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七百零二章 狭路相逢
    石牧身形一晃,落在圣阶蛟龙的旁边。

    圣阶蛟龙的气息已经越来越弱,已经离死不远。

    “白猿传人,你别得意,等本尊真身亲临,便是你的死期!”圣阶蛟龙口中艰难的吐出威胁的话语。

    “好,我等着你来!”石牧说着,手臂一挥。

    如意镔铁棍化为一道金影,狠狠击打在金色蛟龙的头颅上。

    蛟龙头颅轰然爆裂,化为漫天血雨。

    不过就在此刻,两团人头大小的金光从里面飞出,各有一条小型蛟龙的影子,正是金色蛟龙的两缕分魂,朝着远处电射而去。

    石牧瞳孔一缩,背后水火双翼一动,整个人顿时消失无踪,下一刻出现在金色光团前面。

    他身上金光大放,身后浮现出七条巨大的图腾蛇影,七条蛇影旁,还有一个雏形鼓包。

    七条图腾蛇影飞扑而出,一下咬在了金色光团。

    金色光团之中,金色蛟龙脸上浮现出惊恐之色,拼命挣扎,试图挣脱。

    不过它一己之力,远不是石牧七条图腾蛇影的对手,很快便被撕裂开来,眨眼间被七条蛇影吞噬了下去。

    石牧双目闭上,体内图腾之力大增,全身金光大放。

    他背后的七条蛇影颤动,片刻之后,那个雏形鼓包中长出一条新的巨大金色蛇影。

    这个金色蛇影粗大无比,比起其他七根蛇影明显大了一圈。

    石牧感受到体内浩大的图腾之力,心念一动,图腾之力弥漫到了身体各处。

    轰隆!刺目的金光从他身上散发开来,他身上浮现出细密的金色龙鳞。

    一股巨大无比的力量波动从石牧身上爆发开来,无限接近圣阶,周围的虚空仿佛水面一般波动了起来。

    石牧感受到体内的力量,心中大喜。

    以他此刻的实力,再加上九转玄功,棍鞘加持后的如意镔铁棍,即便面对圣阶初期存在也足可真正一战了。

    他心念一动,沸腾的图腾之力缓缓消退,解除了图腾变身。

    敖祖分身的出现着实让他意外不已,虽然其来到这昆仑圣墟中是有别的目的,但经此一遭,其行踪怕是会被对方以什么手段知晓。

    先后杀了敖祖三具分身,恐怕下一次要面对的,真有可能是敖祖的本尊了。

    “也不知这敖祖本尊究竟实力如何……”

    一想到这里,石牧顿时觉得一阵头疼。

    其目光在那具无头蛟尸身上扫视片刻,冲其挥手一招,两柄金色战枪光芒一闪而没,被其收入储物戒中。

    刚才的战斗动静不小,加之这里离紫翠阁也不算太远,难保不会引起他人的注意,石牧心下一动,朝那具无头蛟尸挥手打出了两团火球。

    无头蛟尸上“呼”的一下,腾起滚滚烈焰燃烧起来。

    石牧看了一眼后,转过身继续朝前方赶了过去。

    半日后,一片植被丰茂,古树参天的山林中。

    石牧盘膝坐在一棵三人合抱的巨树下,双目微闭,手掐法诀,周身笼罩着一片濛濛青光。

    只见其右上腹的位置,正有一道青光亮起,体表浮现出了一只青色小鼎图案。

    周围森林中一缕缕浓郁的木之精气,正从四面八方朝着石牧腹上那只青鼎中汇集而来。

    青色小鼎上光芒越来越盛,石牧身上的各处伤口,纷纷覆上了一层青光,变得如同木质一般。

    片刻之后,石牧双目睁开,两道精光骤然从中射出。

    在之前的那座银色小塔前,他不慎触发了一处禁制,竟无端端招惹来大批守护傀儡,其中甚至有圣阶存在,让其心中大骇之下,只得连忙设法逃之夭夭了。

    不过在逃遁过程中,由于空间裂缝的缘故,速度受限,还是遭受了不少攻击,受了不轻的伤。

    所幸通过木化之力加持和一番休憩,他之前战斗中积累的所有损伤已尽数恢复。

    石牧站起身来,舒展了一下身子,大步一跨,朝着山林深处赶了过去。

    这片山林实在太过宽广,他在里面走了两个多时辰,都没能再看到一处宫殿建筑。

    就在其打算换个方向重新搜寻一番时候,突然感到前方传来一阵强烈的灵力波动。

    “这种感觉……是本源之物!”石牧眼中光芒一亮,脚下步伐一点,立即朝那边赶了过去。

    在林间穿行了一段距离后,石牧就发现周围的林木逐渐变得稀疏起来,在其身边不远处,出现了一条宽约丈许的白色道路。

    道路沿途的灌木丛中,分布着各式各样的精美石雕,看起来颇为整齐,丝毫没有被破坏过的痕迹。

    石牧见此,眉头微蹙,行进的速度开始减缓下来,身上也亮起水蓝色的光芒,化为一层无形水幕将身体包裹起来。

    待气息遮掩好之后,他没有沿着那条道路直接过去,而是往旁侧的树林中闪了过去。

    绕了小半圈后,石牧停在了一棵方圆三尺的巨大墨松树后。

    在墨松树前方里许处,是一片空旷的山林空地,空地中心处有一座圆形的三层祭坛。

    石牧目光扫过,就见那处祭坛高约六七丈,占地不过十余丈,通体由汉白玉石建筑而成,上面镌刻着各式各样的古朴符文。

    在其中心位置,正有一道温和的土黄色光芒闪耀着,那道精纯的土属性灵气,便是从那里散发而出的。

    在祭坛四方,各有一条白色道路连通,路上分别竖着一道高大的白玉牌楼。

    石牧目光扫过,就见靠近自己这边的白玉牌楼上,镌刻着“真坤坛”三个古篆大字。

    此刻,在真坤坛上,正有三道人影,兴奋的交谈着。

    其中为首一人两耳尖长,獠牙突出,乃是一名妖族男子,身上穿着青兰弟子服饰,身上气息不弱,达到了天位后期。

    “朱师弟,褚师弟,不枉我们千辛万苦破开此处封印,这里竟然藏有本源之物这种可遇不可求的无上宝物。”那妖族男子面露激动神色,开口说道。

    “还要多亏陶师兄你感应灵敏呢。这夕灵土号称‘地母之精’,可是绝顶之极的宝物,这下咱们师兄弟可赚大发了。”一名身材偏胖的中年男子,目光死死盯着祭坛中的那团黄色亮光,开口说道。

    “朱师弟,为兄有一事相求。此物于我有特别之用,为兄身上所有宝物,你和褚师弟每人都可以任选两件,只要你们能将这夕灵土割爱于我。”陶姓妖族男子诚恳说道。

    “这个……”

    朱姓中年男子脸上露出一丝为难之色,将目光投向另外一个身形消瘦,体表长着黑色硬毛的的矮小男子。

    那人没有说话,既没有表示同意,也没有表示反对,似乎也陷入了两难的选择中。

    “三件!”陶姓妖族男子一咬牙,如此说道。

    另外那两人身子轻摆了一下,但谁都没有开口,显然还是没能下定决心。

    陶姓妖族男子见这般退让都不能打动二人,望向那两人的目光逐渐转冷起来。

    就在这时,林间突然响起一道朗笑之声,一个身影从古树之后闪现出来,开口说道:“哈哈哈,二位既然这般艰难,不知如何选择,不如将此物交给师弟保管,可好?”

    “赵戬!”祭坛之上,三人同时开口叫道。

    方才说话之人,面容儒雅,正是赵戬。

    里许外处,躲在暗处的石牧也是一惊,心头闪过一丝苦笑之意。

    没想到在这里又狭路相逢,他和这赵戬还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啊!

    “陶晟,莫非你的玄功已经四转大成了?这般着急得到这夕灵土,是否那两人要是再不答应让给你,你便要下杀手抢夺了?”赵戬目光望向那名妖族男子,开口问道。

    祭坛上另外两人显然不知陶晟身怀玄功之事,听了赵戬的话,皆是一副吃惊模样,目光警惕地望向那名妖族男子。

    “赵戬,你少在那里挑拨离间,人尽皆知,你乃是白猿老祖传人,修炼的正是九转玄功。你此刻说此番话,不过是想要分化我们,伺机抢夺本源之物罢了。”陶晟厉声喝道。

    另外两人听完此话,面色稍缓,目光又朝赵戬移去。

    “哼,就你们这样的角色,也值得我分而化之?一齐杀了便是。”赵戬冷哼一声,不屑说道。

    “赵戬,你欺人太甚!”

    “一起上!”

    祭坛上那三人听罢此话,勃然大怒,身上光芒同时一亮,手中各自擎出法宝,飞身而下,将赵戬团团围在了中央。

    “来得好。”赵戬口中大喝一声,手掌一翻,一杆银色长戟出现在手中。

    其当先向前跨出一步,长戟抡圆一扫,一道炽白光芒如同游龙一般在其周身划了一个圆,朝四周冲撞而去。

    那三人见状,立即执起手中兵刃格挡。

    然而就在这时,赵戬额头之上突然皮肉翻开,露出一只竖眼,从中射出一片白色光芒。

    白光刚一出现,陶晟的脸上露出一丝警惕之色,身上立即有一层炽白光焰亮起,脚下步伐连点,向后退了开去。

    石牧虽然离得不算太近,但确实看得真切,就见朝陶晟缠绕而来的白色晶丝,被炽白光焰一烧,很快便粉碎开来。

    而另外那两人则就没有这么幸运了。

    那名身材偏胖的中年男子,手中宽刃大刀刚一竖起,便被定在了原地。

    其还来不及挣脱,便被赵戬一戟贯穿了胸膛,在一道至阳火焰的烧灼下,顷刻间化为了灰烬。

    而那名体生黑毛的矮小男子,也只是堪堪挣脱出了一条臂膀,便被一道至阴之力缠住,转眼间变作了一块冰雕。(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