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六百七十八章 后招
    邹凯望向离火观众人的背影,眼神闪烁几下。

    “邹师兄不必失望,这温华身为离火观大弟子,能在千年内提升至天位后期,绝非等闲,心性自然也是一等一的,若是其因为几句挑衅言语就失去理智。”李澈走到邹凯身旁,如此说道。

    “我本就没认为此举会奏效,不过是调侃几句罢了。话说回来,其心性虽坚,但论资质,可远远不及那个秦罡,就算其再努力修炼,怕是将来也与昊天阁无缘。”邹凯冷哼一声道。

    “说起来,昊天阁已是许久没有开启了。”李澈喃喃一句,眼中露出一丝向往之色。

    “此次昆仑圣墟说不定便是一个契机,若能得到名额,并在其中好好表现一番,说不定就有机会入选了!”邹凯颇为自信的说道。

    “但愿如此。眼下,我们还是按莫师兄吩咐的,依计行事吧。”李澈说道。

    “时间也差不多了,我们走吧。”邹凯点了点头,说道。

    ……

    温华等人自然不会知道邹凯与李澈二人之后的谈话,此刻正带着一众师弟师妹,朝远处一座昏暗山谷而去。

    在临近山谷口的时候,众人遭遇了一波死灵幻兽突袭,所幸早有防备下,众人应对自如,并无一人被传送离塔。

    在温华的安排下,众人进入山谷后,没有急着深入,而是在谷口附近的一片空地休憩起来。

    空地中央,一块两三丈大小的扁平大石上,两名弟子正与温华盘坐于大石上,其余弟子则围坐在周围,盘膝打坐,并听着三人的交谈。

    其中一人面容削瘦,看起来足有四十来岁模样,另一人则是个皮肤黝黑的方脸汉子。

    二人气息宏大,正是目前队伍中除温华之外的另外三名天位后期弟子中的两人,杨德和方桐西。

    “没想到那三观之人竟沆瀣一气,想来除了我们以外,其他四观应该也受到了同样的压制。”杨德说道。

    “他们用出此种手段,已与其它五观弟子已算是正式对立了。”方桐西说道。

    “不过从规则上来说,倒是无法说他们什么不是,只是不知道,其他四观的师兄弟们,是否已知晓此事。”杨德叹了口气道。

    “按时间来推算,如今怕是各观的精英弟子应该大多集中十三、十四这两层了,应该多多少少都会猜到一些的吧。”方桐西说道。

    “事已至此,也无需多言什么。只要我们团结一致,定能在此次试炼中脱颖而出,争取到尽可能多的圣墟名额。”一直沉默不语的温华突然开口道。

    之前受到李澈等人激将,原本愤怒不已的离火观弟子此刻早已纷纷冷静下来,此刻再听到温华的这一番话,原本有些低落的士气才重新振奋起来。

    “温师兄说的没错,总之我们既已识破了那些人的伎俩,只要小心防范便可,至于其他观之人,我们也管不了那许多了。”方桐西如此说道。

    “温师兄,在下觉得此事有些蹊跷。”就在此时,一个悦耳的清脆女声响起。

    众人循声望去,正是盘坐在不远处的西门雪,与石牧烟罗二人休憩之处,相距并不远。

    石牧看着此女盈盈站起身来,又看了不远处的烟罗一眼,见其也正望了过来,同时一个清冷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你的这位故人可不简单,此前跟着我们时,怕是已看出了些许端倪。若是她敢出卖我们,我不介意出手杀了她。”

    “你多虑了,她要的只是圣墟名额而已。而且,她并非恩将仇报之人。”石牧如此说道。

    “希望如你所说。”烟罗悠然道。

    “哦,西门师妹,你可是现了什么?”另一边,温华望着站起来的西门雪,开口问道。

    “想必大家之前也注意到了,亁天观、震雷观和坎水观的精英弟子如今聚在一起,抱团行动,人数已达百人之多。但水封月、万虎从和莫吝悔这三人身为大弟子,却并不在列。莫非温师兄当真信了那邹凯之言,认为那三人在独自行动?”西门雪明眸一闪,如此说道。

    此言一出,周围的弟子们响起一阵低声议论。

    温华与杨德、方桐西互望一眼,略一沉吟后,如此说道:“西门师妹说的没错,此事确实有些奇怪,毕竟这玄穹塔越往后,考量的便不仅仅是个人实力,如果不组队前行,势必将由于真气耗尽而被淘汰。”

    “此番试炼只是为了选出圣墟名额,只要确保百名之内便可,并不会因为冲的更快更高而获得宗内额外赏赐。如此情况下,那三人做出此等反常举动,必然事出有因。”杨德目光一闪,说道。

    “莫吝悔此人向来诡计多端,此次封印各层通道之举,怕是就是其所主导。恐怕还有什么后招,我们不可不防。”方桐西说道。

    温华当即与二人再次讨论起来,而西门雪则默默坐了下来,并有意无意的看了石牧一眼。

    讨论又持续了小半个时辰,虽然在场之人一致认为莫吝悔三人应有什么阴谋,但并没有讨论出什么实质性的结论。

    见众人休息的差不多了,在温华的安排下,众人再次启程,朝着山谷深处而去,不过由于此前的顾虑,前进度再次放慢了不少。

    眼下距离试炼结束不足五日,只要稳扎稳打,再顺利攀上一至两层,应该便有极大概率可以得到名额。

    毕竟亁天观、震雷观和坎水观虽然组成了百人以上的大队伍,显得更为稳妥,但受限于幻珠的收集度,其前行进度必然也会受到影响。

    接下去的大半日里,众人再次经历了十余波幻兽袭击,由于早有准备,加上幻兽规模并不大,几乎没有生什么死伤,并且还与另一支离火观的八人小队汇合,队伍人数再次突破了三十人。

    此时,队伍中除了少数几人外,大部分人的玄穹令,也都已经点亮得差不多了,于是一行人开始根据沿途线索,寻觅起通往下一层的空间通道来。

    一个多时辰后,离火观众人来到了一片黑色沼泽前。

    放眼望去,这处沼泽面积十分宽广,大片的水域中零星的分布着一些小块的6地,看起来泥泞不堪。

    乌黑的水潭中,生长着密密麻麻的黑色水藻,不时从中冒出一个个硕大的黑色水泡,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腐烂气息。

    在沼泽另一边,似乎还有一团暗红色的薄雾升腾着,从中传出一阵阵微弱的空间波动,更远处,则是一片灰蒙蒙的连绵山脉,自东往西,没有尽头的样子。

    “烟罗,从刚才开始,我就能感受到远处有一股若有若无的空间之力。”石牧的目光望向沼泽另一边,传音说道。

    “空间之力?”烟罗传音说道。

    “不错,这种感觉和之前的感应一样,只是这次的要更明显一些,隔着老远就能感受到,应该就在这片沼泽的另一端。”石牧回道。

    就在此时,队伍前方传来一阵惊呼。

    石牧闻言,与烟罗二人连忙走上前去。

    结果在前方的沼泽地面上,遍布着一个个巨大的深坑,最大的足有四五十丈大小,洞坑边缘一片焦黑,似有雷灼痕迹,大部分坑内已经被污水填充。

    “这是与幻**战的痕迹……看来已经有人通过了这里。”温华看了一阵后,皱眉说道。

    “此种程度的破坏力,起码要数名天位后期武者才有可能造成,莫非是莫吝悔,水封月那几人所为?”方桐西说道。

    “有可能是他们三人来过这里了。看来我们找的方向没错,前方或许就有空间通道,并且有可能被他们给封印起来了。”杨德似乎想到了什么,说道。

    “这里难保不是他们故意布下的疑阵。大家提高警惕,以三人为一小组,尾相接,进入沼泽。”温华皱眉沉思了一阵,开口对众人说道。

    离火观众弟子齐声应下,开始自地组成队伍。

    西门雪眼神略一迟疑,目光在石牧身上扫动了几下,缓步走到了他的身边。

    石牧略微一愣,朝其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

    烟罗看了一眼西门雪,脸上顿时露出一副厌恶神情,腰肢微扭着走到石牧身边,开口道:“雷师兄,一会儿进入沼泽,还要劳烦你照看一二了。”

    “林师妹过谦了。”石牧笑着说道。

    各自队伍结成之后,温华一声令下,众人便朝着沼泽中央移动而去。

    ……

    第十四层空间另一个方位,三十余名身穿坤地观道袍的弟子,正结队朝着某个方向前行,为的是一名剑眉星目的高大青年,手中握着一柄弯曲的奇特银剑。

    在这些人目光可及之处,是一片自西往东的连绵山脉。

    另一处荒原上,余姓青年指了指荒原另一头,对身旁的霍姓矮汉说了些什么,接着两人便带着身后不到三十余名以巽风观弟子为主的队伍,朝着荒原尽头,一片山脉方向进而去。

    在山脉另一边,一名髻高束的年轻道姑,正俯身探查着地面上的巨大坑洞。

    此人正是艮山观大弟子,孔幽月。

    一名手握着黑色短棍的短青年,静静侯在一旁。

    二人身后,十余名艮山观弟子与兑泽观弟子混杂一起,合成一支三十多人的队伍,正盘膝打坐调息。

    片刻之后,那名年轻道姑直起身来,手中紫色弯刃朝前点了点,对身旁的短青年说了几句什么。

    短青年顺着紫色弯刃的角度,朝前方望去,目光闪动,点了点头。(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