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七百章 宝成魂灭
    石牧心中一惊,突觉脚下一阵炽热,四周空气温度也随之快攀升。

    这种程度的高温于其而言自然不算什么,石牧低头望去,现地面上那些赤色纹路已经全部被夺目红光所充斥,上面蒙着一层如同火焰的光芒,摇摆不定。

    一道道红色流光正顺着这些蜿蜒曲折的纹路,不断流动并汇聚到铸造炉的三足之中。

    与此同时,紫翠炉表面紫色光芒骤然一亮,所有附着在其上的尘土在顷刻间被荡涤一空,炉身再不是刚才那般灰头土脸的模样,而变得紫气缭绕,灵光异彩,显得华贵无比。

    在炉身之上,一道道翡翠色的符文不断闪耀,炉身之内便猛地腾起一阵赤红火焰,其灼灼红光即使隔着炼器炉,也能透映出来。

    宫殿四周的九道光芒也在此时骤然大亮,朝着炉身射来九道彩色光柱。

    光柱刚一进入,炼器炉便轰然一震,内里的火焰光芒再度一变,竟然变成七彩之色。

    而与此同时,大殿之内的温度也是急剧上升,变得炽热无比。

    紫翠炉内七彩火焰不断升腾,光芒越来越亮,看起来就如同一轮七彩太阳一般。

    石牧望着这一切,面上神色未变,心中却是震惊异常。

    就在这时,公输子的神魂之体却突然飘身而起,来到了紫翠炉正上方。

    其神情十分专注地望向炼器炉,眼中闪过一阵狂热之色,口中大声喝道:“公输子以身炼器,以魂定符,自此无憾!”

    说罢,其神魂便在石牧震惊的目光下,一闪即逝融入了铸炼炉火之中。

    “轰隆隆”

    一阵巨大的滚雷之声响起。

    一道巨大的金色光柱自九天之上灌注而下,直接将紫翠阁大殿的屋顶轰出一个大洞,猛然轰在了紫翠炉上。

    紫翠炉身顿时淹没在了耀眼的金光之中,变得通体莹白通透。

    石牧顺着大殿顶部的破洞朝天空中望去,就见高空中大片浓白的云团疯狂涌动着,将大殿的上空完全遮蔽,那道金色光柱便从其中垂落而下。

    “如此异动,不知是否会引来其他人!”石牧心中有些担心,连忙将神识放出体外,覆盖方圆数十里。

    突然,他感应到了一阵剧烈的灵力波动,立即将目光朝紫翠炉移去。

    只见紫翠炉上的金光之中,浮现出一道道古拙的符文,朝着炉中落了进去。

    “嗡”的一声响。

    紫翠炉身一阵震颤,灌注在其上的那道金色光柱上光芒逐渐淡去,最终消散了开来。

    一阵金属摩擦之声响起,紫翠炉的炉盖缓缓打开,一道金光从中飞了出来,从中散出万道金芒,令人目不可直视。

    石牧双目金光流转,凝神望去,就见半空金光包裹中,浮着一截近五尺长短,足有小儿手臂粗细,中间镂空的金色棍鞘。

    此物表面除了惟妙惟俏的龙纹凤篆花纹外,还镌刻着一道道古拙玄奥的纹路,古朴苍莽的气息便从中散出来。

    棍鞘刚一出炉,石牧立刻感受到周围空气之中,顿时便有一缕缕灵气源源不绝的朝其中汇集而去,虽然没有达到肉眼可见的程度,但已是十分惊人。

    想到这里,石牧张口一吐,将镔铁棍取了出来。

    紧接着,其又挥手朝那截金色棍鞘一招,一道白光便从其左手之上蜿蜒流出,将棍鞘一卷,从紫翠炉顶上拉了过来来。

    石牧伸手将棍鞘握住,手掌微微向下一落,便觉其沉重异常。

    他将如意镔铁棍长短粗细调整一下,棍头朝棍鞘口一搭,“咔”的一声插了进去,只留有尺许来长留在外面。

    只见镔铁棍刚一置入,棍身便突然一亮,大量存储在棍鞘中天地灵气,直接流入了镔铁棍中。

    石牧心中一动,忽然想到了什么,手掌一挥,一小堆极品灵石便落在了地面之上。

    他走上前去,“锵”的一声,将镔铁棍连同天机棍鞘一同插入了灵石堆中。

    只见那足有数十颗的小堆极品灵石散的光芒以肉眼可见的度瞬间暗淡下去,眨眼间变成了一堆废石。

    石牧见此,眼皮微微一跳,不由有些咋舌。

    他抬起手掌,将如意棍和棍鞘同时举在身前,打量了片刻后,“噌”的一下,将如意镔铁棍从棍鞘中拔出了一小截。

    就见棍身之上立即便有大片金色光芒溢出,一股沛然无比的灵力波动便从中渗透而出,将半截棍身都映成了金色。

    石牧顿时大喜,只觉得自己手中握着的已不再是一件灵器,而是一件压抑着庞大力量,威力绝伦的极品法宝。

    他手在金光熠熠的棍鞘上抚摸了片刻,又轻轻将镔铁棍插了回去。

    镔铁棍回鞘,金芒立即敛去,刚才出现的那股庞大灵压也随之消失不见。

    石牧心念一动,手中如意镔铁棍顿时变短缩小。

    而令他感到惊讶的是,不止镔铁棍缩小了,就连那截棍鞘居然也跟着一同缩小了。

    石牧沉吟了片刻,手掌中光芒一亮,镔铁棍连带棍鞘竟然同时消失了。

    与此同时,石牧的丹田之中光芒一亮,一截小小的迷你镔铁棍出现在了其中。

    做完这一切后,他没有再仔细去体会棍鞘的妙用,而是转过身打算从这里离开。

    虽然目前神识范围内,尚未察觉到有人接近,但毕竟刚才的动静太大,难免时间一长,不会招来其他人的觊觎。

    然而他刚一转身,抬起的脚步又收了回来。

    他扭回身来,朝着紫翠炉走了过去,他望了一眼炉子表面的裂缝,摇了摇头道:“此炉虽然有些破损,但既能炼制如此天地灵宝可不简单,留在这里实在可惜。”

    一念及此,石牧手中光芒一亮,一道霞光飞卷而出,将紫翠炉一裹的收了起来。

    他目光一转,又看了一眼被自己放置在一旁的尸骸。

    不必猜测也知道,这应是公输子的尸骸无疑了。

    从目前看到的情形来推测,此前昆仑遭遇浩劫之时,这公输子应该正在炼制天机棍鞘此宝,并已几近大成。

    然而此时,昆仑遭遇了一场毁灭大浩劫,其在最后关头,设法保全了此宝,但自己却是身死于此,并凭着一份执念,不愿就此投胎转世,而是将神魂附着于此紫翠炉中。

    由于紫翠炉并不具有养魂安魄功效,久而久之,寄居其中的神魂魂力必然会逐渐衰减。

    当时距今起码也有千年之久,这公输子的神魂能坚持到现在,而没有溃散也是一个奇迹。

    石牧心中叹了口气,俯身将这具尸骸抬起,走出了宫殿。

    片刻后,紫翠阁庭院外一处高坡上,某棵月桂树前,多了一块长型石碑,上面镌铭刻着几个工整大字——“公输子之墓”。

    “公输子前辈,你口中的白猿将军,想必便是白猿老祖了吧。既然你的这件天机棍鞘是为白猿老祖而炼,那我便代其收下了。”石牧面色凝重的朝石碑深深鞠了一躬后,这才转身离去。

    ……

    内围的另一边。

    半空中,一个身影在废墟中飞快传送,此人是个青袍男子,面容俊朗,神态儒雅,正是赵戬。

    他不知何时,也来到了昆仑的内围区域。

    虽然追丢了石牧,但是他此刻脸上却并没有太多难看之色。

    他来到内围也有一段时间了,在这期间,他一口气找到了好几件珍贵宝物,追丢烟罗和石牧的郁闷,倒是被纾解了大半。

    “这宝月宫究竟在什么地方?”赵戬心中暗道。

    飞遁之中,他脸色一变,朝着一个方向看去。

    他体内的九转玄功之力蠢蠢欲动,指向那个方向,那里似乎有什么在强烈吸引着体内的九转玄功。

    赵戬心中大喜,二话不说的立刻转过方向,朝着那里飞了过去。

    一刻钟后,光芒一闪,赵戬的身影出现在一片墨松树林周围。

    站在这里,他能够感受到一股强烈之极的土属性波动。

    “蕴含的土属性元力竟然如此浩大,必是一件土属性至宝。若能为我所用,第五转大成之日可期了!”赵戬脸上露出大喜之色,正要进入树林。

    就在此刻,他眉头一皱,忽的转朝着远处望去,眼中光芒一闪后,身形蓦地一个模糊,鬼魅般从原地消失不见了。

    几个呼吸过后。

    不远处另一个身影,同样迅疾无比的朝这里飞奔而来,身形几个闪动后,落在了树林外的空地上,遁光敛去,现出一个略显瘦削的青袍男子身影。

    此人看服饰,也是一名青兰圣地弟子,天位后期修为。

    “好强烈的土属性波动!我的玄功虽尚未达到如此程度,不过以后肯定能用得到。”瘦削青年脸上大喜,口中喃喃几句说道。

    他低喝一声,身上骤然亮起一阵刺目青光。

    “呼啦”一声,其手中浮现出一轮青色圆轮法宝,滴溜溜旋转下,朝着大殿外的禁制斩去。

    然而瘦削青年没有现的是,在其身后不远处的一处残垣背后,赵戬的身影缓缓浮现,眼中冷芒闪烁,双手更是腾起了一黑一白两色光芒。(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