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七百二十一章 倒戈
    “看来你对这里很熟悉的样子,以前来过前线服役过吧。”西门雪说道。

    “嗯,在这里待了十余年。”石牧说着,颇有几分感慨。

    “既然你对这里很熟悉,就按你说的办吧。”西门雪闻言,也没多说什么。

    石牧点了点头,挥手祭出灵羽飞车。

    两人飞身上了飞车,朝着远处飞遁而去。

    石牧按照记忆里的方向,朝着浮空城要塞飞去。

    西门雪看着石牧的背影,眼中闪过一丝复杂之色,不过旋即便消失,化为一片平静,坐了下来,闭上了眼睛。

    时间飞快过去,转眼间便过了数日。

    石牧的灵羽飞车虽然无法在星域中长距离飞行,但所幸附近有不少星球碎片可以做短暂停留,以避开一些混沌之力的冲击。

    “还有多久?”西门雪问道。

    “若我没记错话,这里距离浮空城要塞已经不远,最多大半日路程吧。”石牧目光四下张望了一眼,如此说道。

    然而话音刚落没多久,他脸色一变,目中金光流转,看向前方。

    西门雪也睁开了眼睛,豁然站了起来。

    一道金光在前方浮现而出,迅疾无比的朝着二人飞射而来。

    “怎么,莫非是黑魔族的人?现我们了吗?”西门雪目力没有石牧灵敏,秀眉一蹙的问道。

    “不是,黑魔族的战舰遁光都是黑色。”石牧摇了摇头,停下了灵羽飞车,默默运转功法戒备。

    按对方的行进方向来看,显然是冲着自己这边过来,度更是远非自己的飞舟可以比拟,不如以逸待劳,静观其变了。

    几个呼吸之间,金光便变得清晰可闻起来,却是一艘数长大小的龙型飞舟,上面站着一个紫袍老者。

    石牧见此,暗道一声“糟糕”。

    此人不是别人,竟是彭岳。

    龙型飞舟一闪的停在了石牧二人身前,飞舟之上,彭岳目光漠然的看向二人,脸上也是微微一变,目光在西门雪身上略微停留了片刻,还是落在石牧身上。

    “阁下是谁?拦住我们有何事情?”石牧脸上惊色一闪而收,随即眼中转动,沉声说道。

    他心中一沉,没想到刚刚离开昆仑,就遇到了这个家伙,不过当年他没有在彭岳面前露出过真面目,而且此刻灵海内的禁制已经消除,希望能蒙混过关。

    “不必装模作样了!没想到你这小子能在区区百年时间内,就能从天位初期进阶至后期,还将我设在你体内的禁制驱除了大半。不过你没想到吧,我这禁制非同一般,只要有些许残留,我就能感应的到。”彭岳冷笑一声,说道。

    石牧闻言脸色一沉。

    “虽然当年你和那个女子没有从昆仑秘境出来,不过我心中却笃定你们没有在里面陨落,所以甘愿调到浮空城要塞驻守,苦等近百年。呵呵,果然皇天不负有心人,付出果然是有回报的,你终于又出现了!哈哈哈!”彭岳哈哈大笑。

    石牧脸色凝重,眼下这个情况,看来不能善了了。

    西门雪看着二人,脸上露出诧异之色。

    彭岳笑声忽的一停,目光看向石牧,眼中浮现出热切之色,开口道:“我让你们找的东西呢?拿出来交给我,我可以考虑放你一条生路!”

    “彭观主,当年你让我们寻找的东西,我们在昆仑废墟中费尽心思,可是还是没能找到,在下还被困在里面近百年,直到最近才脱困。”石牧说道。

    “什么!没有找到!你在昆仑废墟里待了百年,竟然和我说没有找到!”彭岳闻言,脸上露出大怒之色。

    他目光豁然一转,看向西门雪,沉声道:“西门雪,你也在昆仑废墟待了百年,在里面可有现一件散出七彩光芒的树杈形状的宝物?”

    西门雪看了石牧一眼,道:“没有,我和他一起被困在一处宫殿之中无法脱身。不过那里天地灵气浓郁,我们苦修百年,达到了天位后期,这才合力破解了宫殿周围的禁制,结果就被传送出了昆仑废墟,并没有见到您所说的七彩宝物。”

    “胡说!胡说!我已经从莫吝悔那里听说了里面的情况,七宝妙树已经在昆仑废墟中出现,你们怎么可能没有见到!”彭岳怒吼道。

    “在下所言句句属实,我进入昆仑没多久,甚至连内围都没有到便被困住了。”石牧开口说道。

    彭岳脸上怒气忽的潮水般退去,看向石牧,道:“看来你是不愿意说实话了,不过没关系,只要杀了你,搜一搜魂,就什么都知道了。”

    石牧脸色一变,身上蓝光大盛,笼罩了方圆十余丈范围。

    彭岳冷笑一声,目光看向西门雪,道:“西门雪,他并非是我离尘宗弟子,乃是外宗派来的奸细。你既是我观内弟子,莫非想助纣为虐不成?”

    西门雪闻言脸色一变,面上露出一丝复杂之色,身形一晃,从灵羽飞车上飞了出去,落在了彭岳附近。

    石牧见此,脸上神色却丝毫未变。

    “受死吧!”

    彭岳冷笑一声,目光看向石牧,口中大喝一声,大手一挥,四道白色纤细电芒飞射而出,朝着石牧打去。

    石牧心中一凛,这些白色电弧看似不起眼,但是其威力,当年他便领教过。

    他低喝一声,身上金光大盛,体表浮现出一道道金色鳞片,瞬间便施展出了图腾变身。

    一股庞大气息从他身上散而出,竟比起彭岳也不逊色多少了。

    与此同时,他手中金光一闪,如意镔铁棍浮现而出,表面金色缠绕,散出浩大之极的气息。

    这些年在宝月宫中,天地灵气浓郁无比,而如意镔铁棍又日夜被棍鞘加持,百年积累下,此刻如意镔铁棍的散出的威压,几乎赶上了七宝妙树。

    石牧手臂一动,如意镔铁棍幻化出四道棒影,击中了四道白色电芒。

    轰隆一声巨响!

    棍影消失,白色电芒也随之消散开来。

    彭岳目光精光大盛,看向石牧手中的如意镔铁棍,眼中闪过一丝火热。

    “小子,你这些年在昆仑废墟中有何奇遇,竟能将此灵器进化至此!如此重宝,落在你手里简直浪费,还是让我来替你使用吧。”彭岳大笑一声,手臂再次一挥。

    数十道白色电芒飞射而出,彼此交错,形成一个白色雷电大网,朝着石牧笼罩而来。

    与此同时,他头顶青光芒一闪,祭出那个青铜古鼎。

    石牧脸色一变,口中念念有词,蓝色光芒大放。

    他手臂一指,嗖嗖嗖!

    无数蓝色雷球飞射而出,出隆隆雷鸣之声,赫然是一枚枚水罡神雷,飞快打向白色电网。

    轰隆隆!

    一枚枚水雷炸裂,仿佛浪花撞在礁石之上,瞬间溃散。

    白色电网连停顿也没有丝毫停顿,迅疾无比的罩下,将石牧笼罩在了里面。

    彭岳眼看此景,顿时一喜。

    “去!”他手臂一指,头顶青铜小钟顿时飞射而出,出现在石牧头顶。

    咚……

    一声悠扬钟声响起,大片青铜光芒浮现,凝聚成一个数丈大小的古钟虚影,将石牧笼罩在了下面。

    彭岳眼中厉芒一闪,一指点出,一道粗大白色电芒飞射而出,凝聚成一个白色闪电刀芒,斩中了古钟虚影中的石牧脖颈。

    石牧的脑袋应声掉落,不过下一刻脑袋和身体同时化为了一滩蓝色液体。

    “什么!”

    彭岳脸色一变,就在此刻他身侧人影一闪,石牧的身影浮现而出,背后一对水火双翼,手中如意镔铁棍金光大盛,轰然砸下。

    棍影所过之处,虚空大片大片碎裂,崩塌,仿佛银河坠地。

    彭岳脸色大变,大喝一声,全身白色电芒大方,无数道电芒飞射而出,凝聚成一面雷电盾牌,挡在头顶。

    轰隆!

    如意镔铁棍砸在雷电盾牌之上,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附近的虚空瞬间完全碎裂,化为一片虚无。

    雷电盾牌坚持了一个呼吸,终于还是轰然溃散,不过也已经给彭岳争取到了足够的时间。

    彭岳身形一晃,倒射出了十余丈,单手一招,青铜古钟飞射而回,落在了他的头顶。

    他身上微微出了一层薄汗,刚刚真是危险,若是他反应稍微慢一点,此刻即便不死,也已经重伤。

    “好,小子!百余年不见,真是小看了你!”彭岳缓缓说道。

    “哼!今日便看你我何人死在这里!”石牧冷哼一声,左臂上浮现出一股股白色火焰,缠绕在了如意镔铁棍上。

    金光白焰交织在一起,散出更加强大的气息。

    “西门雪,只要助我杀了此人,我自有重赏!”彭岳看了旁边的西门雪一眼,淡淡说道。

    “是!”西门雪眼中浮现出一丝异色,手中金光一闪,多出了一柄似刀似剑的法宝。

    金色怪刃散出阵阵庞大气息,似乎不在石牧手中的如意镔铁棍之下。

    彭岳脸色微变,眼中闪过一丝贪婪,不过瞬间便隐去。

    他大喝一声,单手一掌拍出,数道粗大白色电芒飞射而出,打向石牧。

    白色电芒一闪,凝聚成一只雷电手掌,上面缠绕着一道道白色电弧,朝着石牧狠狠拍下。

    西门雪手掌金色怪刃金光大放,猛然刺出,不过却并非斩向石牧,而是刺向彭岳的后心。

    彭岳脸色大变,身上电芒浮现,身体硬生生朝着旁边横移而去。

    血光乍现!

    人影一花,彭岳身体在数丈外出现,小腹之上出现一道巨大伤口,鲜血蜂拥而出!(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