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七百七十五章 知恩必报
    石牧目光一转,落在了一个白发老者和一个粉红衣衫的女子身上,这二人他认得,正是当年百年弟子大比之时,曾经到场观看的南宫长老和荷花仙子。

    数百名天位弟子,七八名圣阶,放在哪里都是一股强大的力量,但是此刻,他们却处于绝对的下风。

    原因无他,对面的人数远胜于他们。

    对方全是离尘宗弟子,乌泱泱的一片足有六七百人之多,大都是天位修为,其中还有二十余名圣阶。

    领头的两人石牧认得,一个是震雷观的观主寂问天,另一个,则是泽兑观的观主云梦泽。

    青兰圣地的弟子被团团围在中间,此刻结成了一个防护大阵,苦苦支撑。

    “石头,我们怎么办?要不要出手相助?”彩儿低声说道。

    石牧眼神闪烁,旋即一挥手,发出一道无形光芒,笼罩住齐风和莲花童子,将他们远远送了出去。

    “不管怎么说,青兰圣地于我恩惠不小,我石牧知恩必报。”石牧淡淡说了一句,不过意思已经很明确。

    “好,那我们一起出手,让他们见识见识彩爷的厉害!”彩儿跃跃欲试的说道。

    石牧点了点头,身形化为一道幽影,悄悄朝着战场靠近。

    “哈哈,南宫长老,荷花仙子,你们此刻已经走投无路,快些投降吧。说起来,我们也算有些交情,看在以往的情面上,只要你们能够宣誓加入离尘宗,我可以代为向圣主求情,饶你们一命。”寂问天不无得意的哈哈大笑。

    “无耻小人,离尘宗号称圣地,原来早已沦为了天庭走狗,不知信仰为何物!我青兰圣地弟子宁可战死,也绝不会向走狗投降!”南宫长老怒喝道。

    荷花仙子对于寂问天的话丝毫不理,美眸冷芒连连,只是奋力驱动法宝厮杀。

    “哼!不识抬举,既如此,你们就和青兰圣地一起覆灭吧!”寂问天闻言大怒,手中紫色一闪,多出一杆紫色龙头手杖,猛地往地面一敲,“轰”的一声,杖首处紫色电光缭绕,发出“嗤嗤”的声音。

    他一挥手,紫色手杖飞射而出,瞬间涨大数十倍,化为一条紫色电蛟,朝着南宫长老当头打下。

    南宫长老正在和两名圣阶厮杀,脸色一变,大袖一挥,两道红光飞射而出,却是两柄飞刀法宝,朝着紫色手杖打去。

    轰隆一声巨响!

    两柄飞刀一碰到紫色手杖,立刻滴溜溜打着转,被击飞了出去。

    紫色手杖微微一顿,随即继续朝着南宫长老打下。

    “南宫长老小心!”

    荷花仙子娇喝一声,玉手一挥,一朵粉色荷花法宝飞射而出,化为一片粉色气团,挡在了南宫长老身前。

    “轰隆隆”

    紫色手杖所化的电蛟击落在粉色气团上,发出一连串轰鸣声,大片紫色电芒倾泻而出,化为一个雷电旋涡,粉色气团顿时被卷入其中搅得支离破碎,四散飞溅开来,化为一缕缕粉色气带。

    不过紫色电蛟也被阻挡下来,化为紫色手杖,表面灵光大减的在半空滴溜溜打转。

    寂问天面色一冷,急忙召回紫色手杖,注入真气,法杖的灵光再次亮起,这才松了口气,冷声道:“荷花仙子的损灵花法宝果然非比寻常!”

    荷花仙子没有回答寂问天,口中轻哼一声,玉手一挥,看似支离破碎的粉色气带纷纷汇聚到了一起,交织缠绕下,顷刻间重新化为了一朵粉色荷花。

    寂问天眼神闪烁,低喝一声,紫色手杖再次脱手而出,密密麻麻的符文从杖身表面浮现而出,盘旋缭绕,刺目紫色电光随之浮现。

    接着其单手虚空一点,一道精血从指尖逼出,一闪即逝的没入手杖顶端的龙首位置。

    龙首双目大亮,在紫色电光之中,整根手杖飞快涨大,并且活了过来,化为一条足有二十余丈长的五爪紫色雷龙!

    雷周身电光闪烁不定,张牙舞爪下,体内发出低沉的雷鸣声。

    寂问天口中念念有词,一指点出。

    五爪雷龙发出一声咆哮,飞扑而出,朝着荷花仙子和南宫长老扑去。

    荷花仙子玉手一挥,一道宏大粉色光芒飞射而出,将本与之对阵的两名圣阶击飞,同时身上光芒大盛,形成一道粉色龙卷风柱,朝着五爪雷龙迎去。

    寂问天眼中忽的闪过一丝阴笑,单手一挥,五爪雷龙骤然转过方向,没有和荷花仙子的风柱相碰,迅疾无比的扑入了那些天位青兰弟子组成的大阵之中。

    荷花仙子一个收手不及,想要回救,已经来不及了。

    这些天位弟子万万没有料到此番变故,猝不及防下,阵型立刻被五爪雷龙击穿。

    荷花仙子脸上大惊,损灵花飞射而出,试图阻拦五爪雷龙。

    “哈哈!迟了!”

    寂问天大笑一声,挥手祭出一枚紫色锥子法宝,拦住了损灵花,同时两手连连打出法诀。

    五爪雷龙体型瞬间再次涨大数倍,化为一条数十丈大小的巨龙,全身浮现出一道道粗大紫色电蛇,杀入的人群之中。

    砰砰砰!

    五爪雷龙巨大龙爪一挥,十几道粗大的雷电飞射而出。

    当即有七八名天位弟子身体在雷电倾泻下爆裂开来,化为漫天血雨。

    天位弟子组成的大阵顿时大乱,阵线开始崩溃。

    南宫长老等人脸色大变,阵型一旦崩溃,这些青兰弟子便距离灭亡不远。

    “欺人太甚!”

    南宫长老大吼一声,身上白光大盛,一团团晶莹白色火焰浮现而出,朝着周围飞射而去。

    火焰所过之处,虚空也被轻易烧出一个个大洞。

    围攻他两名圣阶脸色一变,不敢硬接,飞身躲开。

    南宫长老脸上一喜,身体正要飞射而出,阻止那条紫色巨龙。

    就在此刻,他头顶紫光一闪,寂问天身影浮现而出。

    挥手祭出一柄紫色长剑法宝,一闪化为一柄紫色巨剑,朝着南宫长老当头斩下。

    南宫长老脸色一变,挥手祭出一面白色古镜,瞬间涨大数倍,挡在头顶。

    一声巨响!紫色巨剑狠狠站在古镜之上。

    白色古镜光芒狂闪,呈现出不支。

    寂问天眼中闪过一丝嗜血兴奋的狞笑,挥手打出一道法诀,紫色巨剑光芒再次大盛,白色古镜上咔嚓一声,浮现出一道裂纹。

    寂问天眼中兴奋笑容一闪,正要再做什么。

    就在此刻,一股锐风从旁边飞射而来,斩向他的脖颈。

    寂问天心中一凛,当机立断的身体往前一个翻滚,身上雷光一闪,横移十余丈,险之又险的避过了袭击。

    其脸色铁青无比,脸上一道伤痕浮现,鲜血蜂拥而出。

    “什么人!”他厉声喝道,朝着周围看去,但是周围一个人影也无。

    寂问天脸色一沉,挥手召回紫色长剑,手中掐动剑诀,身随剑走。

    嗤嗤嗤!

    无数紫色剑影纵横交错的浮现而出,将周身包裹的风雨不透,同时有部分朝着四面八方飞射而去。

    就在此时,距离他数丈之外的虚空人影一闪,一个青袍人影浮现而出,正是石牧。

    他身上金光一闪,九龙锁金甲浮现而出,随后双手如意镔铁棍光芒大盛,如山的棍影顿时在身前浮现,汇聚成一道犹如冲天巨柱般的金光,朝着寂问天当头压下。

    金光巨柱尚未落下,一股沛然灵压就将下方虚空都压得扭曲嗡鸣起来,仿佛具有开天裂地之威!

    包裹寂问天周遭的紫色剑影顿时轰然溃散!

    寂问天神色一变,手中长剑紫色电光大盛,手中飞快变换数下,无数道紫色剑气纵横交错的浮现而出,并凝聚成一道森然的巨大剑气,冲天而起的迎向了金色棍影。

    一声响彻天地的巨响,紫金两色光芒骤然间在石牧与寂问天中间的虚空中爆发而出,一道道两色气浪四下飞溅,整片天空似乎都为之剧烈震颤了一下。

    就在此刻,石牧眼中闪过一丝精光。

    黑光一闪,一个黑色身影从他身上飞出,迅疾无比的从气浪流中穿过,扑向寂问天,正是他的身外化身。

    化身身形未至,一道血色剑光从手中绽放,斩向寂问天,赫然正是那柄血色残剑。

    寂问天大惊,匆忙之间祭出一面黑色盾牌,挡在了血色剑光之前。

    “嗤啦”一声!

    黑色盾牌仿佛泥捏的一般,轻易被血色剑光劈成两半。

    血光再一闪,掠过了寂问天的脖颈。

    寂问天脸上神情瞬间凝固,脑袋滴溜溜旋转着冲天而起,一道血泉冲天而起,溅起三尺高。

    血色残剑忽的“嗡”的一声,散发出的血光猛然大盛,仿佛沉睡的恶魔苏醒,一道道血丝飞射而出,扎入了寂问天的尸体。

    尸体飞快变得干瘪,几个呼吸便化为了一具干尸。

    一个紫色小人从尸体中飞出,正是寂问天的圣胚元神,试图朝着远处逃去,但下一刻便被一根血丝迅疾无比的瞬间洞穿,飞快吸干。

    血色残剑发出一声怪异剑啸,仿佛打了一个饱嗝一般,散发出的血光慢慢黯淡下来,恢复了平静。

    石牧眼中闪过一丝惊色,神情连闪数下,不过他很快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平静下来。

    此刻不是对这残剑寻根究底的时候。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