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七百二十二章 强弱颠倒
    “你!”

    彭岳露出惊怒之色,目光注视西门雪,嘶声说道。

    石牧也是心中诧异的看了一眼西门雪。

    西门雪娇喝一声,手中金色怪刃金光大盛,往前疾刺,幻化出大片剑芒,铺天盖地刺向彭岳。

    石牧没料到西门雪竟敢直面彭岳,心中也是一喜,大喝一声,手中如意镔铁棍金光大盛,一式横扫千军,如意镔铁棍化为一道灿烂金影,朝着彭岳横扫而去。

    彭岳脸色铁青,闪电般翻手取出一张绿色符箓,贴在腰间伤口上,伤口涌出的鲜血立刻止住。

    同时他口中念念有词,一道白光电射而出,落在头顶的青铜小鼎。

    嗡!

    一个青铜大钟虚影出现在了他身体周围,将其笼罩在里面。

    轰隆隆!

    剑芒棍影狠狠轰击在青铜大钟虚影之上,发出巨大声响,青铜大钟和彭岳被剑芒棍影淹没在了里面。

    石牧身影缓缓落下,脸上没有丝毫喜色,反而有些凝重。

    剑芒金光缓缓消散,露出里面的青铜大钟虚影,竟然丝毫无损。

    古钟虚影之中,彭岳的脸色此刻已经恢复正常,腰间的伤口也已经消失,只能看到一道浅浅的疤痕。

    石牧脸色一沉,西门雪脸色也不太好看。

    “好,好!西门雪,枉你身为我离尘宗精英弟子,竟然帮着外人对老夫出手。看来老夫今日手中要多一条性命了!”彭岳目光看向西门雪,寒声说道。

    西门雪冷哼一声,丝毫也不理会,口中念念有词,金色怪刃光芒一闪,飞到了她的头顶。

    但见其两手一搓,金色怪刃蓦然间金光大盛,爆发出刺耳的剑啸之声。

    紧接着,一阵“噗噗”之声大作,西门雪身周金光闪动间,四道巨大金色怪刃虚影浮现而出,每一道都足有十余丈长,表面金色符文缭绕,一道道金色电弧缭绕,嘶嘶作响。

    “斩!”

    西门雪娇喝一声,玉手一挥。

    四道怪刃虚影飞射而出,瞬间横跨虚空,携带万钧之势,狠狠斩在了彭岳身周的古钟虚影上。

    古钟虚影猛然一震,剧烈晃动了一下,仿佛水面一般翻滚起来。

    彭岳心中微微一凛,不过那四道怪刃虚影也碎裂开来,让他松了口气。

    不过就在此刻,一连串的霹雳巨响从一旁传出,彭岳转头看去,瞳孔一缩。

    只见一旁石牧手中如意镔铁棍疯狂舞动,一道道金色棍影涌现,同时还有白色气劲浮现而出,一股沛然灵压席卷而开。

    棍影气劲飞快融合,形成一个巨大金色龙卷风柱,半空中浮现出大片漆黑乌云,一道道粗大金色电蛇在云中翻滚,发出阵阵霹雳巨响,虚空也剧烈震颤。

    “天地无极!”

    这一式天地无极棍法,他此刻施展出来,威力比起以前大了何止十倍,半空中黑云笼罩了方圆数十里。

    “去!”

    石牧手中如意镔铁棍一指,半空中一道粗大金色雷电猛然飞下,仿佛一道金色巨龙,重重劈在了彭岳身周的古钟虚影上。

    “轰隆”一声巨响!

    古钟虚影剧烈颤抖了一下,青铜光芒狂闪。

    彭岳脸色一变,挥手打出一道法决,头顶青铜古钟表面光芒一亮,身周的古钟虚影才稳定了下来。

    然而未等他松一口气,半空黑云翻滚,又是一道粗大金色雷电落下,以雷霆万钧之势狠狠劈在了古钟虚影上。

    !古钟虚影猛的一颤。

    声音未落,又是一道粗大雷电劈下。

    紧接着,一道又一道粗大金色雷电落下,连续不断的劈在古钟虚影上,使得古钟虚影剧烈震颤起来。

    彭岳双手紧贴身周的古钟虚影,体内真气蜂拥注入虚影中,试图稳固身周虚影护罩。

    但是一道道粗大雷电接连不断的落下,使得古钟虚影震颤越来越剧烈,光芒飞快减弱,连续被劈击了数十次后,终于轰然解体。

    “怎么可能!”彭岳眼中闪过一丝不可思议。

    他绝无法想象,两个天位后期的晚辈,竟能破开他的防御。

    石牧目光一凝,口中念念有词,手中如意镔铁棍猛然一挥。

    半空中黑云金色雷电光芒狂闪,数十道粗大金色电芒同时落下,朝着彭岳打去。

    彭岳毕竟身为圣阶中期存在,虽慌不乱,张口喷出一口鲜血,落在了头顶青铜古钟上。

    青铜古钟光芒大盛,瞬间涨大数十倍,表面一圈圈符文飞快缭绕,散发出一圈圈的灵光,挡在了头顶。

    轰隆隆!

    数十道金色雷电狠狠劈落在青铜古钟之上,使之剧烈颤抖下,“咔嚓”一声,上面浮现出一道裂纹。

    彭岳眼中终于闪过一丝骇然,这青铜古钟可是他曾经在一处古修遗迹寻觅得来的品阶不低法宝,即便是一般的同阶存在,也无法轻易攻破,今日竟然会在此受损!

    金色雷电波及很广,彭岳停在附近的那艘金色龙舟也被一道金色电芒余波打中,“砰”的一下碎裂。

    不等他做出什么,眼前人影一花,石牧身影浮现而出。

    他手中如意镔铁棍白色火焰翻滚,金白两色交相辉映,散发出一股莫名汹涌可怖的气息。

    石牧大喝一声,燃烧的如意镔铁棍狠狠击打在青铜古钟上。

    “猛虎出洞!”

    一声金铁交击的巨响,彭岳连同青铜古钟横飞而出,被打飞了数十丈距离。

    青铜古钟上裂纹迅速溃散,砰的一声,碎裂开来。

    噗!

    彭岳张口喷出一小口鲜血,脸上满是不可置信的神色。

    “不可能!”他口中狂呼。

    不到百年前,他面对眼前的这个人,还有另一个实力更强的女子,举手投足间不用花费多少功夫就可将二人轻易抓获,玩弄于鼓掌之间。

    但是不过区区几十年功夫,自己再次面对此人,竟然落在了下风,甚至连压箱底的法宝祭出,也不是对手。

    “原本不想和你纠缠,既然你自己送上门,那我也就不客气了。”石牧淡淡说了一句,手中如意镔铁棍幻化出一道道棍影,潮水般涌来。

    彭岳另一边,人影一花,西门雪浮现而出,身上白光大盛,口中念念有词,身周寒气大盛,无数白色雪花浮现而出。

    雪花之中冰芒闪烁,无数粗大冰锥浮现而出,然后猛然一震,朝着彭岳打了过来,发出刺耳的锐啸。

    彭岳忽的深吸一口气,脸上神情骤然平静下来,两手交握身前,结出一个手印。

    雷鸣之声大作,彭岳身周浮现出一道道粗大白色电弧,散发出刺目电光,肉眼看过去都有一种刺痛的感觉。

    一道道电弧缠绕在彭岳身上,使得他看起来仿佛一尊雷神。

    彭岳两手忽的平伸开来,大片白色电弧从其掌心中射出,在他左右两侧凝聚成两堵白色雷电墙壁。

    棍影和冰锥,各自轰击在了一堵雷墙之上。

    石牧脸色一变,手掌一阵发麻,如意镔铁棍的棒影仿佛打在一面坚固无比的钢铁墙壁上,一下消散开来。

    不止如此,一道道雷电之力顺着如意镔铁棍,传递到了他的身上,让他身体一阵发麻。

    他脸色一变,脚下一点,身体倒射而出,飞落在了十余丈外。

    西门雪的情况也和他一样,飘身后退,面色苍白。

    “哼!凭你们两个乳臭未干之人也想杀我,做梦!”彭岳冷笑一声,身上白色闪电再度大盛,一道道闪电在他身后凝聚成一尊巨大雷电身影。

    这尊身影人身鸟头,身上穿着宽大长袍,上面一道道龙蛇电光缠绕,白色电芒也凝聚成了一个个白色小人,在这尊身影身上跳跃。

    鸟头人影的双眼平静无比,里面无穷无尽的雷霆交织,散发出恐怖的雷电波动。

    石牧看了这尊人影一眼,身体立刻便有一股被电芒击中的感觉,脸色顿时一变。

    彭岳面色苍白,显然凝聚出这个雷电虚影消耗了他大半的真气。

    他深吸一口气,眼中厉色一闪,两手打出一道法决。

    雷电身影转头看向石牧,眼中电光大放,两道粗大白色雷电飞射而出,凝聚两道方正的雷电符印,迅疾无比的朝着石牧打来,仿佛掌控天地雷霆的神灵,猛地盖下了雷电玺印。

    石牧脸色大变,只来得及将如意镔铁棍横在身前,白色雷印便轰然而至。

    一道白色雷印打在如意镔铁棍上,另一道白色雷印穿透石牧的防御,打在了他的胸口。

    石牧身躯一震,身体蹬蹬蹬连退数步才站稳,手中如意镔铁棍脱手飞出,被打飞了出去,虎口崩裂,鲜血长流。

    但是另一道雷印打在他胸口,却仿佛泥牛入海,消失的无影无踪。

    “怎么回事!”不但石牧心中吃惊,彭岳脸色也为之一变。

    就在此刻,石牧胸前骤然浮现出一股七彩光芒。

    石牧脸色一变,刚刚那道雷印恰好打在他胸前烟罗留下的七彩符文上。

    七彩光芒一闪,下一刻一道白色光芒从里面电射而出,正是那个白色雷印,迅疾无比的打在彭岳胸口。

    彭岳胸口可没有七彩符文,立刻被打穿了一个大洞,口中鲜血狂喷,眼中满是不可置信之色,背后的鸟头雷电虚影轰然消散。(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