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七百六十九章 沧月之变
    不知过了多久,公输子身上气势一收,双手蓦然一停,双目虽神光熠熠,但脸上神情看起来却有些萎靡的样子。

    石牧目光一扫,见其身体看起来比之前黯淡了不少,看来其此次出手,消耗着实不小。

    根据烟罗所述,如今以公输子为器灵的紫翠炉,仅能再使用三次。

    也正是考虑到这一点,他对于让公输子炼器一事颇为慎重。

    毕竟三次过后,公输子便会随着紫翠炉这件灵宝一起溃灭。

    一想到这里,他心中不免有些唏嘘扼腕。

    昔日傲视仙界的一代炼器大师,如今却是落得如此下场。

    此事的始作俑者,却正是那所谓的仙界势力,天庭。

    天庭的主导者,正是那个修为实力已达到无法想象程度的帝夋,从其与白猿老祖的对话来看,其之所以如此做,应是为了某种不可告人的目的。

    石牧无法想象,究竟是什么样的目的驱使下,才使得帝夋做出这一系列天神公愤之事。

    白猿老祖,宝花仙子,公输子……还有亿万随着星球一起陨灭的无辜生灵,都已成为了牺牲品,而自己,也已成为了对方的目标之一。

    一念及此,石牧不由握紧了拳头。

    就在此时,公输子的一声大喝。

    石牧回过神来,见对方骤然化为一道虚影,一闪即逝的飞入了炉中。

    紫翠炉中的火焰再次大盛,整个炉子都开始微微震动起来。

    石牧见此,目光一闪,但没有走近,挥手将密室门关上后,干脆在门口处盘膝坐下,一边继续参悟九转玄功,一边静静等候起来。

    转眼间,数个月时间过去。

    这一日,紫翠炉中火焰在一阵疯狂涌动后,忽然敛去,炉子散发出的金光比半个月前更加浓郁。

    门口处,石牧双目一睁,身上敛去,眼中闪过一丝喜色。

    他站起身来,双目动也不动的盯着紫翠炉。

    就在此时,紫翠炉顶盖忽的翻开,一团刺目金光从里面飞出,隐约能看到是一件金色战甲。

    嗡嗡嗡!浩大的轰鸣声从金光中发出,不过并不刺耳难听,反像是鼓乐,编钟交错奏出的仙乐。

    战甲发出的金光之中仿佛有无数金甲小人,吹螺打鼓,发出奇妙的声音。

    一圈圈淡淡的金色光环从战甲上散发而出,光环之中蕴含着强大无比的灵力波动。

    石牧大喜,连忙一跃而起,伸手抓住了金色战甲,同时指尖一滴鲜血飞出,融入了战甲之中。

    金色战甲光芒一闪,化为一团金光,没入了他的体内。

    石牧闭上双目,口中默念几句咒语,顿时全身金光一闪,整件金甲顿时出现在其身上。

    这战甲和原先的真龙锁金甲已经大不相同,战甲甲片由原来的浑圆变成椭圆,上面一道道龙形符文,金光流转。

    胸铠上原本的一个龙首浮雕变成了九个,围成一圈,比过去更加威武。

    他心念一动,法力一催。

    顿时金甲光芒大放,其中一只龙首浮雕双目一亮,石牧周身顿时浮现出一个金光璀璨的光罩,表面一条金色蛟龙,张牙舞爪,游走不停。

    随着石牧法力注入加大,一个个龙首浮雕双目金光亮起,护罩表面游走的金龙也随之增加,最终达到了九条之多。

    九条蛟龙在光罩上盘绕游走,透露出一股股无法言喻的强大气息,远胜以前不知多少倍,其中甚至蕴含了一丝特别的气息,隐隐有了翻天棍的威势,赫然已经达到了灵宝级别。

    这一刻,身处光罩中的石牧,就仿佛一尊临世天神一般,气势强横无比。

    石牧见此,心念一动,周身法力一收,九龙光罩顷刻间敛去,悉数收回金甲,金甲表面光芒也顿时一敛。

    他缓缓落在了地上,胸膛微微起伏。

    人影一闪,公输子似乎是感受到了石牧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从紫翠炉中飞了出来。

    “怎么样?本大师的炼器手段如何?”公输子扬天一笑。

    “公输大师果然是鬼斧神工般的手段,晚辈实在是钦佩万分。”石牧连忙说道。

    “此宝曾受重创,这才使其品阶降至极品法宝,如今也还远远没有恢复。若是能再有几样好的材料和足量的灵石,此甲再提升一个层次也是可能的。”公输子摇头晃脑的如此说道。

    “当真?不知需要什么材料?”石牧闻言大喜,连忙问道。

    “材料清单在这里,你收集够了可以再来找我。”公输子一挥手,一道光芒飞出,凝聚成一页白色纸张,落在石牧身前,上面记载了七八样材料。

    石牧扫了一眼,上面的几样材料他大部分听都没听过,只有一个昆仑凝金石和和天河星沙这两样东西曾经在典籍上看到过,乃是早已绝迹的上古材料,其他几样不认得恐怕也是一样,都是上古材料。

    除此之外,还需要近五十万极品灵石。

    “多谢前辈告知,晚辈定然用心收集。”石牧深吸了口气,恭声说道。

    公输子嗯了一声,身形一晃,再次飞入了紫翠炉中,消失不见。

    紫翠炉中的光芒缓缓消散,最后全部消失。

    石牧挥手将紫翠炉收了起来,看着手中的纸张,眉头微皱。

    这些上古材料,要到哪里去寻?

    不过他很快摇了摇头,将纸张收起,真龙锁金甲能够成为一件灵宝,已经让其十分满意了。

    要知道,翻天棍在白猿残魂驱使下,可以一击将裕风神将这样的神境大能击毙当场,而这件金甲虽不如翻天棍这般威能,但也绝对能在与强大对手交战时增加其不少保命机会。

    他如今还无法完全掌控翻天棍,而这件金甲却是可以随时祭出,并控制威能强弱。

    不过,如今此宝对于肉身和法力的消耗也随之大增,若是全力施展九龙护体话,一般的神境初期根本破不开自己防御,配合图腾秘术和土化,甚至可以硬接神境中期大能的一击之力,只是以自己目前的法力,根本支撑不了多久。

    他一念及此,看了看身上的战甲,如今此甲品阶提升,外形又大变,再叫真龙锁金甲似乎有些不太合适了。

    “就叫九龙锁金甲好了。”他很快想了一个新的名字。

    石牧又仔细打量了一番九龙锁金甲,良久之后,才有些爱不释手的将其收入体内。

    接下来的时间里,他干脆在这件密室内盘膝坐下,恢复了一下后,这才离开密室,来到洞府外。

    石牧目光四下一扫,眉头一挑。

    此时的府邸有些静悄悄的,没有看到彩儿的身影,堂屋方向也只有几个扫洒的侍从。

    他头一转,又朝偏殿方向走去。

    片刻后,当其推开偏殿卧室,走进去一看,就发现床上被褥整齐叠放着,那名幼童也不在。

    石牧眉头微皱着从房中走了出来,朝前院走去。

    结果他刚来到院子里,就看到齐风满面愁容地从外面走了回来。

    “齐管事。”石牧叫了一声。

    齐风这才注意到石牧的身影,立即小跑着过来,恭敬施礼道:“府主,您出关了。”

    “彩儿他们呢?”石牧问道。

    “昨日马珑府主来过了,把彩爷和那位小少爷接到她府上去了。您闭关这段时间,彩爷他们隔三岔五就会到马珑府主那边去小住两天。”齐风说道。

    “哦,好,我知道了,你去忙吧。”石牧说道。

    齐风听了,没有应声,也没有离开,而是面带犹疑之色的站在原地。

    “怎么,还有什么事吗?”石牧眉头微皱着开口问道。

    “启禀府主,青兰圣地最近出了一个传闻,我不知道当不当说。”齐风有些犹豫的说道。

    “什么传闻?”石牧问道,心中一沉,不禁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来。

    “不知府主可还记得,三大圣地联合共同探索出世的沧月圣境一事?”齐风没有直接说出来,而是向石牧问道。

    “我知道此事,说下去。”石牧眉头一挑,说道。

    “我方才听说,此次沧月圣境之行出了变故。三大圣地派出的数百人非但没有找到传说中的沧月神树,我们青兰圣地不知为何,还与其他两大圣地起了冲突。”

    “三大圣地如今嫌隙已深,此次同行大家各怀心思,彼此间起冲突也是难免。不过三大圣地不是各派了两名圣阶长老同行了?”石牧问道。

    “话虽如此,但据说此次冲突主要发生在圣主的亲传弟子赵戬和逐云圣殿的少主穆易身上。据说二人修为高深,一般的圣阶长老根本奈何不了二人。结果赵戬不仅展露出九转玄功七转大成的恐怖实力,还以残忍手段杀了穆易……”齐风眉头深皱道。

    “什么?”石牧猛地一惊。

    “据说,逐云剑派的圣主穆千绝因此事震怒,要前来讨要说法,甚至有传闻说,穆千绝已联合了离尘宗的申屠南,两大圣主将带大军一起来青兰圣地。现在我们青兰圣地之中人心惶惶,不少人已经盘算着要逃离了。”齐风忧心说道。

    石牧听罢,眉头紧皱着沉吟起来。

    若是齐风听来的消息属实,那弥阳星域积攒多年的各种矛盾将彻底爆发,一场席卷整个星域的大战不可避免。

    对于这一结果,他倒并不十分意外,只是觉得此战似乎来得比自己预想的还早了一些。

    赵戬此次举动显然是故意挑拨,成为了此次大战的导火索。

    他虽然知道了一些此人与天庭之间的关系,但苦于当时没有什么证据,也不好多说什么。

    “此番战端一起,青兰圣地内恐怕也再非安全之所,你且提前做些准备,必要之时,我会安排你带着那些侍从离开这里。”石牧略一沉吟,如此说道。

    “府主……”齐风胖乎乎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感激神色,开口说道。

    “好了,你下去安排吧。此事非同小可,我得先去把彩儿他们接回来。”石牧点了点头,吩咐道。

    齐风应了一声,便转身回了前院。

    石牧在原地沉吟片刻,一招手,唤出龙羽飞车,朝着玄灵塔方向飞了过去。(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