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六百九十九章 天机棍鞘
    烟罗眼中光芒一闪,丝毫没有躲闪的意思,玉手一点,一道七彩光芒从其指尖飞出,没入了金甲傀儡的眉心。

    金甲傀儡身躯大震,手中的金色大剑在烟罗头顶数寸之处骤然停下,片刻之后,缓缓收了回去。

    傀儡往旁边推开两步,单膝跪倒在了地上,手中金色大剑拄在了地上。

    烟罗没有再理会金甲傀儡,缓缓走到石台旁边,看向上面的七彩树杈,眼中异芒流转,神情间忍不住浮现出激动之色。

    她深深吸了口气,缓缓伸出白皙五指,握住了七彩树杈,用力往上一拔。

    原本看起来坚固的连接在石台上的七彩树杈,竟被其看似毫不费力的拔了出来。

    嗤啦!

    七彩树杈在拔出的瞬间,传出一声轻响,紧接着通体散发出刺目的七彩光芒,顿时将整座洞穴映照成一个七彩斑斓的世界。

    与此同时,洞穴隆隆震颤起来,无数灰尘碎石子簌簌而下,一股浩大无渊的灵力波动从七彩树杈中涌出,轻易撼动了整个山洞。

    毫无疑问,只要这股力量完全爆发开来,整个山谷甚至整座大殿都将被其吞噬。

    冰晶山峰也微微震颤起来,上方虚空之中忽的凭空浮现出大片七彩霞光,绚丽之极。

    方圆百里之内,天地灵气剧烈翻滚动荡起来,形成无数灵气漩涡,快速旋转,发出阵阵锐响之声,朝四面八方远远传播了出去。

    洞穴之中,烟罗整个人沐浴在七彩光芒之中,看起来空灵无比,一股股七彩霞光从树杈上传递而出,融入烟罗的身体。

    烟罗体内经脉中真气飞快流转,快了不知多少,身上散发出越来越亮的白光,皮肤似乎都变得晶莹无比,由内而外的散发出一股神圣气息。

    她体内真气快速转动了数个周天,忽的尽数朝着丹田灵海中涌去,融入灵海中的金丹之中。

    金丹表面骤然亮起一圈圈的光华,表面一枚枚细小的符文缭绕,继而传出“咔咔”的声音,上面隐约浮现出一道裂缝。

    烟罗眉宇间的莲花状黑色灵纹光芒大放,整个人背后浮现出一朵巨大白色巨花虚影,花瓣往中间一卷,将身体托了起来。

    烟罗在白色巨花上盘膝坐下,七彩树杈横放在膝盖之上,绝色容颜上闪过一丝惊喜。

    就在刚刚,七彩树杈传递过来一股浩大能量,她体内上次冲击圣阶失败的圣胚再次蠢蠢欲动起来。

    烟罗闭上了眼睛,心神瞬间变得异常平静,身体被一股七彩霞光笼罩。

    ……

    此刻的石牧,走在一条宽约丈许的白石道路上,道路两旁,远近矗立着一座座高大的宫殿楼阁。

    不久前,他在斩杀三首狮头傀儡后,宫殿中便再无任何阻拦,他一路畅通无阻的走了约百丈后,便突然眼前一白的被传送到了这里。

    据其猜测,如果之前算是昆仑外围的话,这里应该算是内围区域。

    环顾四周,这里的楼阁宫殿虽然也是满目疮痍,但外观还算完整,造型远比之前那些宫殿更加富丽堂皇,每一座建筑上都雕刻着精美的纹饰和奇异的灵兽,外表蒙着一层莹莹光泽。

    两日之后,他的身影出现在了一处名为“紫翠阁”的庭院前。

    由于没有了七彩灵纹的帮助,石牧这两日的行进速度大受影响。

    沿途经过的大多数宫殿,只有在反复确认里面禁制法阵应该已经失效或毁坏,他才会进去搜索一番。

    饶是如此,他还是不慎触发了两次隐匿禁制,还有一次甚至被三十余只天位傀儡围攻,好不容易才摆脱出来。

    站在紫翠阁院门之前,石牧双目金光闪烁着朝院内望去,就见大门之内是一片宽广的白色广场,其上竖着一只高约十丈的圆鼎石雕。

    在圆鼎周围,地面上到处都是触目惊心的深深沟壑,将一些阵法纹路划得七零八落。

    除此之外,四下还分布着十余堆傀儡残片。

    这院中的狼藉景象,显然并非新近造成的,应该发生于千余年前的那场浩劫。

    在放出神识来回扫动数次,并用灵目观察了一番,确认此处没有禁制和傀儡后,石牧才穿过那片白色广场,来到一处巨大宫殿前,一推殿门走了进去。

    刚一进入,石牧便感到一阵温热之感扑面而来。

    他眉头一挑,朝殿内扫视一圈,就见整座殿内空荡荡的,只有角落处,有一个一人高的三足紫色铜炉和一座宽大的铸造台立在中央。

    而在铜炉之下,则有一道道赤红色的纹路,蜿蜒曲折,铺满了整个地面。

    “此处似乎是一个炼器房。”石牧边往里走,边低声自语道。

    他径直走近铜炉,仔细一看,眉头一挑。

    在那紫色铜炉背面,竟还半挂着一具形容枯槁的干尸。

    那座紫色铜炉高逾五尺,通体浑圆,三足两耳,上面落满了灰尘,看起来就像一个大号香炉一般。

    炉盖之上盘踞着一头吐火异兽雕像,那具干枯尸骸就双手死死抓在异兽身上,身子紧紧贴在炼器炉上。

    更令其诧异的是,这个已经废弃了不知多少岁月的炼器炉上,正有一股温热气息从炉身之内传递出来。

    石牧双目一闭,神识便已经渗透进入了铜炉之中。

    “嘿嘿,要成了,就要成了……”

    石牧眼睛霍然睁开,目光紧紧地盯着铜炉,脸上满是不可思议的神情。

    就在刚才,他感应到,在这铜炉之中,竟然有着一道十分虚弱地神魂,并发出几声虚弱,但十分兴奋地喊叫声。

    石牧走上前去,费了一番功夫才将附在紫色铜炉上的那具干尸挪了下来,小心翼翼的放置在了一边。

    一回身,他就看到铜炉之上刚才被干尸挡住的地方,有一道被利器劈砍出来的明显裂痕,几乎从炉口延伸至底座。

    而在那道裂痕之上,正有一道光芒暗淡的紫色符箓,将炉身封印着。

    石牧沉吟了片刻,一挥手,将那张紫色符箓揭了下来。

    只听炉身之上响起“噗”的一声轻响,一道模糊的白色人影从那道缝隙之中飞了出来,并迅速变大的落在石牧的身前。

    石牧上下一打量,就看到那人花白的头发散乱的披在头上,黧黑的脸上布满了皱纹,略微佝偻的身体不断颤抖着,嘴唇不断抖动着,不断说着:“哈哈哈,要成了,要成了……”

    “你是何人?为何神魂会被困在炼器炉中?”石牧望向那人,开口问道。

    那人听到石牧的声音,这才注意到眼前有人,双目之中骤然露出惊怒之色,厉声喝道:“大胆,你是何人?竟敢擅闯炼器重地紫翠阁!”

    不等石牧答话,那人五官一阵扭曲,面容之上又突然现出痛苦之色,口里说道:“我知道了,你是那些歹人……我跟你拼了……”

    说罢,那人影便发疯一般朝石牧扑了过来。

    此人只是一缕残魂,自然对石牧造成不了任何威胁,石牧只是略一侧身,便轻而易举的将其让了过去。

    那人却在错身而过的一瞬间,目光一转,死死地盯住了石牧的胸膛。

    下一刻,其神情再度一变,忽地一下子扑倒在石牧身前,激动说道:

    “宝……宝花仙子,您……您回来了!公输子幸不辱命,为白猿将军研究锻造的灵宝“天机棍鞘”已然成型!”

    宝花仙子?灵宝?

    石牧一时没弄明白对方说的是什么东西,但听到“灵宝”二字,心中却顿时大喜,立即顺着那人的话说道:“哦,你做的很好,天机棍鞘现在何处?”

    “还在紫翠炉中……需要重开炉火,最后定符,方能完全炼成。”公输子面上浮现出惭愧之色,说道。

    石牧虽然不擅炼器,但却知道,定符乃是铸炼最后一道工序,即将符文镌刻入法宝之中,从而使法宝获得各种异能。

    “你且说说,这棍鞘有何异能?”石牧按捺住心中兴奋,沉声问道。

    “禀仙子!棍鞘可使置入其中的翻天棍源源不断的吸收天地灵气,施展之时,便可以将其中蕴含的天地灵气释放出来,从而使之威能灵性大增数倍不止!其他妙用,还需使用之后才能定断……”一说起此灵宝的威能,公输子顿时变得眉飞色舞,滔滔不绝起来。

    “那你能否现在便重启紫翠炉,炼成此宝?”石牧目光扫向眼前这个丝毫不起眼的炼器炉,开口问道。

    “只要仙子吩咐,公输子随时可以炼成。”公输子脸上疯癫之色敛去,突然变得分外凝重,重重点了点头说道。

    说罢,其身形一转,在大殿四周游走起来,每在一处停下,该处便有一道光芒亮起。

    片刻之后,大殿之中便有九道光芒同时亮起。

    公输子来到紫翠炉前,目光遥望了一眼已经退开数丈的石牧,朝着炉中打出数道法诀。

    只见道道法诀光芒飞舞而出,落在了紫翠炉上,炉盖顶端的那只吐火异兽双目之中突然亮起两团红光。

    只听“嗡”的一声响。

    一道无形波动突然从紫翠炉中,朝着四面八方传递而出。

    紧接着“轰”的一声响,整座宫殿的地面,都开始震颤起来。(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