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七百四十一章 一棍灭神
    地哲对于蚩别说的话,却仿若没听到一般,面色变得有些惨白起来。

    蚩别口中出一声怒喝,身上魔气滚滚涌动,想要从七宝妙树的束缚之中挣脱出来。

    就在此时,烟罗手中法决一停,嘴唇微微翕动几下。

    下一刻,七宝妙树之上七彩流光疯狂涌动,缠绕在那两人身上的树杈再度延长,两道尖端高高扬起,接着猛地一闪,朝两人头顶上的囟门处扎了下去。

    “啊”的一声惨呼,地哲两人同时张口惨叫。

    二人天灵盖上,一蓝一青两道光芒悠然浮起,沿着那两根树杈,汇入七宝妙树之中。

    这两根树杈上顿时华光流转,亮起两道光芒,从中散出晶莹的蓝色和青色光芒。

    这两道光芒亮起之后,七宝妙树上的七根丫杈全数被点亮,七彩光芒顿时大作,从中传出一阵阵奇异的气息。

    石牧站在一旁,受到这股气息侵染,眼神有些迷离起来,心中顿时涌现出一阵阵诡异的感觉,有贪婪,有暴戾,有**……

    伴随着这些气息同时涌现的,是难以名状的冲动,让石牧都不由有些心旌摇曳。

    “这是天地间的七道魔念,护住心神,别受其影响。”烟罗的声音在石牧耳畔响起,犹如一抹春风一般,一下子抚平了石牧心中所有波澜。

    石牧心中一动,依言调整自己的呼吸,通过神识护住心神,将那股诡异力量的影响逐渐平息下去。

    另一边,冥罗眼神略一迷离后,便立刻恢复过来。

    “如今七宝魔源已复,我必须立即参悟,你们二人为我护法。”烟罗对石牧两人说道。

    “好!”石牧闻言,郑重地点了点头。

    “姐姐放心!”冥罗肃然道。

    烟罗点了点头,冲石牧一挥手,一道乌光便从其手中飞出,没入石牧手中,随后她身形浮空而起,飞向了半空中的七宝妙树。

    七宝妙树的七根彩色树杈如有灵性一般,纷纷延伸而出,朝着烟罗周身缠绕而去。

    原本被树杈束缚着的蚩别两人,则是面色苍白,身子一软的从半空中坠落了下来,气息已然从神阶跌落至圣阶中后期的样子。

    石牧与冥罗二人却无暇顾及这二人,神情有些紧张的望向半空中。

    此刻,七道彩色树杈如蚕织茧一般,眨眼间将烟罗包裹了进去,形成了一个椭圆形的彩色巨蛋。

    只听“嗡”的一声轻响,七宝妙树之上彩色光芒再度一亮,一道球形光幕浮现而出,将整个树身和那枚七彩巨蛋全都包裹了进去。

    石牧朝巨蛋望去,看到七色光芒接连亮起,轮转不息,蛋壳表面上还不时有一个个人脸虚影不断亮起。

    那些人脸虚影共有七道,高低胖矮各不相同,露出各种神态表情。

    其每亮起一次,七宝妙树上传出的气息就越强上一分,这让石牧产生一种特别的感觉,似乎那些虚影正在将一道道力量汇集给七宝妙树。

    “如此大的动静,恐怕不出片刻,古蛮族的人就会现。我去岛上御敌,尽量让战场远离烟罗,你在这里为她护法。”石牧收回目光,对身侧不远处的冥罗说道。

    “石牧哥哥,你一个人没问题吗?”冥罗看了看半空中的七彩巨蛋,又看了看石牧,有些担忧的说道。

    “你守好这里,那边就交给我了!我不会让烟罗有事的。”石牧洒然一笑道。

    他话音刚落,魔角岛海岸边便突然有一道奇异波动传出。

    石牧转头望去,就见蚩别与地哲两人趁着冥罗注意力被吸引之时,已悄然朝魔角岛方向快飞去。

    “找死!”冥罗怒斥一声,就要冲上去。

    “守住这里,那两人交给我吧!”石牧伸手拦住了她道。

    “嗤啦”一声响。

    石牧背后黑白光芒一亮,两道火翼骤然一展,朝着魔角岛疾飞了过去。

    此刻的地哲与蚩别二人,已然抵达距离魔角岛海岸不远处。

    眼见石牧疾驰而来,二人身形一顿的停了下来。

    “区区一个天位武者,也想阻止你我,简直不知死活!”地哲不怒反笑道。

    “管他呢,我正一肚子火没处呢,先让我灭了他。”蚩别话刚说完,身子一动之下,就已经冲上半空。

    “小心提防冥罗!我刚刚已传讯回去,等蚍蜉他们来了就好了。”地哲目光扫了一眼远处七彩巨蛋下的冥罗,叮嘱道。

    蚩别仿若未闻般,两手一挥,两道黑色钢爪浮现在其手臂之上,上面闪现着一层模糊的暗红色光芒。

    石牧双眼微眯,背后黑白双翼光芒骤然一亮,度再度暴涨一截。

    地哲见石牧面上全无畏惧之色,飞冲之势非但不减,反而更加提升一倍,心里隐隐有些不安,正想出言提醒蚩别,就见石牧身上骤然金光一亮,一副金色铠甲浮现在了身上,同时周身长出金色鳞片,气息徒然提升数倍不止。

    “这是……真龙锁金甲!这小子跟当年那个白猿是什么关系?”地哲惊讶叫道。

    蚩别自然看到了石牧身上的金甲,甚至也感受到了石牧身上气息的变化,但他此刻却完全不想避开锋芒,只想将胸腔内郁积的怒火尽数泄。

    但见其双臂交叠身前,周身之上道道黑**气汹涌而出,在两道钢爪上汇集成一道黑色漩涡。

    那道漩涡不断旋转凝集,变得越来越凝实,越来越深邃。

    只见漩涡深处,突然亮起一道赤红光芒,如同一朵妖艳的血色红花朝四周张开,将整个漩涡全都染成了血色。

    “小子,受死吧!”蚩别口中出一声怒喝,周身魔纹狂闪,交叠的双臂骤然打开,向前猛地挥去。

    那团血色漩涡爆射而出,在半空中骤然涨大,化作一只高逾百丈的血色骷髅头,带着一股森然气息,张开血盆大口,就想将石牧吞入。

    石牧双目金光一凝,就见血色骷髅头张开的血盆大口中,正有一道血色漩涡正在飞旋转,并从中传出一股诡异的无形吸力,周围虚空都被其撕扯出一道道黑色裂隙。

    他双翼疯狂扇动,却无法脱出这股力量,整个人犹如一片风中的树叶一般,飞快朝血色骷髅靠近,直至被吞没了进去。

    看到这一幕,远在海面之上的冥罗,面色顿时一紧,有些犹豫的看了看半空,有些犹豫起来。

    “还当这小子有什么能耐呢,没想到就这么死了。”地哲见状也是一愣,轻笑道。

    然而其话音刚落,血色骷髅中突然亮起了一点耀眼金光,接着金光迅变大,金光中央,石牧的身影就从中显现出来。

    此刻的他,一手紧握着如意镔铁棍,另一手则抓着金色棍鞘,“唰”的一声,将镔铁棍拔了出来。

    只见万道金光在这一瞬间骤然迸射而出,将天空中的阴云都映照成了金光熠熠,一股浩大无匹的庞然气息顿时以石牧为中心,朝四面八方席卷开来。

    令地哲和蚩别,甚至不远处的冥罗都吃惊的一幕出现了!

    “嘭”的一声响!

    血色骷髅轰然炸开,石牧的身影疾射而出,手中如意镔铁棍上金芒吞吐,棍身蓦的暴涨百倍,如同一道擎天巨柱一般,朝着蚩别砸了下来。

    蚩别身子笼罩在这万道金芒之中,竟在这一刻心头升起一股久违的无力之感。

    不过其身为神境存在,自然绝非易于之辈,口里出一声歇斯底里的咆哮,两道钢爪之上红光暴涨,猛地一挥,从中射出两道粗壮的血色光柱,朝着镔铁棍上迎去。

    “轰隆隆”

    一连串爆鸣之声响起,两道血色光柱在金光压下时不断崩裂,顷刻间碎成了无数截。

    接着如意镔铁棍倾压之势不减,直接轰击在蚩别身上,将其轰成了齑粉,连同魔魂也一起碎裂开来!

    如意镔铁棍虽然品阶不高,但经过天极棍鞘这件灵宝这么多年的蕴养,其所蕴含的威能哪怕只是一小部分,自然也远一般的极品法宝。

    若是蚩别如今还是神境初期修为,自然可以不惧,但如今其被烟罗刚刚强行抽取了魔源之力,修为大降,加上对于石牧这个天位武者的轻敌,结果这一击之下,自然无法抵御了。

    半空之中,金色光芒一敛,石牧的身影重现显露而出,手中握着屠魔令,探手一挥,蚩别碎裂开来的魔魂,尽数飞入了屠魔令之中。

    “怎么……怎么可能……”地哲此刻早已出现在海岸上空,满脸不可置信地表情,喃喃自语道。

    不远处,冥罗一双眼睛睁得老大,小脸上的表情逐渐由惊讶转为了欣喜,喃喃说道:“我就说嘛,能成为宝花姐姐的恩人,让她这般信任的人,怎么可能是一般人?”

    原本她只是将石牧视为恩人才对其恭敬有加,直到这一刻,她才对于石牧所表现出的有勇有谋,从心底佩服起来。

    就在这时,异变再起!

    距石牧不远处的魔角岛中央上空,骤然亮起百余道光芒,接着纷纷飞至海岸边,在地哲身前停下,遁光敛去。

    却是数十名高逾十丈的古蛮族巨汉,在这些人身后,还跟着数十名黑魔族人,气势汹汹的飞了过来。

    石牧见此,瞳孔缩了缩,面上露出一丝凝重之色,但却没有露出丝毫怯色,悄然将手中如意镔铁棍放回天机棍鞘之中。(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