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七百四十四章全力一击
    面对石牧这足以毁天灭地的一击,银色巨龙通体银芒大放,昂着巨大的头颅,血盆大口一开,竟硬生生将棍影抵在半空。

    “喝!”

    石牧一声爆喝,双臂猛一用力,如意镔铁棍表面金光顷刻间暴涨数倍。

    “轰”的一声巨响。

    金色长棍死死地朝着巨龙的头顶下压了下去,那头银色巨龙终于不堪巨力压迫,轰然炸裂开来。

    “轰隆隆”

    一连串闷雷之声剧烈响起,无数巨龙碎片裹挟着空间乱流,朝着四面八方疾射而出,直将海面轰击得水浪不断翻腾,将小岛上的岩石击打得四散迸裂。

    本命法宝被毁,地哲遭受反噬,面色一阵苍白。

    但接着其口中怒吼一声,身上魔气滚滚涌出,身形顿时暴涨数倍,一副漆黑的狰狞铠甲浮现在其身上,两侧肩膀之上皆长出如同荆棘般的黑色尖刺。

    “没想到我还是小瞧了你,不过同样的错误我不会再犯第二次,受死吧!”地哲口中狠狠说道,双手举过头顶,在虚空中一握。

    高空中的阴云魔气立即受到一股力量牵引,源源不断的涌了下来,在其手中化为了一柄黑色战斧,朝着石牧当头劈下。

    只见一道巨大斧影从天空之上垂落,顿时一股开天辟地的恐怖气息从中冲天而起,带起一阵呼啸风声,海域上空的天地元气疯狂滚动,被漆黑的空间裂隙切割成无数混乱碎片。

    高空中原本密布的阴云,也被这股力量作用下,从中撕扯开一道巨大的口子,一片炽白的阳光从中透射下来。

    石牧身形巍然不动,手中如意镔铁棍不知何时已再次插入天机棍鞘之中,另一手握着棍子一端,双目金光流转不停。

    巨大黑色斧影瞬息间破空而至,眼看就要将石牧的身躯撕碎。

    “天地无极!”

    石牧身形忽地一止,口中爆喝一声,如意镔铁棍再度出鞘,万丈金芒在犹如洪水一般宣泄而出,将半空中的阴云都映照得金光熠熠。

    此刻的石牧手中如意镔铁棍,光芒刺目耀眼,犹如一轮金色骄阳般,让人无法直视分毫。

    “轰隆隆”

    一声巨大的雷鸣之声响起,云层中的那道裂隙骤然扩大数倍,一道数丈粗细的金色雷电光柱从云层中的空洞处猛然轰击而下,径直砸在了那道巨大的斧影之上。

    黑色斧影略微一颤,便从中断裂开来,金色电光如同狂龙一般倾泻而下,径直将地哲吞没了进去。

    “不!怎么可能……”

    地哲面露不可置信之色,身处灿烂金光之中,黑色铠甲寸寸撕裂,高大的身躯眨眼间分崩离析。

    最后一刻,其天灵盖光芒一闪,一道银色包裹的两寸大小人影从其头颅中飞也似的逃出,却没能抵受住金光的轰击,只遁出些许距离便碎裂开来,化为点点晶芒。

    石牧见状,手腕立即一个翻转,一面黑色令牌便浮现而出,那些晶芒便汇成一道洪流涌入令牌之中。

    他与地哲交战时间并不长,但引起的动静颇大,引得正与死灵大军交战的那百余名古蛮族和黑魔族人有些诧异的望了过来。

    在看到获胜一方竟是石牧之时,顿时纷纷神色各异起来。

    石牧刚刚收起令牌,身形不由一个趔趄,差点朝着海面上跌落了下去。

    刚才一番激战,使他不惜动用杀招,一口气将天机棍鞘中所剩的所有天地元气一丝不剩地尽数释放出来,其体内真气也近乎见底。

    他翻手取出数枚丹药一股脑儿送入口中。

    丹药入腹,灵力真气在丹田运化开来,他的脸色才好看了几分。

    他一边催化药力,同时目光一转的望向另一边,脸色却再次阴沉下来。

    在其对付地哲的片刻时间里,战场上的形势已是急转直下。

    数万死灵大军已然死伤过半,前方阵线正在被古蛮黑魔两族一点点压迫了过来。

    海岸上空,冥罗被以霍巴为的数名圣阶强者团团围住,依旧无法脱身,面上闪过一丝怒意。

    但见其兽爪方向猛地一转,朝着围困她的四人抓了下来。

    霍巴见状,手中狼牙棒忽地一收,另一只手猛地挥出,掌心之中突然多出一面圆形铜牌。

    铜牌之上雕刻着一只凶恶的猛兽头颅,正呲牙怒视着天空。

    霍巴口中轻吟几声晦涩咒语,那面铜牌突然一亮,一道赤红色的光芒猛然从中射出,在半空之中不断涨大,竟变作一头巨大猛兽虚影,与那巨型兽爪碰撞在了一起。

    “轰隆”一声巨响。

    魔角岛上方的虚空都为之一震,一道巨大的冲击气浪从半空中荡涤开来,席卷四周。

    冥罗的兽爪下冲之势顿时一滞,停在了半空,而那头赤红猛兽则轰然溃散,变作了无数碎片。

    “咔”的一声轻响。

    霍巴手中的铜牌碎裂了开来,其却丝毫不在意,口中大喝道:“就是现在,动手!”

    冥罗闻言,顿觉心生警醒,正想向后退去时,就现周围虚空之中,突然出现了四道十余丈高的紫色光柱,其上异兽盘踞,符文突起,显得十分古朴怪异。

    “四方封神阵!”

    “玱啷”之声连绵响起,四根粗壮的紫色锁链从光柱中突然伸出,径直缠绕成一道球形牢笼,将冥罗困在了当中。

    紧接着,四根光柱之上的符文顿时亮起,球形牢笼上也是紫光摇曳。

    冥罗只觉得周身真气灵力顿时被死死封锁住,虽然其作为神境存在,安危无虞,但一时半会也根本无法挣脱出来的样子。

    另一边,魔尸扎古被三名古蛮族人围攻,巨大的身躯被劈砍出十余道深可见骨的狰狞伤口,眼中的金色魂火飘摇不定,显得十分黯淡。

    之前站在其肩膀上辅助他进攻的匕灵,也被古蛮族强者的猛烈攻击,压制得无法脱身,同时陷入了危局。

    一名古蛮族强者身形一错,来到扎古身后,猛地向下一蹲,双臂上突出的两排白色骨刺,如同两道白色锯齿一般,朝着扎古的小腿处劈砍而去。

    只听“咔咔”两声脆响。

    魔尸扎古的两条腿同时断裂开来,巨大的身躯立即向前倒伏下去。

    而另一名古蛮族强者,立即大步向前一跨,手中宽刃巨斧猛然挥下。

    只听“咔嚓”一声响,其就将扎古的头颅砍了下来。

    扎古的头颅骨碌碌地滚出三尺远,眼中的魂火逐渐熄灭了下去。

    其尸身之上,一道晶莹光芒闪过,却是匕灵趁机逃出,朝着石牧这边退了过来。

    就在这时,七宝妙树上结出的巨型彩蛋上光芒频闪,原本接连浮现其上的七道人形虚影最后闪现一次之后,完全没入了彩蛋之中。

    彩蛋之中立即传出了一股浩渺古朴的气息,并逐渐变得愈强大起来。

    石牧目光回望一眼,心中一动,知道烟罗如今已然进入了最关键的时刻。

    他咬了咬牙,再次翻手取出坠仙台,紧紧握在手中,口中却默念起了晦涩难名的咒语。

    仅存的两三万死灵生物,顿时一阵骚动,如同潮水一般退了回去,在七宝妙树前重新集结,形成了一道厚实的防线。

    “给我杀!”困住冥罗之后,霍巴目光一扫石牧所在方向,口中怒喝一声道。

    化身苍莽凶兽的古蛮族巨人,就如同一辆辆钢铁战车一般,冲入了死灵大军的防线中,或赤手空拳,或手持兵刃,将成百上千的白骨骷髅打成粉碎。

    黑魔族强者也都纷纷紧随其后,朝着死灵大军冲杀进来,那道防线顿时变得岌岌可危。

    石牧目光扫过,眉头顿时紧蹙起来。

    就在此时,魔角岛的上空又有数十道光芒亮起,竟是原本分散岛屿各处的百余名天位古蛮族人和黑魔族人前来驰援。

    这样一来。情形变得雪上加霜了。

    身陷囹吾的冥罗显然也意识到了情况的不妙,脸上满是焦急之色,但苦于周围的球形牢笼似以坚固著称,以其修为,想要脱出也要花费不少时间。

    石牧眼中露出一丝决然之色,镔铁棍上光芒大亮,棍头一抬,便朝着古蛮族强者冲了过去。

    如意镔铁棍上泛起一阵白色至阳火焰,金白光芒相映,散出的威势立刻增强了许多。

    石牧大喝一声,手臂挥舞,如意镔铁棍当即幻化出道道棒影,通天十八棍接连使出。

    当即便有数名天位境的古蛮族被直接击飞,而后被至阳火焰包裹,熊熊燃烧,几个呼吸间化为了灰烬。

    “贼子,受死!”就在此刻,一声洞彻心扉的大喝从古蛮族中传出。

    石牧身躯一震,这声大喝似乎直接渗透进了他的心底,使得他体内真气运转猛地一顿,心中顿时一惊。

    人影一花,一个金古蛮族迅疾无比的巨人从人群之中飞射而出,手持两杆金色战枪,点向石牧咽喉。

    石牧大喝一声,如意镔铁棍挥出一道金色扇形轨迹,挡住了金色战枪。

    “铿”的一声巨响!

    石牧身躯巨震,被震飞了出去,一股尖锐力量从如意镔铁棍中传递到了他的身体,使得他体表金鳞碎裂不少,一阵气血翻滚下,喷出一口鲜血。

    若非身上的这件锁金甲,恐怕此番非得重伤不可。

    金古蛮族身体也是微微一晃,立刻便站稳了身体,双方修为高下一目了然。

    石牧心中大骇,对方赫然又是一名圣阶后期强者,心中不由苦笑一声。

    自己如今遍体鳞伤,体内真气未复,灵宝天机棍鞘中积蓄的天地灵气也是消耗殆尽,根本不是对方对手。

    他目光飞快一扫周围,如今死灵大军数量正以飞快度骤减,自己即便逃到后面,只会加防线的溃灭。(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