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七百二十六章 大发神威
    双倍月票开始了,最后的关键时期,诸位道友别忘给忘语投一票哦!^^

    ………………

    “好,石老弟是个爽快人!不瞒你说,你那件飞车灵器,我可是聚集山庄数名一等一的炼器宗师,费了不少功夫,总算在不久前成功将之提升至法宝品阶,可用去了山庄不少多年积攒下来的珍稀灵材,耗资不菲啊!这样吧,这件金甲法宝石老弟要是能够割爱于我,那些灵材等费用便一笔勾销。”

    石牧闻言,默然不语,目光一动不动的望着祝炎武。

    祝炎武略一停顿,继续说道:“除此之外,我这山庄宝库中还有一些趁手的法宝,还可以任由你挑选一件,石老弟,我这可是诚心诚意的,你看如何?”

    石牧修为与其相仿,如今又身穿这件极品护甲法宝,祝炎武心中自然多了几分顾忌。

    “祝庄主,你受我所托,为我修复飞车,提升品阶,需要多少灵石你开个价便可,我石牧自然不会少你分毫。不过这真龙锁金甲乃是前辈特意所留,岂能易于他人?”石牧毫不迟疑的说道。

    “这么说,石老弟是不愿让出宝甲了?”祝炎武脸色阴沉下来,天位后期的气息显露无疑。

    “敬酒不吃吃罚酒!”祝炎虎喝到,十余个山庄的天位高手本就已将石牧团团围住,此刻纷纷亮起手中灵器法宝。

    “要动手就尽管来,废话少说。”石牧冷哼一声,单手一挥,如意镔铁棍重新翻出,被其紧握在手中。

    “动手!”祝炎武单手一抬,低声喝道。

    其话音刚落,石牧周围十余道身影疾射而出,朝着石牧扑了过来。

    只是不等这些人近身,石牧背后黑白光芒顿时一亮,两片火翼延展而出,其上道道灰光不断流转。

    石牧双翅一鼓,身形骤然从原地消失不见,一头扎进了那十余道人影中。

    其手中长棍一卷,一片金色棍影立即朝四周横扫而出。

    山谷之中光芒频闪,兵刃碰撞之声大作,其中三人被金色棍影扫中,立即倒飞了出去。

    然而不等其落下,石牧右臂便转为乌黑之色,朝其打了过去。

    只见空气之中,道道寒气喷涌而过,径直将那三人裹进去冻成了冰雕。

    而另一边,五六人见石牧背后有空档,手中法宝光芒闪耀朝着石牧偷袭而去。

    石牧却是头也未回,左臂亮起莹洁白光,猛地朝那几人轰击而去。

    白光度极快,那几人根本来不及躲避,几乎瞬间便被至阳火焰烧成了灰烬。

    从祝炎武话音落下,到现在不过区区一两个呼吸功夫,便已有近十名天位武者非死即伤。

    剩余数人见状,纷纷惊恐地退了回去,重新将石牧围在了中央。

    “九转玄功,你是青兰圣地的人?”祝炎武面沉如水,冷冷说道。

    “是又如何。”石牧淡淡答道。

    “如今青兰圣地与逐云剑派已经势成水火,你既是青兰圣地弟子,那更留你不得。带着你的尸体到万剑门中,或许还能换些资源回来!”祝炎武冷笑着说道。

    石牧听到这一消息,心中一动,感到颇为意外,眉头不由一皱。

    但此刻他也无暇细究,口中冷声说道:“想要杀我,也要看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

    “一起上,杀了他。”祝炎武一声令下。

    然而此时,周围那些天位武者面面相觑几眼,竟无一人敢上前去,毕竟方才石牧大展神威的一幕,太过骇人。

    “竖子受死!”

    半空中祝炎虎身形一闪而现,口中大喝一声,手中光芒一闪,抡起一柄长约丈许的巨型黑色大斧,朝着石牧竖劈而下。

    半空之中乌光一闪,宽大的斧刃径直破开虚空,带着道道黑色煞气,劈至石牧头顶。

    石牧冷哼一声,却是不闪不避,手中如意镔铁棍径直朝上一顶。

    “嘭”的一声重响,镔铁棍的顶端直直顶在了黑色巨斧的斧刃之上。

    一股冲击力十足的气浪从碰撞之处爆,朝着四周激荡而去。

    祝炎虎只觉虎口处一阵火辣辣的疼,黑色巨斧被倒磕了回去。

    石牧此刻也觉手中的如意镔铁棍颤抖不已,一缕缕黑色煞气正绕着棍身蜿蜒而下,朝他手臂袭来。

    其手中长棍猛地一振,将那缕缕煞气震开,面上露出一丝意外之色。

    他着实没有预料到,祝炎虎仅仅是天位中期,这一斧之力,竟然如此之大。

    “怎么,我的命令你们都没听到,是想去做填炉的柴火吗?”祝炎武斜眼朝周围那些人望去,口中寒声说道。

    那几人面色一变,手中光芒顿时亮起,硬着头皮朝着石牧冲了过来。

    而在祝炎武身旁的那名头生尖角的精瘦男子,却没有同众人一齐冲上来,反而身形朝后一退,隐没进了黑暗之中。

    那些天位武者知道了石牧的厉害,全都不再近身,而是围困着石牧,以各种法器朝其远距离轰砸。

    石牧面色漠然,手中如意镔铁棍轮转不息,不断将飞袭而来的各式法器一一挡开。

    在其正前方,又是一道乌光亮起,一道巨型斧影带着滚滚煞气竖劈而下。

    这一次,石牧没有硬捍,而是足尖一点,朝后退了开去。

    “轰”的一声巨响。

    巨斧砸入地面,立即破开一道深约丈许的巨大沟壑,并不断朝着石牧身下延伸而来。

    石牧站定后,皱眉看着地面上冒出的丝丝黑气,冷冷说道:“好强的煞气,也是时候让你出来活动活动了。”

    一语说罢,石牧身旁突然乌光一闪,浑身魔气萦绕的身外化身立即出现。

    “去吧!”石牧低喝一声。

    身外化身周身魔气滚滚涌出,身形顿时拔高两倍,变做两头四臂,大步一跨径直朝着祝炎虎冲了过去。

    “黑魔族分身!你究竟是什么人?”祝炎武爆喝一声,开口问道。

    石牧没有丝毫回答的意思,身子却朝祝炎虎那群人掠了过去。

    祝炎武见石牧不答话,冷哼一身,身上光芒骤然大亮,一头红冲天而起,如同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焰。

    其大手一挥,一柄通体赤红,长逾丈许的螭龙偃月刀赫然握在手中,表面一条贯穿刀身的龙纹栩栩如生,犹如活物一般。

    只见其大步朝前一跨,拖在身后的偃月长刀骤然提起,朝着身前猛然劈下。

    石牧本来正挥棍朝着一个赤膊汉子当头打去,心中一突,只觉身后传来一股炙热且强烈的气息飞袭来。

    其立即转身,就看到一道长约二三十丈长的赤红火龙,正张牙舞爪地朝他扑了过来。

    石牧手中长棍一抬,棍头之上浮现出一密密麻麻的片金色棍影,以泰山压顶之势朝着火龙迎击而上。

    “轰隆”一声巨响。

    那条赤红火龙在重击之下竟然没有溃散开来,只是前冲之势顿时一滞,龙头朝着地面之下俯冲而去。

    石牧手中的长棍也受到一股巨力反震,骤然倒磕了回去。

    就在这时,他眼前一花,虚空之中突然乌光一闪,一道矮小的身影突然浮现在其身前。

    石牧面色一变,手中长棍想要收回已来不及,只能仓促在身上覆上一层水甲。

    只见那人嘴角勾起一丝阴笑,手中白光一闪,一截晶莹剔透如同水晶般的尖锥骤然探出,朝着石牧的心口扎了下去。

    一团水蓝光芒闪过,石牧的水甲瞬间溃散开来,那截尖锥径直透了进来。

    只听“轰”的一声巨响。

    在那道尖锥刺中石牧身上铠甲的瞬间,石牧胸前顿时爆出一阵耀眼金光,数百头金龙虚影从铠甲各处亮起,朝着尖锥刺下的部位汇集而去。

    在金龙虚影的连续冲击下,那道尖锥“咔”的一声脆响,竟然断裂了开来。

    那矮小身影在这股巨力的冲击下,口中出一声哀嚎,立即倒飞了出去。

    石牧面色一寒,手中长棍猛然一挥,一道金色光飞射而出,追打在那人身上。

    “砰”的一声!

    那矮小身影在金光之中,竟直接被轰成了齑粉。

    而在另一侧,化身两头四臂的化身正四臂齐舞,将一名天位初期武者直接拍成了肉饼。

    围在他周围的其余两人,手中的法宝或多或少,都被魔气侵染污秽,功力大打折扣,竟被化身逼的节节后退。

    祝炎武见状,面上霜色渐重,身上红光大作,手中大刀轮转起来,挥舞得“呼呼”生风。

    “九龙困阙!”

    只见八道丈许长的赤红火龙从刀影之中蜿蜒而出,与之前那道火龙一起扑了过来,将石牧团团围在了中央。

    眨眼间,九道火龙围在石牧身旁不断旋转,如同九条火焰锁链,一点点朝石牧周身紧捆而来,又如同一圈赤红火墙,朝着石牧挤压而来。

    周围温度骤然上升数倍不止,滚滚气浪不断升腾。

    然而此刻,石牧体表的真龙锁金甲上光芒闪耀起来。

    石牧心中一喜,他虽然能够感受到那困阙火龙带来的灵压,却丝毫感受不到一丝热浪。

    “到此为止了!”石牧双目精光一闪,口中怒喝一声。

    下一刻,其背后图腾虚影骤然亮起,浮现出一头大小足有三四十丈巨大的八凶蟒虚影,周身金鳞闪动。

    八道蟒头颅一昂,血盆大口一张,目露凶光的朝着火墙撕咬而去。(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