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七百零九章 旧事
    “我刚刚听这些乌罗部族人,称你所化那物为朱厌?”石牧眉头一挑,又问道。

    “不错,这项链中应该封印着凶兽朱厌。”冯离略一沉吟,如此说道。

    石牧听冯离似乎不愿多说,心中一动,没有再多说什么。

    “呵呵,石兄也不用为我担心什么,我此次阴错阳差下来到这乌罗部落,刚在大殿中有所现,或许找到了克制项链中凶魂方法。”冯离说道。

    “那就好。”石牧点点头,说道。

    “想不到石兄你还练就了这么一具魔属化身,看来当日在昆仑之中,你就是用这具化身取走了那祭坛下的宝物吧?”冯离目光看向石牧身旁的身外化身,说道。

    “可惜这具化身实力弱小,在战斗中根本派不上什么用场。”石牧倒也没有隐瞒,说道。

    冯离闻言,目光一动,挥手取出一块灰色玉简,递给石牧。

    “这是什么?”石牧一怔。

    “此次多亏石兄相助,无以为谢。这块玉简是我当年偶然得到的一门魔功功法,其中颇有一些快增进魔功的法子,还有我这些年修炼魔功的一些感悟,相信能对石兄有些帮助,就当做是我的谢礼吧。”冯离说道。

    “好,那就多谢了。”石牧心中一喜,也没有客气什么,接了过来。

    如今自己的这具化身的确遇到了修为上的瓶颈。

    “此间之事我也算差不多了解了,我也无意在这里过多停留,这便返回昆仑秘境了,冯兄有何打算?”石牧回头看了一眼传送阵,问道。

    “我打算再继续留在这里一段时间,继续参悟克制项链凶魂的方法。”冯离说道。

    石牧点了点头,没有觉得意外,单手一扬,将身外化身收了起来,身形一晃,飞身落在了祭坛上的法阵之中。

    他挥手取出星石,催动其中能量。

    一道光芒飞射而出,融入法阵之中。

    传送法阵立刻嗡嗡运转,散出越来越亮的光芒。

    星石能量飞快消耗,体积越来越小。

    石牧脸上露出担忧之色,星石能量一定要足够支撑才好,否则他在这里到哪去找星石。

    所幸,他担心的事情没有生。

    传送法阵光芒越来越强,白光一闪,石牧身影从法阵中消失无踪。

    ……

    昆仑圣墟內围区域。

    一圈朱红色的环形建筑围出来的庭院当中,不时响起一阵阵爆鸣之声,从中腾起道道烟尘。

    在庭院内,正有一道紫色身影,被十数头紫色猛虎傀儡围困在当中。

    只见当中那人身材纤细,容貌秀美,一身紫色道袍随风鼓荡,正是西门雪。

    其手中一柄白玉灵尺不断挥舞,不时从中飞出数道莹白光芒,将一头头紫虎傀儡的攻击抵挡下来。

    在挡住了一波又一波攻击后,她的面色逐渐变得苍白起来,灵力显得有些难以为继,渐渐落了下风,变得左支右绌起来。

    就在这时,其左右两侧紫光一闪,各有一头紫虎傀儡扑了上来。

    破空声大起,密密麻麻的爪芒浮现而出,向西门雪罩去。

    西门雪秀眉一蹙,手中光芒一亮,白玉灵尺左右一挥,从中爆出两团清冷白光。

    然而,其刚将紫虎傀儡挡了回去,小腿上就立即传来一阵锐痛,一道紫电击中了她。

    西门雪口中轻呼一声,眉头一蹙,半跪了下去。

    周围“嗤啦”之声此起彼伏响起,十数头紫虎傀儡周身电芒狂闪下,一齐扑了上来。

    西门雪娇叱一声,单手横握玉尺,将之高高举过头顶,另一只手法诀连连掐动,朝着朝着玉尺之上拍击而去。

    “嗡”的一声响。

    一团白光自玉尺之上喷涌而出,在西门雪身外凝成了一面方圆丈许的弧形光幕,将那十数头紫虎全都挡在了外面。

    “嘭嘭嘭”

    碰撞之声接连响起,那些紫虎巨大的虎爪不断拍击在光幕上,从中流出的一道道紫色电芒,接连在光幕之上炸裂。

    西门雪银牙紧咬,纤瘦的身子随着阵阵碰撞,不断地抖动着。

    在紫虎傀儡连续不断的冲击下,那片白色光幕面积不断缩小,光芒也变得越来越暗淡,眼看着就要破裂开来。

    西门雪眼中闪过一丝急色,目光四下逡巡。

    “轰隆”

    就在这时,庭院上空处突然亮起一团金光,一道粗壮光柱轰然砸下,却在碰到光幕的前一刻,炸裂开来。

    只见大片金光化作一圈圆形光波,朝着四周冲击而去,那十数头紫虎傀儡在碰到金光的瞬间,就立即被弹射开来。

    紧接着,一道紫色身影突然从金光之中闪现,落到了庭院当中。

    其度极快,刚一落下,脚下步伐便快点动起来,在院中划出一道道残影。

    “轰轰轰”

    伴随着其身影的不断闪动,庭院之内金光接连炸裂,一头头紫虎傀儡很快便化作了一堆堆傀儡碎片,被其击杀了个干净。

    西门雪见此人实力如此强悍,不禁倒吸一口凉气,在看到其身上穿着的竟然是离尘宗的服饰,才稍稍安心几分。

    “多谢出手相救,不知是宗内哪一观的师兄?”西门雪直起身来,施了一个道揖,恭敬问道。

    那人没有答话,身形却缓缓转过了来。

    西门雪目光微抬,望向那人面颊,眼神之中先是一阵疑惑,而后立即变为震惊之色,失声叫道:“你……石牧……”

    只见那人肤色略黑,剑眉星目,五官线条分明,给人一种坚毅之感,不是石牧又是何人?

    西门雪上下打量了石牧半晌,而后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脸上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目光复杂的看了石牧一眼,问道:“之前的雷绩师兄,果然一直都是你吧?”

    “没错。”石牧点了点头,承认道。

    “原来我那时候的感觉没有错,真的是你。”西门雪喃喃自语道。

    “为何不见你和其他人一起行动,怎么独自一人被这些傀儡围困在此?”石牧开口问道。

    “我原本是与杨德他们一起行动的,只是在进入那道紫色雾墙之后,一不小心触了一道隐秘禁制,结果就被一个人传送到了别处。之后便一直一个人行动,到这里之后,就碰到了这些傀儡,多亏遇见了你。”西门雪抬头望了石牧一眼,说道。

    “我也是恰巧被传送到了附近,感受到你气息,就赶了过来。”石牧半真半假的说道。

    “对了,之前一直和你在一起的林桃师姐呢?你们看起来关系很好,怎么不见她和你一起?”西门雪四下张望一眼,神色略有些不自然地问道。

    “你想必也猜到了,她也不是林桃,她……只是我的一个朋友,还有些其他事情,就去了别处。”石牧说道。

    关于他和烟罗的关系,如今他也不知该如何形容了,只能这般说道。

    石牧上前几步,查看了一下西门雪的伤势,随即取出两粒丹药递给了她。

    后者也不推辞,默默的伸手接过,毫不迟疑的直接扔入口中,立即在原地盘膝调息,催化起药力。

    等西门雪调息完毕,两人又相互询问几句,在聊起金小钗等往日故旧后,最初还有些不自然的气氛终于缓和了一些。

    “对了,那位钟秀姑娘现在如何了?我记得当时,她可是为了你放弃了升仙大会的名额。”西门雪开口问道。

    石牧听罢,神色顿时黯然下来,开口说道:“她身怀天凤血脉,觉醒之时,被一个破空而至的神秘女子带走了。我从蓝海星出来之后也是一路打探,但至今也不知道她究竟去了哪儿。”

    “钟姑娘竟然能觉醒天凤血脉?那应该是被天凤一族接走了,这一族是绝对不会放任血脉觉醒的族人流落在外的。”西门雪先是一阵惊讶,而后肯定说道。

    “天凤一族?你可知道这一族栖息何处?”石牧眉头一挑,面露喜色,连忙问道。

    西门雪见石牧这般反应,眼底闪过一丝复杂神色,随即答道:“我曾经在宗内典籍中看到过,这天凤一族和灵猿、娲妖一样,同属荒古八族,一向以隐秘强大著称,其族地在何处书中没有提及,我也不得而知。”

    “原来如此。”石牧有些失望地说道。

    “你也不必太过失望,回归天凤一族,对钟姑娘来说,也是一件莫大的机缘造化,多少人求之不得呢!况且,只要实力够强大,哪里找不到?哪里去不得?我相信你总有一天,一定会找到她的。”西门雪安慰道。

    “以我如今的实力,就算找到了她,也未必能够带走她。”石牧轻叹了口气说道。

    “说起来,当初你第一次见到我,才区区一介武徒,便直言要娶我为妻,想不到如今竟也已经是天位存在,实力也远于我了。”西门雪忍不住叹息一声,幽幽说道。

    “是啊,我做到了,可你却离开了。”石牧也似有些触景生情,说道。

    西门雪面上露出一丝慌乱神色,神色有些黯然地说道:“如果……如果当初我没有参加升仙大会,没有离开,或许……”(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