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七百八十五章 真身亲至
    石牧深吸了口气,黑白双翼一展,重新飞回到龙羽飞车上,盘膝而坐,手掌一翻,取出两颗澄黄的丹药扔进了口中。

    其手上法诀掐动,九转玄功默默运起,右上腹处青鼎浮现,胸腹处转为一片青色木纹。

    青光不断流转下,其胸口处的伤痕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体表的伤口易于修复,但之前战舰的轰击却使其脏腑全都受到了不小震荡,一时半会儿却是不易完全复原。

    片刻之后,石牧面色苍白地睁开了双眼,彩儿立即紧张不已地飞落到他的肩头,开口问道:“石头,俺看你的脸色这么难看,没事吧?”

    石牧轻轻摇了摇头,目光从莲花幼童的身上扫过。

    似乎从离开青兰圣地开始,不知为何这幼童双目便显得有些迷离,似乎有些魂不守舍,看起来痴痴呆呆的样子。

    但见其一身完好没有受伤,他也就放下心来,没有多想。

    这幼童从出现开始,便古古怪怪,如今形势紧张,他也没工夫去做多理会了。

    他右手掌心翻动,取出一块晶绿色的仙品灵石,握在了手心中。

    灵石中道道如烟般的灵力,立即流转而出,沁入了他的体内。

    不一会儿,石牧松开手心中的废石,开口说道:“此地不宜久留,我们尽快离开这里。”

    彩儿闻言,点头如捣蒜。

    石牧站起身来,御起龙羽飞车,带着彩儿和莲花童子朝星海深处飞驰而去。

    一路上,彩儿难得的安静了不少,很少开口说话。

    石牧一边控制着龙羽飞车,一边暗自调息,面上的气色到是逐渐恢复了几分。

    “石头,我们这是要去哪里?”彩儿望着茫茫星空,有些迟疑地问道。

    “之前没有仔细辨别方向,我们只能碰碰运气,先找个地方落脚。”石牧收回目光,如此答道。

    之前匆匆逃出,他也不知道他们如今身处何方,只是选了一个方向,尽可能的远离东圣星而已。

    两人正说话间,石牧突然眉头一皱,手中法决一顿,将龙羽飞车停了下来。

    而在其腿边,那名莲花幼童虽然神色一如之前那般恍恍惚惚,但却慢慢站了起来。

    “怎……怎么了?石头,又出什么事了?”彩儿此刻已是惊弓之鸟,口中紧张问道。

    “前面有一道极其强大的气息……”石牧眉头紧皱,低声道。

    其双目之中一阵金光流转,灵目神通立即发动,朝着星空深处望去。

    只见数十里之外,正亮着一片灿烂金光,一个身长达百丈的庞然大物正在飞快地朝着石牧这边移动而来。

    “居然是他!”石牧口中大叫一声,立即拨转飞车,朝另一个方向疾驰而去。

    “怎么了,石头?是谁啊?”彩儿连忙问道。

    “九首金蛟敖祖,当年在蓝海星追杀我们的就是他的分身,若是我没猜错话,这次来的应该是他的本体。”石牧说道,脸上有些难看了。

    就在这时,石牧突然感到身上一阵不适,一股若有若无的气息锁定了他。

    石牧顿时一惊,转头朝九首金蛟那边望去,就见那道金光竟然如风驰电掣一般,飞速朝他这边追了过来。

    他当下也顾不得节省灵石,二话不说的取出数颗仙品灵石往飞车身上猛地一按。

    龙羽飞车上顿时光芒大作,骤然蹿出,速度再次暴涨,朝着远处飞遁而去,在星空中划出一道绚丽虹光。

    而距他数十里之外的九首金蛟,身上金光大亮,体型突然缩小十倍,变得只有十余丈长短。

    其体型缩小,速度却是暴涨了数倍。

    金蛟的身影忽然一阵模糊,在星空中拉出一道道断断续续的残影,看起来就如同在虚空穿梭一般,才不过片刻的功夫,其与石牧等人之间的距离,就缩短十数里。

    石牧顾不得身上伤势,已经将灵力运转到了极致,却仍旧无法甩脱对方,心中不由暗暗叫苦。

    但紧接着,他惊讶的发现前方星空中,除了遥远天幕中闪动着的星芒,便再无他物。

    石牧顿时觉得不妙,立即将飞车停了下来。

    然而,他刚一停下,身前数丈之外便有一道金光亮起,一道粗壮的金蛟身躯就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金蛟如同巨蟒般的身躯上金色鳞片闪着寒光,九颗硕大的头颅高高扬起,此刻全都睁大着双眼,冷冷地注视着石牧。

    “小子,在昆仑废墟之中本座就说过,下一次见面,就是你的死期了。这一次,你将没有丝毫逃脱的机会!”敖祖九颗头颅同时开口,九道声音互相交叠,震得石牧耳中嗡嗡作响。

    “逃?我为什么要逃?你的分身对我的图腾秘术而言可是最好的补品,想来本体就更是大有裨益了。”石牧此刻却反而镇定下来,笑道。

    “好小子,死到临头了,还敢大言不惭!”敖祖不怒反笑,周身光芒一闪,体型迅速变小,化作了一个身穿金色绣龙长袍,须发皆金的中年男子。

    石牧目光一闪,对方此刻模样,和当年在蓝海星追杀自己的那具敖祖分身一般无二。

    “你前世多管闲事害本座不浅,如今又杀了本座三具分身,今日本座就来和你好好算算账。如今你无法龟缩于青兰圣地,看你还能使出什么伎俩!”敖祖沉声道。

    “哦,看来你怕的是青兰圣主。”石牧说道。

    石牧一边与敖祖口中说着话以拖延时间,神识却在不断联系着烟罗,可不知为何,烟罗却始终没有回应他。

    “粟升老鬼的确有些威名,不过时过境迁,如今你还指望用他的名讳来吓唬本座?”敖祖冷笑道。

    彩儿站在石牧肩头,有些畏惧地望着敖祖,忽然听到脑海中响起了石牧的声音:“彩儿,这敖祖真身实力过强,实力远超神境初期,可能都不止中期。我就是全盛之时也未必是其敌手,何况现在还受了重伤。一会儿你见机行事,一旦事有不虞,你便带着那小童遁逃,我会用尽一切办法帮你们拖延时间。”

    “石头,你……俺……”彩儿听罢,心中一阵不安,一时间却也不知说什么好了。

    就在这时,敖祖突然开口说道:“怎么?给了你这么长时间,你也没能把你的那个灵宠唤来,我还想着要一网打尽呢。”

    石牧听罢,苦笑一声,原来对方早已猜出了自己的想法,之所以与自己说这么多话,也是给时间让其唤来烟罗,以便将烟罗也一并收拾了。

    “算了,本座先收拾了你,再想办法解决她。”敖祖目光一寒,开口说道。

    说罢,其大掌向前一探,虚空之中立即浮现出一只十余丈大小的金光龙爪,猛地朝龙羽飞车抓来。

    一股沛然灵压席卷而下!

    石牧早有准备,在对方手掌抬起的瞬间,周身金光一闪,被金鳞覆盖,同时足尖在飞车之上轻轻一点,背后黑白双翼“呼”的一下延展而出,整个人便飘飞而出。

    其双手举过头顶,在虚空中一握,一道金光亮起,如意镔铁棍从天机棍鞘中抽出,被其紧紧的握在了手中。

    “泰山压顶!”

    石牧一声爆喝,镔铁棍端亮起濛濛金光,一道如同山岳般的巨大阴影,便随着长棍一齐朝着金光龙爪撞击而去。

    只听“轰隆”一声巨响。

    那道巨大的金光龙爪径直撞裂了棍影,从一片碎裂开来的金光中探了出来,仍有少许拍在了未及收回的如意镔铁棍上。

    石牧只感到一股排山倒海般的巨力袭来,周身金色鳞甲纷纷崩裂,身子更是不由自主的向后倒飞了出去。

    直飞出了百余丈远,他才重新稳住了身形,口中却不由闷哼一声,吐出一口淤血来。

    “石头……”彩儿忍不住惊呼道。

    “小子反应倒是挺快,放心,不过本座还没想这么快杀你,本座要让你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敖祖口中喝道。

    其话音刚落,其身前溃散开来的金光中突然亮起一道鲜艳红芒,一柄宽大的血色残剑从中抽射而出,直奔他的面门而来。

    敖祖略微一惊,随手一挥,一柄金光大作的四棱方槊便飞速射出,与血色残剑激烈地碰撞在了一起。

    “铮”

    一声金属相击之声响起,血色残剑之上红芒骤然大亮,四棱方槊尖端处顿时裂开一道细小的裂隙。

    敖祖见此,眉头略微一皱,探出的手掌掌心处金光忽地一闪,四棱方槊顿时剧烈一震,浑身金芒再度一盛,猛地撞向血色残剑。

    “铮”

    又是一道碰撞声响起,血色残剑被这股巨力猛地一震,立即呼啸着倒转着飞了回去。

    石牧的身外化身飞迎而上,探手接住残剑,却被这股力量一带,向后退开十余丈。

    其还未站稳身形,忽见身前又是一道金光闪动,那柄四棱方槊再度当头打了下来。

    身外化身立即向后撤开一步,双手举着血色残剑横举而上,朝着四棱方槊格挡而去。

    只听“铮”的一声巨响,一道金光闪过,那柄四棱方槊竟然从中部断裂了开来。

    眼见方槊断裂,敖祖非但没有丝毫不快之色,嘴角反而勾起了一丝阴险的笑意。

    就在这时,异变突起。

    只见四棱方槊断裂开来之处,银光一闪,一颗龙眼大小的圆球从中掉落下来。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