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六百七十六章 合谋
    “果然如此,看来之前的事情并非意外,而是有人要把我们尽数赶出这玄穹塔。”石牧传音说道。

    “你打算将此事告诉那个温华?”烟罗问道。

    “不必,温华他们也并非傻瓜,他们虽然未必发现那个人影,但是定然也猜到这些魔物出现在此的原因,我们毕竟身份特殊,还是不要引人注目为好。”石牧沉默了一下,传音说道。

    烟罗点了点头,闭上了眼睛。

    一行人在原地休整了一个多时辰,期间在温华的安排下,轮流有弟子负责在周围警戒,所幸并没有别的魔兽袭击。

    虽然无法通过灵石亦或丹药恢复,但这里空气中天地灵气尚可,众弟子一番盘坐调息后,元气也恢复了不少,旋即在温华的下,众人继续出发,往前探索而去。

    如此又过了约莫一个多时辰,离火观众人来到了一处黑色水域前。

    来此的路上,众人也遭遇了几波魔兽袭击,不过和起初那般不同,都是小股魔兽,自然被轻易杀灭。

    此处水域水质呈现出漆黑之色,水面平静无波,但表面散发出阵阵魔气,扶摇而上,在半空中凝成了一片片乌云,使得这里显得有些阴暗。

    在水域左侧,是一片绵延无边的浩渺山脉,峰顶直插入上方乌云之中,不知有多高,右边沿着水域,则是一片沙滩,似乎在极远处可以绕一个大圈子,前往对岸。

    温华与队中几名修为最高者纵身飞至黑色水面上方,目光私下扫视,嘴唇微动,似在用传音讨论着什么。

    岸边,其余弟子四散而开,各自在周围探查起来,不过都没有走远。

    石牧看了烟罗一眼,抬步走到岸边,心中一动,放出神识向前方缓缓探去。

    片刻后,他心中一怔。

    这片黑水竟然对于神识大有阻碍,神识探入其中不过数丈深,便无法再继续深入了。

    就在此时,本来悬于水面上方的温华等人飞了回来,口中如此说道:“诸位,此处环境颇为诡异,若是从这黑水上访飞过恐怕会遭遇魔兽潜伏,为稳妥起见,我建议还是沿着这片沙滩继续往前绕行吧。”温华如此说道。

    分散四周的离火观弟子们闻言,纷纷汇聚到了一起,而后在温华的带路下,继续往前行去。

    走了大约一刻钟,石牧脑海中忽的响起烟罗的声音。“左手边百丈开外,有空间波动,不太明显。”

    石牧眼神微闪,转头看了过去,瞳孔一缩,眼中闪过一丝淡淡金光。

    烟罗所指之处得空间确实有些异样,半空之中浮现出一片极淡的阴影,将那里包裹其中,若非他有灵目神通,加上对于空间之力较为敏感,恐怕也难以发现。

    其他离火观弟子,包括在队伍最前方的温华,都没有发现那里的异样。

    “那是一种极为高明的空间阵法禁制,我也险些没有察觉。”烟罗传音说道。

    “难怪温华他们视若无睹了,不过我们也便直接告诉温华那里的异样,这样吧,你……”石牧传音说道。

    烟罗闻言,眸光一转的看了石牧一眼,没有说话。

    接着其头颅抬起,眼中闪过一道银芒,一股极淡的无形精神波动从其眉心飞射而出,打中了那处空间阴影。

    那里的空间顿时泛起一阵波动,虽然仍是很淡,但是众人中几个修为高深的人却都察觉到了。

    “那里有空间波动!难道是空间通道?”温华身形一晃,立刻出现在那处空间附近。

    话音刚落,其单手一点,一道紫色电光疾射而出,一闪即逝的打在了那处空间。

    噼啪!

    紫色电芒溃散开来,化为一道道电蛇游走,虚空之中浮现出一层数丈大小的阴影,犹如水波般微微浮动,隐隐有符文浮现而出。

    “阵法禁制!”温华脸色一变,手中紫光一闪,又多出了一个流星锤。

    他低喝一声,流星锤表面浮现一圈圈灵纹,接着刺目电芒大作,流星般脱手飞出,带着一声尖锐的破空声,狠狠砸在了那处阵法禁制之上。

    阵法禁制顿时剧烈震颤,表面浮现出一道道裂纹,几个呼吸之后轰然溃散,化为点点晶芒的消散在空气中。

    在众人注视中,半空中白光乍放,虚空波动大起,整个空间都嗡嗡作响起来。

    紧接着,一个丈许大小的空间通道浮现而出。

    离火观弟子看到此景,一个个面面相觑,神情复杂,惊喜之余,夹杂着怒意。

    能够一路从第一层来到这里,基本可以算得上是离火观此次入塔弟子中的精英了,这些弟子都不是傻瓜,看到眼前这样的情况自然立刻就明白过来,这里的空间通道早就被人用阵法给遮掩了起来。

    石牧和烟罗也混在了人群之中,看着眼前的空间通道,不由互望了一眼。

    二人后面不远处,西门雪静静站那里,看向二人的目光中闪过一丝异样神情。

    “真是可恶,究竟是什么人干的!”一个离火观弟子看着半空中的空间通道,大怒道。

    “我敢肯定,肯定是其他观的弟子所为!”另一名弟子说道。

    “从这一路行来的迹象来看,应该绝非一人所为,应该和我们一样,早就组在一起了。”

    “大师兄,你怎么看?”温华身边,一名削瘦中年弟子问道。

    温华眼神闪烁,不知在想些什么。

    ……

    同一时间,第十二层空间中。

    一座摩天雪峰下,厮杀之声不断,数十道紫色光柱冲天而起,将漫天飞雪染成紫色。

    三十余名离尘宗弟子正被百余头冰甲巨蜥团团围在中央,上方还有不少雪鸢盘绕飞舞,不时俯冲而下。

    这些人身上穿着的道袍袖口上,绣着的图案各不相同,显然是来自不同道观的。

    其中既有艮山观的弟子,也有巽风观的弟子,当中人数稍多一些的是坤地观弟子,而数名离火观弟子也夹杂在其中。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诸位师兄弟不要各自为战了,结雷阵应对。”一名短发青年眉头紧蹙,大声喝道。

    他的话音一落,数十名离尘宗弟子,各自左右看了几眼,再也不顾上是否来自同一观,立即自发地四人一组,布成七八个真雷法阵。

    雪峰之下,一时间“嗤啦”之声连响,紫电闪耀不断,紫色方盒般的阵法中,不断传来冰甲巨蜥的嘶吼之声。

    那名短发青年手中持着一根黑色短棒,飘身而起,朝着身前的一头冰甲巨蜥一棒挥出。

    黑色短棒前端立即飞出一道紫电圆球,在半空中划过一道紫色弧线,射中巨蜥头颅。

    “轰隆”一声爆响。

    巨蜥头颅立即炸裂开来,硕大的身躯还未来得及倒下,便化作一道萤光溃散开来。

    在其身旁不远处,一名发髻高束的年轻道姑,手中握着一柄紫色弯刃,朝身侧猛地挥出。

    一道紫色弯月轮转着飞出,从一头冰甲巨蜥脖颈绕了一圈。

    “噗”的一声响。

    那头冰甲巨蜥的头颅,便从脖颈上齐齐断裂,滑了下来。

    另一边,被围困在阵法之中的一头天位中期冰甲巨蜥,大口突然一张,一道白色雾气顿时汹涌而出。

    与此同时,上方鸣声连连,七八头雪鸢呼啸而下。

    围在它四周的紫色光幕先是在白雾翻滚下被染上一层霜色,并被紧随其后的雪鸢冲击,顿时从中碎裂开来。

    随着几声惨叫,四名组成雷阵的弟子,除了一人狼狈逃过一劫外,其余三人被白雾冻结了进去,华光一闪,传送出了玄穹塔……

    这场战斗整整持续了两三个时辰,在损失了近十人之后,这队人才将那百余头幻兽尽数剿灭。

    ……

    同在第十二层空间的另一处雪原上,一支二十来人的队伍,停在一处空间通道下方。

    “多亏余师弟对空间之力感应远超常人,发现了这处通道,不然我们不知道还要在这雪原上绕多少圈子。”一名来自坤地观的短髯矮汉对周围众人说道。

    “霍师兄言重了。此处空间通道应是被人动了手脚,所以大家才感应不到的。”一名身材瘦长的青年道士说道。

    “不仅如此,此处聚集的幻兽远超别处,多半也是有人故意为之。”一名身材妖娆的中年妇人补充说道。

    “这究竟是什么人干的?”短髯矮汉刚一问出口,随即便似乎想到了什么,与众人对视一眼,面色立即变得凝重起来。

    ……

    第十三层空间,一处黑色山峰上空,亮着一团白色华光。

    在这团华光下方,正站立着三道人影。

    其中一人相貌英俊,手里握着一把白玉折扇,看起来颇有有雅士风度,却正是亁天观的大弟子莫吝悔。

    站在他身侧的正是震雷观的万虎从,此刻正双手抱臂看着他,狠厉的面容上两道粗眉微微皱起,再没有往日半点莽撞模样。

    “莫吝悔,你之前设下的拖延之计目的既已达到。不过接下来的事情,你确定没问题吗?”万虎从问道。

    莫吝悔还没来得及答话,他身侧的另一人,那个容貌娇美的婀娜女子就轻笑一声,开口说道:“万虎从,你要是真的有那么多顾虑,现在就退出好了。反正有我与莫师兄二人,此计依旧可成。”

    “哼,妇人之见。此事事关重大,涉及我三观利益,自然要谨小慎微才行。”万虎从眼角抽动几下,冷哼一声说道。

    “好了,两位别吵了。只要按照我的计划行事,就绝对不会有任何问题。”莫吝悔打断二人的争执,开口说道。

    万虎从和水封月目光不善地对视了一眼,但都没有再言语。

    就在这时,莫吝悔像是突然感应到了什么,轻轻闭上了双目。

    “温华那家伙的确有些能耐,居然已经破开了我们设下的封禁阵法,看来我们也得加快速度了。”过了片刻,莫吝悔双眼重新睁开,眉头微皱着说道。

    说罢,三人飞身而起,冲入了那片白光之中。(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