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七百九十章 我先走了
    石牧看着莲花童子,叹了口气,道:“看来一切都在你的预料之中。那沧月遗迹的事情,莫非也是……”

    “沧月遗迹实已子虚乌有,那个所谓的遗迹,不过是离尘宗故意杜撰出来,挑拨青兰圣地和逐云剑派的关系而已。”莲花童子说道。

    “你的意思是说,沧月遗迹早就不存在了?”石牧不解的问道。

    “不错。当年的沧月被我施秘法封印起来,他们绝不可能找得到的。此事我虽早已看穿,不过后来觉得任凭事态发展,有助于我之后的一些安排,便将计就计,没有点破而已。”莲花童子说道。

    石牧苦笑一声,对于面前的这人实在有些无语。

    “你既继承了白猿的传承,修炼九转玄功比旁人顺利很多,不过你的修为也不能落下,需要尽快修炼到神境,才能有资本对抗天庭。”莲花童子说道。

    “此事我自然明白,不过我现在才是圣阶初期,要修炼至神境,可着实有些遥远了。”石牧有些无奈的说道。

    “话虽如此,帝夋既已恢复了伤势,留给你的时间也就不多了,你必须加快速度才行。”莲花童子说道。

    “帝夋的修为究竟达到了什么层次?”石牧眉梢一挑,问道。

    “当年帝夋,我,还有宝花三人其实都达到了神境后期,不过之后帝夋的修为不知为何又突飞猛进,似乎距离最后一步,也只是一线之隔了。”莲花童子神情凝重无比。

    “最后一步?神境之上还有更高境界吗?”石牧脸色一变,问道。

    “传闻之中,若能设法抵达更高界面,渡过天劫,便能让修为更进一步。”莲花童子说道。

    “是否这神境之内的进阶划分,与圣阶以前不同?”石牧缓缓点头,又问道。

    “不错,神境内每一个小境界的差距,便是天差地别。神境初期只是初悟三千天道之一,以己化神,初步掌控天地之力。神境中期乃是以身炼虚,养成本命元神,神境后期的本质乃是人神合一,化合五行万物,而神境巅峰则是超越真我,粉碎真空,晋升大乘圆满之境。这每一层境界之间都犹如天堑,远不是圣阶小境界之间的差距那么简单。要知道,九转玄功缘何会被称为造化神通,其真正奥秘之处,便在于神境,各中奥妙,须你自行领悟。”莲花童子说道。

    石牧用心体悟这些话,牢牢记在心中。

    “多谢冥主指点,不过如今青兰圣地已毁,我当时只来得及兑换到前八层功法口诀。”他突然又想到了什么,苦笑道。

    “呵呵,无妨,我已为你安排好此事。”莲花童子微微一笑,双目金光一闪,单手一扬,一连串玄奥的灵文一闪即逝的没入石牧脑海之中。

    石牧先是一怔,继而大喜。

    “我此番历经此劫难,也是我命中注定的劫数。如今实力虽没有大的进展,不过冥冥中却感应到了一些关于轮回天道的微妙变化,对抗帝夋的重任,最后恐怕还是要落在你的身上。”莲花童子说道。

    石牧脸色一怔,这番话有些吓到他了。

    “此事以后再说,你现在先努力修炼便是。”莲花童子说道,翻手取出一块棕色令牌和一块玉简,递给石牧。

    石牧接了过来,棕色令牌似乎是一件信物,上面刻画了一个巨猿图案,看起来惟妙惟肖。

    “这棕色令牌是白猿所在的荒古八族之一,弥天巨猿一族的信物,乃是白猿之物,你既然继承了白猿的传承,此物便是属于你的。但年弥天巨猿一族也是遭逢大劫,不过所幸有一些族人存活下来了。你便带着此物,先找到他们吧,或许那里有能解开你心中一些疑团的答案。”莲花童子说道。

    “弥天巨猿一族不知如今在何处,还请不吝赐教。”石牧拱手问道。

    “据我所知,应该在天河星域之中,具体在哪里我也不知道。至于如何前往天河星域,你可以到弥阳星域的百慕星自行寻找方法。”莲花童子说道。

    “好,多谢。”石牧连忙躬身行了一礼。

    “切记!九转玄功最后能够大成的只有一人,现在修炼这门九转玄功的人可不少,天庭的赵戬会是你的一个大敌,天庭为了他能大成,准备了很多后手,你要千万小心。”莲花童子说道。

    “不知所谓的后手是指……”石牧心中一惊,有些没明白对方话里的深意。

    “好了!该告诉你的事情都差不多说了,我先走了,咱们后会有期吧!哈哈!”莲花童子打断了石牧的问话,洒脱大笑一声。

    接着其一挥手,身上绿光大盛,凝聚成一个绿色法阵,身影变得模糊不清起来,眨眼间消失无踪。

    石牧与彩儿眼睁睁看着幼童消失在原地,不由一阵咋舌。

    石牧脸色更是阴晴变幻起来。

    今日他一下子听到了太多东西,一时半会还有些消化不了。

    彩儿静静站在他肩膀上,没有打扰。

    他在原地站了良久,叹了口气,神情恢复了正常。

    “想不到以前竟然发生过这些事情,石头,我们现在怎么办?”彩儿问道。

    “此处看起来还算安全,我此刻身受重伤,还是先在这里疗伤。之后便前往天河星域。”石牧说道。

    彩儿点了点头。

    ……

    与此同时,青兰圣地。

    此刻圣地主殿外的广场上,密密麻麻的人群正前呼后拥着申屠南,朝着大殿之内走去。

    申屠南走到殿门外,抬头望了一眼高悬着的金色匾额,听着耳边众人的溢美之词,面上不由得浮现出一丝得意之色。

    千年夙愿,今日得偿,这青兰圣地终于落在了他的手里。

    众人刚一走进大殿内,关山海便开口道:“恭请圣主登临主位。”

    其话音刚落,其他百余名圣阶长老也立即附和道:“恭请圣主登临主位。”

    “好!好!好!”

    申屠南听罢,哈哈一笑,连说了三个好字,连些许推辞都没有,便径直抬步上前,走到那把曾属于粟升真人的雕龙宝椅上,坐了下来。

    其两手搭在宝椅两侧扶手上,轻轻摩擦着,面上露出一阵难以自抑的欣喜之色,他的目光从大殿内扫过,大有一股“睥睨群雄,我为共主”的气势。

    不远处,穆千绝看着申屠南一副将自己当作弥阳星域之主的模样,面色不由变得更加冰冷了几分。

    从粟升真人死后,他便很少开口说话,此刻也是一言不发的站在大殿之中。

    大殿外传来的杀喊轰鸣之声,已经逐渐稀薄起来,青兰圣地即将完全沦陷。

    片刻之后,穆千绝忽然转过身,面色严肃地对身后的圣阶长老说道:“你等立即出发,将散布在的青兰圣地中的所有弟子召集起来,严令下去,任何人都不得再继续屠戮青兰残余弟子。”

    “遵命!”那些长老齐声应下,一个个飞快走出主殿,朝四面八方飞遁而去。

    这时,申屠南也开口对殿中众人下令道:“诸位,此刻虽然已经拿下青兰圣地,控制住了这东圣星,但对其控制还尚未稳固,除了碧波星外,其余三大附属星球还都尚未臣服。我等须以东圣星为基础,尽快拿下这三大附属星球,全面接管青兰圣地统御的这方星域。”

    “谨遵圣主谕令,随时听候调遣。”殿中圣阶长老纷纷应和道。

    穆千绝听罢此话,眉头略微一挑,却是什么话也没有说。

    申屠南看在眼里,面上也没有流露出丝毫不快之色,只是开口说道:“青兰圣地在弥阳星域立宗时间最长,根基稳固,积累丰厚,其所率星域也大都资源丰富。穆殿主,你逐云剑派只要继续配合我离尘宗,将这三大附属星球攻下,瓜分青兰圣地原本所统辖区域之时,定然少不了你逐云剑派的好处。”

    “赵戬之事冤有头债有主,我本不该牵连无辜,只是粟升真人对其横加包庇,才惹来这一场无妄之战。如今粟升已死,青兰圣地也已经付出了应有的代价,我逐云剑派已无意继续攻打三大附属星球,平添杀戮了。”穆千绝冷冷说道。

    他此刻心中不由得升起几分怒气。

    倒不是申屠南话语所言内容有何不妥,而是其语气颇为颐指气使,兼简直是将穆千绝当作他的手下一般驱使。

    申屠南听罢,突然嗤笑一声,开口说道:“我离尘宗可是响应穆殿主的请求,才来攻打这青兰圣地的,如今穆殿主你突然要罢手,我离尘宗再去攻打三大附属星球,岂不成了无名之师?穆殿主莫不是要将我离尘宗,陷入如此不义地步?”

    穆千绝听罢顿时火冒三丈,开口怒斥道:“申屠南,你可别得寸进尺,此番我受你蛊惑,原本只是要青兰圣地交出赵戬,最终却演变成屠灭青兰圣地,已经被你当枪使了,你还想假借我之手,彻底根除青兰圣地?打不打附属星球是你的事,我穆千绝言尽于此,逐云剑派绝不参与。”

    听得此话,申屠南还没说话,关山海等一众反叛的青兰圣阶长老,却显得有些群情激愤。

    “逐云圣主此话何意?明明是你以沧月之事,胁迫离尘宗与你同来讨伐青兰,如今却要将一切罪责推给离尘圣主,这也未免太过无理了吧?”关山海当先斥道,神色倨傲,丝毫没有将穆千绝这个神境放在眼中的样子。

    紧随其后,岳护法等人也都纷纷开口,指责穆千绝屠灭了青兰,却还要推脱罪责。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