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六百九十一章 熟门熟路
    石牧身形巍然不动,望着高空中的情景,心中犹如掀起一阵滔天巨浪般,震惊无比。

    下一刻,他双目之中金光流转起来。

    透过刺目光晕,只见那道结界光幕上,原本覆盖的大片金云,在光柱轰入的瞬间,便被破开了一个巨大缺口。

    与此同时,原本结界光幕上的六边形暗纹,却突然变得十分清晰,从中映出一道道有些古怪的蛇形花纹,散出七彩光晕。

    伴随着蛇形花纹的剧烈扭动,光幕之上顿时光芒暴涨,大片金色光芒如同燃烧了一般,剧烈地涌动起来。

    熊熊金焰翻滚着将四道光柱尽数包裹,炙烤起来,散出的灼灼热浪,即便是远在下方广场上的众人,也感到一阵炽热难耐。

    高空之中,四名神境面色肃然,手中法决不停。

    金青红白四色光芒,如同潮水一般,不断沿着光柱朝结界中涌入,冲击着那片金色光芒。

    经过一番胶着,最终四道光柱在结界上围出一个方圆十丈的方形区域。

    方形区域之中,不断有白光涌入,剑气切割,又有血光弥漫,金电涌动,其上映出的六边形暗纹金光虽在不断闪耀,却也终究难以抵挡。

    那处方形区域中的金色光芒,在燃烧了片刻之后,终于后继无力,并开始以肉眼可见度变得淡薄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那块方形区域中的金色光芒终于完全敛去,变得通透起来。

    四名神境强者手中法诀一变,四道光柱中的光芒开始向两侧涌去。

    只听“轰隆”一声爆响。

    整片光幕再度轰然一震,那四道光柱竟然相互联结在了一起,形成了一个十丈大小的方形法阵,撑起了中间的一片结界空隙,可以通往里面的建筑。

    法阵形成之初,周围金色光焰还不断袭来,试图将其摧毁,但随着四名神境手中法诀不停,一道道法决注入后,法阵上道道精妙符文浮现而出,终于将那处通道口稳固了下来。

    而后,四大神境强者同时收起神通,重新从高空落回广场中央。

    “入境!”申屠南手中法决一收,口中一声大喝。

    广场之上,遁光四起,三大圣地弟子和黑魔族人纷纷化为一道道遁光,争先恐后地朝着上方的入口处涌了进去。

    “我们也走吧。”石牧回过头来,对身旁的烟罗说道。

    然而烟罗双目却死死地盯着上方的空间入口,没有答话。

    “怎么了?”石牧眉头微蹙,通过传音问道。

    “不知道,只是有种很奇怪的感觉。”烟罗顿了一会儿后,才传音回道。

    “什么感觉?”石牧疑惑道。

    烟罗将目光转向石牧,说道:“一种熟悉的感觉。”

    “看来这里与你果真有什么渊源,不管如何,先进去再说吧。”石牧说道。

    此刻周围的四百名弟子已离开大半。

    烟罗轻轻点了点头,就在此时,其眉头一皱,脸上闪过一丝痛楚之色。

    “你怎么……”石牧刚想开口,但丹田灵海之中顿时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剧痛,全身气息流转顿时一滞。

    石牧面色一变,神识内视之下,却是丹田中那枚青铜颜色光球,旋转度骤然大增,并从中散出大片青铜色光丝,掺杂着一屡屡阴冷之力,缠住了自己的金丹。

    但紧接着,其耳边响起了彭岳的声音:“别忘记本座交代之事,否则后果自负!”

    话音刚落,石牧只觉丹田处一松,烟罗脸上的痛楚之色也随之消失。

    只是这片刻功夫,他便觉后背冷汗淋漓,如同经历了一场生死磨难一般。

    他望了依旧盘坐在不远处一动不动,犹如老僧入定般的彭岳一眼,但旋即便收回了目光。

    二人互望一眼后,身上同时光芒一亮,朝着上方方形入口处方向飞了过去。

    这高空中的金云看似不远,实则却起码有十余里之遥。

    石牧与烟罗没有停留,直接从结界方形入口中飞入。

    下一刻,其只觉眼前面前光华一闪,接着自己所受的重力方向蓦然一变,将自己朝斜下方向拉扯而去。

    他心中一凛之下,连忙一催法决的稳住身形,其身旁,烟罗身形也是一个趔趄。

    紧接着,他便现自己与烟罗已出现在一片宽阔的青石广场的低空处。

    石牧回头望了一眼之前的入口。

    此刻仍不断有人从中飞出来,并在进入的一刹那,同样遭遇了重力方向变化的变故。

    不过对于这些天位弟子而言,自然不是什么大问题。

    石牧和烟罗没有在低空多呆,飞快降落在了下方的青石广场上。

    这是因为,他们只是目光四下一扫,便现在这昆仑圣墟的空中,空间极为不稳,遍布着一道道长短不一的空间裂缝。

    甚至还不时会有新的裂缝产生,或是一闪即逝。

    如此情况下,根本无法通过飞行前进。

    放眼望去,足有百余丈大小的青石广场表面裂缝遍布,残垣碎石堆砌,甚至存在着数道长达十余丈的沟壑。

    此前进入的弟子,此刻有不少人已不见了踪影,想来已分散开来,急不可耐的开始探索起来。

    毕竟九十日时间看起来不短,但对于这片浩渺无边的昆仑废墟而言,每一时每一刻都是十分珍贵的。

    剩余的百余名弟子,此刻大都互生戒备的分散在广场各处,有的人似找寻自己的队伍,也有的人已组成队伍,目光四下逡巡,似在考虑着什么。

    西门雪、赵戬以及紫菱等人,此刻已不见了踪影。

    “穆少主,我们先去那里看看吧。”距离石牧二人不远,一名逐云剑派的青年弟子,向身旁一名剑眉星目的青年说道。

    剑眉青年朝不远处一座朱红色残破宫殿方向看了一眼,点了点头,于是带着身后其余五六名逐云弟子,一同朝那边走去。

    在他们之前,还有数支队伍也正朝那边走去。

    这也难怪,毕竟从目前周围的环境来看,这座朱红色宫殿,是看起来最有气势,也是最大的一处建筑。

    当然这里应该只是圣墟一隅。

    石牧朝白袍青年等人背影望了一眼,并未着急抬步,而是目光四下打量起周围的环境。

    在他们两人身前的青石广场周围,东倒西歪的分布着一些残缺不堪的白玉石像,雕工精湛,应该是龙凤等上古天兽。

    此外,在广场四周,还连接着数条青石道路和乱石小径,看起来应该是通往昆仑废墟各处。

    令石牧颇为郁闷的是,这废墟空间,似乎存在着某种禁锢神识的无形之力,使其神识受到了不小限制,尤其是那些宫殿建筑,根本无法将神识探入其中。

    “我们走这边。”

    烟罗的声音蓦然响起,随后其未等石牧应答,已方向一转,径直往另一个方向走去。

    那边也有数座残破的建筑。

    石牧略一迟疑,跟了上去。

    此时,青石广场上的其余人,也都先后做出了选择,或三五成群,或十数人结伴,朝着各个方向分散开来。

    石牧两人离开青石广场后,穿过一片不大的青草地,径直来到了一座白石所筑的宫殿前。

    五六丈高的宫殿大门倒在地上,似是被什么东西一刀劈成了两半,露出一个幽邃昏暗的入口,门梁之上,只剩下左半边匾额,上面是一个“琼”字。

    “轰隆”

    两人还未进门,就听到身后远处传来一阵爆裂声。

    石牧扭头望去,声音应该来自于之前的那座朱红色宫殿,并隐隐听到有惊呼声从宫殿中传出,似乎是什么人触了其中的禁制。

    紧接着,另一个方向也传来一阵厮杀声。

    循声望去,在连接青石广场的一条石径上,三名黑魔族人似正与四个丈许高的身影厮杀。

    那四个身影看样子似和宫殿檐角上最常见的望天凶兽颇为相似,且身上闪着黄铜特有的金属光泽,浑然不似活物,但身形灵动无比,使得三名天位中期修为的黑魔族陷入苦战。

    石牧心中一动,这俨然是一种设计极为玄妙的傀儡兽,应该是当年仙界昆仑遗留下来的守卫傀儡。

    就在此时,烟罗的声音响起:“别看了,进去吧。”

    石牧点了点头,与烟罗一起跨入面前的宫殿之中。

    映入石牧眼帘的,是一间昏暗的大厅,厅内满目疮痍,居中屏风前是主座,从凌乱的摆设中,依稀可辨应该曾经一一处议事大殿,在大殿两侧各有一扇侧门。

    烟罗径直绕过屏风,带着石牧从后门走出。

    出现在两人面前的,是一条曲折蜿蜒向上的回廊,回廊之中云雾氤氲,有些看不清通往哪里。

    石牧双目金光流转,正打算好好勘察一下这里是否会有什么禁制之时,烟罗却二话不说的抬腿就踏入回廊,并快步往前走去。

    “烟罗,小心有危险!”石牧见状一惊。

    “跟我走,别啰嗦。”烟罗边走,边如此说道。

    石牧略一迟疑,还是跟了上去,但仍不放心的放出神识,结果现,自己的神识在这座宫殿之中,只可离体不足三丈。

    显然这充斥回廊的云雾,应该有屏蔽神识的作用。

    他见此情形,不由苦笑一声。

    接下来,两人每走过一段距离,便会现一个双岔甚至三岔口。

    有些岔路依稀可辨是通往一些楼阁,有些则看不清楚。

    按石牧的推测,这座圣墟虽然荒废已久,但若是稍不留神,仍可能触陷阱禁制,甚至是遇到一些守护傀儡。

    然而烟罗却在岔路口并未做丝毫停留,自然而然的选择一条路继续往前走,甚至连停下来思考,亦或是犹豫一下都没有。

    就好像,她曾经数次来过这里,对此地熟门熟路一般。(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