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七百八十七章 栗升复活?
    莲花幼童怀里那盏青色古灯上,一团火苗微小如豆,不断的闪动着,而其上映出的一圈蒙蒙绿光却是十分稳固,死死地封锁住了两人身前的那片天幕,将那道金色光柱完全抵挡在了外面。

    金色光柱猛烈轰击下,直将那片绿色光幕外围的空间,击出一道道密密麻麻的空间裂隙。

    然而,其却完全无法撼动那层光幕,反而像是被光幕逐渐吸收了一般,光芒变得越来越暗淡起来。

    片刻之后,随着那片金光完全消失,那盏古灯的绿色火苗居然“呼”的一下转为了金色。

    “轮……轮回灯,你究竟是什么人?”敖祖巨大的身躯浮在百丈之外,惊讶问道。

    石牧身子微微弓着,望向那名幼童的背影,眼中也全是疑问之色。

    沉默了片刻,莲花幼童终于第一次开口说话:“敖祖,看到了这盏轮回古灯,你竟还不知道老夫是谁吗?”

    石牧心中一动,见其明明是一副稚童模样,口中却自称“老夫”,多少感到有些别扭。

    敖祖听罢,却是浑身剧烈一震,口中连连说道:“不可能,不可能……栗升已经死了,你绝不可能粟升!”

    “粟升?”石牧听罢,顿时大惊。

    他虽早有怀疑,觉得这幼童神神秘秘,举止异常,必有什么隐情,但也绝对难以将其和粟升真人联系起来。

    “石头,这真是栗升真人?难道他……他复活了?”彩儿通过传音问道。

    “我也有些糊涂了,先静观其变。”石牧回道。

    “哼,你儿敖钦当年残忍嗜杀,为了提升自身血肉,侵入弥阳星域,屠城不下百座,积下累累血债,引得众生共愤,我徒儿白猿才出手将其灭杀。如今我徒儿已陨灭千年,你竟还要前来复仇,连他后世传人都不放过,着实不知悔改。”幼童缓声道。

    敖祖听罢,面上显出几分痛苦之色,凶狠说道:“白猿那厮非但屠杀我儿,还将其血脉筋骨鳞甲皮肉尽数炼化,所成之战甲至今还穿在那小子身上,这等血仇你让我如何不报?既然白猿那厮身死道消,这等血债就自然要由他的传人来代为承受,否则我无论如何也不会罢休!”

    石牧听罢,这才终于弄明白了敖祖与白猿之间的仇怨,在看自己身上的这副甲胄时,心中不由得浮现出了一丝怪异之感。

    “你儿罔顾天道,死不足惜。既然你仍旧执迷不悟,也就休怪老夫了。”幼童沉声说道。

    敖祖蛟高昂,上下打量了幼童几眼,突然开口道:“纵然你是粟升真人又如何!想要依靠这具孱弱的皮囊与我为敌?那我们今日便新仇旧恨一并算算,本座倒要看看今天你我之间,究竟谁能存活?”

    说罢,其巨大身躯在空中一转,两道巨爪当空抓下。

    半空之中立即金光闪烁,浮现出两只百丈大小的金色巨爪,朝着幼童头顶覆盖而下。

    那幼童却是浑然不惧,稚嫩的上手将怀里的青色古灯向上一托,灯身之上的阴刻符文立即幽光一闪,一道粗壮无比的巨大光柱,立即从古灯金色的火苗之上疾射而出。

    石牧见那道金色光柱光芒闪耀,所过之处虚空破碎,裂开道道空间裂隙,竟与之前敖祖施展的攻击一模一样,心中大感惊奇。

    “轰隆隆”

    一道道巨大的声响在星空中炸响,那道金色光柱与两道金色巨爪轰然撞击在了一起,同时碎裂了开来。

    大片金光碎片四散炸裂,无数空间乱流从爆炸中心流出,而后又与金光碎片相互绞杀,最终全都湮灭消失。

    空间震荡持续了好一会儿,才逐渐恢复了平静。

    石牧望向幼童怀里的古灯,见其火苗颜色已经重新转为了幽绿之色,心中对其“轮回”之名倒也多了几分猜测。

    敖祖巨大的蛟高高昂起,眉心处忽地裂开一道血线,一根圆柱状的物体突然从中飞了出来。

    只见那道圆柱物体飞至金蛟身前,忽地光芒一闪延展开来,化作十丈宽窄的巨大画卷,横亘在天幕之上。

    此画卷刚一出现,星空之中的温度便突然升高了许多。

    石牧眉头微皱,目光朝画卷上望去,就见其上除了绘着一道栩栩如生的赤红河流之外,便再无他物。

    而那道赤红河流,河水鲜红如血,上面还浮着许多突起的气泡,看起来十分逼真,竟仿佛真的在蜿蜒流动一般。

    “粟升,你的轮回灯能够吞噬灵力反攻于我,且看看这道赤炎河你要如何吞噬!”敖祖朗声喝道。

    说罢,其口中出一声龙吟,中间却有数次变调,听起来就如同在吟诵咒语一般。

    只见那幅巨大画卷之上忽地吐出一片濛濛金光,那条原本缓缓流动的赤红河流就像突然进入汛期了一般,疯狂的涌动起来,朝着金光中冲了出来。

    原本看起来不过十丈的赤红河流,在突破金光冲出画卷的一瞬间,骤然暴涨十倍,期间更是传出滚滚灼人热浪,化作了一条足有百丈宽窄的巨大岩浆河流。

    河流之中赤浪翻滚,炽红的岩浆在一股无形力量的引导下,如溃堤之江一般朝着莲花幼童这边汹涌而来。

    幼童见状却不答话,只是手掌向上一托,那盏青灯便滴溜溜地旋转着飞了起来。

    青灯飞入星空中,骤然涨大,直涨至百丈高才停了下来,其上符文幽芒亮起,一大片青色火焰立即从灯芯之中喷涌而出。

    只见那片青色火焰刚一飞出,便立即朝两侧扩张开来,化作一片青色火海,挡在了赤炎河前。

    汹涌狂暴的岩浆河流刚一冲入青色火海之中,便立即如同大江入海,声势同时一缓。

    那片青色火海,外观虽与寻常火焰一致,其上却无半点的炽热温度,相反的,其刚一出现,就将大半片星海的温度压低了几分。

    “嗞嗞嗞”的声音不断响起!

    青色火海之中顿时冒出阵阵白烟,大片涌入其中的岩浆纷纷冷却下来,变成了一块块悬浮星海中的黑色礁石。

    岩浆河流虽然滚滚不断涌入,却始终不及火海宽广博大,直到画卷之中河流断流,也没能冲破那片青色火海,只在星空中留下了一片绵延数百丈的礁石群。

    敖祖见状,口中龙吟一声,汹涌而出的岩浆长河去势一敛,开始倒卷而回。

    只见那翻滚着的岩浆,夹杂着青色的火苗重回画卷之上,又变作了一道赤红河流,凝固了下来。

    然而还不等画卷重新卷起,石牧就看到,那条赤红河流中的青色火苗居然没有凝固,而是兀自悠然地燃烧着。

    不一会儿,那十丈长短的画卷上就冒出阵阵白烟,数个烧灼出来的大洞快扩张,冒出的青色火焰很快就将整个画卷吞没了进去。

    “啐!敖祖,你以为老夫轮回灯上的无名业火,当真是寻常之物么?”莲花幼童问道。

    说罢,其小手一抬,嘴唇翕动,吐出晦涩难明的咒语,那盏青灯快变小,悠悠飞回了他的手中。

    石牧此刻则趁此机会回到龙羽飞车上,正手握着灵石恢复起来,其目光从青灯上闪过,眉梢微微一挑。

    此刻那朵幽绿的灯芯之火,已经不如最开始那般明亮了。

    敖祖蛟上浮现出一丝恼怒之色,双目中金光一闪,眉心处三片金鳞突然翻起,露出一块形如剑戟的黑色古怪印记。

    只见那块印记忽然亮起一道光芒,敖祖周身鳞片之上开始浮现出一道道极其隐秘的黑色符文,径直从蛟贯通到其尾部。

    随着那些黑色符文亮起乌光,敖祖体内传出噼啪乱响,原本百丈高的身躯再度涨大数倍,浑身鳞片微微翕动着,从其下涌出一道道黑色的光芒。

    石牧看到敖祖身上诸多变化,心中涌起一丝不安之感,眼中闪过一丝戒备之色。

    只见道道黑色光芒,缓缓顺着那些符文流动到了敖祖巨大的蛟之上,朝其口中汇集而去。

    敖祖巨大的蛟口紧闭不启,越来越多的乌光流入其中,在内里不断汇聚,不断凝结。

    石牧心中一凛,相隔数百丈之遥,却仍然能够感受到从中流传出来的阵阵极为压抑的灵压。

    莲花幼童眉头紧紧蹙起,稚嫩的脸颊上也浮现出一丝极不相符的凝重之色。

    彩儿已经飞回了石牧身边,不无担忧地说道:“石头,他……”

    石牧望着他的背影,默默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此时此刻,莲花幼童便是他们唯一的希望了。

    就在此时,星空之中突然响起一声巨大的龙啸之声。

    只见敖祖巨大的蛟口忽然张开,一团巨大的黑色乌光从中爆射了出来。

    那团乌光暗黑无比,途经之处星辰光芒都变得一片黯淡,所有星空尘埃都仿佛被其吞没进去,完全消失不见。

    其度快的惊人,移动之间还似乎遵循着某种奇异轨迹,在星空中不断闪动着,将越来越多的物质吞没进去。

    很快,星空中漂浮着的那片黑色礁石便被其吞噬殆尽,而其体积也顿时暴涨了数倍,从内里传出一阵阵令人心悸的毁灭气息。

    幼童目光凝重,怀中轮回古灯漂浮而出,幽绿色的火苗再度一颤,化为一片青色光幕,朝着那团乌光抵挡而去。

    只听“轰”的一声巨响。

    青色光幕在被乌光撞击的一瞬间,顿时碎裂开来,连青光碎片都被乌光吞没了进去。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