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七百一十五章 器灵
    赵戬此刻却早已冷静下来,目光一凝,朝周围那些白玉石柱上望去。

    然而其目光刚刚落在柱子表面,就觉得眼前突然一花,那些白玉石柱之上的花朵竟似乎扭动了起来,并犹如真花一般,绽放开来,从中透出一阵阵令人目眩的七彩流光。

    望着那些流光溢彩的石柱,赵戬只觉得脑袋一沉,眼前景物逐渐模糊起来,脑海之中变得混沌一片。

    其再朝周围望去,就见到周围赫然被一头头狰狞傀儡所占据,并虎视眈眈朝着自己扑了过来。

    “找死!”

    赵戬心中一凛,口中大喝一声,长戟直挺而出,刺向离得最近的一头金甲傀儡,大片光丝喷射而出,密密麻麻的向金甲傀儡席卷而去。

    “轰”

    这些光丝瞬间从金甲傀儡胸口穿透而过,其口中出一声惨呼,便身子一软的摔倒了下去。

    “赵戬,你做什么?”一声爆喝响起,却是逐云少主双目瞪圆,怒视着赵戬喝道。

    赵戬额头眉心处,皮肉突然一翻,露出一只竖瞳,从中射出一片银光。

    银光一现,他顿时清醒过来,就看到逐云少主身旁,一名逐云剑派弟子胸口处破开一个大洞,倒在了他的身前。

    “不要看那些石柱,那是幻阵。”赵戬没有理会逐云少主的呵斥,大喝一声道。

    其话音未落,周围数名圣地弟子就突然如同疯魔一般,擎起手中法宝兵刃,朝着身边的人打了过去。

    当即有人猝不及防下被原本身边之人击中,身受重伤。

    其他人见状,立即上来阻拦,喝止,却现那些人根本全无理智,居然对试图制止他们的同门也都痛下杀手。

    而这边数人还未能被制止,另一边就又不断有人陷入癫狂。

    随着越来越多的人陷入疯狂,整座祭坛上顷刻间杀声四起,血光横飞。

    理智残存的少数人中,有人尝试朝着祭坛边缘冲了过去,却现边界上有着一层无形壁障,根本无法穿越出去。

    还有些人不肯死心,身形一动朝着上方虚空之中飞了上去,却径直没入黑暗中,完全消失了,连半点气息也无法感知到。

    赵戬扫视了周围一眼,将种种情形悉数收入眼中,心中一凛,手掌一翻的取出一枚金色玉诀,毫不犹豫的一把掐碎。

    一道金光漩涡骤然出现,并盘绕而上,将其身形一卷的从原地消失不见了。

    莫吝悔此刻双眼已是血红一片,但其身为离尘宗内门弟子一代的菁英,自然有些手段,此刻还尚有理智残存。

    他望了一眼周围陷入癫狂厮杀的万虎从和水封月,手掌猛地一挥,一把白玉折扇立即盘旋而出,放大数倍。

    其张口朝其上喷出一口精血,白玉折扇顿时化为血色,灵光流转不停。

    随着莫吝悔单手一晃,折扇之上光芒一亮,扇面骤然打了开来,其立即跃了上去。

    只见扇面血色光芒一闪,莫吝悔的身影便也和折扇一起,消失不见了

    而另一边,逐云少主被三位同门追杀,双目之中寒光大作。

    他一咬牙,左手一掐法决,眉心处亮起一枚金色剑形符文,从中骤然射出一道金光,径直在虚空中破开一道狭窄的口子。

    其身形一侧,从那道缝隙中穿了进去,消失无踪。

    这三人离去之后,祭坛之中完全陷入疯狂厮杀之中,涌出的鲜血很快就将整座祭坛地面全都染成了血红之色。

    祭坛高空某处,烟罗悬空而立。

    她眼见被困的几人以各种手段逃走,却并没有追赶之意。

    等所有人逃远,她脸色一白,身体突然一阵摇晃,勉强站稳。

    她刚刚进阶至圣阶修为,强行控制昆仑境地内的禁制,施展大神通,元气自然大损。

    烟罗闭目缓缓呼吸吐纳数次,脸色这才好看了一些。

    就在此刻,她身前紫色人影一闪,紫菱的身影浮现,朝着烟罗俯身拜倒。

    “主人!”她的声音有些呜咽

    “你是……”烟罗秀眉皱起,眼中浮现出疑惑之色。

    紫菱抬起了头,脸上梨花带雨,笑了笑,双手交握身前,身上七彩光芒大放。

    在其身后,一株七彩树杈虚影浮现而出,散出和七宝妙树一模一样的气息。

    “你是宝儿!”烟罗美眸一亮,回想了起来。

    “是的,主人!”紫菱难掩激动神情的说道。

    烟罗眼中闪过一丝复杂之色,伸手轻轻抚摸她的脑袋。

    紫菱眼泪终于止不住的吧嗒吧嗒滚落,用有些委屈的声音说道:“主人,你终于回来了,宝儿这些年好害怕,好孤独。”

    “没事了,我回来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烟罗轻抚着紫菱的脑袋。

    紫菱轻轻点头,小脸露出很认真的神情。

    “宝儿,这些年你都在这里等我回来吗?当年昆仑究竟生了什么事情?灵儿呢?”烟罗一口气问了三个问题。

    “主人,你当年离开昆仑后,戕泰趁机带领大批古蛮大军入侵昆仑,一路势如破竹。为保宝月宫,我和姐姐擅自脱离七宝妙树,启动了宝月大阵,将戕泰困杀宫中。为了寻找主人,我和姐姐想出了寄于这具身体内离开昆仑的想法,结果由于魂力消耗过巨,无法再返昆仑守护宫殿,所幸能借这次机会得以如愿。”紫菱说道。

    “原来是这样。”烟罗点了点头,叹道。

    “宝儿和姐姐擅自行动,差点导致宝月宫实守,请主人责罚。”紫菱说着,突然虚空拜了下去。

    结果烟罗单手轻轻一抬,一卷柔和之力托起了紫菱的身体,口中说道:“你和灵儿一心为昆仑着想,我怎会怪罪于你们。”

    “多谢主人!对了,当年你离开宝月宫后究竟生了什么事,怎么现在才回来?我们去了很多地方找你,都没有丝毫收获。”紫菱又问道。

    “具体生了什么我也有些记不清,不过我差点魂飞魄散倒是真的。这件事应该与天庭脱不了干系……期间生了太多事情,我也是直到最近,才恢复了部分实力。”烟罗神色一阵复杂变化,最终叹了口气道。

    “天庭!”紫菱眼中浮现出刻骨的怒意。

    “我经历这次大难,能够死而复生,也是侥幸。等我实力恢复,必要为昆仑所有生灵讨回一个公道。”烟罗一字一句的说道。

    “嗯,宝儿相信主人,一定能做到的。对了,那个石牧呢,他没和主人一起吗?”紫菱连连点头,突然想到了什么,四下张望了一下,问道。

    “我安排他在宫内闭关一阵子。”烟罗说道。

    “这个石牧也是个怪人。当时我第一次遇到他,便察觉他身上隐约有一分白猿将军的血脉气息,之后……”紫菱说道。

    “这是他的选择……或许,这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若没有他,我可能至今还是徘徊于冥域了。”烟罗幽幽说道,不过随即脸色微白,气息波动了起来。

    “主人,你没事吧?”紫菱脸色一变,问道。

    “无妨,只是方才元气消耗有些大,稍作休息便可无恙。”烟罗摇头说道。

    “那主人先恢复元气,那些逃走的人,我去将他们一一斩杀。”紫菱说道,眼中寒芒闪烁。

    “不必了,此次昆仑重现于世,定会引起天庭窥探,灭了这些人也是无济于事。而且我觉得进入这里的人中,肯定已有天庭的探子在。为今之计,还是先恢复实力,暂且避免与天庭正面交锋。”烟罗说道,手中光芒一闪,取出了七宝妙树。

    紫菱有些不甘心,不过还是点了点头,身上七彩光芒大放,整个人蓦然化为一道光芒,融入了七宝妙树之中。

    七宝妙树顿时光芒大放,无数七彩霞光形成一圈圈涟漪,朝着周围扩散而开。

    紧接着,七宝妙树散出的气息暴增,这是轻轻划过虚空,虚空便立刻层层碎裂开来。

    大片七彩霞光涌入烟罗体内,她疲惫的脸色迅恢复,几个呼吸似乎便将元气补满。

    烟罗看向宝月宫,眼中浮现出复杂之色,素手轻轻挥动七宝妙树。

    宝月宫周围大片七彩霞光浮现,将宝月宫包裹在里面。

    下一刻,七彩霞光一闪,宝月宫竟然缓缓融入虚空,消失不见。

    做完这些,烟罗玉手一挥,七宝妙树一闪即逝的融入了身体,不见踪迹。

    然后她身上黑光一闪,一个方形法宝飞出,正是坠仙台。

    其化为一道黑光,在下方白玉石柱间的空地上一个盘旋,顿时便将大批死伤的天位弟子尸体吸入其中。

    接着烟罗单手一划,虚空浮现出一道裂缝,其一步迈出,飞入了死灵界面,空间裂缝随即消失。

    昆仑秘境外围,数道遁光从里面仓惶飞出,一直到了外围才停了下来,现出几人身影,正是赵戬,逐云剑派少主,莫吝悔三人。

    三人眼见后面无人追来,这才松了口气。

    “穆易!我青兰圣地数名天资卓绝的弟子命陨你手!此事赵某不会善罢甘休的!”赵戬看向逐云剑派少主,怒道。

    “哼!你少恶人先告状,我逐云剑派弟子足有五人是被你亲手所杀,我亲眼所见,此仇不共戴天!”穆易闻言,顿时勃然大怒道。

    莫吝悔脸色也极为难看,但却没有多说什么。

    刚刚他们被禁制笼罩,彼此互相厮杀,虽说是中了幻术,但是几乎每个人手上都沾染了其他两大圣地弟子的鲜血,这个不争的事实。

    他眼睁睁看着离尘宗各观观主的数名大弟子全部葬送在此,只剩下他一人,出去之后如何向圣主和长老们交代。

    赵戬和穆易互相怒目而视,不过他们终究没有出手,各自选择一个方向走去。

    莫吝悔也朝着一个方向行去。

    飞遁之中,赵戬转朝着身后二人望去,嘴角却划过一丝诡笑,大步往前而去。

    ……………………

    ^^忘语新浪微博已经启用,搜索“忘语本尊”即可加以关注!(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