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七百一十二章 天庭阴谋
    宝月宫中,石牧和烟罗相对而站,似乎并未意识到宫外发生的事情。

    突然,石牧眼中闪过一丝异色,似是欲言又止。

    “怎么,你有什么想问我的吗?”烟罗看了石牧一眼,说道。

    “是这样的……”石牧犹豫了一下,将之前和冯离一起被传送到黑魔星域,还有在那里看到,听到的各种事情都大致说了一遍。

    烟罗听了这些,眸光闪动,神情间没有什么变化。

    “烟罗,你真的是黑魔星域信奉的宝花圣祖?”石牧问道。

    “没错,我就是宝月宫的主人,宝花。”烟罗语气平静的说道。

    石牧眼中浮现出一丝复杂之色,虽然他早就知道,但是听到烟罗亲口承认,他心中仍然禁不住的震惊。

    “你既然是宝花圣祖,以前定然是修为通天的人物,怎么会流落到死灵界面,成为一具……一具骷髅?”石牧不解的问道。

    “此事的前因后果,我现在也想不起来,只是知道,此事和天庭有关。”烟罗摇了摇头,眼中浮现出一丝凌厉无比的光芒,但却一闪即逝。

    石牧心中一动,暗道果然。

    “我这次进阶圣阶,回想起了很多事情。被你得到传承的白猿老祖,在我以前还是宝花的时候,和他是相识之人,而且似乎交情匪浅。”烟罗悠悠开口。

    “你和白猿老祖相识?”石牧大吃一惊。

    “我也只是隐约回忆起了一点记忆,似乎是有一次心烦之时,下界散心,在一处星球上遇到了白猿。当时他还只是一只灵智未开的猿猴,我之后曾经多次指点过他修炼,之后他拜入青兰,修得九转玄功后,实力大进,也曾帮助过我几次。”烟罗用一根白皙的手指扣着眉心,似乎在竭力回忆。

    石牧眼神一闪,回想起了以前曾经做过的一个梦境,白猿很小的时候确实碰到过一个仙女,似乎正是烟罗。

    “那个灰色猿猴呢?名字似乎是叫朱厌,我在黑魔星域的大殿上看到它的雕像和你的雕像放在了一起。”石牧眉头一挑,又问道。

    “朱厌也曾是我手下。若我没记错的话,它和白猿是一同修炼的异种猿猴,不过他的资质比不上白猿。”烟罗如此说道。

    “原来如此……你既然和白猿老祖相识,那白猿老祖当年又为何会陨落,你可知道?”石牧恍然点头,随后又想到了什么似的,开口问道。

    “此事我也回忆不起了,只能记得一些模糊的片段。不过肯定和天庭有关,白猿将九转玄功修炼到了前无古人的地步,他的实力太过强大,已经严重威胁到了天庭。”烟罗说道。

    “这个天庭,到底是什么势力?”石牧皱眉问道。

    这个名词他听过太多次了。

    “天庭和我所在的昆仑一样,位于一处上位界面,姑且便称之为仙界吧。其是一处统治着数个星域的巨大组织,不过极少有人知道他们的存在,他们也很少现身于世人面前。具体的我也记不清了,不过他们绝非是什么光明正大的存在,为了某种目的,四处掠夺各大星球的灵矿资源,不知多少种族、星球毁于他们手中,否则我当年也不会和他们对立。”烟罗眼中厉色一闪。

    “四处掠夺灵矿资源!”石牧脸色一变,突然想起了蓝海星,还有其他星球上,那些拼命挖掘灵矿之事。

    难道这些事情都和天庭有关?

    蓝海星上灵脉被挖空,导致天地灵气匮乏,以及湮尘星万物灭绝,几欲崩溃,乃至星域中随处可见的星辰碎片惨状,他可是亲眼所见。

    每一颗星球,原本都是无数生灵栖息的家园,却由于天地灵气匮乏,导致星域混沌之气侵蚀,最终破灭!

    天庭这般行事,简直灭绝人性!

    “你得到白猿传承,修炼九转玄功,迟早天庭会注意到你,他们绝不会允许第二个将九转玄功修炼到大成之人出现。所以你对于天庭,一定要万分小心。”烟罗说到这里,神情凝重起来。

    “你放心,我知道。我能从一个偏僻星域的小渔村,一步一步走到今日,白猿老祖可谓功不可没,也是于我有恩。既然其是天庭所害,而且他们也曾对你出手,此事我便不能不管。”石牧点了点头,话锋一转的说道。

    “你不怕天庭?他们的实力之强,可是远远超出了你的预料。”烟罗看着石牧,问道。

    “怕又如何,他们迟早也会找到我的头上,与其畏惧躲避,不如奋力一战,就算战死又何妨!”石牧哈哈一笑,双拳紧握,豪气大发的说道。

    烟罗缓缓点头,眼中光芒闪烁。

    “你有这样的勇气,才算得上是白猿的传人,不过想要对抗天庭,光有勇气是不够的,最重要的还是实力。眼下天庭可能还没有注意到我们,正好趁机积攒实力。”烟罗目光一转,如此说道。

    “你说的没错。”石牧闻言,郑重的点了点头。

    “我现在进阶圣阶,对于我们灵海中被彭岳所下的禁制,应该不成问题,我现在就为你驱除。”烟罗说道。

    石牧闻言大喜,自从进入昆仑之后,他便一直为此事担心,没想到烟罗竟已有办法解决。

    “你随我进来。”烟罗挥手解除了周围的透明结界,朝着大殿的一处偏殿走去。

    石牧回头看了西门雪一眼,对其微微点了下头,便随着烟罗走进了偏殿。

    西门雪虽然没有听到石牧与烟罗的对话,但此刻眼神仍有些黯然。

    她闭目静静站立了片刻,豁然睁开眼睛,神情间的黯然已经消失无踪,眼神明亮锐利,迈步朝着大殿之外走去。

    偏殿地面之上,赫然刻画了一个丈许大小的精致法阵,上面镶嵌了数十块白色晶石。

    烟罗一挥手臂,示意石牧在法阵中央坐下,石牧没有犹豫,径直走入阵中,盘膝坐好。

    烟罗玉手连点,一道道光芒从她手中飞射而出,落在阵法各处。

    嗡嗡!

    法阵立刻开始运转,大片白色光芒涌现而出,一下子笼罩住了石牧的身体。

    烟罗双手十指一阵翻转,口中念念有词,打出一道道法决。

    法阵之中,白色光芒闪烁不定,无数符文从里面飞出,没入了石牧的身体。

    石牧脸色一变,露出些许痛苦之色,甚至额头开始浮现汗珠,滚落而下。

    烟罗单手一挥,一道白色光柱从她掌心飞出,没入了石牧灵海。

    一股纯白之光涌入了他的灵海,将灵海团团包裹,缓缓合拢。

    一缕缕青铜色光芒浮现而出,拼命四处乱窜,试图冲破白光的封锁。

    石牧身体微微抖动了一下,只觉灵海内一阵刀绞般的剧痛,不过他知道烟罗如此做,必有其道理,咬牙坚持忍住,身体没有再动弹分毫。

    白光之中忽的飞出无数纯白细丝,缠绕在了那些青铜光芒之上。

    青铜色光芒被白色细丝缠绕,顿时缓缓停滞了下来,随后和周围的白光融合在了一起。

    一顿饭之后,石牧睁开眼睛,张口喷出一团黑血,脸上露出一丝喜色。

    灵海之中,那些青铜色光芒已经消散了**成。

    “没想到这个彭岳手段不简单,如今大部分的禁制之力已经驱除,还剩下的一点已经不足为患,无法威胁到你灵海了。若要全部清除,还要花费不少时间。”烟罗说道。

    “这次多谢你了,对了,你灵海内的禁制也解除了吧?”石牧问道。

    “这个自然。”

    “那就好。”石牧松了口气。

    烟罗看着石牧,眼神忽的一动,开口道:“我记得,你从白猿那里得到了吸日式的法决吧?”

    “没错。”石牧有些诧异,不过还是点头说道。

    “吸日式是当年我传授给白猿的一门口诀,不过我当时只来得及传授他上卷,吸日式还有一门下卷,你既然要立志对抗天庭,这门功法就尽数传授给你,对你的修炼应该会有帮助。”烟罗说道。

    “太好了。”石牧一怔,随即大喜的说道。

    烟罗玉手盈盈虚空一点,一道金光飞射而出,没入石牧眉心。

    石牧脑海中金光浮现,随即一下碎裂,化为无数金色小字,如走马观花般在脑海中翻转起来,赫然正是吸日式的下卷。

    他连忙如饥似渴的看了起来,良久之后睁开眼睛,眼中露出一丝欣喜。

    石牧目光看向偏厅外半空中悬挂的烈日,心中一动,立刻运转起吸日式。

    他脑海金光闪烁,一轮金色太阳虚影浮现而出,天空之中,一道道金光顿时从烈日中落下,融入他的身体。

    石牧脑后的太阳虚影越来越大,很快从人头大小变成磨盘大小,最后更是直接将石牧的身体笼罩在了里面。

    随着太阳虚影变大,越来越多的金光从天空落下,融入了石牧体内。

    他的身体逐渐被一层淡淡金光覆盖,看起来很是神秘,仿佛穿上了一件金甲一般。

    石牧体内真气缓缓加快运转,溟水诀,赤猿火经,吸日式,甚至图腾之力也运转了起来,越来越强大的气息散发开来……(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