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七百七十六章 转危为安
    石牧单手一挥,收起了寂问天的紫色长剑法宝及储物宝物,身形一晃,便朝着围攻南宫长老的另一个短发中年人扑去。

    此人也是个圣阶中期强者。

    同时,彩儿从石牧肩头冲出,口中传出一声尖锐鸣叫,身躯瞬间变大,转眼间化为一只彩色巨禽,周身彩光缭绕,双翼一展,两只利爪爆发出一道道锋利锐芒,朝着那些离尘宗天位弟子冲去。

    短发中年人见石牧朝自己冲来,心中大骇,连忙脱离战团,转身朝着远处飞逃,同时身上紫色电光闪动,一件青铜战甲覆盖全身,一看就是一件品阶不低的护体法宝。

    石牧冷笑一声,手臂猛然一挥,如意镔铁棍化为一道金光,从半空中闪过,瞬间追上了短发中年人。

    “流星赶月!”

    “噗嗤”一声,如意镔铁棍所化金光,瞬间金光暴涨,如同无物般洞穿了短发中年人的青铜战甲,并从其胸口一穿而过。

    短发中年人口中喷出一口鲜血,单手飞快结印,周身肌肤变得猩红一片,喷出大片血雾的将身体一包其中,接着以数倍于之前的速度飞也似的朝远处而逃。

    黑影一闪,身外化身带着一连串残影鬼魅般飞射而至,单手一个模糊,血色剑芒一闪,短发中年人和寂问天一样,脑袋冲天而起,一道血柱冲天而起。

    血色残剑表面血光一闪,再次发出一道道血丝,将此人尸体吸干。

    石牧一出手,便展现出远超圣阶的强悍实力,并以雷霆手段连斩两名圣阶,使得离尘宗一众圣阶顿时大惊失色。

    寂问天一死,那头在青兰弟子间肆虐的紫色五爪雷龙顿时消失,重新化为了一根龙首手杖,表面灵光黯淡的坠落。

    加上青兰弟子一方此刻有了彩儿加入,压力骤减,很快再次稳固了阵线,士气大盛,与围攻的离尘宗弟子大战起来。

    “你是……石牧?”

    南宫长老惊喜无比的看着石牧,此时方才想起石牧的名字,对于他进阶圣阶也是大感吃惊和意外。

    “南宫长老,外敌未退,其他事情稍后再说。”石牧说了一声,朝着另一个圣阶飞扑而去。

    “好!”

    南宫长老立刻点头,将白色古镜抛出,在周身盘旋,随后翻手祭出一把三色蒲扇,表面白色火焰缭绕,朝着周围攻去。

    石牧背后黑白双翼扇动,手中如意镔铁棍上绽放出万道金光,棍鞘积蓄的灵力也随之爆发开来。

    “横扫千军!”

    一片扇形棍影扫向一名身穿白袍的离尘宗圣阶。

    此人大惊,飞身后退,不过他没有像之前那人一样愚蠢的将背后亮给石牧,身体倒射而出,挥手祭出一件船帆般的法宝,挡在身前。

    一声巨响,如意镔铁棍狠狠打在船帆法宝上,船帆法宝立刻浮现出一道道裂纹。

    黑影一闪,身外化身朝着白袍圣阶飞扑而去,血色残剑挥洒出一片剑芒斩下。

    白袍圣阶眼中浮现出一丝绝望,不过就在此刻一道白光飞射而出,击中了血色剑芒。

    白光猛然一闪,绽放出刺目的光芒,随即爆裂开来。

    身外化身身体一震,被震飞了出去。

    “休得放肆!”人影一花,数道身影浮现而出,却是云梦泽和另外四名圣阶存在。

    白袍圣阶死里逃生,飞落到云梦泽身后。

    面对六名圣阶,石牧丝毫不惧,低喝一声,全身金光大放,瞬间完成图腾变身,双臂将流转金之力催动到极致,直接冲向朝实力最强的云梦泽。

    “百兽震惶!”

    手中如意镔铁棍金光一闪,无数金色兽影浮现而出,化为一道宏大兽潮,排山倒海朝着几名圣阶冲去。

    云梦泽几人大惊,下意识各自飞散避开。

    石牧眼中森冷笑意一闪,背后黑白双翼一阵模糊下,整个人瞬间化为一道灰色残影,忽的改变方向,继续朝着刚刚那个白袍圣阶飞去。

    如意镔铁棍幻化出道道棒影,铺天盖地打向白袍圣阶。

    身外化身手中血色残剑也绽放出数十道剑芒,如雨而下。

    白袍圣阶大惊,竭力抵抗。

    云梦泽等人眼见此景,心中大凛,想要过来营救,但是被无数兽影阻挡,只得怒喝着击出一道道攻击,朝着石牧打去,试图拖住石牧一二。

    石牧丝毫不理会,任凭那些攻击落在身上,右手一拳猛击而出,一道白色火焰凝聚的磨盘大小拳影流星般飞射而出,从一个刁钻的角度,穿过那船帆法宝,狠狠轰击在白袍圣阶身上。

    白袍圣阶只觉一股炽热之力透体而知,浑身一阵燥热,张口喷出一口鲜血,船帆法宝光芒闪烁,防御顿时出现漏洞。

    就在此时,一道道血色剑气加速飞射而下,将其瞬间斩成了几截。

    石牧脸色微微白了一下,被几名圣阶同时击中,即便九龙锁金甲和图腾之力卸去了大半力道,他也有些吃不消起来。

    他深吸一口气,一边催动木之力修复伤势,同时身形迅疾无比的一转,朝着另一个圣阶扑去。

    轰隆隆!

    一连串的雷霆巨响传出,血色剑光一闪,一声惨叫响起,又一个离尘宗圣阶被斩成两截,一个金色圣胚飞射而出,被石牧一棍击碎。

    云梦泽脸色剧变,看向石牧的眼神满是难以置信。

    这已经是第四个死在石牧手中的圣阶,平日里强大无比的圣阶存在,施展的防御手段在石牧和那具诡异化身的面前更是脆弱的仿佛鸡蛋,轻易便被碾碎。

    更加恐怖的是,他们几人联手发出攻击,石牧躲也不躲,恍若无事的一一承受下来。

    云梦泽目光落在石牧身上的九龙锁金甲上,眼中光芒一闪。

    “这是灵宝级别的战甲!”她惊呼一声。

    “不愧是离尘宗的观主,还算有些见识。”石牧冷冷笑了一声,手中如意镔铁棍光芒大放,再次飞扑而至,一道道棍影朝着几人打去。

    云梦泽几人联手接住,身躯大震,被震飞了几步。

    “云观主,此人着实诡异,不仅拥有一具魔化化身,且实力太过强横,再打下去,我们也没有胜算啊!”一个干瘦圣阶男子眼中闪过一丝畏惧,说道。

    其他几人也立刻纷纷点头,显然也被石牧吓破了胆。

    云梦泽眉头一蹙,脸色早已难看到了极点,心中更是怒不可遏。

    这几个圣阶长老平素多待在宗门,养尊处优,此刻稍稍被对方压制,竟然就斗志全无。

    她正要说什么,眼前棍影中黑影一闪,石牧的身外化身飞射而至,血色残剑光芒大盛,当头斩下。

    云梦泽脸色一惊,不过并没有惊慌失措,手腕上一个莹白手镯忽的脱手飞出,光芒一闪,变大了十倍,挡在剑光之前。

    一声金铁交击的巨响,白色手镯竟然坚固无比,血色残剑被轻易挡了下来。

    云梦泽脸上露出一丝冷笑,挥手打出一道法诀。

    白色手镯光芒一闪,竟然凭空消失,下一刻套在了身外化身持剑的手腕上,瞬间收紧。

    身外化身脸上顿时露出一丝痛楚,手上黑光迅速消散,血色残剑的剑芒也随之消散开来。

    这手镯竟然有禁锢真气的能力!

    云梦泽眼中喜色一闪,玉手一抓,一柄银色狭长战刀浮现而出,凌空一个盘旋下,一道道刀芒幻化而出,泛起阵阵森然寒光的朝着身外化身的脖颈斩去。

    身外化身眼中忽的闪过一丝诡色,对于银色战刀竟然丝毫不理,另一只手握拳,一拳轰然捣出。

    拳头表面黑光闪烁,一个个漆黑符文闪动着浮现而出。

    云梦泽脸色一惊,手中银色战刀一转,劈向化身的拳头,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她这银色战刀其貌不扬,但却是她一件压箱底的上品法宝,而且蕴含着一丝纯阳之力,足以克制魔气。

    电光火石间,拳刀相接!

    拳头表面黑光先是一黯。

    未及云梦泽眼中闪过喜色,只听“咔嚓”一声脆响,银色战刀竟毫无征兆的碎裂开来。

    噗嗤!

    黑色拳头一闪,一下子洞穿了云梦泽的腹部。

    云梦泽眼中露出不可思议之色,反应也随之一顿,就在此时,血色剑影一闪,她的身首顿时分离。

    两者交手,不过瞬息之间,云梦泽便被斩杀当场,连元神都未及逃出,其他几名圣阶顿时呆若木鸡。

    “杀!”

    石牧口中一声大喝,飞射而至,朝着另外几个圣阶扑去。

    那几人脸上露出无比惊惧之色,早已是战意全无,转身朝着远处逃去。

    两名为首的观主首领先后被击杀,剩余的圣阶存在又临阵脱逃,离尘宗剩余的天位弟子顿时大乱,纷纷跟着几名圣阶,朝着四面八方溃逃而去。

    青兰圣地诸人见状大喜,追击而出,截杀了部分离尘宗弟子,不过大半还是逃掉了。

    南宫长老等人很快召集追击的众弟子,没有继续追赶。

    这一阵厮杀,青兰圣地原本的两百多名弟子,此刻只剩下不足两百人,损失了将近三分之一。

    南宫长老等人眼神一黯,不过很快便振奋了起来。

    面对数倍于己的对手,能够在几近全军覆没的局面下,奇迹般的反败为胜,已经足以令他们欣喜若狂了。

    “石牧,果然是英雄出少年,我们此次能够转危为安,多亏了你出手相助。”南宫长老神情肃然的朝着石牧行了一礼。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