处很是宽敞,有二三十丈,中央是一个离地颇高的祭坛,祭坛之上耸立了一块黑色石碑,上面黑光闪烁,隐约能看到一个黑色漩涡,缓缓转动,散发出阵阵强大无比的波动。

    “这石碑就是宝藏入口?”四人来到祭坛之上,石牧看着黑色石碑,开口问道。

    “没错,石牧道友,请吧。”大长老抬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说道。

    石牧翻手取出棕色令牌,心中暗暗呼了一口气,缓步走上前去,同时心念一动,将真气注入铁猿令中。

    “噌”的一声!

    令牌表面灵纹一圈圈亮起,通体散发出淡淡光芒,从他手中悬浮了起来。

    眼见此景,石牧心中稍稍一松。

    大长老等人见状,脸色都是微微一变,不过神情却是各异。

    大长老,白藏二人脸上露出一丝喜色,白丕脸色一沉,暗暗握拳。

    石牧控制着令牌,继续缓缓靠近石碑。

    随着令牌的靠近,石碑上的黑光忽的剧烈闪烁起来。

    就在石牧来到石碑前,距离不过丈许的时候,一道黑光从那个黑色漩涡中飞出,打在令牌上。

    “呼”的一声!

    棕色令牌光芒大盛,一下笼罩住了石牧,一闪没入了黑色漩涡中,瞬间消失。

    一切发生的太过突然,石牧身影消失,大长老三人才反应过来。

    “可恶!怎么只有他一个人进去了!和上次族长开启时不一样啊!”白丕大喝道,双手法决一催,整个人化为一道红光,朝着黑色漩涡飞去。

    黑色漩涡黑光一闪,“砰”的一声!

    红光溃散,白丕的身体被直挺挺的震飞了出来,摔在了数丈之外,口中喷出一口鲜血。

    “不用试了,没有铁猿令牌,我们谁也不可能进入里面的。”大长老没有看白丕,口中淡淡说道。

    “难道就任由那个石牧一个人进去?万一他将里面的宝物全部收走了怎么办?”白丕站了起来,情急之下,也不再顾忌大长老,大声喝道。

    “这个宝藏原本就是族长为他的继承人所留,石牧现在既能得到铁猿令的认可,已经说明他是白公族长选中的人,里面的东西,归他所有也是理所应当。”大长老在原地盘膝坐下,缓缓闭上双目,说道。

    白丕闻言,脸上神色一阵阴晴不定,怒哼了一声,双手抱胸的站到了一旁。

    白藏看到白丕难看的脸色,咧了咧嘴,似乎颇有几分高兴,目光随即看向石碑,露出殷殷期待。

    与此同时,石牧身体被一股巨大力量笼罩,根本无法挣脱。

    他只觉一阵天晕地转,周遭的景物变得模糊不清,似乎在一瞬间失去了对身体的操控。

    就在其心中有些着急之时,身体蓦的一轻,被抛飞了出去,接着眼前一亮,出现在一个空旷大殿之中。

    此刻的他,再次夺回了身体的控制权。

    他深吸了口气,连忙沉下心来,目光四下逡巡。

    这座大殿颇为广阔宏伟,周围一根根金色柱子耸立而起,正前方是一个通往外面的大门。

    不知为何,这座看似宏伟的宫殿之中,到处充斥着荒凉的感觉,墙壁,地面上都有荒废的痕迹。

    石牧收回目光,脸上露出惊奇的神色。

    这个地方,给他的感觉和当初的昆明废墟有些相似,不过没有昆仑那般残破,却充斥着一种历经苍茫岁月的古老气息。

    石牧略一沉吟,迈起步子在大殿之内缓缓走了起来,边走边看,同时放出了神识。

    如其所料,此处对神识限制不小,只能堪堪离体十余丈的样子。

    他如是在这座大殿内走了一圈,并没有发现什么,在原地踌躇了片刻后,便干脆走出了大殿,朝着远处走去。

    大殿外面是一片连绵的亭台楼阁,小桥流水,似乎是某个人以前的居所。

    石牧目光闪烁,又在在门口站了片刻。

    此处是白猿的藏宝之地,看似风平浪静,但定然不简单。

    将周围的情况打量了一遍后,他小心的在各处寻找了一番,结果却仍旧是一无所获。

    这里到处都是空荡荡的宫殿建筑而已,除了一些花草,一个活物也没有。

    “怎么会这样?”他眉头紧皱,有些摸不着头脑。

    就在此时,他心中一动。

    “哗哗哗……”一阵流水撞击的声音隐隐从远处传来。

    石牧身形一晃,飞到半空,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很快恍如。

    原来是宫殿不远处的一处山峰上,一道巨大银色瀑布从天而降,发出“哗哗”的声音。

    这片宫殿附近是连绵的山脉,有一条瀑布也没有什么。

    他脸上露出一丝失望之色,正要飞身落下,继续寻找那宝藏所在,脸色忽的一变,抬头看向那道瀑布。

    就在方才,瀑布中似有一道微弱的金色光芒一闪而逝,若非他眼力极好,几乎不可能察觉到。

    “难道是这里?”石牧心中大喜,连忙朝着瀑布飞去,转眼间到了瀑布之前。

    透过瀑布垂落而下的湍急水幕,隐约能看到后面有一个山洞入口,里面闪烁着点点金色光芒。

    石牧按捺住心中的兴奋,身形一动,朝着瀑布内飞去。

    不过就在他碰到瀑布的瞬间,“哗啦”一声,瀑布之水忽的倒卷而起,化为一只巨大无比的大手,朝着石牧拍了过来。

    一股巨大风压轰然而至,石牧只觉这一瞬间呼吸都有些压抑,心中不由一凛。

    不过他本就是胆大心细的性格,加之来到这里后就一直小心翼翼,没有丝毫放松。

    他身上蓝光骤然间一闪,立刻停住了身体,接着右手五指握拳,一拳轰出。

    “轰隆”一声,大片灰光从他身上飞出,凝聚成一个巨大灰蒙蒙拳影,和流水大手撞在一起。

    “轰隆隆”一声巨响传出!

    流水大手轰然溃散,石牧也被一股巨力震得退了几步,离开了瀑布。

    瀑布之上泛起一阵水光,莹莹闪烁。

    “哗啦”一声轻响,瀑布的流水一动,一个人影浮现而出,从瀑布里走了出来。

    石牧脸色一变,这人一身蓝袍,身材高大,面容坚毅,不是别人,正是他自己。

    “果然是藏宝之地,不是那么容易进去的。”石牧惊讶之后,嘴角反而上扬,露出一丝笑意。

    白猿的宝藏定然在瀑布后面的山洞中。

    他低喝一声,手中黑光一闪,如意镔铁棍浮现而出,朝着蓝袍石牧飞射而去。

    如意镔铁棍一个模糊,幻化成密密麻麻的一片棍影,从不同方向朝着蓝袍石牧打去。

    “擘蛟翻江!”

    蓝袍石牧手一抬,手中也多出一根黑色长棍,赫然也是一根如意镔铁棍。

    他手臂一动,密密麻麻的棍影浮现而出,竟然也是一招“擘蛟翻江”,与石牧施展的一般无二。

    砰砰砰!

    一连串的闷响传出,棍影相撞,虚空中爆发出一连串暴裂声,震得虚空狂颤,棍影也随之双双消散开来。

    石牧身体一震,往后被震退了几步,脸上惊色一闪。

    这一招试探,双方无论力道,速度,招式都是一模一样。

    蓝袍石牧也往后退了几步,不过立刻稳住身体,如意镔铁棍横在身前。

    “哈哈哈,有意思,需要战胜自己吗?”石牧哈哈大笑起来。

    笑声一止,他大喝一声,全身金光大盛,体表浮现出无数金色鳞片,瞬间完成图腾变身,如意镔铁棍上也散发出道道金光,从上往下轰击而出。

    “苍鹰盖顶!”

    蓝袍石牧身上也是金光一闪,瞬间全身覆盖了一层金色鳞片,变成和石牧一模一样的状态。

    他手中的如意镔铁棍同样金光大放,由下往上挑去。

    “砰”的一声巨响!

    两只长棍相撞,发出一声巨响。

    石牧身体再次倒飞而回,一圈汹涌的金光海潮般朝着周围扩散而去,波及到了瀑布,瀑布立刻泛起一层淡淡的水光,将金光荡开。

    “图腾变身也能模仿!”

    他神情露出惊讶之色,背后黑白光芒一闪,凝聚成一对黑白双翼,微微一扇,身体立刻化为一道模糊幻影,飞扑而出。

    那蓝袍石牧背后光芒一闪,也同样浮现出一对黑白双翼,身体立刻也模糊起来。

    两道模糊身影在半空不断相撞在一起,发出一连串的巨响。

    一道道金色棍影碎片流光四处迸射,山峰附近的群山稍有触及,便被割裂得遍体鳞伤,轰然崩塌,地面也随之裂开,被打出一个个巨大无比的深坑。

    一时间,天地灵气剧烈波动,掀起阵阵巨峰,席卷目光所能及的一切。

    石牧越打越是暗暗心惊。

    自己所施展的一切招式,对方都能一模一样的模仿出来,威能也是一般无二。

    在一次剧烈碰撞之后,石牧身体大震,倒飞而出,心念一动的稳住了身形。

    蓝袍石牧也同样停在了不远处的虚空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