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六百六十五章梦战
    石牧顿觉一阵神清气爽之感袭来,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而后存神内照,脸上顿时一喜。

    他的神识海之中,浮现出一颗闪烁着淡淡金光的晶粒,竟然还极小,但是修炼了一次能凝聚出来,已经让其颇为惊喜了。

    他也没有返回山洞,就继续在这里盘膝而坐,心中默念了一遍九转玄功第三转口诀,开始修炼起来。

    很快,夜幕降临,一轮圆月从东方徐徐升起。

    石牧看着天空中在云层内忽隐忽现的满月,身体摆出吞月式的姿势,很快再次进入梦境。

    周围月光精华汇聚而来,融入他的脑海。

    他心中一喜,和吸日式一样,吞月式吸收月光精华的度也明显比以前快了许多。

    “莫非是因为我修为提升,已经进阶天位武者的缘故……”石牧心中暗暗猜测。

    不过这一点无论从任何方面来看都是好事,他也没有多去考虑。

    一夜时间很快过去,石牧脑海中同样凝聚出了一粒银光灿灿的晶粒。

    如此日没月出,昼夜交替,一个月的时间很快过去。

    这一个月中,石牧用约莫一半的时间来修炼吸日式和吞月式,脑海中日光精华晶粒和月光精华晶粒都已经有婴儿拳头大小。

    石牧盘膝坐在山洞之中,一缕法力和一缕真气同时进入脑海,碰触到了两颗晶粒。

    随着“砰”的一声轻响,两颗晶粒碎裂化开,分别化为一轮明晃晃的太阳虚影,一轮皎洁的圆月虚影。

    两者一角随即开始碎裂,化为一股精纯真气和一股精纯法力融入他的体内,并沿着体内筋脉流转,朝丹田灵海汇聚。

    良久之后,石牧睁开眼睛,脸上露出一丝喜色。

    他体内真气,法力均有不小进展,尤其是术法修为,更是有了长足进步。

    自从停止修炼吞月式,他的术法修为一直停滞在月阶初期,此刻术法修为大涨,已经达到了月阶初期巅峰,只差一步便能达到月阶中期。

    这一月之中,他也花了很大心思参悟修炼九转玄功,结合此前数次生死历战中的切身感悟,第三转功法也渐渐趋近大成瓶颈。

    他深吸一口气,再次闭上眼睛。

    时间飞快流逝,转眼就便又过了两个月。

    石牧盘膝坐在山洞之中,身上黑白两色光芒闪烁,各自覆盖了他半个身体。

    良久之后,黑白光芒缓缓消退,收缩至左右双臂范围,接着又缓缓融入双臂之中。

    石牧缓缓睁开眼睛,站了起来,脸上露出一丝喜色。

    九转玄功第三转此刻终于修炼到了大成瓶颈,一旦能够成功,便可开始修炼第四转功法了。

    这个需要一定的机缘和感悟,暂时急不得。

    他缓步走出山洞,举目四眺,接着身形一晃的飞到了峰顶,朝着周围望去。

    此刻正值下午,碧蓝晴空万里无云,海水呈现出碧蓝的颜色,视线尽头水天相接,几乎分辨不出哪里是海,哪里是天。

    而自己所在的这座岛屿,似乎整个被封在了一个蓝色空间,在水天一色的世界里,显得异常渺小。

    石牧暗暗称奇,暂时将修炼之事抛开,放开心胸,欣赏起眼前的风景来。

    时间一点点过去,夕阳渐渐下沉,东方天际却逐渐升起了一轮明月。

    石牧不知何时已盘坐了下来,眺望着与水天平行的那一日一月,有些怔怔出神,在心境达到某种奇特状态之时,脑海中不由自主又泛起修炼之事。

    这三个月来,他一直苦修吞月式和吸日式,修为逐渐逼近天位初期巅峰。

    术法修为方面,他体内法力已经真正达到了月阶初期巅峰的程度,并且再次在神识海中,凝聚出银白色晶粒,到时只要有暇修炼通天圣灵决,参悟其中的法门,应可一气呵成的提升术法修为了。

    不过自从其武道进阶天位后,术法一道对其的作用有限,他已经许久没用过了。

    毕竟石牧现在遭遇的对手基本都拥有天位以上实力,月阶术法自然有些捉襟见肘,不过自从修炼了玄功第三转,明悟阴阳平衡之道后,他心中开始隐隐觉得,同步修炼术法之道,对于武道修为提升,颇具相得益彰之效。

    他摇了摇头,不敢再耽搁时间,盘膝坐了下来,摆出吞月式的姿势。

    他两眼一闭,很快进入梦境之中。

    不过下一刻,让他颇感意外的是,这里并非是熟悉的梦境世界。

    此刻他身体竟化身为白猿老祖,傲立于一处万丈巨峰之巅,身上穿了一套闪闪亮的金色铠甲,手持一根金色长棍,周围云雾缭绕,一座座巍峨巨峰若隐若现,仿若仙境一般。

    白猿老祖对面,另一座苍天巨峰之上,同样站着一个高大身影。

    透过云雾,可见此人一身亮银战甲,手持一柄银色的三尖两刃刀,最为奇特的,是其额头之上赫然有一个竖目,里面银光忽闪忽现,吞吐不停。

    两人相对而立,各自散出强大无匹的气势,互相碰撞,虚空为之颤抖。

    周围的环境正是黄昏,天际悬挂着一轮残阳和一轮刚刚升起的明月。

    “这是……”石牧心中一惊,不过很快明白,自己又进入了一个特殊的梦境之中。

    他心中暗暗有些兴奋,按照以前的经历,每次进入这种特殊梦境,都会有些收获,亦或是得知一些白猿老祖不为人知的经历片段,不知这次会怎么样。

    白猿老祖和对面的三目银甲战将对峙了片刻后,突然间二人身形一个模糊,同时朝前电射而出。

    白猿老祖双目金光一闪,手中金色长棍金芒大放,一道粗大无比的棍影顷刻间在天地之间浮现,随即一闪过后,幻化出无数道一模一样的棍影,以滔天气势朝着对面的三目战将滚滚而去。

    所过之处,万丈金光夺目,使四周一切黯然失色!

    那三目银甲战将显然也并非凡人,几乎在白猿老祖出手的同时,身上泛起一阵刺目紫色毫光,手中三尖两刃刀表面同样被刺目紫光包裹。

    但见其双臂朝前猛地一挥,周身浮现出密密麻麻的无数银色刀影,犹如一股披荆斩棘的银色洪流,和轰击而来的金色棍影碰撞在了一起。

    轰隆隆!

    一连串惊天动地的巨响传出,金银两色光芒交织雷鸣起来,一道道金色亦或是银色的气流朝四面八方席卷开来,密密麻麻,不知凡几。

    两人周围虚空一阵巨颤,两色气流所过之处,一道又一道空间裂缝交替闪现。

    但是无论白猿老祖还是三目战将都丝毫不理会,身处空间裂缝之中,兀自催动手中兵器互相拼杀,空间裂缝对两者都无法产生丝毫影响。

    白猿老祖手中金色长棍变化万千,施展出一套套精妙无比的棍法,但是那三目战将不知是何方神圣,面对白猿老祖,手中三尖两刃刀灵活异常,丝毫不落下风。

    这一番打斗,直打的天地色变,二者时而出现在巨峰之巅,时而又直落万丈,来到下方的沧海之中。

    一时间,二者所过之处,震天雷鸣四起,无数巨峰崩裂,巨石四溅飞射,海水巨浪滔天,涛声连绵不绝。

    白猿老祖久战不下,脸上一阵龇牙咧嘴,手中金色长棍一撩,震开三目战将的三尖两刃刀,左手炽热白光大放,一拳轰出。

    大片白光涌出,“轰”的一声,白光化为白色火焰,脱手飞射而出,凝聚成一团巨大的火焰拳头,朝着三目战将奔袭而去。

    白色火焰巨拳所过之处,虚空为之扭曲,似乎便要被烧化开来一般。

    “至阳之力!”白猿老祖体内,石牧心中震惊。

    这种白色火焰攻击他虽然也能施展,但是威力绝对没有白猿老祖这般大。

    三目战将脸色一凝,不过并未露出畏惧之色,嘴角一抿,挥手一掌拍出。

    大片紫光狂涌而出,交织缠绕下,瞬间凝聚成一片片莲瓣,所有莲瓣犹如波浪般层层翻滚下,结成一朵巨大紫色莲花,和火焰巨拳抵在了半空。

    紫色莲花比起白色火焰巨拳略小一些,外形丝毫也不出奇,但是威力却是大的惊人,滴溜溜旋转下,所有莲瓣紫光流转,竟然抵住了白焰巨拳。

    双方一时之间,竟是相持不下!

    白猿老祖怒吼一声,右手五指连动,闪电般结了几个手印,一掌拍出。

    一片黑光飞射而出,散出一股极寒之气,一闪即逝的没入白色火焰巨拳之中,与之缠绕在了一起。

    白焰巨拳表面黑白色光芒交替浮现,化为一片不黑不白的混沌气体。

    混沌气体闪电般一裹,将那紫色莲花笼罩在了里面,无数符文从里面飞出,转眼就化为一个八角封印,将紫色莲花封印在了里面。

    封印之中,紫色莲花仿佛琥珀中的苍蝇,丝毫动弹不得,连散出的紫光似乎也凝固了下来。

    三目战将脸色一变,似乎没有预料到这个变化。

    便在这一刹那,金光一闪,白猿老祖手中的金色长棍瞬间变长,犹如一道金光,眨眼间横跨百丈,迅疾无比点在了三目战将的胸口。

    “砰”的一声!

    三目战将口中喷出一口鲜血,身体被打飞了出去。(未完待续。)
29salon