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六百八十章暴动
    求月票!求票票!,“玄界”现在很需要众道友的支持哦!

    ………………

    一座东西走向的绵延山脉某处,离火观一行三十余人,正在温华的带领下,往前方走去。

    根据之前的安排,每三个人结成一个小队,首尾相顾。

    石牧与烟罗与西门雪三人结成一队,此刻正处于队伍的末尾。

    远处,那道冲天而起的灰色光柱已清晰可闻,以他对于空间波动的感应力,已能够感受到灰色光柱所在之处,应该正是通往上一层的空间通道所在。

    温华等人同样通过其他手段,验证了此前的猜测,此刻大多数人脸上都满是兴奋之色。

    不过他心中的那种不祥预感,却是愈发强烈。

    “唤灵大阵……”他望着一眼身旁不远处的烟罗,目光闪动几下。

    自从之前看到灰色光柱后,一行人在途中遇到的死灵幻兽便开始增多。

    起初大都是规模不大的一小队,自然被众人轻易斩杀。

    不过随着众人越接近那道灰色光柱,遇到的死灵幻兽频率和规模便开始增加,并且他有种错觉,那些幻兽似乎也都正朝着那道灰色光柱涌去。

    就在其思量之际,耳边轰鸣声响起,紧接着地面忽的一阵摇晃。

    “是幻兽,大家小心!”

    随着温华声音响起,四周山地一阵巨颤,并裂开一道道裂痕,密密麻麻的死灵幻兽从中钻了出来,并嘶吼着朝着众人扑了过来。

    其中有骷髅,也有僵尸,还有不少骨兽。

    非但如此,周围天空中传来一阵异响,一大群骨鸟模样的死灵幻兽扑了过来,数量足有近百头。

    “情况不对,怎么会突然出现这么多死灵幻兽!”

    “我们被包围了!”

    离火观众人顿时大惊,纷纷祭出手中灵器法宝。

    “温师兄,这一路行来我总觉得有些不对劲,不如我们先原路返回,找个地方躲避一下。”杨德说道。

    “已经迟了!先应对眼前情况!”温华大声喝道。

    随着其一声令下,十几个小队立刻分成两部分,一部分开始结成防御雷阵,另一部分则开始击杀幻兽!

    石牧这一队,加入了后者,与烟罗、西门雪一起开始开始击杀死灵幻兽。

    他一边催动手中破雷剑,放出一道道刺目雷芒,将逼近的数头死灵幻兽逼退,同时目光一转,朝着前方望去。

    此刻他们距离灰光之处已经很近,已能够清晰的看到灰色光柱的轮廓,并感受到其中散发出的一种古怪气息。

    他略一思量,向一旁的烟罗传音道:“如果你推测不错,那这一波死灵幻兽恐怕还没杀完,其他幻兽便已涌过来了。”

    “你打算直接冲向空间通道?别忘了,如今你只可以使用离火观的功法。”烟罗手中紫鲨刺舞动间,从中飞出密密麻麻的紫色电蛇,结成一张雷网,将半空中俯冲而下的大批骨鸟挡在了外面。

    “无妨,我们已集齐了这一层的幻珠。只要想办法接近空间通道便可,虽然无法施展全力,但谅这些幻兽还伤不了我。”石牧说道。

    “那她呢?”烟罗说着,目光还看似随意的瞥了不远处,正催动白玉灵尺与三头僵尸交战的西门雪。

    “我……”石牧微微一怔。

    “她又死不了,最多被传送出去得不到进入昆仑的名额罢了。可别忘了,你此行的目的!”未等石牧说完,烟罗的清冷声音再次在石牧耳边响起。

    “的确。如今情况下,的确顾不了那许多了。”石牧目光一闪,如此回道。

    ……

    与此同时,玄穹塔第十四层空间,除亁天观、震雷观和坎水观外,其他几观弟子所组成的队伍,在赶往灰色光柱的途中,同样遭遇了和离火观一样的境况。

    距离石牧等人百里外的另一处山谷之中,以坤地观为主的一群离尘宗弟子正被数百头骷髅死灵幻兽团团围住,其中赫然有近三十头天位死灵。

    这些天位骷髅死灵手持骨刀,骨枪等各种武器,身每一头都有四五丈高大,通体骨骼呈现出金黄色,动作却是灵活无比,体纵横跳跃轻盈如燕。

    离尘宗弟子猝不及防下,被围在中间陷入苦战,转眼间已有数人受伤。

    一名坤地观弟子大喝一声,全力一击斩在黄金骷髅身上,咔嚓一声,骷髅骨骼断了几根,但是此人的攻击也尽数耗尽。

    黄金骷髅手中骨刀猛然一挥,化作一道金色刀芒,劈在这个坤地观弟子身上,此人躲闪不及,脸上露出绝望之色,眼见便要被骨刀击中。

    千钧一发之际,一柄银色奇型长剑从旁边伸了过来,剑刃赫然呈现出弯曲的波浪状,仿佛一条银色长蛇,挡住了金色骨刀。

    “铿”的一声巨响,金色骷髅身躯大震,被震飞了出去。

    银色奇型长剑一闪,幻化出三道银色剑芒,从金色骷髅身上划过。

    金色骷髅坚硬无比的身体在银色剑芒之下脆弱的仿佛豆腐,轻易便被斩成几截。

    一个剑眉星目的青年男子手持银色奇剑,衣袂飘飘,恍如神仙中人。

    “多谢沈师兄。”被救之人朝着剑眉青年深深行了一礼。

    剑眉青年正是坤地观大弟子,沈良,在八大观中声望不在莫吝悔亦或是温华等人之下。

    “所有人都不要单独行动,结成阵法应敌,且战且退,朝那边的山洞走。”沈良说着,单手一指山谷尽头的一个十余丈大小的山洞。

    离尘宗弟子闻言,急忙结成了防御雷阵,只守不攻,只有沈良等几个少数的高手不停出手击杀骷髅幻兽,同时整个队伍开始渐渐朝那处山洞方向移动。

    但是即便如此,由于死灵幻兽太多,众人真气本就不足情况下,也渐渐开始支撑不住,压力越来越大。

    “不好,你们看远处!”一个坤地观弟子目光看向峡谷外的远处,颤声喝道。

    众人抬头看去,脸色大变。

    更远处,一片片阴云浮现,无数死灵幻兽的身影浮现而出,从天下,地下朝着峡谷方向杀来。

    众人面上露出绝望之色。

    ……

    一处荒野之上,一支全部由巽风观弟子组成的十多人小队被五头身躯巨大无比的尸龙围住。

    这些尸龙身躯庞大无比,任何一头都足有七八十丈巨大,关键是其实力都堪比天位中后期的存在。

    这一队巽风观弟子前不久刚突破第十三层,并来到第十四层,尚未来得及休憩调整一番,便被这些突然飞至的尸龙所包围。

    巽风观众人虽然立刻结成了防御战阵,苦苦防御,但是也仅能侃侃保持不败而已,想要脱身,却是无法做到。

    就在此刻,地面忽的一阵颤抖,远处,又是一片巨大腐尸幻兽朝着这里奔了过来,巽风观众人脸色大变。

    一时间,整个十四层空间,几乎所有队伍都开始被大片死灵幻兽缠住。

    随着时间推移,不断有人被传送离开玄穹塔,在第十四层的弟子数量越来越少,在不过半个时辰内,从起初的近三百人,一下子跌落至不足两百人。

    并且人数还在不断骤减中。

    ……

    玄穹塔外的白玉高台上,八观的观主正通过漫天的紫色镜面,将第十四层空间发生的变故尽数看在眼中。

    此刻除了八观观主外,各观的长老也出现在高台上。

    亁天观、震雷观和坎水观三观观主及长老自然一脸淡然,其他五观观主及长老,却是脸上勃然变色,纷纷开始向那三观。

    “寂观主,你们震雷观与坎水观,亁天观的弟子互相勾结,竟然还用唤灵大阵召唤里面的死灵幻兽,对付我们几观的弟子,这未免有些太过分了吧!”一个艮山观长老怒斥道。

    “殷长老,你此话就有些不对了,我们三观弟子联手是真,召唤里面的死灵幻兽也没错吧?据我所知,这些可都没有违反玄穹塔试炼的规则。”寂问天神色未变,如此说道。

    “没错,而且玄穹塔作为试炼之地,其中又不会出现弟子真正死亡陨落之事,殷长老不必如此心急吧。”寂问天旁边,一个满脸虬须的大汉说道。

    此人姓童,乃是乾天观的一位实力派长老,修为比起寂问天,彭岳等观主也不遑多让。

    “哼,别的我可以不说,但是童长老,玄穹塔内贵观的莫吝悔催动唤灵大阵所用的法宝,应该是贵观有名的怨灵号角吧?此法宝威力太大,圣主已经将其列入禁宝之列,若非遇到生死存亡的关头,不得轻易动用,你们竟还将此宝赐予莫吝悔,此事你怎么说?”另一个兑泽的中年长老说道。

    “吴长老误会了,莫吝悔手中的可不是什么怨灵号角,而只是它的一件仿制品而已。真正的怨灵号角,又岂是莫吝悔这个天位弟子所能够掌控的?”童长老与寂问天对视一眼,轻笑道。

    “这……”兑泽的中年长老闻言一怔,沉默了下来。

    “哼,如今这第十四层幻兽暴动,你们三观弟子也未必真能安然抵达第十五层吧?”泽兑观主云梦泽冷笑道。

    “劳烦云观主挂心了,经此一役,他们也未必需要再上一层了。”寂问天悠然道。

    “你……”云梦泽一滞。(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