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七百六十章 白猿之死
    “轰隆”一声,星核巨石轰然爆裂开来。

    一股宏大的赤红波动以白猿老祖为中心朝四面八方疯狂的席卷而开,使得整片星域都是一阵剧烈摇晃,几欲崩裂。

    原本盘踞周围的那些黄袍巨人和金铠兵士早已退到了极远处,只敢远远观望,不敢靠近。

    石牧只觉眼前的一切狂震了一下,紧接着一团巨大的赤红光团腾起,无数火光和雷电在其中不断闪耀,不断纠缠,最终竟形成了一团巨大的赤红色涡流。

    白猿老祖身前的土黄色石盾在红光炸裂的那刻,就已经碎裂开来,所有碎片都被那道涡流吞噬了进去,化为了涡流的一部分。

    与此同时,原本悬浮涡流周围的战舰残片和陨石碎片,也都受到这股力量的牵引,被吞噬了进去。

    随着吞噬之物的增多,赤红涡流非但没有衰减,竟然再度扩张,变得愈发巨大。

    “帝夋,你为一己利益,如此倒行逆施,视星域苍生不顾,天道也绝不会容你!”白猿老祖眼中怒火大盛,口中厉声喝道。

    “天道?荒谬!于众生而言,本座就是天道!顺吾意则生,逆吾心则死!”帝夋冷笑道,抬起的手掌五指蓦然握紧。

    轰!

    赤红色巨大涡流旋转速度骤然大增!

    才片刻功夫,刚才还只有千丈的赤红色涡流,此刻竟然已经扩大十余倍,变得足有万丈大。

    若再给它些时间,令其吞噬更多的物质,恐怕它真的足以吞噬了眼前的这整片星空。

    白猿老祖脸上浮现出一丝决然之色,其身形突然一变,三头六臂骤然隐去,恢复了本来面目,其胸口破洞处,金色血液飞快涌出,流向了双手紧握着的翻天棍上。

    翻天棍被这层金色血液浇灌覆盖,顿时亮起大片大片耀眼夺目的金芒。

    白猿老祖手中翻天棍猛得一抽,奋力朝那团赤红涡流中央处砸了下去。

    “轰隆”

    一声剧烈的爆响之后,那团赤红涡流顿时裂开无数缝隙,最终轰然碎裂开来。

    爆炸形成的剧烈冲击,朝四面八方荡开,大片大片的星石碎片四处席卷飞出。

    白猿老祖的身形也在这股巨力的冲击下,倒飞了出去。

    石牧心中一凛,但紧接着,却看到一个微不可查的动作。

    但见白猿老祖手稍稍一松,原本紧握的翻天棍看似捏握不住一般,旋转着狂飞而出,很快就化作了一道流光,消失在了茫茫星海之中。

    白猿老祖身形在虚空中翻滚了数个跟头,期间被无数星石碎片砸中。

    帝夋单手一扬,一股无形之力将白猿老祖定在了原地。

    白猿老祖原本殷红的面颊变得煞白,毫无血色,双目之中的金光也变得黯淡无比,胸口处的破洞血液却停止了流淌。

    石牧知道,那是因为其中再也流不出半点鲜血了。

    刚才的一击,几乎让白猿老祖油尽灯枯。

    “在本座万载岁月中,你是为数不多能够能够真正威胁到本座之人!可惜你和其他敢于忤逆本座者一样,终究成为了本座手下败将!”帝夋身形迅速缩小,变回原来的模样,来到白猿身前,淡淡说道。

    “帝夋老儿,我会看着你走向终结的那一刻!”白猿双目死死盯着面前之人,低吼道。

    “死到临头还如此冥顽不灵!哼,你看不到了!”帝夋听罢,冷哼了一声。

    话音刚落,其袖袍忽地一挥,白猿老祖面颊之上顿时响起两声爆响,其眼眶之中炸出一片血雾,两颗金色眼珠从中飞射了出来。

    两股血柱喷出,继而脸上留下两道血痕。

    “哈哈哈……”白猿老祖双目被挖,竟然不怒,反而肆意地狂笑起来。

    其洪亮的笑声,顿时响彻了整片星域,似在嘲笑着什么。

    旋即笑声停了下来,但遥远的星空中,却还有道道回声,不断响起。

    此刻,白猿老祖身上的气息逐渐散去,然而其巨大的身躯却依旧顶天立地,空洞的双目怒视前方,不肯倒伏。

    “残魂残血,皆不可放过分毫,本座有大用。”帝夋冷声下令道。

    周围古蛮族之人此刻稍稍靠近了一些,但望着白猿老祖这般模样,一时之间,竟无一人敢上前。

    帝夋见状,口中骂了一句“废物”,继而跨步来到白猿身前,单掌擎起,手中亮起灿烂金光,作势就要朝其身上打去。

    就在这时,异变突起!

    白猿老祖已经散尽的气息突然重新凝聚,头颅之中一道金光自上而下冲入脏腑,其胸腹处金青蓝赤黄五只虚影光鼎接连浮现,散发出剧烈的光芒。

    只见五只光鼎彼此之间传出一根彩色光带,相互联结成一个巨大的圆环,浮出了白猿体表,开始剧烈的旋转起来。

    “玄功九转!”

    帝夋见状不妙,顿时身形一动,就像遁逃而去,然而五鼎之间却忽然传出一道五色彩光,将帝夋死死地锁在了原地。

    与此同时,白猿老祖身上突然射出一黑一白两道光芒。

    只见这两道光芒犹如两尾游鱼一般,窜入了五色彩光之中,飞快的游动起来。

    随着黑白双鱼的进入,五色彩光猛地一颤,一股毁天灭地的气息从中席卷了出来。

    “帝夋老儿,成者为王,败者未必为寇,这场战争,还没有结束!”白猿老祖笑着说道。

    下一刻,那道光芒骤然放大,变得耀目至极,径直将帝夋吞没了进去。

    “轰隆”

    一声剧烈无比的爆炸声响起,白猿老祖巨大的身躯轰然炸裂开来,无数血肉燃着金色的火焰,朝四周爆射而去。

    那些距离不远的古蛮族和战舰避之不及,受到波及,纷纷爆裂开来,又有无数强者随之殒命。

    石牧在一旁看得心惊不已,虽然知道这只是白猿王的一段记忆,却依旧感到有些怅惘。

    他没想到,白猿老祖竟是这样陨落的,简直可谓壮烈。

    随着那无数金色火焰逐渐敛息,星空中肆虐的罡风也慢慢平息下来,石牧就看到无数火光之中,忽然有一道金光人影冲了出来。

    那道人影看起来十分模糊,但不必多猜,也可知道那就是帝夋无疑了。

    “玄功九转大成,若选择隐藏这股力量,或许还真有一线复活可能!可你偏偏选择以万劫不复为代价欲与本座同归于尽,真不知道你这是聪明,还是愚蠢?”那道金光人影不只是惋惜还是嘲讽地说道。

    “你这样,也不过只是阻挡我区区千载岁月,可别说千年,就是再有万载,这浩渺星域中,也绝不会再出现第二个你,也绝不会有人再能修成九转!”金光人影说道。

    说罢,其大手一招,一片磅礴金光从其手中涌出,如同一张弥天大网一般,将整片星空中所有残留着白猿老祖气息的事物全都笼罩了进去,连一块碎肉都没有放过。

    与此同时,石牧眼前一阵模糊,周围景物忽然一变,帝夋、星空、战舰……通通消失不见,他的身影再次出现在了自己的识海之中。

    这一切,就宛如南柯一梦。

    在其身前不远处,高高伫立的翻天棍中金芒一阵荡漾,一缕相似白猿的残魂从中探出,化作一头巨大的白猿虚影,以猿猱的姿态朝他奔腾过来,径直冲入了他的体中,与他融为了一体。

    白猿刚一入体,石牧顿时清醒过来,其双目忽然睁开,眼中泛出金色光芒,仰天发出一声震彻九天的长啸。

    “咔”的一声轻响。

    其丹田处,金丹碎裂开来,化作一道道金色流光,不断沿着他周身的脉络直冲向上,径直冲入其识海之中。

    伴随着每一次金光的上冲,石牧都感觉脉络之中,如同刀削斧劈一般的疼痛。

    而与此同时,九天之上顿时响起一道雷鸣之声,无数道雷火自天云之中轰然降下,不断劈打在石牧的身体之上。

    他身上的衣物早已经寸寸撕裂,化为了灰烬,露出的精悍肌体在雷火的淬炼下,开始泛起晶莹的光芒。

    他的肌表逐渐变得透明起来,甚至都能看到一根根如蚯蚓般的赤红色血管脉络。

    在天降雷火和金光冲涤的淬炼下,之前游走在其四肢百骸中的天莲心金液,此刻再度沸腾起来,并逐渐和他的血液开始逐渐融合,使得其血液逐渐泛出了一些淡淡的暗金之色。

    “咔嚓”

    伴随着道道闪电的不断劈落,笼罩在小岛外围的灵力漩涡骤然收缩凝实,由数十丈宽窄快速变为寸许方圆,化为一道金色光柱,径直穿入山洞之中,从石牧的头顶灌入他的体内。

    石牧双目紧闭,如同一口填补不满的深井一般,任由那些灵力不断灌入他的体内。

    不知过了多久,那道灌注入石牧体内的金色光柱,非但没有减弱消散,反而变得更加粗壮凝实起来。

    只听“轰隆”一声巨响。

    石牧栖身的山洞终于不堪重负,被这股磅礴的天地灵力直接轰击成了粉碎。

    大片碎石四散崩落在石牧周围,少数落在他身上的,却也都被其体表的一层濛濛金光给弹了开去。(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