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七百七十二章 一触即发
    汗!昨天晚上,忘语只是稍微熬了点夜,结果早上起来就喉咙疼的难受,一口气喝了三壶菊花茶,下午才好了一点。

    ………………

    石牧没有理会彩儿,目光一转,望向下方洞府。

    洞府附近数十名离尘宗,逐云圣殿天位弟子眼见两名圣阶被斩杀,顿时大惊失色,不敢恋战,正欲四散逃开。

    “各位现在想走,不觉得迟了些吗?”

    石牧眼中冷芒一闪,手边金光大盛,下一刻化为无数锋利金色光刃炸裂,如疾风骤雨般扫向逃窜的众人。

    “啊!”

    接二连三的惨叫传出,数十名天位弟子没有一人逃掉,被无数金光洞穿,横死当场,鲜血四下抛溅。

    阵法之中,几名百年弟子看的目瞪口呆。

    两名圣阶,数十名天位存在,就这么几个呼吸便被尽数斩杀?

    半空中那个金甲人影到底是谁?

    石牧心念一动,收起身上九龙锁金甲,落了下来。

    他一挥手,一道金光闪过,破开了彩儿所设的阵法。

    “多……多谢前辈救命大恩!”阵法中的几人连忙飞了出来,朝着石牧叩拜下去。

    此刻他们已看到了石牧身上的千年弟子服饰。

    “宗门遭遇大劫,这里并不安全,你们还是快到玄灵塔去,到了那里可以相对安全一些。”石牧说道。

    “是,多谢前辈指点。”几人原本惊慌失措,听闻此话,心中大喜,朝着石牧行了一礼,几人匆忙朝着玄灵塔方向飞去。

    “石头,现在究竟是怎么回事?离尘宗和逐云圣殿的人为何会打过来?”彩儿此刻也飞了过来,爪子里抓着刚刚那两个圣阶的储物法器。

    “我也不知道。”石牧摇头。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彩儿问道。

    “照现在的情形来看,恐怕整个青兰圣地都被入侵了,外面的情况更不知道怎么样。我们先回玄阶空间,带上齐风他们,赶紧离开。”石牧俯身抱起莲花童子,说道。

    莲花童子不哭不闹,乖乖被石牧抱起。

    彩儿连忙点头。

    石牧身上蓝光大盛,冲天而去,朝着玄灵塔方向急速飞去。

    ……

    东圣星,青兰圣地外。

    粟升真人此刻正浮空而立,目光沉静如水。

    在其身后,密密麻麻站着数百人,其中站在最前方的二十余人,赫然都是圣阶存在,关山海等人赫然在列。

    所有人面色凝重,目光注视着远处漆黑星空,那里赫然有一大片闪动着晶光的光点正在不断变大,看起来足有两三百个之多,正在不断逼近东圣星。

    不到一盏茶的时间,那些光点便变得清晰可闻,引得在场众人一片哗然。

    每一个光点,赫然都是一艘巨大无比的战舰,最前一排,通体金光熠熠,气势惊人。

    就在这时,青兰圣地内,玄灵塔塔尖光芒骤然一亮,一道璀璨金光突然从其中朝着高空疾射而出,竟然直接冲破层层星云,来到东圣星外。

    只见那道金光如同一道烟火一般,在东圣星外炸裂开来,化作无数金色光点朝着四面八方分散而去。

    点点金光就如同一片金色海浪,朝着四周席卷而去,一寸寸地扩大起来,最终将整个东圣星都包裹了起来。

    包裹着东圣星的金色光幕上无数玄奥符文浮现而出,上下跳动凝结,飞速流转不停,看起来就如同一段段金色的光带。

    守护大阵方一开启,东圣星上青兰圣地周围地面一阵轰鸣声响起,百余艘巨大战舰凌空升起,出现在东圣星外围,并排停了下来。

    粟升真人和一众圣阶见状,朝着当中的那艘金色巨舰上飞落了下去。

    白发老妪和俊秀青年正站在巨舰甲板之上,一见粟升真人落下,忙上前施礼道:“事起仓促,部分弟子尚在圣地之外,调动不及。目前一百零九艘战舰尽数出动,前来参战弟子约莫有三万余人。”

    粟升真人微微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

    “霍语真、白芨,怎么只有你们两个人?南宫他们三人呢?”关山海跟在粟升真人身后,其目光在战舰上扫视一圈后,立即开口朝那两人问道。

    那名白发老妪拄着手中的紫木杖,开口说道:“老身不知,最开始的时候看到赤岩去了玄灵塔,后来就再没见过那三人了。”

    关山海眉头微皱,目光中带着狐疑之色,朝粟升真人望去,开口问道:“圣主,你看这三人……”

    粟升真人神色不变,说道:“无妨,或许是走了吧。”

    此言一出,周围一众圣阶长老纷纷面色微变。

    两大圣地联手来犯,自己这一方尚未开战便有三名圣阶护法逃离,这对他们来说实在不是什么好消息。

    关山海听罢,先是一愣,而后破口大骂起来,口中不时爆出一个个“叛徒”、“不得好死”之类的字眼,另有不少圣阶附和。

    粟升真人没有看他,微微抬首,将目光遥望向了守护大阵之外。

    此时,那两三百艘战舰已呈合围之势,分布在守护大阵外围。

    为首的一艘最大的金色战舰舰首,两道身影并列立在最前端,却正是申屠南和穆千绝。

    穆千绝脸色阴沉,一身气势十分凌厉,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一柄绝世凶剑,从其身上传递出一种令人畏惧的狂暴而锋锐的气息。

    粟升真人的目光落在穆千绝身上时,穆千绝也看到了粟升真人。

    “粟升,赵戬在何处?速速将他交出来!”穆千绝寒声喝道,语气咄咄逼人。

    其声音虽然不大,但却还是清晰的响彻在了所有人的耳畔,令青兰弟子们不由得感到一阵凛冽刺骨的肃杀之意。

    “穆殿主,赵戬并未返回青兰圣地,他如今在哪里,我也并不知情。”栗升朗声答道。

    “你这是要刻意包庇自己的关门弟子吗?他在沧月秘境杀了穆易,手段残忍至极,连元神都被其抹杀,这就是你教导出来的好徒儿!”穆千绝听罢,顿时大怒,喝道。

    “穆殿主痛失悉心栽培的后辈,这种痛苦我能理解。我也一直试图联系赵戬,并派出门人多方寻找,可惜至今无果。无论如何,我会给你一个交代,还请穆殿主给予一些时间。毕竟如此兴师动众而来,或将使如今的星域平衡局面毁于一旦。须知鼎立三足,方可稳固,一旦缺失其一,则必然翻覆,还望三思。”粟升真人向前跨出一步,语气平静的说道。

    穆千绝听罢,脸上怒容稍霁,眼中神色一阵犹疑,似陷入了深思之中。

    一直立身在他一旁的申屠南,此刻却是突然开口说道:“粟升真人,想我三大圣地数千年以来,一向相处融洽,共同抵御外侮,维系星域和平盛景,实属不易。此次沧月之行,缘于我离尘宗发起,本意希望修复我三大圣地嫌隙,怎奈事与愿违,自觉难辞其咎,这才陪穆道友一同来此,想找真人好好商讨此事。在下以为,赵戬此子铸成大错,便应由其承担后果。其既为真人亲传弟子,真人应该不会不知道其行踪吧?可切莫为了包庇弟子,就罔顾弥阳星域大局呀。”

    此言一出,众皆哗然。

    栗升真人身后,不少圣阶纷纷怒目而视。

    申屠南此番话语可谓诛心之极,看似说的诚恳,却将粟升真人绑在了破坏弥阳星域大局的十字架上。

    “申屠道友此言差矣。赵戬如今确实下落不明,是非曲直,还是要待找到此子后方可论断,我青兰圣地绝不会推脱应有的责任。然如今事情尚未查明,便兵戎相逼,未免有失妥当。”栗升真人闻言,脸色依旧平静的说道。

    “栗升真人切莫误会,在下没有不相信真人的意思。说起来,赵戬年纪轻轻就跨入圣阶,还将九转玄功飞速提升至七转大成,天资实在太过惊人,放在哪一派也都是不出世的天才,任谁也不愿意轻易损失。但穆易也是逐云圣殿最有天赋潜力的后辈,如今横遭非难,穆殿主也是伤心欲绝,这才不惜带领大批弟子来此,我也是怕事情闹大,这才来此,想当个和事老……”申屠南又以一种语重心长的口气继续说道。

    “粟升,我不要你什么交代,只要你交出赵戬,万事好说!你们若再诸般狡辩不肯交出,就休怪我踏平你的青兰圣地。”申屠南话未说完,穆千绝双目之中怨恨之色再度暴涨,沉声大喝道。

    粟升真人尚未开口说话,关山海却是勃然大怒,怒喝道:“说了赵戬不在,堂堂青兰圣主还会欺骗你等不成?简直欺人太甚!”

    “是啊,你们口口声声说来此协商,那碧波星又是怎么回事?”

    “莫非穆殿主真当我青兰圣地是好相与的,要踏平我青兰圣地,你等尽管放马过来试试!”

    另有数名圣阶存在齐声附和起来。

    穆千绝听罢,顿时勃然大怒,怒喝一声道:“既然如此,那就别说了!我掘地三尺,也要挖出这赵戬!进攻!”

    话音刚落,星空之中轰鸣之声不断响起。

    大战一触即发!

    数百战舰舰首的炮口处,几乎同时亮起了一团团耀眼的金色光芒。

    只见那金色光芒忽地一下骤然涨大,金光瞬间拉长,变成了一道道长逾百丈的金色光柱,如同一齐发射而出的数百根金色巨矛一般,朝着东圣星外的金色光幕上轰击过来。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