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六百九十七章 深入昆仑
    石牧在殿内等了片刻,就听殿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一片白色剑气纵横交错着扫了进来。

    紧随其后,就见那中年男子关白手中握着银色长剑,身影如鬼魅般一闪而入。

    其目光在殿内扫视一圈,眼中满是戒备之色。

    然而片刻之后,那些戒备之色却转变成了疑惑之色。

    “曲师妹,那小子不在殿内,莫不是已经逃到了外面?”关白大声喊道。

    他的话音刚落,身前不远处的圆柱后方,就有一阵水蓝色光芒突然亮起,如同波纹一般荡漾起来。

    下一刻,石牧身影骤然从无形水幕中飞出,右拳之上白光一闪,朝着关白狠狠砸去。

    关白一惊,手中长剑仓促一挥,化出重重银色剑影,灿烂银光织成了一张剑网,挡在了身前。

    与此同时,其身上银光一闪,一件银色铠甲浮现而出,周遭符文缭绕,将其胸腹要害护在了里面。

    石牧进攻之势没有丝毫停滞,手中白色光芒再亮一倍。

    “轰”的一声巨响。

    银光剑网在碰到白光的瞬间,便是一阵扭曲,立即溃散开来。

    石牧的右拳却是没有丝毫停顿,径直轰在了关白的胸口上。

    这一幕看似漫长,其实只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

    曲馨甚至还未来得及回答关白的话,就看到殿门轰然碎裂,关白的身躯就如同破麻袋一般摔了出来。

    其看到关白胸口处破碎的甲胄和那道焦黑的空洞,顿时惊叫出声来。

    “这是……九转玄功,你究竟是什么人!”

    “你们偏要追来送死,可怨不得我了。”石牧说着,从殿内走了出来。

    眼见实力尤胜自己一筹的关白惨死,曲馨面色微白,足尖一点向后退开数步,手中法诀快速掐动起来。

    石牧头上天空突然一暗,一大片赤红火云飘然而至,从中传来滚滚闷雷之声。

    只听曲馨一声娇叱,其身后点点华光飞入火云,云中顿时有大片火焰陨石砸落下来。

    石牧向前跨出一步,单手一挥,蓝晶幡飞舞而出,骤然爆出大片水蓝光芒。

    一道微带弧形的巨大水墙,从石牧头顶覆盖而过,将其护在了身下。

    “轰隆隆”

    一道道巨大的轰鸣之声响起。

    数十道火焰巨石砸在了水墙之上,就仿佛砸入了深海之中,在溅起道道巨大的水花之后,便全都没了声息。

    片刻之后,火焰陨石全部落定,除了水墙覆盖的范围,石牧周边已经没有一处完好地方,其身后的那座矮殿早已轰然倒塌,完全变成了废墟。

    石牧眉头一挑,手中蓝晶幡一舞,那面巨大水墙便倒卷而出,朝着曲馨砸去。

    曲馨双手在身前不断掐动,一块赤红色的圆形铜镜便从虚空之中浮现而出。

    石牧目光扫过,就见那面铜镜足有人头大小,上面刻满了火焰纹路,似是一件下品法宝。

    只听“呼”的一声响。

    一团巨大的赤红火焰从圆形铜镜上汹涌而出,在半空中形成一片巨大的火墙,与石牧的水墙轰然碰撞在了一起。

    水火刚一相遇,半空中就立即有“嗞嗞”之声作响,大片白色雾气蒸腾而起。

    石牧目光一凝,左手之上突然亮起一阵黑光,一丝丝白色寒气忽然生出,涌入水墙之中。

    半空之中,“咔咔”之声大作。

    蓝色水墙顿时结成坚冰,火墙相交之处温度骤减,很快熄灭了下去。

    “轰隆”一声巨响。

    巨大的冰墙压着火焰覆盖而下,直将地面砸出一个方圆十丈的巨大深坑。

    无数冰晶碎块四散飞射,曲馨的身影便夹在当中,倒飞了出去。

    其刚一落地,身形还未站稳,便有一节青色剑锋从其胸膛正中刺穿了出来。

    “噗”的一声轻响。

    青冥剑从其身体中洞穿而出,一闪即逝的飞回了石牧手中。

    石牧目光在两人尸身上扫视了两眼,挥手一招,两枚储物戒便飞落在了他的手心。

    而后,他又拾起地上那柄银色长剑和那面赤色铜镜,也无暇细查,而后便挥手唤出两颗火球,将尸体焚毁后,转身朝着青离宫后方走去。

    过了约莫半个时辰,赵戬带着另外两名青兰弟子,也赶到了低矮宫殿附近。

    他们本欲直接经过,但赵戬突然眉头一挑的停在了原地。

    “赵师兄,怎么了?”其身后,一名赤发尖耳的妖族男子问道。

    赵戬没有说话,单手一指额头,额头眉心正中的竖线骤然睁开,露出一只银光蒙蒙的竖目,四下一扫。

    突然,其双目停在宫殿门口空地上,瞳孔猛地一缩,眼神之中流露出一丝杀机。

    ……

    两日之后,昆仑废墟某处。

    石牧的身影从一处残缺宫殿后墙的破口中走出,向前走了一段距离后,停在了一道巨大无比的紫色雾墙前。

    这两日以来,他一步未歇的在废墟之中穿梭而行,并不断改变方向。

    虽然他至今依旧未能联系到烟罗,但在胸口七彩灵纹的帮助下,一路上的守护傀儡可以全然不顾,只要留神一下沿途禁制便可,随着自己的深入,沿途的一些宫殿楼宇之中,还找到了不少古时留下的战斗痕迹,让其搜到了一些法宝残片。

    不过胸口七彩灵纹散发的七彩光芒却随着时间推移,愈发黯淡起来,这才让其意识到,此物原来是有时效的。

    不过据其估计,除非赵戬等人有什么其他手段,否则应该已无法追上自己。

    石牧仰头望着那道耸入天幕中的紫色雾墙,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这雾气看似没什么特别,但自己的神识之力,却是稍有深入,便会被反弹回来。

    他略一沉吟,手腕一翻,之前得来的那面赤色铜镜,便立即浮现而出。

    随着石牧法诀掐动,铜镜之上火焰纹路一亮,一团赤红火焰立即汹涌而出,打在了紫色雾墙之上。

    “呼”的一声响。

    一道紫雾突然涌动而出,一下子就将那团火焰吞没了进去,几乎只是瞬间,那团火焰便被分解了开来,完全消失不见。

    石牧眉头紧蹙起来,目光沿着紫色雾墙,朝左右两侧望去,就见雾墙一直蔓延到了视野尽头,却没有看到一处入口。

    他不再犹豫,抬起脚步,沿着紫色雾墙朝右侧走了过去。

    这一走就是小半日,就在石牧几乎下定决心要折返时,在他目光所及之处,终于出现了一座巨大的白玉宫殿。

    来到近前,石牧就看到那座白玉宫殿足有十丈余高,大部分都隐没在紫雾之中,露出一个空荡荡的门洞,内里没有紫雾,却有微微亮光从中透出。

    石牧双目之中金光泛起,朝门洞内望了一眼,见其中没有什么禁制法阵,于是其大步一跨,朝着门洞之内走了进去。

    门洞之内黑漆漆的,只有尽头处隐约有一点光亮,他便朝着那道光亮处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

    就在这时,石牧突然感到眼前一花,就看到眼前那团光亮似乎极速涨大了起来。

    他立即警醒过来,身上光芒骤亮,片片金鳞翻涌而出,淡蓝水甲也随之覆盖周身。

    只听“嘭”的一声闷响。

    一道赤红火焰凝实而成的火矛,射在了石牧的胸膛之上。

    大片火星溅射而起,水甲之上光芒摇曳波动不已,试图将那股巨大的力道层层卸下。

    然而,不等水甲将这火矛之力完全消融,门洞之内又连着亮起了一道紫芒。

    一团人头大小的紫色电球“嗤啦”一响,从门洞内穿出,径直打在了刚才火矛射中的位置。

    “轰”的一声巨响。

    那团紫电在石牧胸前炸裂开来,大片蓝光溃散开来,数十片金鳞翻起脱落,他的水甲和图腾金鳞同时破裂。

    石牧口中发出一声闷哼,整个人从宫殿中倒飞而出,其胸口处衣衫化为了灰烬,露出了一大片肌肤,鲜血淋漓。

    但紧接着,伤口处青光闪动,上面浮现着道道木质纹路,看起来就如同一片青色树皮一般,原本的伤口顿时以肉眼可见速度,弥合起来。

    石牧身形刚一落地,便一个鲤鱼打挺的翻身爬起,四肢隐隐有些发麻。

    就在此时,一只长着三颗狮头的傀儡异兽正从门洞之中奔腾而出。

    其高逾三丈,身上光芒熠熠,气息直达天位后期,看起来十分威猛。

    石牧目光一凝,心中轻叹一声,胸口处的七彩灵纹如今看来,已无法散发出令此地守护傀儡退避三舍的七彩灵光了。

    思量间,胸口部分再次被金鳞和水甲覆盖,右拳白光隐隐亮起。

    就在这时,那头傀儡异兽已经扑出了门洞,当中的头颅大口一张,一道赤红火矛骤然射出,朝着石牧疾射过来。

    石牧右拳猛地一挥,一道炽白拳影飞出,砸在了火矛之上。

    只听“砰”的一声响。

    大片火星四散开来,那道火矛顿时断裂成了数截。

    但紧接着,一道紫色电球已再次打到了身前。

    石牧足尖一点,向后退开数丈,手腕一翻,将如意镔铁棍握在手中。

    其手中长棍朝前递出,棍端一冲,重重撞在了电球之上。

    “轰”的一声响。

    紫色电球炸裂开来,大片电芒四溢开来。

    紧接着,石牧手中光芒一亮,一道白焰立即涌动而上,顷刻间将整根镔铁棍包裹起来。

    其身影向前一动,大步跃起,手中长棍带出一片白色光影,以山岳倾压之势,朝三首狮头傀儡砸落下去。(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