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七百一十八章 战事频起
    “诸位道友”,圣诞快乐!

    ……………………

    五年后,昆仑废墟,宝月宫偏殿内。

    石牧闭目盘膝,盘坐在大殿中央,身上散发的气息较之前,又强大了不少。

    此刻,一枚玉简正悠然悬浮于其额前,释放着柔和的光芒。

    片刻之后,那枚玉简光芒逐渐敛去,从半空中落了下来。

    石牧双目睁开,伸手接住玉简将之收了起来。

    “五转口诀前面一部分还算完整,应当不妨碍修炼。”石牧的眉头微微蹙起,思索了片刻后,喃喃自语道。

    而后,其手掌再度一挥,又取出了另一件事物。

    那是一个黑色木质方盒,只有寸许大小,被石牧捧在手里,显得颇有份量。

    他将方盒盒盖“吧嗒”一声打开,一道柔和的土黄色光芒立即从中亮起,将半个大殿都映成了淡黄色。

    石牧垂头看去,就见方盒之中放着的,是一块不规则的八角形石块,只有拳头大小,通体黄亮,上面布满了暗金色的纹路。

    石牧将八角形石块捧在手心,细细观察,就见其上的纹路浑然一体,并无人工雕琢痕迹,似乎乃是天然形成。

    “夕灵土,果然不愧为地母之精……”感受到其上传出来的浓郁而精纯的土属性灵力,石牧不由得暗暗赞叹道。

    看了片刻,石牧不再多待,两手一合,将夕灵土握在手中。

    其双手抱元放置在身前,左手之上亮起阵阵白光,一道精纯炽热的至阳火焰腾地一下升起,开始烧灼起夕灵土来。

    随着至阳火焰的不断升腾,夕灵土上土黄光芒越来越盛,其上遍布的繁复纹路不再是暗金色,而是渐渐转为金黄之色,显得明亮无比。

    一道道金色光芒如同液体一般,从夕灵土上流转而出,顺着石牧的手臂攀援而上,沿着他的皮肤流动着分布到了他的全身。

    金液的流动并非全无章法,而是按照某种特殊的规律分布在了石牧的体表之上,那呈现出来的纹路正与夕灵土上原本的纹路相同。

    片刻之后,石牧手心的夕灵土就已经消失不见,完全化为了金色液体,分布在了其全身之上。

    石牧口中默念起五转口诀,手中也不断掐动,变换着玄妙的法诀,遍布在其身上的金色纹路开始亮起耀眼金光,将整个大殿都映照得明亮无比。

    一圈圈圆形波动以石牧为中心,向着四面八方传递而出,地面之上传来阵阵微弱震动,无数纤细的微尘从地面之上腾起,化作无数细小微粒,随着这波动不断颤动着。

    而在石牧身下,坚硬的青罡石铺就的地面上,开始出现一道道细小的裂纹。

    只听“咔”的一声轻响。

    地面上开始出现大片龟裂的纹路,如蛛网一般遍布开来,一块块青罡石地板全都碎裂开来,化作了一颗颗细小的碎石。

    石牧双目紧闭,周身金光不断震荡,在其左上腹位置处,一团土黄色光芒不断凝集,从中浮现出道道纹路。

    那些纹路凝聚在其脾脏位置上,渐渐浮现出一只黄色的小鼎。

    除了颜色不同之外,其外观与肝脏上的那只青色小鼎一模一样,只是从中传出的阵阵强烈灵力波动却是土属性的。

    这只小鼎刚一浮现,大片土属性灵力便以肉眼可见的程度,从四面八方朝着其中汇集而来。

    只听“呼”的一声响。

    刚才崩裂开来的碎石尘埃,也如在这股力量的牵引下,朝着石牧周身汇集而来。

    一阵阵轻微响动连续响起,一颗颗碎石尘埃不断飞来,全都附着在石牧体表之上。

    不一会儿,石牧的身上便蒙上了一层淡黄色的尘埃。

    随着越来越多的碎石飞来,石牧身上的尘埃越来越厚,颜色越来越深,逐渐固化,变得如同一层石甲一般,将他整个人都包裹了起来。

    而在大量土属性灵力的汇集过程中,地面之上的石板破碎殆尽,其下更深处的岩石也随之破裂,整个大殿地面如同遭受剧烈轰击一般,朝着下方塌陷下去。

    石牧和其分身在灵力和魔气的托举下,悠悠浮在半空之中,没有受到太大影响。

    而随着塌陷程度的扩大,整个大殿也不由晃动起来,显得很是不稳,仿佛随时要崩塌下来一般。

    就在此时,大殿内的墙壁和柱石之上,一阵阵毫光亮起,一圈圈符文闪现,一层七彩华光浮现而出,将整个大殿包裹了起来,那剧烈的摇晃才缓缓减弱下来。

    而此刻,石牧全身上下已经完全被岩石覆盖,只能隐约看出人形轮廓,远远望起来倒像是一块宽大的三角形青色顽石。

    在那块青色顽石表面,土黄色的光芒环绕,不断闪烁着,周围的动荡渐渐消减下来,只有一缕缕土属性灵气还从四面八方汇集而来。

    ……

    数年后的一日。

    逐云剑派和离尘宗势力交接处的一颗星球,一处城池上空,数百名离尘宗弟子和逐云剑派弟子彼此厮杀,不时有一些余波落在城池之中。

    一名离尘宗天位后期的虬须大汉身上紫色电芒闪烁,一柄巨大回旋镖形状的法宝飞射而出,打进了逐云剑派人群之中,当即有两名逐云剑派弟子被斩成两截,鲜血飞溅。

    就在此刻,六柄青色飞剑飞射而来,结成了一个圆盾形状的剑阵,挡住了回旋镖法宝,一个黄面青年在剑芒之后浮现而出,散发出强大的气息,赫然也是天位后期修为。

    虬须大汉和黄面青年目光撞在一起,虚空闪过一道火花。

    “杀!”两人同时大喝一声,身体飞射而出,激战在了一起。

    一道道剑气,电芒朝着周围飞射而去,不时有一道道剑气,或是电芒落在下方城池之中。

    城下之中大部分都是普通人,这些寻常砖石建造的城池如何抵挡的住修炼之人的攻击,城内各处燃起了火焰,建筑纷纷崩塌,人们抱头鼠窜,发出凄厉的惨叫。

    但是半空之中,无论离尘宗弟子还是逐云剑派之人,都没有理会下面之人的死活。

    双方在半空激战了半日,各自损伤过半,自觉无法战胜对手,分别撤退,只留下一座半毁的城池。

    在过去的这些年中,同样的画面,在不少三宗交汇之地频繁上演,弥阳圣地三大星域之间的矛盾,也随之愈演愈烈。

    ……

    二十年后。

    青兰圣地势力范围边缘的的星球,东阳星。

    此刻,星球上的一处大漠上空,数百修士在此互相拼杀,霞光闪烁,清鸣声、长啸声此起彼落。

    交战双方,一方正是青兰弟子,另一方赫然是逐云剑派。

    青兰圣地和逐云剑派在昆仑废墟秘境内结仇最深,这些年矛盾激化也最为剧烈,在这种偏远星域,近乎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

    青兰圣地弟子最前方,一个白衣青年手持一杆长戟,纵横厮杀,正是赵戬。

    数十年过去,他的修为已经到了天位巅峰,隐隐快要步入圣阶的境界。

    他双目精光爆射,手中长戟灰光吞吐,射出数十丈的光芒,说过之处,根本没有其一合之敌,接连有数名天位逐云剑派弟子被他轻而易举斩杀戟下。

    “赵戬,休要猖狂!”

    就在此刻,一声厉喝从逐云剑派中响起,破空声大作,一道数十丈长的剑芒凌空劈砍而至,斩向赵戬。

    “来!”

    赵戬眼中光芒一闪,大喝一声,手中长戟灰光大盛,迎了上去。

    轰隆!

    战戟剑芒轰然相撞,发出惊天动地的巨响,然后双双被震飞。

    赵戬连退十几步,这才站稳身体,对面拿到巨大剑芒消散现出一个青年男子身影,正是逐云剑派穆易。

    “穆易,当年在昆仑废墟之中让你侥幸逃脱,今日定要取你狗命,为陨落在那里的青兰精英弟子们讨回公道!”赵戬手中战戟一挥,喝道,声若雷震,远远传播了出去。

    正在厮杀的青兰弟子和逐云剑派,听到这个声音,双方脸色都是一变。

    昆仑废墟秘境的那场变故经过这么多年,其实已没什么人提及,但却仍是双方心中的痛处,此刻被赵戬一下提及,心中怒火都是大盛,厮杀立刻提升了一个层次。

    “当日我逐云剑派有数人是被你亲手所杀,今日我便拿你的人头,来祭奠他们!”穆易眼中怒火大盛,手中长剑法宝光芒大放,整个人蓦然间合为一体,竟是施展了人剑合一,朝着赵戬疾射而至,气势如虹。

    赵戬眼中光芒一闪,嘴角隐隐露出一丝笑意,不过立刻便隐去,手中战戟灰光大盛,迎了上来。

    双方实力都极强,灰光剑芒交织在一起,方圆数十丈内虚空扭曲晃动,传出阵阵强烈的空间波动,无数纤细空间裂缝此起彼伏,没有任何人敢接近。

    赵戬手中战戟灵动无比,散发出一阵阵恍如实质的灰光,使得可谓幻化万方。

    挑,抹,刺,斩!

    各种戟法出神入化,让人叹为观止,在玄功之力的配合下,圣阶以下,几乎难有敌手。

    穆易作为逐云剑派少主,在剑道上造诣匪浅,面对赵戬的咄咄攻势更是,手中一柄长剑法宝犹如灵蛇一般,幻化出一道道剑影,恍如天际的云层,一波一波的朝着赵戬冲击而去。

    剑气灰光逐渐覆盖了二人的身影,从外面根本看不到里面的情况,只能听到一连串的巨响和轰鸣声。(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